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 明星聚焦
字号:

第一古典美女孙菲菲:为了深爱的人死又何妨?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 时间:2009-11-08 11:01:43   

 


孙菲菲甜美的外表下有一颗柔韧的心

正在央视八套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孔雀东南飞》里,那个一颦一笑尽显温柔情致的刘兰芝,扮演者就是孙菲菲。2003年,孙菲菲因在《萍踪侠影》里扮演调皮机灵的“静公主”而崭露头角;在中韩合拍电视剧《北京,我的爱》中,她饰演一位内敛含蓄的女大学生,赢得不少韩国影迷。随后,她连续主演了《楚留香传奇》、《碧血剑》等多部大型古装戏,被封为“内地古典第一美女”。近日,她又在电视剧《牡丹亭》中饰演经典美人杜丽娘,定妆照被网友大赞“气质如牡丹一样美丽脱俗”。

这个仿佛从古画里走出来的女子,原来平日里就爱熟读古书,常用古典文学修身养性。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孙菲菲一开口就谈起了最喜欢的《道德经》和老子,着实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

【关键词:家教】“做人姿态低,才能海纳百川”

[孙菲菲自小是家中的“掌上明珠”,性格内向。她11岁就被送去北京学舞蹈,第一次离家的她最初是个“爱哭鬼”,但独立生活很快使她懂事起来,性格也逐渐变得调皮。不过,在学习上她一直是班里的佼佼者,特别喜欢上文化课和阅读古典书籍。她更以老子的《道德经》言论作为人生指标。]

羊城晚报:你生长在军人家庭,从小家教就很严吗?

孙菲菲:小时候父母没有规定我必须要看什么书,但对我的教育还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子嘛!不过,在青春期我也曾经有过叛逆期,总想标新立异彰显自己的个性,一度非常崇拜欧美文化。那时穿衣打扮都赶潮流,出门必须在腰上插个walkman(随身听),耳朵上戴着耳机,好像很时髦的样子。曾经有一天我在街上很潇洒地这样走着,突然迎面发现我小姨,她一下把我叫住:“你赶紧给我回家,你这像什么话!”现在想想,可能是我那个形态跟家教有点出入吧,他们接受不了。

羊城晚报:去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读书学舞蹈的那段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孙菲菲:影响非常大。我是家里的独女,家里人从小挺疼我的,11岁考上北京舞蹈学院附中离开父母之后,感觉好像一下子被扔到外面没人管了。当时全班一共16个女生,我是最想家的孩子,经常自己悄悄地哭鼻子。那时才突然感觉到,原来爸爸妈妈对我这么好———以前在家时只觉得他们好烦啊!我一下子就懂事了。

羊城晚报:艺术院校里的学生一般不喜欢上文化课,你也这样吗?

孙菲菲: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我都很喜欢上文化课,每次考试成绩还不错,他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辞海”……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赞扬。我特别喜欢中国古典文化,像宋词、《牡丹亭》等最早的话本,还有《道德经》,等等。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现在被忽略了,大家似乎更关注一些直观的、外表的东西———穿什么衣服、听什么歌,而传统文化是需要坐下来慢慢精心研究,才能体会个中奥秘的。

羊城晚报:你刚才随口背出一大段《道德经》作为你的座右铭,这些话你是怎么理解的?

孙菲菲:我觉得它对我很有针对性。因为我身处娱乐圈,娱乐圈是充满功名利禄的地方,在这里人有时不免会有焦躁之情。《道德经》里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处在大家都很讨厌的地方,但正因如此,它更加能接近于道,接近于真理;“居善地,心善渊”———这是教你一种处世的态度和哲学;“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做事情要选择时机,说话要讲究信用,为政要善于治理。“上善若水,海纳百川”,为什么海能纳百川?因为海平面是最低的,它能够把所有江河湖泊的水都汇到那里、包容进去。做人也是如此,首先要做到姿态很低———你的心里要能承得下一切,豁达到一定程度,“自在是神仙”,把世间各种你看不过眼的东西都承受住,你才能海纳百川。

羊城晚报:这些话在实际生活中帮过你吗?

孙菲菲:有,我觉得刚才这段话是老子《道德经》里的“小高”境界,但也许会有比我理解得更高的境界。老子的《道德经》,无论是抱着一种功利的态度还是豁达的心态去读,你都能够从中有所收获。

羊城晚报:在娱乐圈里,和你有同样“趣味”的人多吗?

孙菲菲:很少。所以经常会有孤独感,找不到共鸣。

 


《孔雀东南飞》

【关键词:《孔雀东南飞》】“这种爱情,如今追寻它的人太少了”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孔雀东南飞》的刘兰芝是个巧手女子。而为了将这个角色演绎得尽善尽美,孙菲菲拍摄前勤练织布,提前一个月专门学弹箜篌。现在,她已经能弹《沧海一声笑》这样的简单曲子,不过织布却难倒了她,她说学那个比开车还费劲。]

羊城晚报:《孔雀东南飞》原是一首乐府诗,你最喜欢诗里的哪一句?

孙菲菲:“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很有韵味的一句话,表示两人不离不弃。还有更重要的、点明主旨的一句话:“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我认为这是一种爱情的标准,爱情除了甜言蜜语,还需要彼此之间有一种坚韧的信任。我觉得《孔雀东南飞》可以给现代人的爱情“补钙”。现在的爱情,甜蜜、浪漫的东西是不缺的,但大家有没有想过激情过后爱情该怎样延续?这个很重要,所以彼此之间需要有一种责任、一份坚定的意志,需要互相守候。焦仲卿和刘兰芝恰恰就是对爱情非常忠贞的一对恋人,所以我觉得它对现在的社会有针对性。

羊城晚报:很多人都很痛恨王姬扮演的焦母,听说你很理解自己的“婆婆”?

孙菲菲:焦仲卿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他父亲早逝,焦母独自把他和妹妹抚养成人。在中国古代,家里的男孩子地位很重,所以他妈妈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焦仲卿身上———供他读书,希望他将来能“学而优则仕”,并且娶到一个大家闺秀。事实上也是如此,焦仲卿明明可以娶到“副省长”的女儿,但他却偏偏看上了一个出身破落贵族家庭的小吏之女。这要是放到现代社会,许多人也会不理解的。所以刘兰芝还没过门,焦母就对她抱以一种先天的反感和排斥。

羊城晚报:你怎么看待焦仲卿这个人,他是个懦弱的人吗?

孙菲菲:在别人眼里,他有点懦弱、窝囊,但我觉得刘兰芝是完全能理解他的,因为她有一个很强势的婆婆。如果你家里也有这么一位母亲,站在悬崖上跟你说:“你要媳妇还是要我?!你要是要她我现在就跳下去!你要是要我的话,现在就写休书!”我觉得所有男人面对这个都会没办法。刘兰芝因为深爱着焦仲卿,她会非常理解他。我觉得生活中也一样,我不可能爱上一个十全十美的男人,世界上也没这样的人,所以我只在乎他在我眼里是什么样子,他让我觉得满足就可以了。

羊城晚报:焦仲卿和刘兰芝最终殉情了,你怎么看?

孙菲菲:我觉得挺好的,不枉活这一回。我这个人好像挺极致、挺纯粹的。如果真的有一个值得你这样去深爱的人,为他死了又何妨?人总是要死的。这种爱情,如今追寻它的人太少了……

羊城晚报:有消息说你拍这个戏压力很大,还“抑郁”了……

孙菲菲:我的确曾有一段时间睡眠不太好,但并没到“抑郁症”那个地步。这部剧哭戏挺多的,最多的一天,从头哭到尾。我觉得越往后剧情越好看,尤其是拍摄到后期,我们自己老是控制不住,导演要不断提醒我们收一收———有时候哭得太厉害,在镜头上就不美了。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甘晨卉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