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评论:东方市感城事件暴露乡村治理之痛

  南海网评论员:云水居士

  东方市感城镇村民冲击镇政府、派出所及引发两村庄大规模械斗事件虽然渐渐平息,然而这恶性一事件暴露的海南、乃至全国的乡村治理之痛并未消失,事件产生的社会根源并未自动消除。

  它告诉执政者,要正视乡村基层政权建设的空洞化问题,实实在在把乡村的战斗堡垒建好建实,而不是被少数明星村、模范村的看上去很美所障目。

  基础不稳,地动山摇。

  在感城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我们看不到农村基层组织和村里共产党员的有效作用,相反是基层政权的阵地被极端的、没有善恶标准、大局观念的宗族势力和情绪所取代,致使不明就理的群众在狭隘宗族意识的指使下,被某些别有用心者所利用,甚至酿出人命,历史宿怨再添血债,两村的仇视情绪断不会在短期内消弥,有关部门切不轻视。

  有伟人说过,中国要出问题就会出在农村。

  确实如此,中国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改朝换代的力量皆起于草莽之间。与基督教国家以教区为基础的基层社区结构有相对统一的价值不同,我国的乡村历史上一直以宗族势力为基础,多元,难管,乡规民约有时比国法重要,乡绅老爷的话有时比皇上管用。古代就有“政不下县乡”的说法。

  民国时期就有仁人志士提出,救中国先要从乡村改革开始,即所谓“乡村建设”运动。后来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采用“乡村包围城市”的办法取得了革命的最终胜利,并建立了以“人民公社”为形式的基层管治模式,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最稳固的乡村政权组织。

  改革从农村开启后,不符合生产力发展规律的人民公社制度自行消失,而更有效的乡村治理模式还未能建立起,农村的失治和一盘散沙现象十分严重。

  随着30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社会日益分化,由于基层政权的软弱无力,许多地方农村实质上成了宗族势力和村霸的天下。中央的惠民政策普惠不到群众手里,公共事业没人管理,而碰上征地等有关村民利益的事,宗族势力和村霸为了自己的好处,不惜挟村民自重,与政府讨价还价,令投资者望而却步。

  海南日报记者10年前采写的、获中国新闻奖的作品《英文村的战斗堡垒垮了》,诟病的就是海南农村基层政权的软胁。据说稿子发表后,当时主管这项工作的某省领导十分不悦,记者编辑们承受了不小压力。现在看来,问题抓得很准。

  新世纪新阶段我国提出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蓝图,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思路相当很对。

  但笔者以为,如果没有坚强有力乡村基层组织,没有公正、得力、有威信的村干部,再多的资金和政策,只会使新农村建设荒腔走板。

  试问一下,没可靠的人,农村将会是谁家天下!

责任编辑:甘晨卉

南海时评

读懂新闻背后的深意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