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字号:

于丹做客四川卫视 谈地震感受鼓励灾区重建

来源:腾讯娱乐 作者: 时间:2008-07-21 12:24:00   




7月14日12时,著名学者于丹做客四川卫视演播厅,录制抗震救灾特别节目《修复生命的力量》。在接近2个小时的节目中,于丹讲述了她在5.12大地震中的所见所闻所感,希望以此来帮助受灾人民重建精神家园,修复他们受伤的心灵。在节目录制的过程当中,于丹几次潸然泪下。她说,她在地震灾区感悟到了一种力量,那是修复自己生命和家园的力量,是灾区人民传递出来的一种永恒的人性的力量,也是一种坚持善良,坚持正直,坚持感恩,坚持对生命的珍惜,对他人的大爱的信念的力量。本期节目将于7月21日晚20:40分在四川卫视播出,敬请收看。

部分实录:

主持人:5.12大地震发生之后,有一位我们非常熟知的学者,她在北京的家里非常坐立不安,她想尽了一切的办法想要到四川的灾区来。后来她终于来了,而且她来了不止一次,她来了很多次。她说她是以一名普通志愿者的身份进入这块土地,她在这里感悟了很多,收获了很多很多。她甚至说其实不是她在帮助灾区,而是灾区的人民拯救了她,她就是于丹。于老师你好!

于丹:宁远你好

主持人:那个时候我看到媒体的报道,你说你在家里面那个状态,就是在没有进入四川的时候,坐立不安,甚至用了崩溃两个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于丹:两个月了,回头想起来那种感觉,觉得太无助了。因为地震的消息刚刚传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是在这种很和平的日子里面呆的太久了,而且今年是2008 大家所有的心思都在迎接奥运上。因为我自己是一个火炬手,我习惯于所有的媒体来问我的问题基本上都跟奥运有关,而且我总得到关于奥运的消息的通报。比如说最大的(单体航站楼T3)启用了,北京空气有多少达标了,鸟巢可以开始使用了……人在这种好消息里面,这种心情在2008,我们其实一直是在被架着的,提着的。其实你中国古典文学里有句话说写一个场景,叫做以乐景写哀 以倍增其哀,说那种反差,我们谁都不会想到苦难会猝不及防的降临。在5.12之前,整个人的心都是充满了那种欢欣,憧憬的,突然之间这个地震来了。

于丹:那个时候是天天在哭,给学生上课就哭,控制不住。面对孩子们,开始说话的时候,我的眼前往往是几百鲜鲜亮亮的孩子。我上面这个学期有大一的课,有大二的课,有大四的课,你想想北川一中、聚源中学、什坊中学,这些地方的孩子们,比他们小不了一二岁。高中的孩子,你看着这些孩子就会想起那些画面,就是你就想跟他们说这种同龄人生命的经验。关于生存,当他们都还在想着还买什么奢侈品,买什么样的MP4 买什么样的运动鞋,买什么跑车的时候,那些孩子们,连生存权利都没了,你想到这些就无法缄默。

主持人:可能也因为你是一位母亲。

于丹:一个老师,一个妈妈,一个成年人,我是如此无助,你说我能做什么呢?我当时的第一想法,是跟着中央台来,因为中央台当时他们有抗震救灾的直播报道。他们跟我商量说,你能不能在这个演播室里面说一点什么,我说我好像说不出来。除非我到现场去,我在这个地方你说我说什么,你让我说什么?终于他们新闻报道的特别组,我熟悉的一个记者王伟他进川了,他到都江堰了。他来之前就跟说,说于老师你等着,我们只要一有消息,我就是有一个名额我会让你来。后来他在都江堰跟我打电话,他说你先别来了,他说我们每天的给养就是一个鸡蛋,他说我们的给养都跟不上了。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有那么多官兵在救人,粮食要先给他们,记者这边也不充裕,我们的名额也都被大大的削减。我中央台一个朋友跟我讲一件事,他说《军事报道》的记者来报道,报道救灾中的官兵,但是他没有想到进来整个这个过程是如此艰难。他的身上带的给养,当他们折腾了四天终于到了这个报道点了,已经都耗尽了。他很不好意思,没有地方去求助,只有找部队。但是觉得部队那都是在干活救人,所以《军事报道》记者就跟人家首长打电话说特别不好意思,我们不要任何的这个干粮,就是给我们一点水,我们有点水就能够支撑下去。首长就是三个字没问题,然后半天以后,大概有一个排的战士背着东西爬山上来,打开的时候,这几个记者一看东西全哭了。送来的东西无非都是矿泉水,压缩饼干这些东西,可你知道都是什么样的,都是半瓶和一瓶底的矿泉水,半包或者掰一半的压缩饼干,所有的包装都是拆开的,都是还剩一点。他说我当时就明白这些东西是怎么收上来的。他说这都是从战士的身上,就是首长一句命令,说现在记者们被困在那里,把你们身上的给养大家收集到一起,他们手里没有新的东西了,从战士手里收上来的,我觉得我不能去 即使有人让我去,我觉得也是添乱。我在这儿还要吃要喝,我也救不了人,我能干什么呢?

主持人:后来你还是来了,来了和没有来有什么不一样?

于丹:我过去一直认为我是了解巴蜀文化的,因为毕竟是学这个专业,了解那么多的诗人。我这一次其实才觉得我更多的了解了巴蜀文化中一种生命的根性,就是这个地方不仅仅它的文化繁荣璀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的那种生命力,尤其是生命受到伤害以后,修复的能力,太强太强了,所以我到这儿以后挺振奋。我到绵阳那个九洲体育馆,进去看那么多的帐篷,大家都挤那儿,五月底了那个时候,天非常非常热,帐篷里很热,一个帐篷里往往挤着四家人。我看见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奶奶,穿着一件呢子外套,光着脚。我说你老人家怎么穿这么多?她说,没有了,就穿着这一件跑出来的,再没了。我说那你家呢?家里房子垮完了。我说你儿女呢?她说儿女都在外面打工,全都不在,然后说她的孙子孙女们全都受伤了,娃娃都受伤了,说有轻的有重的,而家里现在就剩她没事。带着那么一批重伤的娃娃,我本能的当时的想法就觉得,这个家的日子怎么过啊?一个这么老的老人,那个老人看起来也就是七八十斤,估计连八十斤都不到。瘦瘦小小的一个老人,还带着这么一批受伤的孩子,可是她从另一个角度想,她用很浓重的那种四川口音,用很嘹亮的嗓门,然后一副骄傲坐在那里跟我讲,她说你看我家多好,我娃娃们就算受伤,但是我娃娃都在,你看我儿女在外面打工,他们没在身边,所以他们谁都没伤。她说我现在看我的家,我的人都在,她说有我,她说我过去是每天半天去背柴,现在我娃娃们需要我去养,我可以上下午去背柴 你不要看我,我能背好多的。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那么骄傲。当时我看着她,我真想给她鞠躬。那个老人很骄傲,翻开她的牌子给我看,七十多岁了,但是我觉得她就是那种对生活有感恩的心,当然只有经历过这个大震之后才会知道。一个奶奶当她骄傲的对着世界说,我娃娃都在,这件事情多奢侈。特别是后来,因为我去北川去的,北川一中我去的多,我在北川一中的那个教研室的板房里,就在长虹那个基地,我看到一个一个老师进进出出的时候,他们的那个管教务的李永老师陪着我,他看见教务主任宋波老师嘻嘻哈哈的说完了以后出去了,他就悄悄跟我说,看宋老师,娃娃没了,他娃娃好优秀,比他爸爸还高没了,然后说你看毛老师,他娃娃没了,他说你看那年级王组长,他娃娃没了。我后来才明白,那个老人那么大声给我宣布说,我娃娃就是伤,可娃娃都在,就这句话已经奢侈的不得了。你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也是让我觉得特别不能承受,特别揪心的一个细节,就是我看到你说,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她告诉你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生一个孩子,然后有了孩子,因为她的爸爸妈妈都没有了,她的亲人一个都没有了,如果有一个孩子的话,她会觉得有根。我看到那个的时候,我觉得一下子就是一种不能承受的轻和重,我不知道你当时在现场听到这样一个孩子跟你说这样一段话的时候,你……

于丹:我在北川一中接触的主要都是高三的孩子,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男孩子和女孩子,在十八九岁这个年纪上,他们受到一个巨大苦难冲击以后,反应出来的东西很不一样。女孩子还是早熟,女孩子会有很多想法直接和生命,和一些人哲学层面上的终极解释追问会相关,但男孩子好多想法都是跟社会性有关的,男孩儿围绕最多的都是关于高考志愿,全是在说这些事情。但女孩子想的都是这种,有些孩子跟我说想出家,有一些孩子跟我讲想要孩子,有些孩子跟我讲,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要当一个保育员,就是专门看护新生儿,就想看见孩子。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是生命中受到冲击以后,他需要一种修复和调整 他都在把自己深处的,从来没有被触发的,那种母性的那种东西给调动出来。我想到我周围的那些女朋友,包括我很多年前毕业的学生,有很多漂漂亮亮的小白领,现在已经三十三四,三十五六,然后还每天都娇娇嗲嗲的说,我不想要孩子 我自己还是孩子,我这个孩子日子没有过够,我要有个小东西我怎么对他负责啊? 但是我听见这些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认真的跟我说,我得有个孩子,我的生命才有根,我就觉得苦难是一种教育所以后来我看到的就是什么呢?就是人们在经历了这种骨肉分离。这种生命在瞬间的撕扯,巨大的悲怆之后,能拥有的一切变得加倍珍惜。他们对生活不是一种哭天抢地的抱怨,不公平,愤怒,他们反而是一种格外的感恩和一种发奋图强。这是我第一次进四川到绵阳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觉得那种珍惜,感恩和生命修复之后,巨大的能量,突然之间我觉得是被他们把我撑起来了。所以我说的那第一种情感,那种非常深的那种忧伤,好像淡了很多。但是第二种,就是我说我秉承了一种责任而来,我觉得我能够来做点事情,这样的心情其实真正见到他们以后,我觉得我的心变得特别卑微。来的越多越卑微 越看见孩子们越觉得我能帮他们多少,其实是他们给我太多太多了。

主持人:其实我们可以,是不是这样来理解,你是带着悲伤踏入这块土地,你原本以为会遭遇更多的悲伤,但实际上你在这里找到修复自己的力量。

于丹:对我在这里找到的这种力量,对,我在这里找到的这种力量,这是他们修复自己生命和家园的力量,也是他们传递出来的一种亘古永恒的人性的力量, 是那种坚持善良,坚持正直,坚持感恩,坚持对生命的珍惜,对他人的大爱的那种信念的力量。而且我说,我为什么后来觉得,我在他们面前觉得我的心很卑微,就是因为这些孩子对我的那种毫无保留的依恋,有的时候你知道,被人信任,被人依恋,是一份重重的情份。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甘晨卉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