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9日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正文
字号:

独家专访张静初:封金像影后?我资格尚浅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0-04-16 08:02 来源: 腾讯娱乐 作者:文/小西

  从《花腰新娘》中清新的妩媚新娘到《天水围的夜与雾》中悲情的过埠女孩,张静初果真如《孔雀》中的追梦女孩,一步步向梦想进发。在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她凭借《天水围的夜与雾》提名最佳女主角,《七剑》中的亮相让她进入到聚焦的光圈中,《门徒》则领她走上事业的最高峰,与许鞍华导演的合作更让她有了第三次角逐金像奖的机会,张静初成功的每一个脚印,似乎都印着“香港制造”,这四个字,这个曾被称为“小章子怡”的演员,如今早已摆脱了这个枷锁般的光环,昨天,张静初接受了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从她口中我们了解到一个不一样的金像奖,一个不一样的香港电影世界。

张静初接受腾讯网专访

  主持人:这次凭借《天水围的夜与雾》第三次入围香港金像奖,和前两次相比,这次心态有什么变化?

  张静初:这次的提名既意外也不意外,不意外是因为许鞍华导演很开明,是每个女演员都想合作的导演,也有很多女演员因为她的影片而获奖或提名,意外的是,这个角色可能不像《门徒》,本身很有张力,很抢眼,容易被大家记住,但在《天水围的夜与雾》里面的这个角色比较被动,可能不容易像《门徒》那样让人印象深刻。怎么让这个人物可爱,没有像《门徒》那样容易。

  主持人:《天水围的夜与雾》揭露了香港社会的很多阴暗面,例如家暴、新移民等等,为什么说这个角色很可爱呢?

  张静初:在拍定妆照的时候,我有一些忧郁和倔强的表情像《孔雀》里的姐姐那样的,许鞍华导演说,不要那样,像邻家女孩就好,另外,剧本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其实这个主题是将爱,有很多跨度,从认识任达华这个角色的少女时代到为人妻为人母,还是有很大变化的,不光是概念里的悲惨受难的女性形象,你也会看到她对爱情的憧憬,她因为一直爱这个男人才会犹豫要不要离开,也没有想到最后会走到这么槽糕的地步,很多家庭暴力的悲剧的原因也是因为没人能够相信最后的结局这么悲惨。

  主持人:跟许鞍华导演合作,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张静初:她是一个能给导演很大空间的导演,许多跟她合作过的演员都会这么说,她是个很温和很谦虚的导演,而且她会很周到的想到一些问题,比如在拍摄前摆好机位,但最关键的时候她会坚持,我有好多戏都是广东话台词,情绪特别极端有很多层次,她就坚持一个镜头拍,她就用这种默默的坚持让你有信心,因为她相信你能做到嘛,演员的成功一半都是来自于导演,因为导演给你很舒服的镜头,一个合理的心理动机,最重要的时候她给你信心了。

  主持人:香港导演对你情有独钟(许鞍华、尔冬升、麦兆辉、 林超贤、李力持),他们的工作方式跟大陆导演有何异同?更喜欢那种方式?

  张静初:香港导演给我最深印象是,适应变化的能力,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很厉害有时候又很同情他们,因为想想看,太难了吧如果把一个戏拍完,因为大部分香港演员不可能保证档期。另外他们也很适应演员阵容上的改变,比如一个角色本来应该由一个25岁的演员来演,如果因为一些原因找不到,就可能让一个50岁的演员来演,可能是因为他们在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已经适应了。当香港导演确实挺不容易的。

  是两个不同的感受吧,我在大陆拍的片子是文艺片居多,比如《孔雀》、《红河》、《芳香之旅》,很多角色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不够市场化得原因,就把重点放在人物的塑造上,对于演员非常难得,大部分港片女孩子的戏份很弱,没有太多空间,我是比较幸运的能碰上这么多好的角色,哪怕是《窃听风云》里面只有一点点戏,也是很有空间的。

主持人:但在黑帮片中的女性角色往往被认为是花瓶?

  张静初:我自己没有听到过太多人说这是个花瓶的角色,在香港首映结束后,很多人都跟我说很喜欢我这个角色,他们觉得之前看到我的都是爆发力的表演,在《窃听风云》里我的表演更行云流水了,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很有内涵,有味道,刚开始看剧本的时候对这个角色本来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跟导演沟通过才发现这个角色很有空间,有的可挖。

  主持人:这个角色的味道体现在哪

  张静初:主要体现在,跟刘青云的感情处于两难的状态啊,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想要的爱啊,还是蛮特殊的,当时导演写了很厚的一个人物小传,对付我这种麻烦的演员,当时尔冬升导演就开玩笑跟麦兆辉他们说你们应该先拍这个电影,因为这是个很完整的爱情故事,这个人物还是很丰富的,很稳的。

  主持人:看来导演真是很用心啊。

  张静初:所以说我是个很幸运的演员啊,你所期待的事情,导演都觉得是应该的,他会帮你分析这个人物,应该不是每个导演都是这样的,也不是每个香港导演是这样的。

  主持人:跟你合作过的香港导演还真不少,其中有很多个性鲜明的导演,他们拍片过程中有什么“怪癖”?

  张静初:许鞍华导演她的样子好像酷酷的,头发很短,好像很快的感觉,其实她的个性很柔,有时候我觉得她就像个10岁的小朋友,很谦虚,对大家很好,如果有时候她很着急,觉得这场戏她没想好,她可能会忽然站起来然后走出去,回来以后她还会跟大家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没想好,还发脾气,其实她也没发脾气啊。她只不过自己跟自己发脾气,我们只不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每天都会让大家早点收工,灯光师会不会太累了啊,她会关心每个人,但是有时候她也觉得这样不太好,因为太考虑别人了不得不在创作上有所牺牲。她完全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导演。

  主持人:其他导演合作上有什么好玩的事儿,比如谁导戏烟不离手?

  张静初:徐克导演就拼命的抽雪茄,在现场他会戴一个很黑很黑的墨镜,然后仰着头坐在那,大家都很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啊,拍打戏的时候他也不会站起来,可是一等到喊停的时候,他又能说出来哪个动作怎么改正,我觉得他还是挺神的。

  主持人:和香港男演员合作的过程中,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

  张静初:刘青云话很少,像个独行侠,也不带助手,我就问他你助手呢?他就会说,这么晚了他还跟来干嘛,我就会很惊讶因为没有看见过没带助手的演员,起码应该有人来陪你一下吧,喝口水啊,换衣服之类的。

  吴彦祖演戏的时候很认真,但有时候很淘气啊,我记得有一天我正背对着他吃饭呢,他就突然冲着我“啊嚏”一声,我吓了一大跳,因为以为满胳膊都是口水,其实他是一边装作打喷嚏一边拿着化妆水喷雾冲我喷,他好像个大学生一样,很好玩。

  任达华对人很好,比如我们拍《天水围》去茶餐厅体验生活的时候,遇到很多像码头的工人啊这样的群众,上来就叫他华哥,然后就开聊,就差称兄道弟了,我就问你是不是认识他啊跟你这么亲,他说不认识啊,所以他就是那种可以打成一片的性格,先举这三个例子吧,比较典型呵呵。

  主持人:跟华哥算是老朋友了吧?

  张静初:在拍《天水围》的时候算是结下了很深的战斗情谊啊,因为很多夜戏,有好多他虐待我的戏,当然就需要他这种很有经验的演员来帮我的,交流很多,不像是刘青云我们演对手戏,但是基本上没有交流,这是他的工作方式吧!他可能给大家一个想象的空间吧。

主持人:有很多暴力镜头是真实演绎么?

  张静初:其实像打耳光之类的很多都是借位的,有时候这种戏不能真打,因为会有生理反应嘛,反而借位比较好,所以就得让像华哥这样比较有经验的演员来帮我,借一些别的动作来帮我,比如我刚冲出门,她就揪我一下头发,我一下就崩溃了,后来再演他打我的戏,我的情绪就都出来了,我既没有伤筋动骨很多情绪还都到位了,所以说跟这些有经验的演员在一起演戏很受益,如果真是他打我几个耳光,我的脸肿起来了就演不了了啊!就像我跟谢霆锋演《证人》他就比较吃亏,因为我比较没经验嘛,所以我打他的时候下不了狠手,所以打了十几二十几次都不过呢,后来我就一横心,非常用力的打了他一下才过,但如果换做他们比较有经验的演员,就知道该下狠手就该下狠手了,打人的戏我真的非常不擅长,心虚的很,现在拍打戏也还是这样呢!

  主持人:他这次俩部戏都入围了最佳男演员,觉得他最会得奖么?

  张静初:我觉得他本来胜算是非常大的,但是他有两部戏嘛,选票会分流的,我跟他也聊过这件事,他说是啊是啊,我也这么想,可能有人喜欢这部有人喜欢那部,一下子选票就分了嘛。但他今年两部戏都提名了,已经是赢家了吧。

  主持人:和你一起入围的女演员,更看好谁?

  张静初:因为我一直很喜欢看《洪兴十三妹》嘛,但是一直不知道这部戏获过金像奖,还以为只是很优秀的商业片,我觉得吴君如演的特别好,觉得她得奖几率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你触及到了很多类型的香港电影,有黑帮片也有喜剧,很多人认为香港电影正在走下坡路,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张静初:可能是八几年那会儿吧,很多香港人都看香港电影,现在本土市场可能没有那么好了,我个人觉得不是走下坡路,而是在寻找一条更好的出路吧,比如怎么扩展内地的观众群,他们制作电影的专业程度和市场运作其实是比咱们高的,大陆的市场化刚刚开始,所以正是因为这点,就会有无限美好的前景,他们已经非常成熟了,这是相对的吧。

  主持人:《孔雀》里的神经质姐姐、《门徒》里的吸毒女、《红河》里的智障少女,在即将上映的新片《A面B面》,扮演的又是一位忧郁症症患者,为什么会连连接演"问题女人"?

  张静初:这样的角色好玩吧,也有感同身受的原因,就像《孔雀》里面的姐姐,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梦想,也有梦想不能放飞的那种痛苦,其实每个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感受,每个人都能理解。《门徒》里面的角色可能就是人生的困境吧,每个人都好遇到困境,只不过她的困境比较极端吧,这个角色也很有意义,很多人看过之后就觉得不敢吸毒了,这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嘛,当然还要让人喜欢她,同情她嘛。至于《A面B面》里的忧郁症患者,这是现代人很容易遇到的问题啊,是因为现在社会压力太大了,人的社会属性都快大于自然属性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把自己迷失掉了,这是很普遍的问题啊。我觉得这些角色他们所面临的困境,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会有的,只不过在影片中放大了,变得戏剧化而已。

主持人:这些角色都很有难度,怎么去揣摩,很快进入角色呢?

  张静初:其实也不是很快啊,像《孔雀》用了两个多月,《A面B面》里回去精神病院里找大夫聊天啊,肯定要了解他们的症状,他们的心理啊。毕竟演的不是张静初,都是需要做足准备工作才能投入啊。

  主持人:那你自己个性有没有忧郁的一面?

  张静初:其实我自己算是个蛮脆弱、敏感的人,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也会发现,原来大家都有电话恐惧症,都怕电话铃响,其实并不是你一个人这样,会有这种交流的障碍,所以《A面B面》里就有这句话嘛,人人都有精神病,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像生老病死啊这都是迟早都要面对的嘛,所以必须得学会调整啊。

  主持人:遇到特别的的压力,你怎么释放自己的情绪呢?

  张静初:旅游是最好的办法,接触大自然的时候就会突然想通了,作为一个生命啊来到这个世界上来感受这一切就已经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了,在大自然中就会不知不觉的解开这个结。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很少有机会能出去玩?

  张静初:也不是,过年的时候去了菲律宾,过一阵拍一个杂志的封面会去马尔代夫,我心里就像真是太好了!

  主持人:2009年是“张静初年”,2010年也有四部影片上映、《A面B面》、《大地震》、《全城戒备》、《唐伯虎点秋香》,其中有两部都是喜剧,因为阴郁的角色拍太多想转型了么?

  张静初:恩,有这个原因,就像旅游、总得找个办法让自己跳出来,那如果拍一部很轻松开心的戏,这种愉快的心情会从一进组一直延续到离开这个剧组。就像拍《唐伯虎》就是没有太大的压力,《全城戒备》里虽然也在演的过程中揣摩角色,但是也跟以往那种抑郁的角色不一样,哪怕是哭也是哭完很爽。拍喜剧可能更考验编剧,写一写好的桥段,另外就是调度,演喜剧很难就是因为这是一个整体的工作。

  主持人:会接拍更多的喜剧么?

  张静初:我一直都很喜欢喜剧,比如《金鸡》啊,让你好笑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小人物嘛,她想要的东西其实都挺简单的,但是往往牺牲掉尊严啊,相貌啊,让你笑的时候有同情啊,让你爱上这个人物,但有时候小人物也有大智慧,也很有意思。

  主持人:今年最期待哪部戏?

  张静初:今天下午刚开完《唐山大地震》的发布会嘛,大家都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唐伯虎》又会让人笑破肚皮,这两部戏前后上映,会让大家哭哭笑笑的,还蛮好的,算是平衡的,就像周立波说的两部都戏都姓唐,是兄弟,前后上映无所谓。

  主持人:和周立波合作很有趣吧?

  张静初:他是个脑子非常快的人,没怎么听过她的清口,但是他送了我一本书还挺好玩的,不过我挺遗憾的因为我听不懂上海话,他说如果我听得懂上海话就一定会笑到被送去医院,因为真的有这样的事发生过嘛,我就说你这是搞笑还是谋杀啊?

  主持人:郭德纲和周立波更喜欢谁?

  张静初:,只要都好笑就好啦,如果大家都一样都不好笑了吧!

  主持人:很多女演员都是为“国际”而生的,你给自己设定的目标也是“国际明星”张静初么?

  张静初:什么叫国际明星呢?如果你拍了一两部国际制作的片子就算是国际明星,可能我是吧,但是最主要的市场还是在中国啊,最好的角色也只有在中国影片里,国外影片里当然偶尔也会有,但这种几率太少了,我做演员的原因是为了演过瘾的角色嘛,不是为了走什么路线,我觉得这样就太虚了!

  主持人:未来还想挑战什么类型的角色?特别想跟哪个导演合作呢?

  张静初:其实我一直在挑战吧,像《唐伯虎》里的喜剧角色,《全城戒备》里的动作戏,我从小都是武侠迷,我觉得踢腿啊压腿啊都很有意思啊。平时都没时间去健身房,这样锻炼也不错吧!刚拍完的《守望者》里面那个风情万种的角色,一直在跳舞,老演一样的就没意思了嘛,但角色类型很多啊,我也没有想过要具体的演哪个。其实跟我合作过的导演都很优秀啊,我觉得我的表现也不赖,希望他们都能再找我,呵呵。

  主持人:海报中的“蝙蝠装”很漂亮,打算怎么亮相红毯?有没有信心获得今年新增加的最佳衣着奖?

  张静初:礼服有两三身儿,但还没试,因为最重要的是不往下滑嘛,最主要的是不要走光嘛,都是特别惊艳的感觉!金像奖都没期待太多,这个更是各人有个人的标准吧!

  主持人:《十月围城》有多项提名,你怎么评价这部片子?

  张静初:是陈德森老师一直想拍,用心拍的作品,应该会得奖吧!

  张静初谈世博

  主持人:因为你是中戏导演系毕业的,会不会拍摄一部关于上海世博会的片子呢?

  张静初:应该不会吧!

  主持人:在银幕上都是古典美女的形象,生活中穿衣有什么心得呢?

  张静初:其实我生活中比电影里还美哈哈,我其实还是喜欢简单的装扮吧,T恤,衬衫啊,牛仔裤,爱美的时候喜欢穿小跟儿鞋,但出差太多了,还是穿平底鞋多,我还偏爱大裙子,因为方便嘛走到哪一卷就可以了。

  主持人:《约翰贝拉》里的蓝色小旗袍很好看,世博会上送个元首夫人的旗袍很珍贵,你猜猜这件旗袍值多少钱?

  张静初:这个应该是无价吧,代表一份情谊。

  主持人:有什么低碳生活的妙招么?

  张静初:,不喜欢用一次性的东西,尤其是一次性的筷子,想想看啊,一颗大树被砍伐制作成一根根的筷子,是对大自然多大的破坏啊。另外我还会尽量走楼梯,不坐电梯。

  主持人:你的家乡在福建,家乡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推荐给大家?

  张静初:我的家乡在永安,是福建中部的一个中小城市,我们家乡风景很美,桃园洞里有中国最窄的一线天,徐霞客在那边留过诗。熔岩也很美,也是竹乡。我们那还盛产各种菇类,是我的最爱。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责任编辑: 南宫海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今日导读
 评论排行
  • 阅读排行
  • 海南
  • 社会
  • 娱乐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