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2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社会 
字号:

分类难收集难转运难处理难 海南农村垃圾存四大症结

来源: 南国都市报 作者:敖坤 杨金运 党朝峰 时间:2014-03-19 06:04:50   

  在琼海军屯村委会,家家户户都有两个垃圾筐,一个装回收垃圾,另一个装不可回收垃圾。 

  琼海生活垃圾焚烧厂超负荷运转,许多垃圾车要排队3个多小时才能将垃圾倒在垃圾池里。本版图片均由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

  琼海生活垃圾焚烧厂的垃圾池口处,垃圾车司机时不时要往垃圾池里看,看垃圾池里的吊机是否在运转。

  分类难、收集难、转运难、终端处理难

  农村垃圾四大症结待“攻坚”

  面对“垃圾围村”,海南已经吹响集结号。在这场持久战中,海南部分市县踏出了第一步,以实际行动探索出符合自身实际的四种解决模式:琼海全量收集;定安、昌江财政兜底;三亚推向市场;琼中村民自治……

  在总体思路上,海南省建设厅确立了“户清扫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市县处理”的城乡一体化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模式。这个模式正在探索中逐步推进。

  然而,在推行过程中,农村垃圾处理过程中存在的分类难、收集难、转运压力大、终端处理压力大等问题,仍需“攻坚”。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 杨金运 党朝峰/文

  分类难:农村垃圾分类成“空中楼阁”

  户清扫、分类是农村垃圾处理的第一步。这一步做不好,直接影响后面的所有环节。

  垃圾分类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张静表示,农村垃圾中有50%到60%的垃圾含有有机质,这部分垃圾完全可以回收,实现资源再利用。而真正就地处理不了的垃圾大概仅10%,这部分才是真正需要处理的。“然而现实是100%的垃圾处理模式,这就浪费了资源。”

  “农村垃圾分类比城市容易实现。”海南省住建厅专家欧阳牧牧也认为,农村垃圾相对单一,人口居住密度小,“加上合适的引导,完全可以实现。”

  然而真正实施却还是面临问题。

  首先是意识之困。琼海市嘉积镇军屯、参古两个村委会从一开始便尝试进行垃圾分类。村里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放置了两个垃圾桶,分别贴上“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的字样。“不过真要扔的时候也不太注意。”80岁的符传成老人说。

  更尴尬的是,即使村民做好了分类,到了转运和终端处理环节,分类好的垃圾也会被“打回原形”,混在一起处理。琼海市嘉积镇环境卫生管理中心工作人员王奋坦言:“即使村民将垃圾分类做好了,我们也没有分开运输、处理的设施。”

  定安县城市管理局副局长麦勋章也表示,目前定安县各乡镇生活垃圾基本上为混合收运。混合收集不利于危险废物的特别处理,同时也增大了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的力度。

  农村垃圾分类这一步已迈出去,农村垃圾的收集、转运、处理也需同步,“空中楼阁”才能变为现实。

  收集难:村民爱护环境意识仍需培养

  按照“户清扫分类、村收集”的总体思路,农村垃圾收集的关键,落在了村民或者村委会的肩上。

  “关键还在于村民意识的提高。”海南知名网友“@资深广告人王鹏”认为。

  在灵山镇东营村委会,村民陈祥国说:“我们也不想乱扔,但村里根本就没有配备垃圾桶、垃圾池,能扔到哪里去呢?”

  “我们倒是有垃圾桶,但是太远了。”在定安县龙河镇天池村中片区,设置的垃圾收集点无法覆盖整个片区,“远的有700多米。”村民潘月凤说:“来回一公里多的路,有时候也难走啊。”为此,村里不得不组织集体清扫。但显然,这不是长久之策。

  海口市西秀镇新海村从去年10月起率先开展农村垃圾收运处理。该村委会林委员介绍,村子目前有本地居民5000多人,按照每500人配一个保洁员的标准,村里只要10个保洁员就够了。而今保洁员增加到16人,仍不能满足需要。“除了本地人外,我们村里还有大量外来人口。”林委员说,“保洁员缺乏就很难做好垃圾的有效收集。”

  有政府补贴的村子都喊“难”,何况那些没有补贴的村子。记者走访了解到,海南多数市县除了个别村依靠自身财力和政府支持设置了保洁员,多数村子的保洁员设置仍是空白。“我们村每户每个月交4块钱,请了一个人,村委会花钱请了一个人,才有了保洁员。”澄迈县福山镇花场村委会副书记陈义昌说,两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但光聘请两个人,村里就感到很吃力。

  如何解决聘保洁员的资金困境,是农村垃圾治理的一大问题。

  转运难:全量清运乡镇转运压力大

  乡镇将承担农村垃圾转运的职责。农村垃圾全面收集后,给转运带来了巨大压力。

  海口市西秀镇新海村林委员介绍,目前,西秀镇仅有一辆垃圾转运车,只在每天上午9点左右到村里转运一次垃圾,导致保洁员其他时间收集起来的垃圾只能堆放在一辆辆垃圾车里,不仅占用垃圾车资源,长时间堆放也影响环境卫生。

  在专家眼里,农村垃圾转运的压力多来自于“垃圾没有实现减量,不管什么垃圾都要转运”。

  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张静认为,“完全可以在农村垃圾分类的基础上,利用其中的50%到60%的有机质,进行堆肥处理。这样可以减少农村垃圾转运量,也可实现资源的回收利用。”

  海南并不是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尝试。琼海市龙江镇中洞村委会至今可以看到一个农村固态垃圾堆肥的示范场地。

  3月14日,记者来到该示范点看到,示范点如今已经废弃。“以前堆肥处理非常好,村里大部分垃圾可以实现就地处理,另外一部分垃圾则通过镇上运出去。”该村村委会书记唐甸江说。然而,2012年下半年开始,由于财政资金缺乏,堆肥处理成本相对较高,该示范点只能歇业。唐甸江说:“现在村里的垃圾全部要靠一辆拖拉机来运,可想压力多大。很多垃圾留下来,我们只能自己烧掉。”

  垃圾减量的努力在现实的困境前搁浅。

  终端处理难:市县垃圾处理设施压力大

  农村垃圾集中收运了,各市县垃圾终端处理设施面临巨大考验。

  自琼海开始推行农村垃圾处理“全量收集”模式后,琼海市的生活垃圾焚烧厂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14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琼海市生活垃圾焚烧厂看到,垃圾卸载区排起长队,来自琼海市区、博鳌镇、大路镇、塔洋镇的垃圾清运车正等待着往垃圾池内倾倒。而此时,垃圾池内已经堆满。“现在只能等着,等机械手臂将垃圾池内的垃圾清运一部分到焚烧炉里,腾出空间了再往里面倒。”排队等待的垃圾车司机冯师傅说:“从去年开始就要排队等待了,有时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最晚一次等到了晚上10点。”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目前琼海生活垃圾焚烧厂的日处理能力为225吨,但每日运过去的垃圾量维持在270吨左右。

  “以前垃圾不够烧,现在加班加点都烧不完。”相关人员担心,“等到4月初,所有的垃圾运上来,到时又该怎么办?”

  这并非个例。定安县城市管理局副局长麦勋章介绍,定安县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建于2008年,总库容量61万立方米,计划使用年限11.5年,填埋场的设计库容是根据县城垃圾量设计的,没有考虑到乡镇农村的生活垃圾。然而目前,它正接纳着来自定安全县10个乡镇,122个村(居)委会,866个自然村的生活垃圾。麦勋章担忧说:“原设计垃圾处理近期规模80吨/日远期规模100吨/日,而目前日进场量实际已达到146吨,很快就会达到设计库容量。”

  面对这个问题,琼海市目前正在做的是“着手进行生活垃圾厂的二期建设,扩大生产线”。然而这最快也要2到3年才能建成。

  目前,琼海市龙江镇正计划建设完成全镇134个村小组156个垃圾焚烧池的建设地点选址、施工。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以后将在村里自己烧掉一部分。”龙江镇某村书记说。

  在越来越多农村垃圾纳入收运系统之后,各市县需要重新估量垃圾终端处理的能力。

  琼海军屯村整洁的房前屋后。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

  家乡环境差,大学生羞于请同学来做客,村书记面对外地客人也脸红

  治理农村垃圾请您来支招

  2011年,海南师范大学学生小冯被舍友小赵邀请到东北做客。小冯心里琢磨,也要邀请舍友到家乡澄迈吃“公期”。但是,现在快毕业了,愿望迟迟没有实现。小冯有难言之隐:家乡卫生状况太差,怕给舍友留下坏印象。

  生活在村子里的村民,在外求学的学子以及在外务工人员,对家乡的环境有着最直观的感受,对美丽愿景怀有最深切的企盼。如果你也是长期关注农村垃圾治理的人,有可行性强好点子,欢迎给我们来电,一起支招农村垃圾治理。

  □南国都市报记者杨金运 敖坤 党朝峰/文

  难言之隐:大学生羞请舍友回家做客

  “原本打算请外地来的舍友到我们家里做客吃公期,但每次回到村子看到遍地垃圾,就取消了打算。”农村垃圾不但污染村民的生活环境,还羞红了在外求学的大学生的脸。家住澄迈金江镇的海南师范大学大四学生小冯看到南国都市报的报道后,想起了家乡的卫生环境。

  进入大学后,小冯和来自岛外的学生住在一个宿舍。大二国庆节期间,来自吉林的舍友小赵邀请小冯到东北玩。第一次出岛玩,小冯感到非常开心。“我们这些同学都没听说过公期,所以我打算邀请他们来感受一下。”小冯说。然而,今年已经大四了,这个愿望却迟迟未实现。谈及原因,小冯说:每次村里过公期,虽然各种美食摆满了一桌又一桌,但当大家吃完后,垃圾却是一地又一地。每次从学校回家的路上,都会看到随意丢在路边的塑料袋、西瓜皮等。“我觉得这样会给同学留下一个非常差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同学的食欲。”小冯说,希望村里或镇里尽快解决垃圾围村的情况,让农村恢复干净卫生、绿色环保的状态,“这样,像我一样来自农村的人,就可以大大方方地邀请同学们来做客了。”

  企盼改变:“脸红”村书记不脸红了

  对改变旧村貌的渴盼之情,也写在村民们的脸上。

  定安县新竹镇次滩村,村民们通过集体约定和自我管理,探索出了一条农村垃圾治理道路。村民胡照广是一名外出人员,他曾经有回乡“恐惧症”,一想到村里杂草及腰,垃圾和动物粪便到处都是,心情就很不好。“现在村里变漂亮了。”变化中的村容让胡照广做出了一个决定:参与到村庄建设中去。

  文昌市锦山镇后坡塘村是外出务工人员陈先生的故乡,看到别的村子变漂亮,也有了热切的企盼。“多年前,道路还没硬化,厕所也少,冬天回到村里要到村里的树林里去方便,冷得很。又没有排水设施,污水横流。”陈先生说,虽然近几年有了一些改变,但村里仍可以看到很多垃圾。“到琼海等地游玩,看到别的村变干净了,真希望我们村也变好。”

  2010年,澄迈县福山镇花场村村民陈义昌刚当选村委会副书记,“道路边,河里,到处堆着垃圾。那年搞公期,面对外村来的客人,作为村干部我觉得挺不好意思。”2011年,村委会提出要改变村里环境,村民热情高涨,按户每月凑钱聘请了两名保洁员。“每户门口设置了垃圾桶,由聘请的人去收。现在,村里干净多了。我不会因为垃圾觉得不好意思了。”曾经的“脸红村书记”陈义昌,现在不脸红了。

  见证转变:“小鹅”游走在变化的乡村

  骑着自行车奔走在琼海乡村小道的小额信贷员郑诗程的工作阵地在农村,看到南国都市报有关农村垃圾治理的系列报道后,他说出了自己的所见所感:“政府牵头行动,嘉积镇现在非常干净卫生,但其他乡镇的农村卫生,明显要差很多。”

  郑诗程从小在陵水农村长大,大学毕业后,又投身到琼海、琼中等地农村工作。“记得小时候,垃圾没有现在这么多,村里道路两旁的树林子里,常年都是一片绿色,但现在随处都可以看到塑料袋、纸盒子等垃圾。”郑诗程回忆道。

  行走乡村的郑诗程,见证了嘉积镇从几年前一个垃圾随意丢弃、环境卫生差的乡镇,变成一个环境优美,吸引越来越多游客的旅游胜地。

  “以前都不想回村,现在觉得村里越来越干净、漂亮,也就愿意待在村子里了。”在参古村委会中心村,从外地回村的符先生对村里环境的改善感到很开心,“以前大家都是乱扔的。现在这环境要保持下去。”

  “垃圾不能乱扔的。”连65岁的林阿婆也说,如今的参古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有了垃圾就扔在家门口的垃圾桶里,然后再拿到村口的垃圾屋。这不是很好吗?”林阿婆骄傲地说:“现在其他村子都来我们村参观学习,看我们村干净整洁的环境。”

  有好点子快拨15103067046

  也许,你生活在城市,喜欢到乡下去呼吸更新鲜的空气,目睹过“垃圾围村”的境况。你对此有了深思熟虑的点子,可以告诉我们;

  也许,你长期生活在农村,随手扔过很多垃圾,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个“美丽乡村”的梦。你切身体会悟出来的点子,可以告诉我们;

  也许,你是一个长期研究农村垃圾问题的专家,或是做过这方面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同样的,我们希望听到你掌握的经验以及思考……

  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你有可行性强的好点子,想为实现海南的美丽乡村梦贡献你的力量,欢迎拨打本报记者电话15103067046。

  玉章村村民正在清理村口的垃圾。南国都市报记者崔嵛摄  

  报道反馈

  东方市八所镇玉章村“知耻”后改 全村动员整改环境干部分区监管

  南国都市报3月18日讯(记者崔嵛)3月17日,南国都市报对东方市八所镇玉章村内污粪横流的现象进行了报道,引进了东方市政府及八所镇政府的高度重视。3月18日,在八所镇政府分管领导及玉章村两委干部的发动和带领下,该村200多名村民分成3个小组,展开对全村环境卫生的清理工作。

  18日下午,记者来到玉章村看到,在村东侧的路口处,10多位村民正在清理路边的垃圾和杂物,另一部分村民正在用铁锹等工具疏通路两旁的排水及排污沟,并利用车辆将清理的垃圾和石块运至垃圾回收点。玉章村村委书记任加松表示,虽然玉章村是八所镇各村中实现道路硬化率最高的,但由于村内的道路较为曲折,不利于开挖排污沟,并未能与村外道路的排污沟相连接;再加上大多数村民缺乏意识,习惯性将污水直接排到房屋外,导致该村污水、污粪大量积留。他希望借此机会全面整改。

  随后,记者来到该村中心,数日前,这里的水泥路上还残留大量的污水和猪粪便,不仅臭气熏天,还无处通行。如今,经过数十位村民一整个上午的清理,这里已换了一副模样。村民文女士告诉记者,她们从早上8点钟就开始清理路面,很多村民甚至是用双手直接清理污粪。文女士说,她家也在养猪,平日里也是在屋外散养,看到污粪,闻着臭味,自己的心里也不舒服。但村里的人都是这样干,也没人主动清理,这一次村里发动大家来搞卫生,“希望以后能一直保持下去”。

  “刚清理完,又出来了”,任加松指着路上一些新鲜的猪粪告诉记者,这一次的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将持续三天,而不是一次性搞突击“应付了事”。他表示,18日当天会对全村的卫生状况进行大清理,将道路上的污水污粪全部清除。同时,对村内一些随意排污的农户,要求他们开挖排污池。村里的几名工人已经在施工,并在排污管前挖出了一个2米多深的排污池。任加送表示,今后将要求各家各户必须将污水排放至自家的排污池内,待蓄满后再行清除。

  此外,19日起,该村将清理村内一些无人居住的废弃宅基地,避免因其无人管理、杂草丛生而成为妨碍环境卫生的因素。同时,要求养猪户们进行圈养,不得让猪群在村中随意行动。一旦发现谁家的猪在村中随意走动并破坏村内卫生,将对其进行处罚。

  任加松告诉记者,今后该村将实行村两委干部分片区监管的方式,一旦某一区域出现卫生差的问题,将对相应的村干部追责。

   关于 新闻
责任编辑: 王丽娜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