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6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深呼吸 
字号:

海南农村垃圾围村现象仍严重 猪粪横流遍布村道

来源: 南国都市报 作者:敖坤 杨金运 党朝峰 王龙风 王洪旭 崔嵛 王小畅 实习生陈超芳 时间:2014-03-17 09:19:04   

  海南农村垃圾治理现状调查系列报道之一

  “被遗忘的角落”脏乱严重 “垃圾围村”令人忧心

  开篇语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解决农村垃圾问题是建设美丽海南的重头戏。”

  参加全国两会的住琼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已经连续两年关注到农村垃圾治理问题。

  而在琼岛大地,下大力气解决“垃圾围村”问题,几年前就进入各级政府的工作中。今年,海南省政府将乡镇环境卫生治理作为重点工作。

  “下功夫解决农村垃圾问题”并非一蹴而就。“垃圾围村”现象在海南很多农村存在已久。村民的环境卫生意识不足,农村垃圾收集和处理设施的缺乏等等现实问题,让农村垃圾治理任重而道远。

  即日起,南国都市报推出“海南农村垃圾治理现状调查”系列报道,多路记者经过连日的走访调查,将通过展现“垃圾围村”的现状、农村垃圾治理的现存问题、农村垃圾治理成功案例分析以及农村垃圾治理之路应该怎么走等方面的内容,希望能为海南农村垃圾治理带来一些可资参考的意见或建议,为建设美丽海南出力。

  海南部分农村的垃圾量正在增长,它们躲在树木下、河流边、稻田旁,污染着环境,影响着村民的生活,为美丽海南建设留下了一道伤痕。从海口到儋州,从东方到万宁,在一个个偏远的农村,垃圾围村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

  有专家称,2010年,海南省城乡生活垃圾日产量约为5794吨,预计2015年将达到6137吨。

  6137吨垃圾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按照琼海市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225吨算,全省一天的垃圾量,足够这个厂烧一个月。

  农村垃圾,这个曾经“被遗忘的角落”,今天以问题的形式凸显了出来。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 杨金运 党朝峰 王龙风 王洪旭 崔嵛 王小畅 实习生陈超芳

  海口仲恺村委会,沿海丢弃的垃圾有些堆进了水里。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

  海口仲恺村委会,垃圾堆成山村民出行受影响。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

  走访调查

  地点 海口灵山镇东营村委会

  垃圾“滑进”海里 村道被垃圾占据

  16日中午12时许,一个老妇人推着满载着垃圾的小推车,往东营村委会的小桥走去。小推车里满载着各式塑料袋,散发出阵阵臭味。

  如今,东营小桥附近一条近百米的村道已经成了一个垃圾场,“多的时候,道路被垃圾占去了一大半。有时候车子经过,车子一半都陷进了垃圾里。”不过,附近的村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村里没有垃圾桶,大家都往这里倒啊!”

  东营小桥下面便是海水,有的垃圾沿着路边“堤坝”的斜坡滑进了海里,而绝大部分垃圾堆在路边,散发出阵阵臭味。

  就在这段垃圾带的一端,有一个公共厕所。人们要想上厕所,就得跨过垃圾,才能走进去。“垃圾围着,出入公厕都没办法。”刚从公厕出来的小陈抱怨,“太污染环境了。一走到这边就闻到臭味,看见苍蝇飞,难受。”

  村民陈祥国说,村里没有垃圾桶,“不往这边倒还真不知道倒在哪儿。”

  记者沿着村庄查看,整个东营村委会形成了多个这样的“垃圾倾倒点”。在沙豆村,一条长约百米的垃圾带沿着堤坝蔓延,如果潮位上升,这些垃圾就会被海水带走。一位村民说:“祖祖辈辈都这样扔啊,这样海水带走了,还干净呢。只要你不扔在别人家周围就好了。”

  而在东营村委会的入口处,1996年5月18日立下的村碑“东营镇邨仔村”已经被淹没在了垃圾堆里。

  “隔一段时间,也有人来收一下。”村民陈祥国说:“这里你看着这么多垃圾,其实已经运走好几车了。之前路都不能走。不过环卫工人来运一次也很难。”

  儋州黄玉村,医疗垃圾也在村里就地焚烧。南国都市报记者王龙风摄

  地点 儋州新州镇黄玉村

  废弃鱼塘成垃圾堆 保洁员就地烧垃圾

  儋州市新州镇黄玉村。一走到村口,在一些低洼地或长满杂草的荒地,便可以见到一处处垃圾堆,虽然每处堆积的垃圾不算多,但是这些垃圾堆基本已经将黄玉村包围了。村干部说,几日前村保洁员刚刚焚烧过一部分,没焚烧时垃圾完全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

  在黄玉村,可以看到两处专门用来存放垃圾的垃圾池,其中一处垃圾都跑到池外去了,五颜六色的塑料袋、玻璃瓶子、废弃家具等应有尽有,垃圾池里却是空的;另一处垃圾池里的垃圾明显是不久前刚刚焚烧过的,这个垃圾池里扔的基本都是些玻璃瓶子。村委会主任赵煌运介绍,这些垃圾瓶子里不少是卫生所用过的医疗废弃品,也都扔在那里没人收走。

  黄玉村因为离海较近,早前村里有人靠海水养鱼虾,如今村里的一些鱼塘早已荒废,成了天然的垃圾堆积点。赵煌运介绍,虽然建有垃圾池,但是垃圾没人清理,村民们就习惯性往鱼塘里扔垃圾,再加上生活污水也顺着水沟往里排放,鱼塘成了藏污纳垢之地,天气一热就会散发出阵阵恶臭,而村民们的房子就紧挨着这些鱼塘。

  赵煌运说,数年前镇政府曾给村里配发了一辆可运载5吨垃圾的转运车,村委会委员就义务将村里的垃圾运到转运站处理,那时候一星期可运到一两车,可才两年左右,车子报废没法使用,垃圾便无法运出村外,村民们就只好随处扔垃圾,久而久之也成了习惯。赵煌运说,村里的垃圾池是不久前才建好的,但是因为村民扔习惯了,再加上也没人去清理,也少有人会把垃圾扔到垃圾池里。虽然镇政府在村里聘请了3名保洁员定期清理村里的垃圾,但是因为没有车子运,卫生员也只能隔一段时间将垃圾焚烧处理。赵煌运担忧地说,这些垃圾严重污染生活环境,离村子不足百米处就是儋州市政府投资刚建成的自来水厂,输送周边多个村庄的水源,他怕长此以往水源也会遭受污染。

  因为缺乏经费,赵煌运眼睁睁看着这些垃圾也是束手无策,他也和其他村民一样,迫切盼望着政府部门能够加大重视力度,让这些垃圾可以彻底清理干净并运到村外去处理。

  东方玉章村的保洁员正焚烧不宜燃烧的垃圾。南国都市报记者崔嵛摄

  地点 东方八所镇玉章村委会

  散养小猪村里串门 污粪横流遍布村道

  “圈养不肥”,这是东方市八所镇玉章村大部分农户的看法。可猪粪因此散布村道,让村容村貌大打折扣。

  14日,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玉章村看到,村里已基本实现了道路硬化,但几乎每一条村路都被污粪所占据。

  村委书记任加松说,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猪,几乎都是散养,即便一些农户家中有猪圈,也让猪在家门外随意走动。小猪到处跑,让原本可以收集的粪便散落全村各处。要在以前,路上的猪粪早就被农户捡走了,但如今猪粪“没有太多价值”,“再加上,农村里,也不具备处理、排污的能力,因此大部分粪便就只能散落在村道边或房前屋后。”此外,虽然各家各户都有排污池,但村民们往往习惯将生活污水直接排到屋外的路面上。

  生活污水,牲畜污粪,混杂一起,形成一个个散发臭味的小水坑。“臭,确实是臭。”一些村民也有抱怨,可是大部分村民已经习以为常。

  尽管村里也有垃圾回收点,也配备了保洁员。然而,因为村民们卫生意识差,乡村垃圾处理设施不完善等,使得环境卫生整治工作仍面临较大的困难。

  2014年,在创建省级卫生城市的目标下,东方市在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工作方面投入了较大精力,全市十个乡镇以村为单位配备了垃圾回收点和若干保洁员,甚至部分村庄配备了转运垃圾的手推车。此前,记者曾先后走访了八所镇的十所村、感城镇的加富村等那些一度是垃圾围村现象最典型的村庄。

  经过整治后,3月13日,记者再次走访,发现卫生状况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仍有部分垃圾被随意丢弃。

  十所村的一位保洁员告诉记者,村民们的卫生意识仍普遍较差,“哪怕垃圾点就在眼前,不少村民都不愿意多走几步,而是随手丢弃路边。”

  地点 万宁市万城镇长星村委会

  垃圾成山臭气熏天 村民吃饭不敢上桌

  “苍蝇太多,小孩经常拉肚子。”“臭气熏天,老人常咳嗽喉咙痛。”

  16日上午,提到村里的垃圾场,万宁市万城镇长星村委会村民有诉不完的苦。

  村民陈某称,垃圾场投用至今已19年了,听说已经在建新的垃圾处理厂,但是这个旧的依然在倒垃圾。陈某说,村民此前都是打井喝地下水,但是长期的垃圾污染,如今他们地下水也不敢喝了。

  在村民文女士家里,到处都是苍蝇。桌子上的苍蝇贴粘满了死苍蝇,厨房里的家具上,也有苍蝇在爬动。文女士说,“每个月要买100多块钱的苍蝇贴或者灭蝇药,不然家里没法生活,吃饭也不上桌,直接把菜盛在自己碗里吃——不然把菜放在桌子上,很快就会引来苍蝇。”

  “现在政府都在处理农村垃圾,这个垃圾场垃圾成山,影响村民健康,应该及时处理。”村民们称,长星村委会的深路仔村、宿车村等5个村民小组共几千村民的生活都受影响,希望有关部门对垃圾场进行消毒,或者把这些垃圾处理了,还村庄清洁的环境。

  当天,记者在该垃圾场内走了20米远,在垃圾场外停留了大约20多分钟,离开时身上爬满了苍蝇,赶都赶不走,无奈只好奋力奔跑,才把苍蝇给甩开了。

  在该垃圾场门口,记者看到万宁市城管局竖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入场须知:一切车辆进入垃圾场,必须听从指挥,按指定的位置倾倒垃圾;严禁一切带火种的垃圾进垃圾场倾倒等。此外,垃圾场内也竖着“严禁场内焚烧垃圾,违者依法追究责任”、“严禁烟火、违者重罚”等指示牌。

  据悉,2010年,万宁市投资5000多万元,在距离市区20公里的东和农场南部山区,建成了无害化垃圾处理场,将该市生活垃圾进行科学化、填埋化处理。万宁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可能有垃圾车偷偷倒,现在会定时的进行消毒和灭虫灭蝇,目前省里还在调研,将准备对旧垃圾场进行封场。

   现状反思

  农村垃圾随意丢弃情况严重 就像“被遗忘的角落”

  “这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2013年2月17日,被称为“网络关注农村垃圾治理的第一人”的@资深广告人王鹏发微博说:春节期间,在海南东部乡村走了一圈,喜忧参半!喜的是农民逐步走向富裕,盖起许多新房,生活条件有所改善;忧的是随着生活的富裕,也带来许多垃圾,如一次性塑料袋、碗杯等,甚至医疗垃圾也随意丢弃。农村垃圾几乎靠自然风化、填埋和燃烧等方式处置,呼吁尽快让农村走向垃圾集中科学处理之路。这条微博引发了媒体、大众对农村垃圾处理的关注。

  走在海南部分农村,从海口到儋州,从东方到万宁,很多农村垃圾依然处于未能有效治理的状态。随处堆积的垃圾污染着环境,影响着村民的生活。

  海南省住建厅有关专家曾提到,在各市县城乡生活垃圾日产量预测数据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海口、三亚、儋州。据介绍,2014年海口城乡生活垃圾日产量预计达1419吨,2015年预计将达到1480吨,2020年预计将达到1688吨。而海南省城乡生活垃圾日产量预计2015年将达到6137吨,2020年将达到7202吨。

  一天6137吨垃圾,是一个什么概念?

  按目前定安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日处理能力80吨算,需要处理两个半月。按照琼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25吨算,足够这个厂烧一个月。

  然而,另外一个现实是,目前关于海南农村垃圾的数量依然没有准确的数据。“很多农村垃圾收集依然处于原始状态,有的几天收集一次,极个别村庄几个月,甚至根本没收集。因此,海南农村垃圾的总量可能比我们估计的更大。”

  农村垃圾污染不可小看 土壤、水体、大气都将影响

  农村垃圾堆积不但占用一定的土地,导致可利用土地资源减少,如填埋处置不当,不进行严密的场地工程处理和填埋后的科学管理,将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

  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张静说,农村垃圾中残留的毒害物质不仅在土壤里难以挥发消解,而且能杀死土壤中微生物,改变土壤的结构和性质,并在植物体内蓄积,破坏生态环境,还会寄存在人体内,对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严重损害,诱发癌症或是胎儿畸形。

  走访中,记者发现,我省一些农村在处理垃圾时,往往会将垃圾倾倒在附近的河流中,靠流水将垃圾带走。对于这种处理方式,张静称,农村生活垃圾中大量的细菌、微生物和毒害物质被带入水体,可杀死水中生物,将直接污染人类饮用水安全。“特别是在落后的农村,由于没有自来水供水系统,如果还以河流作为饮用水水源,很容易爆发大规模传染病。”专家说。

  另外,农村生活垃圾堆积产生的渗透液和大量的酸碱性物质,垃圾中的有毒有害金属溶出,可成为集有机物、重金属和微生物于一体的综合污染源。渗透液可进入土壤使地下水受污染,或者在雨水作用下,通过地表径流流入河流、湖泊和海洋,并严重污染环境。

  张静介绍,堆放的农村生活垃圾中细微颗粒、粉尘等可随风飞扬,进入大气并扩散到很远的地方。特别农村生活垃圾有机物含量高,在适宜的温度和湿度下,还可以发生生物降解,释放出沼气;有毒有害废弃物还可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有毒气体,扩散到大气中,危害人体健康。

  农村垃圾之痛不容忽视 影响海南“美丽乡村”建设

  当大家用“游人如织”来形容海南的旅游市场,我们感到自豪;但当大家用“垃圾围村”来描述我们的家园,我们感到痛心。农村垃圾,已成为这颗南海明珠蒙上的污渍。

  “农村垃圾有机物含量多,水分大,同时掺杂化肥、农药等与农业生产有关的废弃物,有害性一般大于城市垃圾。”省住建厅有关专家称,如处理、处置不当,有害有毒物质可通过大气、土壤、地表和地下水体进入生态系统形成化学型污染物,对人体产生危害。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海南分院院长、环卫高级工程师赵树青说,过去,海南农村的垃圾都是“自产”的,多是一些可自行降解的垃圾。而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大量污染环境难以降解的垃圾,“攻入”了农村。另一方面,相较于城市,农村群众的生活形态较为分散,这导致在进行保洁清运的时候,难度较大。

  在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垃圾的“生长”,已成为了政府和民众不容忽视的难题。

  对此,海南将如何破题?

   关于 新闻
责任编辑: 陈珏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