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 影视 
字号:

《万箭穿心》:汉正街女扁担的故事

时间:2013-01-05 15:09 来源: 外滩画报 作者:王华震

  剧照

  《万箭穿心》剧照

  颜丙燕担任主角

  文/王华震

  武汉作家方方的原著小说《万箭穿心》曾在2009年获得《小说月报》百花奖的优秀中篇小说奖,“准制片人”谢飞将它搬上银幕。汉正街出身的女主人公李宝莉热辣、市侩,会为自己的一块肉不惜动粗,也会为自己的朋友两肋插刀,有明确的目标,虽然这个目标并不远大,心底的良善时时冒出来,却又被生活时时打回去。

  按照“准制片人”谢飞的说法,《万箭穿心》票房大约没有超过500万。谢飞在此片中挂的头衔是监制,但是他的工作却是一个十足的制片:买小说版权、找导演、拉投资、控制成本、找买家——很少有见到年纪这么大的制片,“他图个什么呢!”导演王竞感慨道。在王竞看来,轻轻松松做导演,只管艺术创作,把诸般琐事抛给制片人,这才是老导演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谢飞到了这把年纪,偏偏要试着做一回制片。

  武汉作家方方的原著小说《万箭穿心》曾在2009年获得《小说月报》百花奖的优秀中篇小说奖,是谢飞首先发现了这部小说,并萌发了改编成电影的念头。谢飞常年保持着阅读文学作品的习惯,也许这是“第四代”电影导演的一个共同特点——吴贻弓、吴天明、杨延晋以及谢飞的代表作品均改编自文学作品。从更宽广的维度来说,强调“文学性”其实一直是“第五代”之前中国电影的主流态度。然而“第六代”之后的中国电影界,对于文学的依赖逐渐剥离。第六代导演大多拥有自编自导的能力,从积极的一面来说,也许这有助于导演从电影语言方面更好地把握自己的作品,但是它的消极意义在于,电影作品的视域逐渐狭窄,电影取材逐渐贫血。谢飞在谈到这一现象的时候说道:“我们应该看小说,重视影片的文学价值,不要光想着镜头语言和调度。忙来忙去搞拍摄工作,太浮于生活的表面。”

  《万箭穿心》的整个拍摄计划,正是带着谢飞这一思考的。同时他也自觉地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来看待自己做的这件事情:“我认为中国电影100年来最优秀的传统是现实主义,是批判现实主义。而且很多作品是跟文学结合,站在文学的肩膀上达到的。我们现在为什么要抛弃这个传统?”显然他已经把自己的工作定位于延续中国电影现实主义传统的高度。这也许可以解释王竞导演的喟叹:“他图个什么呢!”

  汉正街上的李宝莉

  小说和电影的主人公李宝莉也许在汉口的汉正街上随处可见。老汉口的烟火气,喝着热腾腾的莲藕排骨,吃一碗热干面,就能扫尽一天的疲累,一声“扁担”(当地对搬运工的俗称)又恢复到生龙活虎的劲头。

  汉正街是整个华中地区的小商品集散地,密集、嘈杂却充满着人的热力。走过几条街就是汉口老租界,英俄德法日的租界在长江边上一字排开,老建筑经历了岁月的磨砺,有破败的风情。这里和上海的外滩不一样,洋人已经回到了上海,却回不去汉口。小说和电影里的汉口已经彻底抖落了一身金屑,新中国成立后暗灰色的建筑占了上风,露出斑驳的筋骨,人只是在其中蝇营狗苟。

  李宝莉有着城里人的小小优越感,她下岗、没文化、家境平平,可再怎么说,她也是汉正街上有姿色的李宝莉;马学武呢,国企职工、理工科知识分子,但他来自“乡下”,家徒四壁,他不属于汉正街。也许悲剧正起源于这样的结合,最初因自尊而显露的小小可爱被婚姻异化为蛮横,最初因怜爱而做出的忍让渐渐成了惧内和懦弱。很多人不明白这么不同的两个人最初怎么会走到一起,他们觉得这是影片最“不现实”的地方。但我觉得这应该就是现实,少年情窦,一个热烈、一个斯文,肯定是李宝莉追的马学武。年少时种的因,得了现在的果。其实影片开场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果”,虽然情节也有发展,人物也有变化,但是李宝莉的性格始终没变,她的性格不是因,是影片没有拍出来的几十年的“果”。

  汉正街塑造了李宝莉。武汉人方方知道这种女人,同是武汉人的女编剧吴楠也知道她们:热辣、市侩,会为自己的一块肉不惜动粗,也会为自己的朋友两肋插刀;她们有明确的目标,虽然这个目标并不远大;她们心底的良善时时冒出来,却又被生活时时打回去。

  吴楠接手这个任务的时候,小说已经被其他编剧改过。“但我一直不是很满意。”谢飞说。“80后”吴楠也许是目前最值得瞩目的年轻电影编剧之一,王竞之前广受好评的电影《一年到头》就出自她手。这个“80后”武汉女孩和“50后”武汉作家方方共同塑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汉正街李宝莉。

  李宝莉和马学武搬了新家,但是搬家之后一系列打击接踵而至。先是马学武因无法忍受她的蛮横提出离婚;李宝莉在窥得丈夫偷情之后,一怒之下报了警;这让马学武丢了工作,万念俱灰的马学武跳江了断。原本以卖袜维生的李宝莉不得不干起“扁担”的活计,然而考上大学的儿子却因父亲之死翻脸要断绝母子关系。勤奋、泼辣而善良的李宝莉最终众叛亲离。她的朋友劝她搬家,说她的房子风水不好,楼下路多,叫“万箭穿心”,但李宝莉不信邪,以她的性格,她要斗下去。然而正是她的性格促成了悲剧,她至终未悟。不悟,正是此片难能可贵的地方。

  “她的改编非常好,把人物发展凝缩成一部电影,却没有失掉内核。有些改动甚至让人眼前一亮。”谢飞对吴楠的剧本夸赞道。小说中的李宝莉更加悲惨,有卖血养儿的情节,但是这样的情节在电影中就会有刻意的凄惨,吴楠果断地删去了小说中类似的情节,让整个故事更加现实可信。方方在看影片之前完全不抱希望,但是看完之后她说:“我没想到这个片子无可挑剔。改动的各个方面都非常好。”

  这个剧本对演员的影响比小说更大。李宝莉的扮演者颜丙燕坦承自己未看过小说,只看剧本。

  “一般我可能会在拍摄完之后才回去看原著,有点故意不想受小说干扰的心理。可能有的演员会说:‘我需要原著的心理依据,那个东西对我有帮助。’对我来说,那个东西可能会干扰我,会让我减掉一些东西,我就不会去看。”颜丙燕说。

  摄影师转型的导演

  影片导演王竞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主任。北电的老师业余时间拍拍片子似乎是一个传统,从年长的谢飞到第五代田壮壮,从中青代的章明、王竞再到青年一代的刘伽茵,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而从摄影师到导演的跨越,似乎更具中国特色,“国外很少有摄影师转型做导演的,但是这种现象中国特别多,吕乐、张艺谋、顾长卫,一大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王竞笑着说。

  在拍摄《万箭穿心》之前,他已经执导过六七部电影,其中《一年到头》和《我是植物人》都以直面现实的内容在当年引起了不小热议。

  前者讲述了春运中几个小人物的故事,后者则以当年药监局长郑筱萸被捕的新闻,揭露了医药行业的内幕。正是王竞一直坚持的现实主义,获得了谢飞的青睐。今年12月初举行的南昌大学学苑影展中,《万箭穿心》被影展艺术总监焦雄屏选为开幕影片,记者在南昌采访了谢飞和王竞。

  在采访中,王竞谈到了这部影片。《万箭穿心》摄影师刘又年之前也在摄影系念书,在王竞拍摄《我是植物人》的时候,由于预算有限,请不起职业摄影师,于是就从摄影系学生中挑选了刘又年掌镜。想不到刘又年的摄影风格很为影片加分,他们的合作关系就此固定下来。

  此次《万箭穿心》的摄影风格与刘又年之前的影片有很大出入,《我是植物人》中很多刻意雕琢的镜头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实朴素的镜头语言,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摄影师的存在。

  这样的摄影风格也是他们事先讨论后决定的,“对这样一个特别真实的人物,镜头不可能花哨起来。”王竞说。

  虽然《万箭穿心》公映时获得了很多好评,但是王竞对自己的片子是“不忍看”,“每看一次都觉得有好多地方需要改进”,尤其是一些关键戏的处理,“后来觉得还有很多要加的东西。”他说。谢飞对这部影片的批评就显得委婉一些,他总体上肯定了这部作品,但是“它稍稍有些局限于个人,没有很好地反映出影片所涉及时代的风貌变迁。”但是影片预算有限,在场景上能有现在的成就已是不易。

  谢飞对《万箭穿心》的票房期待值其实就只有几百万,加上卖给电影频道200万,海外版权几百万,收回影片成本是没有问题的。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扶持类似于王竞这样的导演身上,下一部由他担任艺术总监的影片是《向阳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把中国电影现实主义的血脉延续下去”。

  声明: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责任编辑: 骆小悦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