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时政 
字号:

三沙特刊·历史:南海诸岛千年风云

时间:2012-07-25 09:45 来源: 南海网-海南日报 作者:高虹

  历史·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

  历史为证

  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神圣领土

  在烟波浩渺的南海

  散布着二百八十座以上的岛屿

  沙洲暗礁暗沙暗滩统称南海诸岛

  是我国人民最早发现这些岛屿礁滩

  世代以此为基地耕海牧渔

  并对南海诸岛进行开发和经营

  而我国历代政府也最早对这些岛屿礁滩实行管辖和行使主权

  一艘渔船拖着一串小船在西沙永兴岛出海作业。本报记者苏晓杰摄

  南海,夕阳下捕鱼归来的中国渔船。南海网记者张茂通讯员石磊摄    

  如同一颗颗熠熠生辉的珍珠,我国280多座岛屿礁滩散落

  在无垠的南海碧波之中。这些形成于亘古年代的岛屿礁滩,并非杳无人烟。当灿烂的文明之光开始照耀在黄河流域,当中原人士对南海和南海诸岛还视为“天末遐荒”之时,我国南海沿岸的渔民很早就乘风破浪,活跃在南海之上,他们在大海中捕捞,在小岛上栖息,在这里守护着祖祖辈辈用生命换来的蓝色国土。

  我国渔民最早穿越南海诸岛

  不同于渤海、黄海和东海,南海是一个出产喜暖性海洋生物的热带海洋,这些珍奇海产自古就成为朝廷的天南贡品。

  战国时期的古书《逸周书·王会解》中记载,商代国王汤叫大臣们制定“四方献令”,伊尹便建议,“正南……请令以珠玑、瑇瑁……为献。”这说明了一个事实,早在公元前18世纪,我国南海沿岸居民就已从事南海水产资源的开发。此后,《史记·货殖列传》《〈尔雅〉注》《吴录》等史书,皆有关于我国南方人民捕鱼为生的记载。

  远在秦汉时代,我国已经有了大规模的远洋航海通商和渔业生产活动,南海已成为当时重要的海上航路。从此,我国人民频繁航行于南海之上,穿越南海诸岛,最早发现了这些岛屿礁滩并予以命名,不断地谱写着南海和南海诸岛开发史的光辉篇章。

  公元226年,三国时的东吴孙权派朱应、康泰出访东南亚各国,船队航经南海到达扶南(今柬埔寨)等国。回国后,康泰根据经历所写成的《扶南传》,对南海诸岛的地理情况作了准确的记载,这是世界上最早科学描述珊瑚岛成因的文献。

  据考古发现,在西沙群岛的甘泉岛有一处唐宋遗址,出土一批唐宋瓷器、铁锅残片以及其他生产、生活用品。这无可辩驳地证明,至少从唐宋时期开始,我国渔民就已经在西沙群岛居住和生产,早已经是南海诸岛的主人。

  及至明清时代,我国渔民在各岛屿上留下了大量遗迹。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金银岛、珊瑚岛、东岛、北岛等岛礁相继出土一大批明代和清代的铜钱、瓷器及其他生活用品;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各主要岛屿上都发现我国渔民所建的古庙遗存;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一些岛礁上,还挖掘有多块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石碑,多为当时莅岛视察的政府或军队要员所立的纪念碑。

  “我国渔民以南海诸岛为根据地,辛勤创业,在岛上建有住宅和神庙,住宅是他们的栖身之所,神庙是他们的精神安慰。”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教授鞠继武,曾对南海诸岛地名、人文历史有过专门的研究。他在文章中写道,有些神庙还保存有佛像,如琛航岛上的娘娘庙中供奉着明代龙泉窑烧制的瓷观音像;北岛小庙供有木制的神主像。有些小庙还悬挂对联、横匾,如永兴岛孤魂庙的对联是“兄弟感应灵,孤魂得恩深”;和五岛上娘娘庙的对联则是“前向双帆孤魂庙,庙后一井兄弟安”,门额是“有求必应”。

  我国人民开发南海诸岛的历史,还可以从“南海天书”《更路簿》中得到有力证明。《更路簿》是我国沿海渔民世代传抄的航海经书,据考证,现存的手抄本《更路簿》产生于清康熙末年,可追溯至明代。它详细地记录了南海诸岛的岛礁名称、准确位置和航行针位(航向)、更数(距离),是最直接、最有力的历史见证。

  我国历代政府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

  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行政管辖和行使主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由于南海诸岛远离大陆、面积皆小、缺乏淡水,彼此又相距遥远,我国历代政府对南海诸岛实施的行政管理不同于各

地,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采取不同的方式,隶属也代有变化。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分全国为四十二郡,其中岭南边郡是南海、桂林和象郡。《史记》记载,秦“置南海郡,治所番禺。”南海三郡皆濒临南海北部和西部海域,东沙、西沙群岛就分别分布于这两个海域。

  至汉代,南海诸岛正式划入中国版图。公元前111年,西汉武帝平定南粤之乱,以其地置儋耳、珠崖、南海、苍梧、玉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等9个郡,其中儋耳、珠崖二郡在海南岛上,并建立了水师,这标志着中央政权对海南岛及南海诸岛直接统治的开始。据1973年出土于长沙马王堆汉墓的文物资料,南海海域第一次出现在汉代我国地形图上,说明汉朝已把南海及其诸岛正式划入中国版图。

  魏晋南北朝时期,各个政权都十分重视东南沿海的开发,南海丝绸之路显得更加兴旺。谢灵运的《武帝诔》中,就有“舟师涨海”(即水军航行巡视南海)和宋武帝率水军在南海诸岛海域作战的记载。

  隋唐时代,南海诸岛归属振州。至唐初,海南岛环岛已建置有北部的崖州、西部的儋州、南部的振州(今三亚市)。《旧唐书地理志》记载,振州疆域“西南至大海千里”。也就是说,振州包括西沙群岛在内,这是关于振州管辖海南岛南部海域的记载。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由僧一行等人主持的子午线测量,南至范围达南海及南海诸岛,并曾在南海上观测有关星座进行测理。今天看来,这是中央政府在行使主权之举。

  北宋,对南海及南海诸岛已行使管辖权。据《舆地纪胜》及《琼州府志》、《崖州志》等史籍,宋代西沙、中沙、南沙三大群岛属琼州府辖区,当时南海称“琼洋”、“大州洋”。当时,朝廷设置了巡海水师营垒,首命水师出巡至“九乳螺洲”(即今西沙群岛),这是我海军最早的巡海活动。

  元代对外实行的开放政策,带来了南海航线上风帆浪舸的繁荣景象。当时,与广州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和地区达140多个,占元代全国外贸涉及国家和地区的六成以上。海南岛也由于贸易发展,刺激了经济作物生产,踏上了认真开发的轨道。《元史》记载,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派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到南海测量“南逾朱崖”,“测得南海北极出地一十五度”。虽然今人对“南海”测点到底在何处仍有争议,但不管是哪一具体地点,都能说明元代我国在南海实施行政管辖这一历史事实。

  到明代时,海南的地方志已记载了南海。明初,海南设立统一的地方行政管理机构——琼州府,隶属广东,恢复崖州、儋州、万州。将南海诸岛划归琼州府领属的万州管辖,并明确区分为“南澳气”、“七洲洋”、“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等四大岛群(即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唐胄正德《琼台志》(1521)年“疆域”条记:琼州府有“千里长沙”、“万里石塘”,进一步说明南海诸岛是我国领土的组成部分。此后,我国同海外交往日益频繁,南海时有海盗出没,朝廷便派遣海军进行护航,并加强巡海,西沙群岛即在海防范围之内。

  到了清朝中、后期,日本及西方列强由个别入侵我国到联合大举入侵,南海诸岛首当其冲。尽管当时的清政府日益衰败,仍然引起警觉并采取多种措施捍卫领土,开发经营南海及其诸岛。

  民国时期,1911年辛亥革命后,广东省政府宣布把西沙群岛划归海南崖县(今三亚市)管辖。1921年,南方军政府又重申了这一政令。

  捍卫蓝色国土之战可歌可泣

  南海诸岛自古是我国领土,这已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可由于南海战略地位重要及资源丰富,各国列强纷纷觊觎染指。十八世纪以来,各国列强未经中国政府批准,擅自派出船舰进入南海进行所谓“调查”,其中法国和日本更是一再侵犯南沙群岛。

  1931年12月4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件的两个多月后,当时的法国政府向中国驻巴黎使馆提出照会,声称“安南帝国”对西沙群岛拥有“先有权”,遭到中国政府的严辞驳斥。

  1933年4月,法国在越南的水上测量船观测仪号、炮舰警报号、海洋测量舰德拉内桑号组成“远征队”,侵入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岛、安波沙洲、太平岛、南钥岛、中业岛等9座岛洲。在中业岛,他们明明见到4名海南渔民,却还强行树国旗、埋占领碑。事后,法国殖民者还将南沙群岛划归巴地省管辖,这就是法国占领南沙九小岛事件。香港《华夏纪实》杂志主编王业隆根据当时地方官向广东省政府呈报的内容,在《海南渔民是南沙群岛的真正主人》一文中记录下这段历史。

  法国殖民者对南沙的侵犯,遭到住在南沙各岛礁上的海南渔民的反抗。据文昌、琼海渔民当时回忆,在南威岛,文昌渔民符鸿克撕毁了法国国旗;在中业岛,文昌渔民王安荣挖出法国人埋藏的物品,郑兰锭撕烂法国国旗;在南子岛,文昌渔民符国和、石玉礁、林青等人扯下法国国旗,并砍断旗杆。法国殖民者恼羞成怒,竟以舰只撞渔船。渔民也不示弱,以土炮还击,竟将洋舰打伤。法国政府向中国提出抗议,当时中国舆论哗然,群情激愤。广东省政府向法国提出严重抗议,其代表讨不到便宜,只好匆匆离去。

  至于日本侵略者,比法国殖民者更加贪婪。“日本人掠夺我国南海诸岛物产,先是以台湾为基地,然后扩及南沙群岛。”鞠继武教授说,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军队成为黄海、东海至南海“海上霸主”,其觊觎目光锁定了全部南海诸岛。

  早在1907年,日本商人就以武力侵占东沙群岛,被清政府斥退。1918年,日本退伍军人海军中佐小仓印之助独自闯到南沙,寻找“无人岛”,他先是登上南子岛,见到3名中国渔民在此居住。他不甘心,又去太平岛、南威岛、中业岛、南钥岛,情况大致一样,这才死了心。

  1921年至1929年,日本拉萨磷矿公司未经中国政府许可,擅自到太平岛和双子岛偷采鸟粪。1939年,日本军舰胜力号侵入南沙,在太平岛立碑,碑文为“大帝日本昭和十一年(1936年)水路部台湾高雄,不许支那渔民登陆。”1939年,日本擅自将南沙群岛编入台湾总督管辖,并改名“新南群岛”,随后,整个南海诸岛均被日本占领。其中,太平岛成为日军的潜艇基地,日本人在岛上立碑修路,建码头,二战期间曾遭盟军飞机轰炸。

  二战结束后,根据1943年中英美三国的《开罗宣言》和1945年7月《波茨坦公告》的精神,1946年中国政府指派高级专员,前往西沙、南沙群岛进行接收。据当时的接收专员郑资约之子郑仿健回忆,1946年10月23日,部分中央内政部接收人员搭坐太平舰从南京出航,次日在黄浦江口与郑资约搭坐的中业舰及中建、永兴三舰会合。四舰在11月初齐集三亚榆林港,因海面风狂浪大,四舰停泊榆林港达三四星期之久。11月23日,中建、永兴两舰先行出发航往西沙群岛;12月9日,中业、太平两舰出港,驶往南沙群岛。12日清晨,南沙舰队驶进太平岛外海,先是派两组武装士兵乘登陆小艇上岛搜索,未发现外国驻军后,中业舰遂驶近太平岛。当时,在太平岛上举行接收仪式,重竖主权碑,并在岛上驻军和设立渔民服务站。广东省政府属下的水泥石技术人员,在岛上完成了两座水泥石碑,其中一座大型石碑立于岛的西端,碑刻“太平岛”三字。

  至此,南沙、东沙、中沙、西沙群岛及整个南海水域,全部重回母亲怀抱。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政府继续对西南中沙群岛及其海域行使主权。

  历史永远超越了我们今天的想象和了解,只留下一个回望的背影。但是,铁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中国人民是南海诸岛的真正主人,南海诸岛的主权自古就属于中国。这个事实,过去没有改变,今天不会改变,将来也永远不会改变。文\本报记者高虹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0898-66669110
责任编辑: 霍筱薇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2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