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9日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法治聚焦 
字号: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时间:2013-06-09 09:48 来源: 新华地方 作者:

深圳广电集团:揭秘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没稳定工作 生活贫苦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7日福建厦门发生一起brt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陈水总。而厦门brt爆炸案嫌犯陈水总也在爆炸案中身亡。警方来到陈水总家中调查,据邻居介绍,陈水总家中最近身体不好。

京华时报:老城小巷里的陈水总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警犬在陈水总的住处勘查。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从昨晨开始,多名警察就进出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24号,两条警犬也被抽调来参与勘察。这里正是厦门公交大火案嫌犯陈水总的家。邻居谈起陈水总,有人说他忠厚老实,有人说他脾气暴躁。昨天下午,陈水总的二哥陈龙士(音)向记者证实,陈水总确曾因低保被停等问题多次上访。

小巷里的陈家老三

陈水总家位于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24号,典型的厦门老城区,附近一带房子密集,因小吃街、服装街而闻名。尽管临街的店铺鳞次栉比,但陈家的二层简易楼却坐落在一条长十几米的黑暗走廊深处。

昨天,嫌犯陈水总的姓名被公开,原本平静的小巷里掀起了一波涟漪。邻居们看过网上公布的嫌疑人的照片,纷纷说起自己印象中的陈家老三。

据邻居们介绍,陈家共有5个兄弟、2个姐妹。陈家这几间房子是陈水总母亲的娘家留下的,临街房子归属陈水总的舅舅,陈水总几兄弟住在里面。在一些邻居的印象中,陈水总不喜欢说话,“看起来挺厚道,见了几十年的老街坊也很少打招呼”。

陈水总没有固定的工作,邻居曾经看到他的妻子清理马路栏杆。在局口街附近的老城区,大多数本地人选择出租临街房屋赚钱,自己搬到更舒适的居住环境里。陈水总没有临街房屋,夫妻俩还要养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这让他的生活在周围邻居之中显得颇为窘迫。

陈水总家里有台电脑,女儿经常用来上网,陈水总为此没少呵斥女儿,但他自己也喜欢上网。据后院与其一墙之隔的老邻居回忆,有段时间,陈水总喜欢发脾气,说邻居吵到了他,“为这个一天之内连续报9次警。”此后,陈家老三与邻居的关系僵化,他在两家之间放了一块木板,从此再不从后门出入。

陈水总与兄弟姐妹的关系亦不是一团和气。二哥陈龙士(音)说,弟弟人不错,但有时会突然大发脾气,这让人很难接受。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民警正在犯罪嫌疑人陈水总的住处勘查。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因低保被停曾上访

关于陈水总的消息逐渐浮出水面,有说法称,陈水总曾常年上访,因迫于生活压力,才选择走上了极端的道路。

昨天上午,以“陈水总”命名的腾讯微博迅速被网友关注。在这里,他曾自述办社保遇阻,被踢皮球的经历。

今年6月6日,他在1小时26分钟的时间里写下11条微博,这也是他发布微博的总数。第一条的时间是18点52分,最后一条是20点18分。陈水总在微博中陈述:他想办理社保,因为年龄填错,一直办不了,而当地公安和政府部门则互相踢皮球。

发微博的6月6日这天,思明区分局户政处董科长曾对他作出答复。

昨晚,疑似陈水总本人的腾讯微博已经被注销。尽管“上访”这一说法在昨天被陈家所在的中山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否认,但还是得到了陈龙士的证实。据他向记者讲述,弟弟一家生活得不宽裕,为此曾领过低保。“他出去打工一段时间,低保就被停了,为了这个事他上访过。”陈龙士昨日在与居委会工作人员沟通时,还提到了陈水总登记的年龄出入问题。

一名知情人透露称,警方搜出了陈水总留下的遗书,内容不外乎生计艰难、心存不满等。

最近一段时间,邻居们发现,那个沉默的陈水总更少言寡语了,身体看起来轻飘飘,偶尔咳嗽,他家里不时传出煎药的味道。

邻居一早闻到陈家传出汽油味

昨天中午12点左右,记者赶到陈家门口,此时已有大批警察进入陈家搜查。据邻居称,早些时间,警方曾拎出“一个塑料桶和一袋东西”。

有说法称,在前晚的爆炸案发生前,陈水总为了寻找人多的一班快速公交,曾经来回坐了几趟车。昨天,有邻居对记者表示,一早仍能闻到陈水总家后院传来的汽油味。

“没工作、没店铺,生活肯定不好过。但在厦门,只要有点一技之长、肯吃苦,日子总不会过得太差。”一位老街坊对陈水总的做法表示不解。“他们夫妇为何不出去找份零工?”

昨天下午,二哥陈龙士证实,陈水总确曾多次上访,“弟弟之前曾领过低保,后来外出打工低保被取消,弟弟因此上访”。陈龙士说,最后一次见陈水总是7日下午,当时陈水总并无异常,独自一人离开家。

陈龙士最后一次见弟弟是6月7日下午,也就是厦门BRT高架桥火灾前的几小时。他回忆,当时弟弟并无异常,独自一人离开家。后来听说BRT出事了,家人谁都没将这件事与平素貌不惊人的陈水总联系起来。即使他会发脾气,他在家人心目中也只是略微驼背、内向羞涩的厦门本地汉子。

直到昨日一早,大批警察进入陈家搜查,陈家人才意识到事情不妙,警察带走一个塑料桶和若干物品。“我到现在联系不上他,不知道是死是活。”昨日下午,陈龙士仍不敢相信弟弟能干出这件事。(记者刘佳)

网传厦门BRT纵火案嫌犯“自白”被记者一一印证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昨天,犯罪嫌疑人陈水总家,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24号,警方在现场调查。 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摄

陈水总:厦门公交车纵火案犯罪嫌疑人,厦门人,无业,生于上世纪50年代

纵火嫌疑人陈水总死了。

据厦门市新闻办消息,犯罪嫌疑人陈水总被当场烧死。

据多位目击者的描述,6月7日下午,陈水总独自离家。监控录像显示,傍晚时,他出现在快速公交车金山站,用手推车拉着编织袋,在BRT车站徘徊,一辆人多的公交车驶来时,他上了车。

18时20分许,这辆行驶中的公交车浓烟滚滚,火光骤起,最后被烧得只剩车架。大火导致47人死亡。

黑暗的巷子

陈水总的家在厦门老街深处的黑暗巷子里,一家三口挤在不到30平米的两居室里

拿着放大镜的苏妹(化名)只看了一眼,就用闽南语叫出了照片里嫌疑犯的名字:“啊,水总。”

她的印象里,陈水总是个有些瘦的男人,爱穿衬衣和西裤,朴素但整洁。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常年晃荡于局口街一带。

在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认识陈水总的人都知道,陈和妻子、女儿挤在一套30平方米不到的两居室里。邻居们说,陈水总已经在此“蜗居”了30年。

“这里是厦门最老的街道。”出租车司机说。

已经建成几十年的老房子低矮、逼仄。苏妹站在家中,能瞧见陈家破旧泛黑的墙壁和没有安装铝合金的窗户,在这片社区中,只有陈家没有装亮色的铝合金窗户。

局口街两侧的建筑,一层挤满了售卖服装的店铺和小餐馆,人声鼎沸,音乐嗡嗡作响,楼上是住家其中包括陈家。

通向陈家的路,是仅容一人通过的黑暗巷子,经过的行人随时会遭遇头顶落下的不明液体,没有光,阴影更加昏暗。

但只消一个转弯,马上就能步入厦门最繁华的商业街中山路。

老街坊们说,曾经有传闻说局口街要拆迁,建成繁华的商业街,这里的住户们欢欣不已,谁知后来就没了动静。

邻居们说,陈家日子并不好过,常年没有稳定收入的陈水总,偶尔会去打零工,但大多数时间待在家中不干活。陈家生活的来源,都在陈水总妻子身上,除此之外,还要负担女儿的学费。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网传嫌犯“自白” 微博截图

“爱找碴”的男人

陈水总很少和邻里、亲戚交往,他一天拨打9次110投诉邻居,还将和邻居间的道路封死

在诸多邻居眼里,陈家三口话少,极少与人来往。

这些年里,看不到任何亲戚朋友出入陈家的大门,陈家也从不串门。知情邻居说,陈家兄弟姐妹七个,陈水总排行第三。“但和几位亲戚的关系也不和睦,经常吵架。”

陈水总家人并不愿对记者谈起陈水总的事情。8日上午,有记者试图采访陈的哥哥陈士龙(音),陈兄情绪激动,差点发生冲突。而其他的亲属面对提问,也多回答“这事我不知道”。

相比起陈妻和陈女只是沉默,陈水总留给人的印象则是古怪、爱找碴儿。

“他不爱和人接触,但一开口,10次有9次是跟人吵架。”快餐店的曹姐(化名)说。

8年前搬来的曹姐和许正(化名),租下陈水总舅舅的房子,开了间快餐店,成了陈水总的邻居,从此两家争吵频繁。

在许正看来,陈水总格外敏感:快餐店的男员工们喜欢用播放音乐,嬉笑打闹。但陈水总觉得,这是对自己女儿的一种骚扰,于是总对男员工们骂骂咧咧。

除此之外,陈水总抱怨最多的是快餐店太吵,占道经营。曾经有一次,他一天之内拨打了9次110投诉。

最激烈的一次争吵爆发在两年前,陈水总要求舅舅将快餐店和自己家之间的通道堵死,舅舅应允,在两家之间装上了一扇铁门。

某一个夜晚,许正突然听到铁门外传来“咣咣”声,跑过去一瞧,才发现是陈水总正拿着铁锤在砸锁:“我就是要走这条道儿。”这让许正困惑不解:“你自己要封起来的,怎么反悔了?”

再后来,陈水总自己动手用破损的木头把铁门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儿缝隙。他甚至把许正家的两扇窗户一同钉上了,“说是防止我们窥探他的生活。”许正说。

没有邻居去过陈家做客,见过陈家内部的陈设。昨日上午,陈水总家的入口已经被封锁,警察们守在一旁。

陈水总不容许任何试图打破封闭的事情。许正的小狗曾有次爬过木头的缝隙,进入陈家,等他听见狗叫找过去时,发现陈水总已经把小狗赶到了柜子的阴影下,一边拿木棍使劲捅,一边叫骂:“弄死你。”

陈士龙也向媒体证实,弟弟的脾气并不好。每当看着站在阴影里的陈水总要开始发作时,局口街的街坊们一致地躲得远远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街坊们说。

挣扎在贫困线上

二十多年来陈水总生活一直贫困,近年来,与叛逆期的女儿关系不睦

6月8日晚,警方公布了陈水总的杀人动机:经过深入、细致的侦查和技术比对,并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这与网上一篇据传是陈水总的“自白”不谋而合,虽未经警方证实,但记者采访时都一一得到印证。在这份“自白”中,一向对邻居“强势”的陈水总示弱,自称“草民”,并历数了生活的不幸。

在他的描述中,他曾在1970年因为家庭生活来源被切断,随全家下乡,历尽艰辛于1983年回城,但没有安排住房(一家10口住28平方),没有安排工作,自谋出路直至1994年(40多岁)勉强娶妻生女,后又摆摊卖麻糍为生但摊位遭到取缔,数十年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

据媒体报道,住在陈水总隔壁的妹妹证实了上述说法。陈妹介绍,陈水总1983年回到厦门后,只能打零工度日。上世纪90年代,陈水总在家门口开了一家汤圆店,后来因为没执照被取缔。

最近几年,陈水总多在附近打一些零工糊口。

多位邻居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一说法。而近些年来,陈水总在当地一直以“上访户”的形象为他人所熟知,街坊们模糊地听说,他为了户口和低保的事情在到处奔走。

陈士龙说,弟弟之前曾领过低保,后来外出打工低保被取消,弟弟因此上访。

除了想办法对抗贫困生活外,陈水总还需要应对与正处于叛逆期女儿的矛盾,“家里只有一台电脑,有时候他和女儿抢着上网。” 陈士龙说。

透过被隔断的走道,许正经常能清晰地听到陈水总与18岁的女儿爆发的争吵,女孩的声音高亢激烈,陈水总也不示弱。

有一次,女孩告诉父亲自己马上职高毕业,要去实习了,陈水总哼了一声,带着些嘲讽说:“你吃得了这个苦吗?”又引发了一次争吵。

最后的平静

近两年,陈水总变得沉默,有邻居注意到他生病了,案发前,他一直在为改户口年龄的事情奔走

邻居们说,这两年的陈水总,性情大变,越发沉默。“不怎么闹腾了,也不怎么爱跟人吵架了。”

大多数的时间里,陈水总独自待在家中,等待归来的妻子和女儿。

在安静的夜里,许正能听见隔壁陈水总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没有停歇,仿佛“要把肺咳出来”,还能闻见飘来的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但没人知道陈水总生了什么病。

在事发前20天左右,路过陈家的许正往屋里瞥了一眼,发现陈水总独自一人在家来回踱步,神情严肃,背影看起来“非常孤独”。

许正突然觉得陈水总有些可怜,他想到了多年前两家还没有闹僵时的一幕:他喝醉了,倒在店铺和陈家的过道里,从那路过的陈水总嘟嘟囔囔地将他费力地扶起来。

“这两年太安静了,我还以为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许正说。他没想到,这是陈水总最后的平静。

在网上流传的署名为“陈水总”的微博里,微博的主人在6月6日这一天,共发布了12条微博,发布时间为18时52分至20时18分。

“陈水总”在微博中抱怨,为了自己的实际年龄问题,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不肯修改。

他坚称,当年回厦门时,派出所将自己的年龄少写了一岁,影响到60岁“办理退休”,因此要修改户口上的年龄。据媒体报道,其妹妹也称,陈水总是1953年生,现在已经年满60岁。

关于此事,当地社区委员会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陈水总确实曾经来办理社保,且事发前仍旧没有办理成功。

但也有街坊称,陈水总并非都如他所说,总遭遇政府机关的推诿。几年前,他跟当地的居委会和街道办反映家里的房子是危房,经过几番交涉后,他的房子由当地政府出资改造。

6月7日下午,陈士龙最后一次见陈水总。他记得当时陈水总并无异常,独自一人离开了家。(记者 朱柳笛)

网传厦门BRT纵火案嫌犯“自白”被记者一一印证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昨天,犯罪嫌疑人陈水总家,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24号,警方在现场调查。 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摄

陈水总:厦门公交车纵火案犯罪嫌疑人,厦门人,无业,生于上世纪50年代

纵火嫌疑人陈水总死了。

据厦门市新闻办消息,犯罪嫌疑人陈水总被当场烧死。

据多位目击者的描述,6月7日下午,陈水总独自离家。监控录像显示,傍晚时,他出现在快速公交车金山站,用手推车拉着编织袋,在BRT车站徘徊,一辆人多的公交车驶来时,他上了车。

18时20分许,这辆行驶中的公交车浓烟滚滚,火光骤起,最后被烧得只剩车架。大火导致47人死亡。

黑暗的巷子

陈水总的家在厦门老街深处的黑暗巷子里,一家三口挤在不到30平米的两居室里

拿着放大镜的苏妹(化名)只看了一眼,就用闽南语叫出了照片里嫌疑犯的名字:“啊,水总。”

她的印象里,陈水总是个有些瘦的男人,爱穿衬衣和西裤,朴素但整洁。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常年晃荡于局口街一带。

在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认识陈水总的人都知道,陈和妻子、女儿挤在一套30平方米不到的两居室里。邻居们说,陈水总已经在此“蜗居”了30年。

“这里是厦门最老的街道。”出租车司机说。

已经建成几十年的老房子低矮、逼仄。苏妹站在家中,能瞧见陈家破旧泛黑的墙壁和没有安装铝合金的窗户,在这片社区中,只有陈家没有装亮色的铝合金窗户。

局口街两侧的建筑,一层挤满了售卖服装的店铺和小餐馆,人声鼎沸,音乐嗡嗡作响,楼上是住家其中包括陈家。

通向陈家的路,是仅容一人通过的黑暗巷子,经过的行人随时会遭遇头顶落下的不明液体,没有光,阴影更加昏暗。

但只消一个转弯,马上就能步入厦门最繁华的商业街中山路。

老街坊们说,曾经有传闻说局口街要拆迁,建成繁华的商业街,这里的住户们欢欣不已,谁知后来就没了动静。

邻居们说,陈家日子并不好过,常年没有稳定收入的陈水总,偶尔会去打零工,但大多数时间待在家中不干活。陈家生活的来源,都在陈水总妻子身上,除此之外,还要负担女儿的学费。

图揭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组图]

网传嫌犯“自白” 微博截图

“爱找碴”的男人

陈水总很少和邻里、亲戚交往,他一天拨打9次110投诉邻居,还将和邻居间的道路封死

在诸多邻居眼里,陈家三口话少,极少与人来往。

这些年里,看不到任何亲戚朋友出入陈家的大门,陈家也从不串门。知情邻居说,陈家兄弟姐妹七个,陈水总排行第三。“但和几位亲戚的关系也不和睦,经常吵架。”

陈水总家人并不愿对记者谈起陈水总的事情。8日上午,有记者试图采访陈的哥哥陈士龙(音),陈兄情绪激动,差点发生冲突。而其他的亲属面对提问,也多回答“这事我不知道”。

相比起陈妻和陈女只是沉默,陈水总留给人的印象则是古怪、爱找碴儿。

“他不爱和人接触,但一开口,10次有9次是跟人吵架。”快餐店的曹姐(化名)说。

8年前搬来的曹姐和许正(化名),租下陈水总舅舅的房子,开了间快餐店,成了陈水总的邻居,从此两家争吵频繁。

在许正看来,陈水总格外敏感:快餐店的男员工们喜欢用播放音乐,嬉笑打闹。但陈水总觉得,这是对自己女儿的一种骚扰,于是总对男员工们骂骂咧咧。

除此之外,陈水总抱怨最多的是快餐店太吵,占道经营。曾经有一次,他一天之内拨打了9次110投诉。

最激烈的一次争吵爆发在两年前,陈水总要求舅舅将快餐店和自己家之间的通道堵死,舅舅应允,在两家之间装上了一扇铁门。

某一个夜晚,许正突然听到铁门外传来“咣咣”声,跑过去一瞧,才发现是陈水总正拿着铁锤在砸锁:“我就是要走这条道儿。”这让许正困惑不解:“你自己要封起来的,怎么反悔了?”

再后来,陈水总自己动手用破损的木头把铁门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儿缝隙。他甚至把许正家的两扇窗户一同钉上了,“说是防止我们窥探他的生活。”许正说。

没有邻居去过陈家做客,见过陈家内部的陈设。昨日上午,陈水总家的入口已经被封锁,警察们守在一旁。

陈水总不容许任何试图打破封闭的事情。许正的小狗曾有次爬过木头的缝隙,进入陈家,等他听见狗叫找过去时,发现陈水总已经把小狗赶到了柜子的阴影下,一边拿木棍使劲捅,一边叫骂:“弄死你。”

陈士龙也向媒体证实,弟弟的脾气并不好。每当看着站在阴影里的陈水总要开始发作时,局口街的街坊们一致地躲得远远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街坊们说。

挣扎在贫困线上

二十多年来陈水总生活一直贫困,近年来,与叛逆期的女儿关系不睦

6月8日晚,警方公布了陈水总的杀人动机:经过深入、细致的侦查和技术比对,并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这与网上一篇据传是陈水总的“自白”不谋而合,虽未经警方证实,但记者采访时都一一得到印证。在这份“自白”中,一向对邻居“强势”的陈水总示弱,自称“草民”,并历数了生活的不幸。

在他的描述中,他曾在1970年因为家庭生活来源被切断,随全家下乡,历尽艰辛于1983年回城,但没有安排住房(一家10口住28平方),没有安排工作,自谋出路直至1994年(40多岁)勉强娶妻生女,后又摆摊卖麻糍为生但摊位遭到取缔,数十年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

据媒体报道,住在陈水总隔壁的妹妹证实了上述说法。陈妹介绍,陈水总1983年回到厦门后,只能打零工度日。上世纪90年代,陈水总在家门口开了一家汤圆店,后来因为没执照被取缔。

最近几年,陈水总多在附近打一些零工糊口。

多位邻居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一说法。而近些年来,陈水总在当地一直以“上访户”的形象为他人所熟知,街坊们模糊地听说,他为了户口和低保的事情在到处奔走。

陈士龙说,弟弟之前曾领过低保,后来外出打工低保被取消,弟弟因此上访。

除了想办法对抗贫困生活外,陈水总还需要应对与正处于叛逆期女儿的矛盾,“家里只有一台电脑,有时候他和女儿抢着上网。” 陈士龙说。

透过被隔断的走道,许正经常能清晰地听到陈水总与18岁的女儿爆发的争吵,女孩的声音高亢激烈,陈水总也不示弱。

有一次,女孩告诉父亲自己马上职高毕业,要去实习了,陈水总哼了一声,带着些嘲讽说:“你吃得了这个苦吗?”又引发了一次争吵。

最后的平静

近两年,陈水总变得沉默,有邻居注意到他生病了,案发前,他一直在为改户口年龄的事情奔走

邻居们说,这两年的陈水总,性情大变,越发沉默。“不怎么闹腾了,也不怎么爱跟人吵架了。”

大多数的时间里,陈水总独自待在家中,等待归来的妻子和女儿。

在安静的夜里,许正能听见隔壁陈水总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没有停歇,仿佛“要把肺咳出来”,还能闻见飘来的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但没人知道陈水总生了什么病。

在事发前20天左右,路过陈家的许正往屋里瞥了一眼,发现陈水总独自一人在家来回踱步,神情严肃,背影看起来“非常孤独”。

许正突然觉得陈水总有些可怜,他想到了多年前两家还没有闹僵时的一幕:他喝醉了,倒在店铺和陈家的过道里,从那路过的陈水总嘟嘟囔囔地将他费力地扶起来。

“这两年太安静了,我还以为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许正说。他没想到,这是陈水总最后的平静。

在网上流传的署名为“陈水总”的微博里,微博的主人在6月6日这一天,共发布了12条微博,发布时间为18时52分至20时18分。

“陈水总”在微博中抱怨,为了自己的实际年龄问题,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不肯修改。

他坚称,当年回厦门时,派出所将自己的年龄少写了一岁,影响到60岁“办理退休”,因此要修改户口上的年龄。据媒体报道,其妹妹也称,陈水总是1953年生,现在已经年满60岁。

关于此事,当地社区委员会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陈水总确实曾经来办理社保,且事发前仍旧没有办理成功。

但也有街坊称,陈水总并非都如他所说,总遭遇政府机关的推诿。几年前,他跟当地的居委会和街道办反映家里的房子是危房,经过几番交涉后,他的房子由当地政府出资改造。

6月7日下午,陈士龙最后一次见陈水总。他记得当时陈水总并无异常,独自一人离开了家。(记者 朱柳笛)

 
 责任编辑: 汪洪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热搜词榜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