新闻热线:
海搜: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正文
琼州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 一个千年的背影[组图]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2006-02-27 04:27 来源:海南新闻网-海南日报 [发表评论]

昔日壮观的古城,如今仅余残墙几段。图为府城草芽巷西门城墙遗址。 本文中图片由记者 李幸璜摄

  地点:海口市府城镇

  简介:宋朝以后,府城作为海南的政治、文化、军事中心,延续了一千多年。琼州府城始建于北宋开宝五年(972年),大规模的修筑及扩城是在明代。原城墙长4100多米,高9米多,宽6米多,设东、西、南三座城门和四座角楼,有子城、月城、护城河。现仅存东西城门部分城墙及鼓楼等。

  ■纪事:风水环绕的宝地

  自宋代成为琼州州治后,府城作为海南的政治、文化、军事中心,延续了千年。

每逢节日,老街坊都会到琼台福地上香。

  天时、地利、人和,这一自然哲学思想在古代城市的兴起与建立中似乎密切相关。在选择一座城市的建址时,统治者往往会考虑到地理位置、自然景观、生态因素、交通安全,在古代中国,往往用风水这一概念来将这一切融合在一起。

  宋开宝四年(971年),宋王朝对海南的行政区划进行较大调整,将原岛北部的崖州属县舍城、澄迈、文昌等划入琼州,迁琼州州治于府城。史料记载,府城“土壤平衍山无险峻,清流拱其前,洋海绕其后,马鞍居于右,七星拥于左,文笔三峰耸翠挺拔,诚海邦一名区而州县之望也”,山水环绕,也许当时的执政者看中的正是这样的一块“风水宝地”。

  被确定为州治所在地后,原来仅为县治的府城,面积与规格已远远不能满足其作为琼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重任了,府城原有的夯土城墙边开始出现了人们施工的场面,大规模的扩建随之而来,城墙扩展到了1.5公里长。同时,在府城的南门开挖修河,作为府城所城的护城河,这便是河口河,即如今的美舍河,一些外来的大船可由港口经此河直到城下。

  州府衙门的选地当然也不能含糊。海南地方志学会会员梁统兴考证认为,当时选定的州府衙门(现文庄路琼山政府宿舍大院内)地势较高,视野开阔,有溪流在不远处流过,而在其东南边,有一片湖称为南湖,似是一面宝镜。附近环绕三座名为抱珥、文龙、三台的小山峰,形似一把交椅,官府衙门就坐落在这把交椅之上。

  到了元代,美舍河蜿蜒已达十里之长,贯通南渡江,府城也成了交通重心,大小船只往来河道之上,以运输粮、油、糖、木材等物可过府城南门的码头,繁华与喧闹似乎也随着它的溪水流入古城,这里相继成为元代琼州路安抚司、乾宁军民安抚司、乾宁安抚司治所在地。

  明洪武二年(1369年),兵部侍郎孙安带官兵千多人开驻琼岛,琼州随后被升格为府,置府治于府城所城之中,统辖整个海南,始称为“郡城”,府城再次开拓城围,扩筑城池。

  9年之后,府城郡城大体形成,其城围1253丈,高2.7丈,厚2.8丈,雉堞1843个,库铺57间,开东、南、西三个城门,东门原为朝阳门,后改为永泰门,南门叫靖南门,西门叫顺化门。郡城不设北门,但建了城墙楼,叫望海楼。府城为何没有北门,史料没有记载。有猜测说,修城墙时认为开北门有凶兆,且北边临海,不利于防守。在城的东西南北角各建一座角楼,以便巡查放哨。

  洪武十七年(1384年),海南卫指挥桑昭在城西门外增筑土城380丈作为子城,壮观、巍然、完整的府城所城也由此形成。

  自宋代成为州治直到民国时期,府城一直是海南政治及军事的核心之地,延续了千年。1928年,为了扩建街道,已起不到多大军事防御作用的城墙开始被拆除,此后,府城城垣陆续消失。

  世事变迁,府城当年的庭台楼阁、青山碧水,今天我们已难以想象,只有零碎的记录拼凑出城墙的大体轮廓。而千百年间,城墙之内曾上演的无数次时代变迁的血雨腥风,无数平民百姓的恩怨情愁,大多已被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留下诸多的猜测及遗憾。

  ■印象:逝去的往日繁华

  沿鼓楼的石阶拾级而上,很难将眼前的破败与古人吟咏的美景联系起来。

老迈的鼓楼,只有过年时才有了一点生气。

  一个天气晴好的下午,在原琼山市文体局局长黄培平及海南地方志学会会员梁统兴的陪同下,我们走访古迹,重温府城那段作为海南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的往日历史,希望在古城的街巷庙宇中,有些许发现,让那个时代的“背影”在我们的记忆中清晰起来。然而,昔日的古城,如今仅留下东西门两面城墙及城楼的断垣残壁,一幢破败的鼓楼,还有诸多遗址的零星碎片。

  如果不是有人带路指引,在热闹、喧哗的忠介路上,很难发现府城西门仅存的城墙,墙的南面及西面遍布着商铺,古老城墙被涂了厚厚一层石灰,墙面凹凸不平。盘根相错的树根、杂乱的野草从城墙的石头缝里钻出。而城墙上面,也“毫不客气”地建起了几栋楼房。

  转入城墙东面的草芽巷内,抚摸到那布满青苔、斑痕累累的墙体时,似乎感觉到那残缺不全的墙体往日隔开的是城市的空间、战事的侵扰、倭寇的抢掠,而这一切,如今只能从石缝中窥见一点细枝末节。

  40多岁、住在草芽巷的燕姨说,曾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过,以前西门古城墙上有大炮,约从1943年起,就有人开始挖城墙,一直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在她的记忆中,小时候这一段城墙周边还没有什么建筑,墙呈“L”形,顺级而上,可以在城墙上玩耍,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上个世纪90年代,附近的一些居民开始将房子盖到城墙上,有的还是五六层的高楼。

被磨得光滑的青石板路,不知走过多少文人贤士、达官贵人。

  仔细一看,古城墙上还立有“琼山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城墙,琼山县人民政府,1990年7月”的碑记,但似乎保护仅停留在了石碑上,让人不禁一片心酸。

  海口市博物馆馆长张昆荣十分痛心古城墙的日渐消失,他认为城墙是海南建州置府的历史见证,有着非同一般的历史意义,但如今除了西门的这一段城墙,剩下的东门楼基墙址也被民房渐渐挤占。

  位于鼓楼街的鼓楼,又名谯楼,亦叫文明楼,是府城现存的体积最大的古城建筑。南门是宋元两代进出府城的主要通道,为了保证安全,巡更查岗,在南门与府衙之间修设了鼓楼。之后,几建几毁。今天的鼓楼遗址为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当时的琼台书院主讲、曾任四库全书编纂官的吴典倡修的。史料记载,经吴典倡修后的鼓楼,其报警的功能及作用渐渐减弱,但由于其地势较高,成为城内许多文人墨客登高望远、感怀抒情的地方,至今还留下了不少诗文。

  当我们沿鼓楼的石阶拾级而上时,很难将之与清末海南著名诗人王懋笔下的“景览南溟入渺茫,身齐飞岛共回翔”,联想到一起。跨入鼓楼的门,门边摆着几桶潲水,一阵酸臭味让人不禁掩鼻。台阶上立着一块石碑,碑上除了“重修鼓楼记”几个字能依稀认出,其他的字已被岁月磨平。

  鼓楼上的房子原为供奉文昌帝君的,檐角高翘,雕梁画栋,古韵虽存,却已破败不堪。屋内住着4户人家,他们用木板隔成了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屋外杂草丛生,脏乱不堪。在鼓楼边偶遇原来住在上边的黄伯,他说自己是府城农机二厂的职工,1966年厂里有七八户职工被安排到鼓楼居住,一住就是30多年,至今还有4户人住在上面。

  作为近千年的海南文化中心,府城的儒雅之风熏陶了历代人。“一里出三贤,五里三进士”,是对明清时期府城人才辈出最贴切的形容。而成名后的知名人士也热心于兴教兴学,当时府城不仅有府学、县学,还有义学、私塾供给一些平民百姓的子女读书。始建于清康熙年间的琼台书院,长期来是琼州的最高学府。

  丘浚、唐胄、郑廷鹄、许子伟等著名的文人贤士,都在不同的年代创办了书院。如今,当年的书院大都化为乌有,仅留余香恩惠后人。

  黄培平特意带我们去看了吴典创办的“珠崖义学”,这里四周的建筑已全部倒塌,野草长满了院子,残垣断壁支撑着一块孤零零的石碑,上书“珠崖义学”四个刚劲大字。虽然曾经的书声琅琅已换成了如今的闹市喧哗,但吴典那份浓浓的爱乡爱民之情,长久地凝聚到了这四个大字上。

  相比如今府城的面积,古城并不算太大,一个多小时就可全部步行完。除了仅存的城墙和鼓楼,太多记录古城历史的东西变得面目全非:代表那个时代海南最高权力机构的州府官衙,只剩下堆放在角落处的断碑残碣;原来规模不小的城隍庙,多块碑记成了铺路的石板;尚书街里,明代礼部尚书王宏诲立的“学士尚书坊”,半截基石凄凉地倒在路边……

  ■记忆:七井八巷十三街

  府城每条老街巷都有自己的历史,今天我们还能从路名中感受到它往日的不同寻常。

老井的道道索痕令人愕然

  年刚过完,府城仁和坊许多老屋的墙上,还贴着红色的对联和成排的红色纸符,上面写着“身心清静”、“福寿瑞长”之类的话语,为新的一年祈福。除了对联、纸符,大串的桔子、插香的木质器具也被挂在了墙外。

  “来看井吗?”看到几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巷子里,久居此处的老街坊们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

  仁和坊22号前的那口老井,是小巷历史的最好见证。搬开那重重的水泥板,老井上的道道索痕令人愕然。老井深约十余米,打水的绳索在井边磨出的痕沟已达80多条,有的深得可以放入一个手掌。78岁的老居民陈祖华说,这口井叫东椰井(也有说东芽井),具体的年代说不清了。井水长年清澈且不干涸,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附近的几条街都还来这里挑水。

  陈祖华骄傲地说,“老人说府城是‘七井八巷,城里一条桥’,七井中就有我们的东椰井。”其他六井是,琼山影剧院原有的七星井(也叫浸楼井)、五公祠的熬尾井、高登街的六角井、马鞍街的三合井等,‘一条桥’是指原府城城内皆为四处通达的平地,只有文庙前一座小桥。

  对 “七井”的解释,黄培平倒有不同的说法。他认为府城远不止七口井,这里的井说的是市井,指府城各条道路形成的七个板块,而且各个板块的功能不一。“七井”到底如何解释,由于没有明确记载,我们已不得而知,但无疑这是民间百姓对古城最为直接的概括。

  行走于府城的条条街巷中,许多路名还能让人感觉到它往日地位的不同寻常。

  不用地图,东门街、西门街、南门街就可以大致勾勒出往日各个方向城墙的位置所在。那一时期,东片区由于聚集州府衙门、县治、府学等机构,其功能为政治、文化、宗教等,于是便有了北帝巷、尚书街、仁和坊、县前街、县后街等。黄培平说,州府衙门位于现文庄路琼山政府宿舍大院内,文庄路原称府前街,当时城内的街道布局就是以此为轴线,形成了城内的道路网络,素有“七井八巷十三街”之称。

  当时的府城西片,则以生活、商业为主。位于西门外的马鞍街,相传因官兵经常牵着大量马匹经过此地,到郊外洗马饮水,这里逐渐发展成出售马鞍、马蹬等各种马具的商品街,被称为马鞍街。如今马鞍街两旁多是低矮古旧的民居,但商业气息还是较浓,有皮鞋加工店、发廊、药店和祭祀用品店等。

  穿过马鞍街向北是绣衣坊。绣衣坊得名何来?传说这里专售带有刺绣图案的生员、秀才等服饰为主。也有一说是当年这条街巷聚集众多秀才在会馆中求学,因而获名。如今,这条传闻中的特色小巷早没有往日风流,行走其中,一幅市井景象,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七井八巷十三街”中,每条街巷都有着自己的历史及传说,许多街巷里坊更因居住过那里的人而闻名。如达士巷便因有明代工部都水司主事郑廷鹄、“岭南巨儒”钟芳等名流乡绅而由“郑家巷”改名;金花村与朱桔里,则因出了丘浚和海瑞,让不少游人至今踏足拜访。

  漫步老街,你还会发现,这里随处可见佛教、道教的寺、观、庵、塔,还有许多奉祀各代名人的祠堂,如奉祀苏轼、明代丘浚与海瑞的三贤祠等。

  尽管城池消失,千年古城的深厚积淀,已无声地渗入府城人的生活里。居住在达士巷的83岁的吴季泽说,府城人不但过节讲究,风俗也与海南其他地方不大相同。如清宣统的《琼山县志》就记载,“元宵节妇女们尽到总镇衙前折取榕叶谓之偷青,或燃香城门祀之以祈有子,孩儿则摩总镇衙前两旁石狮以祈平安,好事者悬谜灯于门首,游人观测。”除了偷青,元宵之夜换香定情,也是府城独有的方式。

  老府城人还保留着过“公期”的习惯,58岁的孙玉华说,每年的农历正月到二三月间,府城的每条巷子都过自己的“公期”,除了吃斋和拜 “公”,还要邀上亲戚朋友一起吃上一顿,有时街坊还会凑钱请来木偶戏班或琼剧团,热热闹闹地演上一场戏。

  古城的往日已被尘封在记忆里,所幸丝丝余香犹在,让人回味不尽……

  (本文采写得到黄培平、梁统兴、周启轩、龙泉的帮助,在此特别鸣谢)

 

  左图:琼台福地

  府城文庄路旁有个关帝巷,窄窄的巷口立着一座大大的牌坊,上书:琼台福地。

  “琼台”,原为宋明时代的琼州州城和府城的称谓,而后成为对海南的统称。千百年间,府城始终以琼台福地为轴心兴建城池,是海南名副其实的中心所在。

  1999年,原琼山市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后,有关部门对琼台福地进行了修缮,设有福地轩、琼台阁、关帝庙等,模式及构造基本相同,让人可以重睹琼台福地的旧貌。

  右图:颓败凄凉的府城鼓楼一角

作者:谢向荣       责任编辑: 黄循鑫   
 | 进入论坛 | 收藏本页 | 打印正文 |  | 返回顶部 |  [发表评论]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  9
频道精选
论坛热帖  |  BBS  
图片精选  |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