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2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社会 
字号:

治理海南农村垃圾围村要打组合拳 应走产业化市场化道路

来源: 南国都市报 作者:敖坤 杨金运 党朝峰 时间:2014-03-20 06:14:33   

  自3月17日以来,本报连续报道了海南农村垃圾治理的问题。报道引起了众多市民对农村垃圾治理的关注。19日,本报开通热线,邀请热心读者为海南农村垃圾治理支招。报道见报当日,电话响个不停,市民踊跃提出建议,不仅反映出了他们对农村垃圾治理问题的关心,也反映出了他们对建设美丽乡村的热情和对家乡的热爱。

  我们相信,解决农村垃圾问题,只要政府下决心加强引导,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从我做起,就一定能够取得成效。在此,我们对部分热心读者的意见建议进行整理,选登如下。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杨金运党朝峰

  农村垃圾治理环环相扣,不能光靠政府投入,应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突围“垃圾围村”要打“组合拳”

  “政府迈出了第一步,开始做农村垃圾的收运,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海南大学环境与植物保护学院环境科学系副主任王旭说,短期内可达到一定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没有分类就没有资源的再利用,更做不到垃圾处理产业化;而没有再利用和产业化的支撑,分类就会缺乏动力,治理将会变成一场无底的“政府投入”。

  “把所有的压力都放到环卫部门是不应该的,也是不科学的。”王旭说,农村垃圾的治理必须打一套“组合拳”,从经济、科研、教育、宣传、制度设计等角度进行综合考虑,追根溯源,用“组合拳”解决。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杨金运党朝峰

  在中洞村委会的琼海市双举岭文明生态村片区农业固体废物综合处置示范场,这里曾经将生活垃圾细分,然后筛选过后,处理成有机肥料。本版图片由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

  分类后再回收利用 生活垃圾可堆肥处理

  分类好的垃圾,如果做不到分类利用,分类便会失去动力。专家认为,就目前而言,农村垃圾堆肥处理或许是一条可以探索的路子。

  2008年开始,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静在琼海做了一个“农业固态废物综合处置示范项目”,主要的目的就是探讨农村垃圾分类、堆肥处理的效果。经过几年实践,张静得出结论:示范工程实行源头混合收集、末端分拣模式,将可堆肥垃圾就地堆肥无害化、资源化处理,惰性垃圾集中处置,经示范运行表明:减量率达到50%左右,无害化率达到100%,回收的堆肥质量符合现行标准要求,具有技术可行性。

  此外,示范工程运行成本为304.5元每吨,其中收集239元每吨,分拣和堆肥65.5元每吨。按户籍人口计,年人均18.7元,仅占人均收入的0.4%,在村民合理承受范围内。“这也就是说,农村垃圾堆肥完全可以实行。”张静认为,此种模式建立在分类基础上,实现了农村生活垃圾的科学处理,成本不高,“完全可以在全省推广。特别是偏远农村,转运难度较大的村,这种方式更易推广。可减轻转运压力,也可减轻终端处理压力。”

  示范点入户调查结果显示,有95%的村民对于运行费用有支付意愿。“堆出来的肥料可以用来种槟榔、蔬菜,效果很好。”示范点的村民对南国都市报记者说。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位于琼海市龙江镇中洞村委会的示范点,运行几年后已经废弃一年有余。该村委会书记唐甸江对此不无遗憾,“财政不支持,单靠村民自己交钱,一个月每户要交60多元,太贵了。这么好的模式就这样推行不下去了。”唐甸江认为,政府财政如果能给予扶持,这不失为一条好路子。

  政府不能一味投入应走产业化市场化路子

  政府的投入和行动,逐渐让一些村庄焕发新颜。但专家认为,如果政府不把眼光放远,只是考虑投入,负担极大,将会陷入“无底洞”。

  海南大学环境与植物保护学院环境科学系副主任王旭认为,政府的投入会在短期内达到一定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巨大的投入是一个‘无底洞’,政府能坚持多久,效果怎么样,依然要打一个问号。”

  “最终,还是要要借助市场的手。”另一位研究环境问题的专家认为,从长远来看,政府要由垃圾处理者转变为垃圾处理管理监督者,“加大非政府组织(NGO或企业)的参与力度,把农村垃圾处理由事业运营方式转化为企业运营方式,真正实现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产业化。”

  目前,一些市县已经开始探索市场化的路子,将保洁和收运工作推向市场。

  “由公司来经营,人员比较专业,管理也比较规范。”定安县城市管理局副局长麦勋章说,在定安全县10个镇中,定城镇、雷鸣镇已经开始委托公司管理运营垃圾的收集转运。公司在垃圾屋都打上了宣传标语,公布监督电话,如果收集车未及时来收集,村民可以进行投诉;另外,公司还设置了卫星定位系统,可以监控到每一个运输车辆的位置。“未来要通过政府主导、多种投资、吸引社会资金,引入竞争机制,提高垃圾收运处理管理水平。”

  与市场化专业程度高相对应的,要将清扫、保洁和垃圾转运等工作承包给公司来做,所要投入的资金更多。

  怎么解决资金问题?一位研究环境问题的专家认为,可转变垃圾处理的经济运行模式,由政府埋单转变为“政府投资”、“受益者出资”、“污染者付费”、“处理者赢利”的良性经济运行模式。“走一条经济化的路子,这也可以看做是农村垃圾处理的产业化路径之一。”

  该专家认为,这样可以调动各方积极性,而不仅仅只是让政府强力推行,“只有各方积极响应了,农村垃圾问题才能真正得到根治。”

  农村垃圾治理关键在于打好一套“组合拳”

  “这是一个缺一不可的系统问题,把所有的压力都放到环卫部门是不应该的,也是不科学的。”王旭认为,试点分类做不起来,试点资源再利用也一再搁浅,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把农村垃圾治理当成一个系统问题来看,顾此失彼。政府只有打出一套漂亮的“组合拳”,才能真正解决农村“垃圾围村”难题。

  王旭说,市场化和产业化只是手段,现在谈垃圾处理产业化,如果没有从全过程来考虑,考虑到分类是基础,单谈产业化是空的。“必须从源头开始考虑,从倡导低碳的生活方式开始,从垃圾产生、分类之初开始控制。”王旭说,“而这,不但涉及宣传教育,还涉及科研及制度设计的投入。”

  “政府必须让村民深刻意识到,农村垃圾的治理并不只是政府的事,而是我们每个人的事,这才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作为一名大学教师,王旭对目前的环保教育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之中,垃圾分类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王旭说,但我们教育仍停留在空喊口号的阶段,让人觉得自己离环保很远,“应该从我们身边事情做起,垃圾分类就是我们身边的事,教育系统应该要做表率。”

  对于这套“组合拳”,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海南分院院长、环卫高级工程师赵树青认为,在进行制度设计时,除了考虑资金的来源,一套有效的激励机制必不可少。“镇里给村里评分,县里给镇里评分,政府鼓励曝光,这样,才能把这种热情持续下去。”赵树青说。

  垃圾从大分类做起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

  垃圾分类目前遭遇重重困境,但这并不意味着,垃圾分类是不可能的。在城市垃圾分类工作遭遇“滑铁卢”后,政府部门已将目光投向了农村。

  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静说:“海南农村生活垃圾人均产生率相对较低,易腐垃圾占40%以上。通过人工分拣可将垃圾分类为:可回收废品、可堆肥垃圾、惰性垃圾3类。此举既可减少50%左右的垃圾处置量,还可以回收部分废品和通过堆肥将易腐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处理。”

  在垃圾处理链条中,垃圾分类是垃圾“减量”和“产业化”的基础,也是垃圾无害化处理的前提条件。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海南分院院长、环卫高级工程师赵树青认为:“垃圾分类从农村开始做起更有优势,可以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赵树青的依据是:相对于城市而言,农村的房子空间大,能够为垃圾分类提供空间;在生活和工作节奏上,城市的节奏很快,但农村的生活节奏慢,村民有时间去做这样一件事;另外,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熟人之间具有互相监督的功能。“只要加强宣传和提供条件,农村有条件走更好的路。”

  赵树青认为,在分类转运和终端分类处理的系统未建起来前,可以先不做那么细的分类,“可以先做大分类,把干的垃圾和湿的垃圾分开,把砖头和树枝之类难运输处理的垃圾就地解决。”赵树青认为,实现最起码的干、湿垃圾的分离,可以减量垃圾并为终端处理减轻负担。

  目前定安等市县已计划试点农村垃圾分类。“实行大分流。根据垃圾产生源和垃圾末端处置工艺,建立各种特殊垃圾的分类收集通道,并对这些垃圾进行统一的分类运输,以利于用最合适的方式处理。”定安县城市管理局副局长麦勋章介绍,实行垃圾分类时提倡户分袋,鼓励在村民中间推行袋装化分类收集垃圾。

  琼海市双举岭文明生态村片区农业固体废物综合处置示范场如今堆满了垃圾。

  本报报道引热议,市民支招“农村垃圾治理”

  “把搞公期的钱拿来搞环卫”

  海口灵山镇东营村委会罗王村退休干部柯茂青:

  我们把搞公期的钱拿来搞环卫

  “我们罗王村靠近东营村,你们报道的那个垃圾乱扔的地点就在我们村附近。”19日,罗王村退休干部柯茂青打进热线说:“但是,我们罗王村就治理得非常好啊!垃圾没有乱扔的,环境整洁、干净。”

  柯茂青告诉记者,罗王村有村民大约800人,在村委会干部的要求下,每个人每月缴纳1元(后来调整为1.5元),村干部也捐款,然后用这些钱聘请一名保洁员。保洁员负责每天村里垃圾的清运处理。村里还专门安排一个人,负责每家每户上门收钱。这个人的工资是每月100元。“这样实行后,我们村里就干净了嘛,哪里看得到垃圾乱堆、乱放的情况?”

  柯茂青说:“部分村垃圾治理不好就是不作为。写个牌子立在那里,不准乱丢垃圾。村民家里产生垃圾了,不丢能行吗?得想办法。镇里没钱不够,我们村民自己掏一点钱补贴给环卫工人,这不就解决了吗?”

  “今年我们又要改了。”柯茂青说:“村里办公期的时候,花很多钱太浪费。今年,我们村就把办公期的钱拿出一万元,专门做环卫,让村里保持干净整洁。这样村里环境改善了,村民也高兴了。”

  柯茂青邀请记者去他们村看看,“你来我们村,我们村绝对是非常干净漂亮的。也希望这个模式能够得到推广,解决其他村的问题。”

  海口公务员张先生:

  主要还是解决经费人员问题

  “政府不落实经费、人员等,那么什么问题都无法解决。”在公务员张先生看来,“解决农村垃圾围村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政府必须保证经费落实,人员落实。”

  张先生说:“经费落实了,硬件配套设施便能够完善,转运的车辆、转运站的建设、垃圾处理设置等等,这些都有了保障;人员落实了,就可以组建一支保洁的专门队伍,有了队伍就有了执行力,这样农村垃圾治理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了。”

  “部分地区财政困难的,可以尝试让村民缴点钱,这些也是可以的。只要严格规范管理。”张先生说:“农村垃圾问题关系到每一个村民,关系到美丽乡村建设,因此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这一民生实事。”

  琼海农民工李师傅:

  垃圾收集点不要造成二次污染

  李师傅是某建筑工地的工人,平时也在琼海各个乡镇、村庄走过、待过,看着琼海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一步步推进,农村环境逐步改善,不过李师傅也看到了一些缺憾,“很多地方设置的农村垃圾倾倒点就在大路边,有的在村口。但是清运往往不及时,这就造成了污染,人们每次从旁边走过都会闻到垃圾散发出的臭气,非常难闻。”

  李师傅建议,可以将垃圾倾倒点设置相对偏僻一点的地方,如果不这样,那就要保证清运车辆及时清运,“不能造成二次污染”。李师傅说,在农村很多地方都有打石头留下的废弃石坑,“这些石坑完全可以再利用,用来填埋垃圾。填了之后,再种树,这样环境不就得到改善了吗?又恢复了青山绿水。”

  三亚退休干部钟先生:

  请干部到农村走一走看一看

  钟先生是某部队退休干部,在三亚已经生活了20多年。看了本报关于农村垃圾治理的报道后,他来电说:“海南,从世界范围来看都是很美的,空气也非常好,这是我们国际旅游岛独有的资源。”然而部分地方的环境卫生现实却让钟先生感到心痛,“垃圾无法治理,散落路边发臭,这样的情况,怎么和国际旅游岛建设接轨?”钟先生说:“我想请我们政府的干部,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到农村走一走、看一看,特别是到一些偏远的村庄,看看那里垃圾围村的情况。有了最直接的感受,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就会想办法,就会解决了。这也是贯彻‘走群众路线’的要求呢。”

  琼海某公司主管王文:

  改善环境村民要从我做起

  王文是土生土长的琼海人。不过对于琼海市正在推行的“全量垃圾收运模式”,他并不看好。

  “现在要在12个乡镇及各村,全面推开,普遍开花,我觉得很难。”王文说:“光靠政府的力量,强力推行,1年可以,2年可以,之后呢?”王文担心农村垃圾治理的长效性。

  王文说:“我们必须提高每个村民的意识,每个村民的观念必须改变,只有每个人都做到不乱丢,没有了乱丢的习惯,我们的环境才能彻底得到改善。当环境改善后,人们的这种习惯也会得到强化,也就实现了良性循环。”

  在这个过程中,王文希望村民自身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别是各级干部要发挥作用,“要带头爱护环境,关注环境卫生问题。”

  近万吨垃圾围困新英墟

  儋州开展环境卫生综合大整治

  南国都市报3月19日讯(记者王龙风林书喜)连日来,南国都市报关于农村“垃圾围村”,海南吹响农村垃圾治理集结号的连续报道引起人们关注。为了尽快改变乡村地区环境卫生脏乱差的局面,19日,儋州市启动了新州镇新英墟环境卫生综合整治行动,下一步还将加大力度采取投入经费,设立环卫站、配备环卫设备等措施,规范该地区的环境卫生管理。

  儋州新州镇黄玉村的村民们为垃圾围村困扰不已,新英墟的垃圾问题更是成了一块多年来去之不去的顽疾。新英墟有5159户居民,人口28291多人,街道清扫保洁面积8.7万平方米,日产生活垃圾30吨。新英墟环境卫生脏、乱、差的主要原因是新英码头及沿码头海岸线东方头至马墩地段和沿码头海岸线西境地段多年积存的建筑、生活垃圾没有得到及时清理。走在新英码头的海岸线边上,随处可见村民们丢在码头边的一堆堆生活垃圾,混合鱼腥臭不可闻。

  据了解,新英码头目前积存的垃圾约8000吨;沿码头海岸线东方头至马墩地段积存垃圾约1000吨;沿码头海岸线西境地段积存的垃圾约600吨。

  19日上午,儋州市政府召集环卫、工商、武警、交通等多个部门在新英墟开展环境卫生综合整治行动。

  儋州市环卫局局长吴冠华介绍,新州镇新英墟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工作共需经费247.61万元,经儋州市政府统一指挥协调,他们已开始着手把新英码头、沿新英码头海岸线东方头至马墩地段和治新英码头海岸线西境地段的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清运到白马井垃圾场填埋处理。下一步儋州将成立新英墟环境卫生管理站;测算安排购置费约86.72万元,增加1辆8吨位压缩式垃圾收集运输车,保洁车20部,家庭用小垃圾桶5159个,240公升垃圾桶500个;聘用33名环卫人员每天按时清理垃圾,并把每年新英墟环境卫生管理站环卫工作经费103.46万元列入财政预算。同时,引导居民户和建筑施工单位将建筑或装修工程施工产生的废弃泥土、沙石等建筑垃圾直接运往环卫站指定的位置倾倒,统一由环卫站就地推平填埋,禁止放入生活垃圾收集桶或乱堆乱放。

  儋州环卫工在清理垃圾。南国都市报记者王龙风摄

   关于 新闻
责任编辑: 冉苗俊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