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1日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独家报道 
字号:

绽放在经纬线上的一团火:记海南基层党员火才三

来源: 南海网 作者:董三仁 黄丹 李庆芳 秦彦 时间:2012-12-25 22:32:18   

  编者按:紧密联系海南的实际,以实实在在的工作成绩贯彻好十八大精神,实现绿色崛起的海南梦,是海南全省的首要工作。当我们真正走入基层一线,不再是只用宏大叙事的粗线条观照身边的人与事,就会发现,海南梦的实现,最终离不开人海中那些勤勉的身影,美丽的脸庞,坚韧的心灵,奉献的精神,离不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努力。从这些平凡却真诚的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幸福、梦想、希望和力量。

  南海网将继续深入开展“走转改”,进行“美丽中国的海南脸谱”大型主题系列采访,发现真的力量、善的良知、美的追慕,让正能量在平凡生活的烟火味道、泥土芳香中弥合分歧,凝聚共识,并肩前行。今天推出系列报道的第一篇《绽放在经纬线上的一团火:记海南基层党员火才三》,带您去认识一位认真做事的人的所行和所思。敬请关注,并欢迎网友继续向南海网推荐身边幸福的、感召我们前行的人和事,提供报道线索。

  绽放在经纬线上的一团火:记海南基层党员火才三

  第一次见到火才三在10月。中午毒阳的芒线,像天上浇下的一簇簇钢花。他从西北来海南将近20年了,虽然一直从事野外(户外)测绘,但还是不太习惯热带气候。他调试测绘仪时,一颗接一颗的汗珠子跌下来,在白石上溅起刺溜一阵烟。

  “今天我们用的海南地图,其中各市县的准确界限,是火队长用了5年时间,翻山涉河一步一步走了3遍,最终才测量成图的。”测绘员张梁坦言自己就是受到测绘人精神的感召,才到海南工作的。所以他喜欢用举例子的方法,介绍这支队伍的带头人——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海南省测绘院)二中队队长火才三。

  测绘干的就是影子工作,是元工作

  北纬18°16' 49.445" ,东经109°33' 55.595"。海南省三亚市吉阳镇新村村委会村口。放眼望去,平整土地的拖拉机正在田野里奔驰。村民拎着塑料桶,一绺绺往地里撒消毒石灰粉。这都是用于种冬季瓜菜的田地,铁丝拴成的藤架不足一人高,火才三作业时不得不猫着身子一路小跑。搭在肩上的米色毛巾被汗水浸透,跑动时风一吹,发出湿漉漉的吧嗒声。

  10月21日是星期天。火才三的测绘队手里的三亚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承包土地宗地勘确界线工作,正好推进到了吉阳镇新村。一阵忙活后,又得向疑惑的村民作解释。

  再次见到火才三是12月,他回海口汇报工作,顺便看孩子。胡渣子爬满了下巴和两腮,一笑,脸上的纹路就活动了起来。谈到测绘本行,火才三说,他这一辈子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一遍一遍给别人解释,测绘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

  “很多地方的村民不了解我们的工作,以为我们是来重新划分田地,情绪很抵触,甚至动刀的都有。”火才三坐在灌溉渠边上,帮村民把滚落下来的土块扔回田里。“农村的很多矛盾、争议,都是因土地权属的模糊引起的。测量恰好是为了帮助准确地划界,把过去口头上、纸面上的模糊地界落实到精确的测量纸上,为确权提供依据。一旦确权之后,甚至几代人都不会发生争议。村民的土地上,哪怕一道坎、一棵树的权属都非常明白,是这一户的就是这一户的。这不是保护了村民的利益么?这么说,他们往往也听得进去,配合工作。”

  外界的印象是,搞测绘的就是抱着仪器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干什么用。其实测绘离人们的生活一点也不远,只是平常看不见,不察觉。比如大到三峡工程,小到一家一户修房起屋,都要有施工图纸。而图纸就是根据实地的测量数据绘制的。这个数据是最底层的数据,其它一切数据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得出的。

  “测绘干的就是影子工作,是元工作。所以这对数据精确性的要求非常高。图纸上的每一个标注,测绘员都必须要走到、看到、测到,否则别人引用时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上海就曾发生过使用过时图纸钻井施工,导致江水灌入地铁的事故。”火才三曾在上海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但都比不上在西北大漠和热带海南的工作时间长。他回忆说1984年考入郑州测绘学校时,就看上了“航空摄影测量”这个专业,以为是学航拍,没想到“除了爬山还是爬山”。“但人不可能再一次选择,是不?选择了就得全力以赴。”

  在常年的风餐露宿中,火才三的“影子工作”一干就是25年。

  海南地处热带,即便到了10月依然毒阳似火。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二中队队长火才三常年盯着高温在野外作业。(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火才三在三亚市吉阳镇进行农村承包土地勘界测绘。(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在腾格里大漠,在热带雨林

  “涉及到数据的工作,本身就容不得疏忽。尤其是刚参加工作那时,在地形多变的流沙戈壁,一旦疏忽,则往往会直接导致人员的失踪、伤亡。”1987年毕业后的6年,火才三被分配到甘肃省测绘局工作。大量的时间都在容易出安全问题的腾格里沙漠里跋涉,自然条件的恶劣、对人生命的威胁,反而促成了火才三在做事、工作中一丝不苟的严谨。他在测绘界,也逐渐小有名气。

  海南建省初期,百业待举。1993年3月,火才三被被借调海南省测绘局“试一试”,干的第一件事,是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的界线调查。因地界不清,兴隆农场与万宁市礼纪镇莲花乡等几个交界乡镇之间冲突械斗的事件,时有发生,甚至酿成过打死人的悲剧。

  “要求不高,难度就在于与农民沟通好。”火才三说,恰好自己农民出身,很懂得农民的思维方式,“我站在农民的立场上,讲解国家的政策,消除他们的疑虑。立场对了,工作就顺了。”一年之后,勘界工作顺利完成,当地再也没有发生冲突。

  海南省测绘局的用人条件至少得是大学生,但领导对火才三的能力看在眼里,硬是想办法把这个中专生要了过来。时任人事处处长的许红,说服了很多相关部门:“海南要的就是真正能干事的人!”

  来到海南,火才三接手的事,是市县(区)行政界线勘定。从1996年到2000年这5年间,火才三既是测绘员,又是“矛盾调解员”和“政策宣传员”。在阻力最大的定安和屯昌勘界工作中,曾发生农民把菜刀架到民政干部脖子上的事情,火才三勇夺菜刀的典故就发生在那时。在同事眼里,“哪里出了问题都喜欢找他,他姓火,很热心,实际上也是个救火队长。”这五年的风餐露宿,克服难以想象的艰苦、孤独,换来了海南省市县勘界的基本完成,勘定界线共43条,长2885公里,绘制了有法律意义的行政界线详图。从走访定桩,到埋桩,再到测桩这三个阶段工作,火才三和搭档陈诗文、陈卫东“测绘三人组”,一直坚持走到、看到、测到的“三到”原则。翻越五指山、鹦歌岭、吊罗山,趟过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每个人徒步跋涉8600多公里。

  “火队长身上一种火的热情,所以爆发出一种狼的精神,不怕困难,迎难而上。他就像一只头狼,带领团队攻坚克难!”火才三的助手、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测绘员张梁这样评价他。

  勘界成果最终得到了国务院的高度认可。火才三也因工作突出,由海南省人劳厅和省民政厅授予三等功。包括测绘界最高奖——全国测绘系统先进工作者在内获奖证书,放了满满的两纸箱。但是,这个三等功是火才三最珍视、最倾注感情的一个奖。

  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二中队队长火才三在野外作业。(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火才三率领测绘队在野外作业。(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黄浦江畔重新当个“小学生”

  2001年除夕将近,火才三弟弟、弟媳和侄子一家三口从甘肃老家来到海口“团年”。兄弟俩分别多年,非常珍惜这一次过个团圆年的机会。但紧急任务又来了,上海杨浦区1:1000地形图测绘须马上展开。

  火才三万分内疚,给弟弟一家人报了海南游的旅游团,除夕夜里还加班清点市县勘界的收尾事宜。“大过年的,谁愿意去外地干活啊?不如自己担了吧!”火才三大年初一扛着仪器就去了上海“试一试”。

  “老火这个人干工作,就试不得,一试就准成。”海南省测绘院院长胡兴树对火才三“啃硬骨头”的能力赞赏有加。半个月下来,火才三出色完成任务,也改变了他的工作地点。他被派往上海开拓业务。

  真正对火才三构成挑战的,是2004年“上海地铁调坡测量”项目——地铁隧道施工中可能产生的偏差,要通过精确测量的办法,将铁路中心线调整到隧道最理想的位置。这对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专业领域,难度大、要求高、作业环境复杂。火才三就一遍一遍去请教铁道部第三勘察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包括各种曲线的算法、实践经验,回来又自己一个劲的钻研揣摩。

  “一个是认真,一个是吃苦,有了这两样,就没什么事干不成。遇到了问题就多学习,多问人。”火才三回忆重新当回“小学生”的日子说,“有的时候急得哭,但哭没有用,得想办法找有用的人。我不但问专家,那些比我小的,比我资历浅的,只要我不懂而他懂的,我都会问。”

  任务完成了,火才三也成了个铁路测绘专家,还给中铁一局、四局、十四局的测绘员上过课。他熟悉这门“手艺”的程度,可以做到不到现场,让现场勘察员打电话描述遇到的问题,就可以判断症结和给出解决办法。

  同事也深有感触:“上海的节奏快,质量要求高,时间期限短,资料说什么时候给就必须什么时候给。所以,在那里工作,特别煎熬人,也特别锻炼人。”

  野外测绘所获取的数据,最终要导入电脑,作为绘图依据。(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火才三(右)和中队测绘员也是工作搭档的张梁(左),在测绘工作中。(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孤独是一杯如影随形的酒,要豪迈地喝下去

  火才三的话特别多,他坦言“这都是憋坏的”。常年没人说话有两种结果,一种人是再也不喜欢说话,一种人是话特别多,逢人就想唠叨两句。

  穿行在热带雨林的火才三,常年见不到几个人。“野外测量最难受的,就是孤独。其实在海南还好,只是看不到人,在沙漠里才真是惨,看到一棵树都想哭。”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火才三在腾格里沙漠执行1:10000地形图像控点测量和像片调绘任务。放眼望去,除了黄沙连一棵草都没有,所以看见一个石头都觉得亲切,抱着说一会话。

  记者问:“在海南作业看起来还算幸福?”同事马上揭短:“他什么事情都好对付,就一样,特别害怕山蚂蝗和蛇。”深山荒无人烟,BP机没有信号,一旦进山就处于失联的状态。雨林中的测绘员身上的衣服就没怎么干过,山蚂蝗和各种蛇偏偏有非常多。除了背着一二十斤的仪器、一把开路的砍刀和一口煮饭的饭锅,其余就是大米和盐巴,那时也买不到榨菜。改善生活的时候,就摘点蕨菜、小木耳来吃。“所以风湿啊,高血压啊,肠胃病啊之类的职业病,在我们这个群体里比较常见。”

  火才三很喜欢天晴的夜晚,可以仰望夜空的星星,听着鸟鸣虫啾,想一些来来往往的事。“孤独是一杯如影随形的酒,要豪迈地喝下去。”这一句有点诗意的话,就是他露宿深山,望着远空时想到的壮胆话。船在海上,人在山中。榕须细长,微风轻拂。

  他有一套战胜孤独的办法。在干冷的漫漫沙漠里,就脱光了衣服沙浴。在湿热的茫茫雨林中,就养成了喝酒、唱歌的习惯。“但我实在没什么唱歌的天赋,到现在为止也唱不会几首,最熟悉的是那一首《妈妈的吻》。”

  测绘工作讲究走到、看到、测到的“三到”原则。为此,火才三经常会穿越海南的热带雨林,为了擦汗,肩头需常备一条毛巾。(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火才三进山作业。(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走过千山万水,回头山重水复

  火才三话虽多,但不太愿意谈自己的家庭。要不是这一首《妈妈的吻》,他还是不想谈到父母辈的祈望。

  1965年10月,火才三出生在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七山乡左行沟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他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火才三说:“那时候的人家,很少有人吃得饱的。父母要挣工分,也顾不上我们,什么都得自己做。我这个当哥的,更应该吃苦耐劳。”

  父亲、叔伯辈的七个孩子,起名时除了“三”字是辈分,名字一溜排开是“文武才能长城胜”,父辈的期望不言而喻。火才三的“才”字排行第三,他自嘲到:“这个名字好啊,才三嘛,不会霸气侧漏,呵呵。”

  火才三8岁才开始上学。课桌凳子都是自己动手做的——泥土和上稻草做成泥板,再晾干、拼装一下就成桌子凳子。老师用的“粉笔”自制的,用石灰卷成棒,烧硬使用。父母对火才三的要求很严格,不希望他今后也一辈子只能务农。大雪天也得上学,放羊的时候必须带上借来的高年级教科书去看。

  “我什么苦都吃过,不怕吃苦。山沟出来的人比较憨厚,容易理解别人的想法。想尽办法把工作做好,其实也是对父辈们的一种回报。”但尽管如此,火才三坦言在亲情上,还是亏欠太多。

  感到亏欠的,是对不起母亲。1997年,一生严重操劳的母亲腰椎增生,有瘫痪的危险。住院治疗期间,恰好是海南市县勘界工作最紧张的时间。作为主力测量员,火才三无法离开。这就是为什么火才三每次唱《妈妈的吻》,都热泪盈眶的原因。

  感到亏欠的,是对不起岳父。测绘工作艰苦不说,工作地点一年到头也没个准,讨个媳妇就非常难。所以歌谣中唱到:“嫁人不嫁测绘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火才三相亲过几十次,但每次的结果都是,出任务一趟从山里钻出来一看,上次相亲的姑娘刚嫁了人。直到碰到现在的妻子,两人最终能走到一起,除了双方的坚持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岳父的支持。但1998年7月,岳父病故时,同样是处于市县勘界期间,火才三正在吊罗山作业,BP机无信号。一星期后他走出山里,才知道岳父的遗体都已经下葬。

  感到亏欠的,是对不起妻儿。从妻子为了火才三,而放弃在海南省测绘局的工作,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的那一天起,火才三就知道,这辈子的情再也还不清。孩子的生活、教育,基本上都是妻子在照管。孩子对这个家庭印象最深的只有一个,就是总在搬家。单单在上海,就搬了6次家。直到现在,海口的家中连一个碗也没有。

  谈到这些,火才三说得断断续续。在工作上,他走过了万水千山,但在亲情上,回头已是山重水复。

  他还是更喜欢聊工作。“海南越发展,就越需要精细的数据支持。这对我们测绘行业是一个机遇,也是挑战。”2012年2月,他从上海调回海南,担任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二中队队长,“做好了分内工作,哪怕是‘影子工作’,我们就是建设者的一份子,就问心无愧。而且我相信,只要眼光放长远一点,认真做事的人不吃亏。”

  南海网12月25日消息 南海网记者董三仁、黄丹、李庆芳、秦彦

  谈及对亲人的亏欠,铮铮汉子火才三也潸然流泪。(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火才三伫立海边。在工作上,他走过了万水千山,但在亲情上,回头已是山重水复。(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短评:时代需要这样的一团“火”

  测绘行业少为人知,但只要见过火才三的人,都说这个人做事认真,内心有热忱,有一团火。但为什么他可以是一个认真的人?为什么他最在意的荣誉是市县勘界得来的一个三等功?这是记者在采访时反复思考的问题。

  当今,认真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一个经受过苦难的意志磨练和严肃的价值濡染的人,就可以是一个认真的人。因而,火才三在两箱子荣誉证书当中,最在意的只是一个三等功,恰好说明一个认真的人,不但有工作上的意志坚持,还有生活中的情感倾注。有筋骨、有血肉、没有大道理的认真,就是火才三式的认真。

  面对选择,火才三的应答是,“人不可能再一次选择,选择了就得全力以赴。”对面困难,火才三的应答是,“一个是认真,一个是吃苦,有了这两样,就没什么事干不成。”面对孤独,火才三的应答是,“孤独是一杯如影随形的酒,要豪迈地喝下去。”面对工作方法,火才三的应答是,“立场对了,工作就顺了。”面对得失,火才三的应答是,“只要眼光放长远一点,认真做事的人不吃亏。”这就是一个认真的人,他所持有的朴素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认真的人是可爱的,耐得住寂寞的人是可敬的。这时,我们应当知晓: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业绩,是一个知易行难的道理,但也绝不是学不来、做不到的。

  没有一大批在基层这样甘于奉献、把事当事干的人,十八大描绘的现代中国梦,也就不可能实现。一大批有火一样热情的人,用他们的汗水、真情,才能拼成一张美丽中国的幸福脸谱。

   火才三在工作中总是一丝不苟。仪器调试、精确数据的获取,总希望一步到位。(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在传帮带的带队伍过程中,火才三希望把工作中认真的劲头,带成一个中队的扎实作风。(南海网记者秦彦摄)

   关于 新闻
责任编辑: 汪洪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