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体育集体“跳水”折射了什么?

  文/章中林

  跳水比赛裁判中混入健美教师和司机等非专业人士,要金牌、安排金牌成为公开的秘密,年龄造假屡见不鲜……运动员在比赛中公然造假,省级体育比赛中为何乱象频出?(《人民日报》9月21日报道)

  讨要金牌,安排金牌,发双金牌,年龄造假,男子带假发参加女子比赛……当一个又一个的事实被无情地解开的时候,不知道你是怎样的感受,是震惊,还是错愕,恐怕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实让你无语吧。

  体育精神的内涵是更快、更高、更强;尊重失败;相互促进,共同提高;尊重生命等等。而竞技体育更包含着文明精神的内涵,体现着公正公平的原则。可是在云南的竞技体育却让人看到了体育的悲哀,诚信的丧失。

  一个省级运动会,经年来都是在混乱中生存着,没有规则,也没有法度,只有“三人成虎”的虚张声势,只有唯我独尊的颐指气使,面对着这一幕幕荒诞剧却能够一年又一年的表演下来,始终没有被人戳穿。如果不是“0分门”,恐怕这幕“皇帝的新装”还会表演下去。是他们做得多么严密吗?是他们表演得多么逼真吗?都不是,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人将这一切公之于众呢?

  我想这板子首先应该打在云南省体育局的屁股上。造假成风,金牌乱飞他们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坐在主席台上面不改色心不跳,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些“皇帝“的功底的老道。从他们对零分门事件中关于“专业人士以及参赛队成员为什么会出现在裁判队伍中?”的回应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态度。原来是“为了起到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作用”。我们不知道这样的监督是怎样的监督?将健美教练、司机拉上裁判席是监督什么呢?恐怕是他们把体育当儿戏——过家家吧。从零分的频出我们读出的是各市在互相拆台、挖墙脚,哪里还有什么公平,哪里还有什么公正?这难道就是云南体育局追求的体育内涵?或许只有让人心寒了。也许觉得不妥,云南省体育局进一步解释,“目前云南在很多项目上仍缺乏高级别裁判员,今后将加大裁判员培养力度”。又是问题出现之后的一句马后炮,知道没有裁判为什么在比赛时就不能外聘裁判,而等到将事情办成了一锅粥才想到要“亡羊补牢”了呢?这,云南省体育局还是在办体育事业吗?简直是尸位素餐。

  竞技体育运动通过公开的规则、平等的参与、自由的竞争和公正的裁判,创造的一种娱乐方式,它是现实社会中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缩影,是人类社会理想的生活图景。而云南的体育竞技中的乱象,也正是当今社会的价值观的偏离和地方保护主义结出的“恶之花”。为了提升当地的影响力和自己的政绩,地方政府深陷其中;为了奖金、职称、住房等待遇,个人也乐此不彼;他们完全置平等参与、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体育观念于不顾,一个个粉墨登场,把个省级运动会搞得乌烟瘴气。作为个人,个别的行为尚且可以理解,但是政府部门公然纷纷粉墨登场,弄虚作假,还把金牌的追逐当作政绩就让人不可理喻了。而这种公开的做法竟然还能大行其道,十几年了,连省政府都始终没有表明态度,我们不禁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得到了省政府的默认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再是悲哀了,给人的只有惊慌和恐惧了。

  当然,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国家体育总局也是一个不可绕过的主体。十多年中的乱象丛生,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国家体育总局岂会不知道?如果仅从云南省竞技体育的相对落后就任凭他们造假的话,那么国家体育总局的监管在哪里?他们每年都有相应的检查、巡视和指导等等的工作要做,省运动会期间更会派巡视组到场。这么多年的时间,难道他们都只是会高高在上,都只是会盛气凌人,自以为是吗?真的让人无法想象,这样一幕又一幕上演的冷幽默,他们是没有一点感觉,还是完全麻木了呢?对于国家体育总局的监督的缺位和管理的粗放,我想每一个人都会感到难以理解和质疑。

  看着云南体育集体“跳水”,而且一跳多年的现实,我想我们相关的部门是该反省一下自己,是该坚决整治,还云南的体育一片明朗晴空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魏燕

体育纵横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