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0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正能量 
字号:

三亚:男子重伤失忆 37名医护人员自掏腰包照顾17个月

来源: 南国都市报 作者:利声富 时间:2014-04-18 11:20:15   

  医护人员帮王群力穿衣服

医护人员为王群力按摩。

  “群力啊,你怎么一年多都没个消息啊……”

  “妈……”

  4月14日下午,一根电话线,那头是远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的丁淑凤老人,这头是住在三亚市人民医院的儿子王群力。

  “我妈……找到了……”他磕磕绊绊说着,高兴地望向身后的医生周德仲和护士长王振怡。此刻对于王振怡来说,心头的幸福感远远超过2天前的惊喜。那天,沉默了530多天的王群力突然模糊地从嘴里了一句话:“我要回家”。他找回了记忆。

  17个月前,因外伤脑出血将他推到生死边缘,经过百日抢救,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他失忆了,谁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他是这个医院里唯一的无名病人。530多个日夜,他身后的这群人——三亚市人民医院外三科的37位医护人员,在他垂危的生死边缘,在他失忆后与亲人失联无法自理的每一天,不离不弃,用超越血缘的亲情关怀帮助他唤醒记忆,甚至轮流接力、自掏腰包照顾他半年多生活起居。

  南国都市报记者利声富文/图

  男子重伤昏迷百天苏醒后忘记了一切

  2013年3月2日,三亚市人民医院外三科的护士陈海瑜巡查病房时,发现ICU病床上的患者右手微微动了一下。陈海瑜立刻瞪大了眼睛,停下手中的活,凑到这名依然闭着双眼的患者跟前,专注地看着他。职业经验告诉陈海瑜,对于一个昏迷了几个月的患者来说,这个右手不注意就会忽略的轻微颤动,意味着什么。

  让陈海瑜无比关注的患者很特别,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从2012年11月14日被急救车送进医院后,他一直昏迷不醒,也从来没有相关的人员来打听过他。

  时间倒回到2012年的11月14日晚上,三亚市榆亚路时代海岸一带的酒吧一如往常般热闹。一阵急促的鸣笛声响起,120急救车载着一名重伤患者,从这里急速驶往三亚市人民医院。姓名:无名氏,身份、年龄、住址等为不详,现状:外伤致头部流血、不省人事半小时、鼻腔流血……这是当时120的接诊记录。

  该医院的外科医生周德仲记得,打急救电话的是民警,称榆亚路时代海岸酒吧一条街前有人受伤昏迷不醒。当时,送到医院的这名男子口鼻出血、深度昏迷、无法自主呼吸,无法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医生初步诊断他为颅脑损伤,多处挫伤,鼻骨骨折以及急性酒精中毒。

  尽管当时情况很不妙,也没有亲人在场,为了抢救病人,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投入医护力量全力抢救。经医生的抢救,这名男子与死神檫肩而过,没有生命危险,但仍处于昏迷状态。

  经过急诊抢救后,无名男子住进了三亚市人民医院ICU病房,一直昏迷不醒。

  病床前的陈海瑜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已经昏迷了100来天的病人。他的眼皮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慢慢地,他张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终于醒过来了……”陈海瑜飞快地跑出ICU病房,向主治医生周德仲及护士长王振怡汇报。

  濒临死亡的患者与死神檫肩而过,让日夜看护他的护士们很是激动和兴奋。刚醒来时,无名男子不会说话,只会简单地发出“呀”“嗯”的声音,对别人说的话没有什么反应,也不能做动作。随后,经过气管切开手术等一系列治疗,无名男子终于脱离助呼吸器,转入普通病房。

  没过多久,护士们就发现,在与这名男子说话时,他会笑,会简单地说一两句话,但对于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等信息却全部记不起来了。

  他找不到家属没了依靠 护士们每天熬流食照顾

  4月17日下午4时多,护士长王振怡再次走到熟悉的病房门口,停下脚步,向里面张望。17个月来,她和她的同事们已经非常熟悉这间病房里的一名特殊患者,她们习惯叫他“无名”。而就在几天前,她们才刚刚知道,这名无名患者的名字叫王群力。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王群力似乎感觉到了,极力挣扎想坐起来,但由于身体不便,他试了几下后均以失败告终。闻到病房里有一股很浓的尿臊味后,王振怡说:“你又做坏事了?”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犯错了,王群力立即低下头,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一、二、三、用力……”此时,前来巡查瘦小的护士蔡欢欢和林建辽两人一起合力,想将王群力从病床扶起来,为他更换脏衣服。两人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王群力扶起来。

  “一年多了,已经习以为常了。”蔡欢欢说,王群力身高170厘米以上,体重有100多斤,只能靠护士扶他起来,但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行,有时,如果两人用力不一致,他就会倒下来,为了避免受伤,她们会用身体去挡住。

  17个月来,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的王群力没有亲人在身边,三亚市人民医院外三科的医生周德仲、护士长王振怡及其他35位护士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自从2012年11月14日被转至神经外科住院部起,外三科护士长王振怡与王群力相处的时间最长。

  “最开始眼睛都没有睁开,只能从鼻子喂食,后来慢慢嘴巴能张开了,我们就给他喂流食。”从昏迷不醒到懵懂睁眼,再到意识清醒、咿呀发声……王振怡参与了整个照料工作,她和外三科医护人员对王群力的照顾,也从2012年11月14日开始至今。

  护士蔡欢欢说,由于昏迷不醒,病人只能将流食通过气管从鼻子输入身体内,但每天熬流食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要将大米等煮熟透,然后用粉碎机打烂后,加入牛奶、米汤等,再通过试管从鼻子输入患者的身份内。在王群力昏迷不醒的三个多月里,每天轮到谁当班,谁就会主动去熬流食。如果当班护士没时间熬流食,未当班的护士也会承担熬流食的任务。

  有一次,由于病人太多,当班护士根本没时间熬流食,没有当班的一位护士主动来医院熬流食,但她并未提加班之事。不知道是不是护士这样的举动让当时还在昏迷中的王群力有所触动,当流食通过气管输入他体内时,他的神态也比以往要平和得多。

  “就当我们是你妹妹吧” 小护士帮洗澡不惧难为情

  受伤后,无名男子右手弯曲得根本无法动弹,左手及双脚也不灵便,又没有亲人在身边,洗澡是个难题。

  请护工帮无名男子洗澡可是一笔不小费用,如果推他到浴室,让他自己洗,他手脚非常不灵活,万一摔倒了怎么办。而且,35位护士中有一些还是未婚年轻人呢。

  一位护士说,以前,虽然经常给病人清洗口腔、甚至在外阴部敷药等,但为一个非亲非故、30岁上下男子洗澡,他们确实很为难、很尴尬。第一次,她给无名男子洗澡时,未婚的她愣了几分钟。过了一会,腼腆的她反复告诉自己:这是病人,需要自己的护理……但过后想想,把他当作自家亲人就不会尴尬了。

  没想到,护士帮无名男子洗澡时,他也非常难为情。刚开始,护士推无名男子到浴室要洗澡时,他非常羞涩、面红耳赤地一个劲地摇头摆手不同意。劝了半天,他就是不同意。“你有妹吗,就当我们是你妹妹吧。”护士们在旁边耐心地劝说。无名男子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摆手。一连劝了几天后,无名男子才同意护士帮他洗澡。随后有的护工们都自觉帮忙。

  男子一日三餐费用医护人员付了半年多

  虽然医院开通绿色通道为王群力治疗,医疗费暂且放一边,但无名男子一日三餐费用成了难题。

  “我们医护人员出,行不?”一天早会上,当周德仲提出此建议时,大家一阵骚动。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周德仲非常能理解,毕竟,大家的收入也不是很高,都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没有强制要求,全凭个人意愿,但科室的医护人员没有一个人反对。

  早会结束后,大家自觉地你三五十,我百八十元地将钱放在会议桌上。当天换班时,未参加早会的医护人员纷纷将钱交给护士长王振怡。

  “37个人,一个不落,大概捐了三四千元。”王振怡说,病人失忆后,最痛苦的就是没办法找到家人,无法感受家庭幸福,如果医护人员再不照顾他,他真的就无依无靠了。

  外三科医护人员的医者仁心,感动了医院里其他病人的家属,许多人找到外三科,要求尽自己所能献出一份爱心,有些没捐钱的家属也悄悄拿几个水果放在王群力的床头。

  病人一日三餐怎么也要50元,才两个多月,三四千元捐款就用完了。怎么办?没有开会要求,没有人再提捐款的事,37名医护人员非常默契地形成一个习惯,当班护士到食堂吃饭时都会顺手打一份给无名男子。前前后后四五个月,没有人提出异议。

  病人啥时候恢复记忆,谁都不知道,为了减轻大家的负担,周德仲给医院领导打了报告。2013年7月,三亚市人民医院决定,无名男子日常开销由医院负责。虽然如此,外三科医护人员的爱心并没有停止,有时一袋牛奶,几个水果,有啥能拿来的,都会送到王群力的病床前。

  半年多时间,外三科的医护人员从没有统计过他们自掏腰包照顾王群力共花了多少钱,记者大概算了一笔账,按每天50元算,从2012年11月14日至2013年6月,37位医护人员仅为王群力解决一日三餐的费用就超过一万元。。

  无名男子恢复记忆 家人电话里哭成泪人

  “我要回家。”4月14日早上,王振怡正值班时,坐在轮椅上的无名病人突然对她说。这让王振怡倍感惊讶。17个月中,尽管医护人员每天用超越血缘的亲情关怀着他,但任凭医护人员问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等情况时,他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嘴里支吾半天一会说是浙江人,一会说是江苏人,再过一会又说东北人。今天怎么会主动说要回家呢?

  得知情况的周德仲意识到无名男子恢复记忆了。“你叫什么名字?”、“王群力”、“家住哪里?”、“黑龙江齐齐哈尔”……经周德仲引导,王群力还说出他舅妈家的电话,以及妹妹的名字等信息。但至于自己是怎么受伤住院的,他还是记不起来。

  周德仲说,前几天与王群力看到同病房一位患者的家人在一起兴高采烈回家时,表现就与以往不同,此后几天,他要么坐在轮椅上发呆,要么主动想下楼。据此判断,可能是病友与家人在一起的场景,让他有所触动,想家念头日益加强,因此恢复了部分记忆。

  “病人脑部受伤严重,这是不是胡话?”半信半疑的周德仲拨通王群力所说的电话时,才知道王群力与家里失去联系一年多了,家里人正苦苦寻找他。而让外三科医护人员哭笑不得的是,王群力的家人开始还以为接到了诈骗电话。

  王群力的妹妹王群英说,一年多来,70多岁的父母每每想到哥哥不知去向,就愁眉苦脸,吃不香睡不甜,有时半夜起来,就坐在客厅里,念叨着哥哥什么时候回家。当他们接到舅妈的电话说哥哥在三亚后,他们根本不相信。2012年10月,哥哥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黑龙江,不知去向。家人打听到哥哥是到广州打工后,立即到广州找。找不到后只好报警,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王群力明明在广州,怎么会在三亚?是不是诈骗电话?为了解除怀疑,他们让周德仲留下医院的办公电话。随后,王群英拨打三亚市人民医院外三科办公电话,护士立即让王群力来接电话。核对完基本信息都无误后,妈妈丁淑凤一把抢过电话,说了一句“群力啊,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个信……”话未说完,已经哭成泪人。

  家人千里外借本报传谢意“医生护士像家人一样好”

  “她们就像我姐姐和妹妹一样,对我可好了。”说话还不够利索的王群力一个劲地说,护士们对他太好了。

  王振怡说,王群力这两三天所说的话比此前一年多还多。而且嘴里经常自言自语地说:“回家喽。”4月16日,因为王群力的家人要来三亚,他们还买来一套岛服让他穿上。护士们问:“帅吗?”王群力不加思索地说:“帅”,并向护士做了个鬼脸。

  “找到了,我儿子总算有消息了,这真要谢谢三亚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照顾……”4月17日晚上,当南国都市报记者拨打王群力父亲王彦昌的电话时,远在黑龙江的他一个劲地说谢谢。王群力的妹妹王群英说,得知哥哥住院一年多,共拖欠15万多元医疗费后,目前,家里人正到处借钱,无论如何也要将哥哥接回家。

  王群英说,一年多来,家里人为寻找哥哥,不知操碎了多少心,得知三亚市人民医院开通绿色通道抢救,使哥哥与死神擦肩而过,特别是在17个月中,37名医护人员用超越血缘的亲情关怀帮助她哥哥,甚至自掏腰包照顾她哥哥半年多的生活起居,他们一家人打心底感谢,并借南国都市报传达他们千里之外的深深谢意。

  王群力和部分医护人员合影。

   关于 新闻
责任编辑: 冯慧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