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就像立春的裸女画,春天过了什么也没发生

  影中小酌之无法触碰的爱情(1)梦想就像立春的裸女画,春天过了什么也没发生

  作者:王小爪

  “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啥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风好像在一夜间就变得温润潮湿起来了。这样的风一吹过来,我就可想哭了。我知道我是自己被自己给感动了。”电影《立春》有一个自慰一样的开头。北方小城市的镜头扫过,在低矮破败的小楼、黄褐色的土墙小道之间,会唱美声的音乐老师王彩玲,操着乡音如是说。

  敏感者最孤独,梦中人最剀切。小城市的无聊就像现在乡下修的大房子,阔大的房子,里面却都是空空荡荡的水泥墙。冬日的午后,阳光拉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长,在门后的凳子上晒太阳的小青年,所有的梦想就是挣钱,然后娶老婆。《立春》里,“美术青年”黄四宝给“音乐青年”王彩玲画裸体画时,说:“我一看到人提着包去外地,别管他去哪,我都很羡慕。”王彩玲说:“跟你说个秘密,你别笑话我,我还是个处女呢,我不想在这个城市发生爱情……”

  王彩玲一心想去北京,想唱到巴黎歌剧院。她说:“我只是不甘平庸。”她孤傲地对待自己的一切,对待自己的爱情。她对向自己表白的人说:我告诉你,我可是宁要仙桃一口,不要烂杏一筐。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强奸后,去自杀时还换上宝蓝色的演出服。自杀未遂后她又告诉别人:“我为他放弃了去北京的机会,他一直追我,我被他的勇敢打动了。我想留下来接受他。”她总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让理想的崛起和湮灭都不至于那么突兀。

  看到这些片段,我不讨厌她,因为她在追寻自己的梦想。梦想把她感动了,又来感动我们。“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我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在每一个平凡人波澜不惊的生活里,心里总是有这些蠢蠢欲动在撩拨我们,感觉平凡的生活好像还有什么色彩斑斓的角落在等我们。其实,“整个春天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比如,很多个夏天还没开始的时候我都觉得,这个夏天我肯定会瘦下来,但很多个夏天结束的时候,我依然没有瘦下来。可是我依然一如既往的怀有这个美好的愿景:等到明年夏天,我就瘦下来了。小时候看《花季雨季》,我想,十七岁的时候我就要穿那样的裙子,在那样的雨里和那样的小男生相遇。十七岁过去了,我没有活出一个让我难忘的十七岁。不仅如此,我还容忍自己活了一样无聊的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我还依然梦想,三十岁之前的我会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但假如“等春天过去的时候”,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上帝,为何对我这样残酷无情。”王彩玲望着离她而去的中央歌剧院领导,悲愤地大声歌唱。她总觉得是生活辜负了她,残酷的是命运没有帮她实现梦想,没有帮她进巴黎歌剧院。实际上,命运对她的残酷不止如此,命运让她生有这样的梦想,却没有让她拥有一副能唱到巴黎歌剧院的好嗓子,没有让她是北京人,没有让她有美好的爱情,没有让她长得漂亮。她的梦想,必须经由一系列阴差阳错的小概率事件才能实现,但命运显然没有这个耐心。但最终她仍然无法忘记这个一切痛苦的根源——梦想——像不可救药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但是,命运虽然对很多人都这么残酷,可很多人依然把小日子过得还不错,比如小城市的服装店、小情人和麻辣香锅看起来一样有滋有味;比如一场感冒过后,正常的呼吸便让人觉得生活如此多娇。

  先别忙着被梦想感动,梦想不是一个孤立的交通事故,它与太多东西有关。不是夜深人静,觉得自己痛苦地不行,非要实现不可,就最终可以实现的。梦想就如立春的裸女画,春天过了,可能什么也没发生。但我们仍然无法忘记春天里那一次内心里真切的蠢动。回首灯火阑珊,这时无论平凡、天才抑或命真的很好,都抵不过电影里大年初一妈妈举着鞭炮的那一句:“过年好”。

电影《立春》海报

责任编辑:魏燕

文娱批判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