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时评 | 独家评论 | 专题周刊 | 建言海南 | 时政聚焦 | 听海文集 | 征稿启事            南海网 首页 | 新闻 | 海南 | 滚动 | 国内 

  2010年10月16日凌晨,三亚市崖城镇崖州古城一段古城墙突然发生坍塌,形成一个长15米、高4.3米的缺口。而于两年前,亦即2008年的10月13日凌晨,崖州古城文明门城楼西北角的一段城墙,同样发生了坍塌,高5米的城墙坍塌了8米长。

  当地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连续强降雨使雨水大量渗入内墙,墙内填土遇水后膨胀,导致墙壁受力超过极限,造成城墙坍塌。而且此次坍塌还与“先人”的豆腐渣工程有关——墙体内的填土并没有进行夯实处理,而且在修建时使用了大量的残断砖进行砌筑……反正,理由挺多。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对于见证了崖州古城两次发生城墙坍塌事故的三亚老乡来说,颇有点“灵验”的味道。2010年10月16日凌晨,三亚市崖城镇崖州古城一段古城墙突然发生坍塌,形成一个长15米、高4.3米的缺口。而于两年前,亦即2008年的10月13日凌晨,崖州古城文明门城楼西北角的一段城墙,同样发生了坍塌,高5米的城墙坍塌了8米长。对于两年前的事故,当地有关部门给出了原因。

  这不,在三亚崖州古城城墙近日再次坍塌的新闻照片中,我们就能领略到一栋骑在古城墙上的两层楼房的驾驭功夫。而网友们也给这一栋“骑楼”冠以“中国最南端最牛建筑”的荣誉称号了。当然,这一栋“骑楼”绝非我们在崖州古城所见的那些具有南洋风格的骑楼。那些墙墙相隔但又墙墙相连的骑楼,在本土作家黄宏地的描述中,“仿佛是连体的相依为命的兄弟,哪一座崩溃了,整条街便会随之轰然倒下,像多米诺骨牌”,都是很有灵性...

  三亚国际旅游城建设中,官场上仍有一些“油子”们,而无论是哪一“油”,均不太作为,对鹿城的社会经济发展产生着危害;倘是“与时俱进”披上新伪装的,还会搬出这般那般的“雷语”,作出这样那样的“雷行”,让百姓心生怨言,如“招考门”、“密码门”事件等。而其背后则明显躲着一个“权”字。当初,崖州修建古城墙时,孔庙还是在古城之外的。清代,孔庙搬入了古城。

比照“梨花体”宗主赵丽华先生《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的文字,对于这段中国最南端古城墙,便可“梨花”为:一段城墙,另一段城墙,一串城墙/可能还有更多的城墙。而对于忙着怪老天爷下雨、先人工程太“豆腐渣”,却对古城墙上长出的一栋两层楼房视而不见的有关部门,则可以“梨花”为:一个理由,另一个理由,一堆理由/可能还有更多理由。当然,并不是赵先生所有的梨花体都可以用来比照此次坍塌。不是不贴切,而是过于直白。
用户名: 空为匿名
 
  • ·在发布信息时,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 ·管理人员有权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
  •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南海网“南海时评”栏目荣誉出品   监制:董三仁 策划/编辑:赵柯 设计:林斯吉 技术:邓咏玫 刘钦洲 张天宇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 李军律师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0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