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3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新闻 > 军事历史 
字号:

查理曼帝国的分裂:采邑制改革成埋葬帝国“元凶”(1)

来源: 中华网论坛 作者: 时间:2014-11-20 11:00:29

  公元八世纪上叶,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推行采邑制改革,由此构建了实行近千年的封建制度,随之建立了查理曼帝国。但是,采邑制改革政策--作为一种实行于查理曼帝国时期的封建制度--反映的是公共权力地方化的封建潮流,这使得帝国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长期维持中央集权。

  一、采邑制改革政策的脆弱性

  从一开始,采邑制改革政策就从结构上存在着巨大的脆弱性。为了争取贵族和官员的支持,以便重建王权,查利马特一面剥夺大量教会地产,一面将履行军事义务与授予土地结合起来,用义务和契约构建了等级制下的保护关系网,其特点是:承认君主为全国的封君、最大地产所有者和上帝所承认的最高世俗权力所有者,依靠等级层层履行义务和接受采邑,“每个等级的领主都要为他的\'人\'负责,都要敦促他履行义务。”因此,采邑制改革政策是查理曼帝国的政治、经济和法律的基本制度,帝国的统一全依此得到维系。但是采邑制改革政策的推行,是因为领主们对帝国统一合法性的承认,这种合法性来自于教会的“君权神授”理论。因此,采邑制改革政策的结构关键在于帝国统一的合法性。义务是它的履行的手段,契约、忠诚和一系列监管体系则构成了它的保障体系。但是帝国统一的合法性相对于地方领主追求自身利益的行动,便显得不够坚固了。当它的授予者--教会,和它的实践者--地方贵族和王室附庸,都对它视而不见而专心扩充自己实力时,这种合法性自然就不再维持帝国的统一了。

  首先,教会的封建化使它为了自身利益而决定合法性的赋予成为可能。在这方面,汤普逊详细论证了教会的封建化过程,认为在查理曼帝国时期,教会被纳入到封建体系之中。教皇和主教们掌握着大量地产与农奴,甚至私人武装,从而与地方领主毫无区别。教会为了自身利益,当需要保障时,便将合法性的旗帜授给能保障它的人,支持他的统一,比如查理曼。随着实力的发展,教会有了自己的保障,当帝国的统一变得可有可无甚至阻碍教会的进一步扩充时,那么教会也完全有可能更改甚至毁灭帝国的合法性。事实上,在虔诚者路易那几个侄子的争位战中,就有教会的参与。而后来教会对路易、查理和罗退尔三人各自王位合法性的承认,无疑就是对帝国统一合法性的否认。

  其次,连接这套封建体系的义务和契约纽带在领主对自身利益的追求中逐渐被削弱。不仅原有的地方领主日渐专注于自身利益而不大理会对皇帝的忠诚义务,就连帝国的王室附庸也是如此。王室附庸是指在皇帝身边的封建军事集团,例如亲兵、中央官吏和伯爵等人,他们是采邑制改革的产物,因为支持查理曼帝国而被授予要职和土地,负责为帝国提供大部分兵员以及对地方领主的监督,堪称帝国的中坚力量。但是由于他们的附庸地位,使其可以跟地方领主一样,长期管理着一块土地,到后来更是可以世袭,这使得王室附庸们习惯于把这块土地视为自己所有而非王室的财产,因此很自然地,他们对王室的忠诚逐渐冷淡下来,代之以开始注重发展自身的经济政治实力。由于负担着帝国军备,因此一旦他们由帝国的支柱变成了分裂帝国的力量,对统一的破坏便格外的大。

  英国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认为,西方封建主义有三个结构性特点,其中之一便是“在整个封建依附等级制的顶点有着固有的模糊和动摇。”而采邑制改革政策的脆弱性恰恰便是在这里体现,皇帝统一帝国的合法性相对微薄,彼此维系得纽带又不够牢固。于是查理曼在世时,这套制度尚能依靠其影响力和地方势力相对于中央的弱小而得到维持。但是当查理曼去世后,此时地方势力已经足够强大,而新继承者宽厚儒弱,王权日趋衰落。面对动荡的政治局势和王室领地的巨大诱惑,贵族和教会为了各自的利益,于是相互勾结,支持诸王子的内战,从而牺牲了帝国的统一。

  二、帝国分裂的深层原因

  采邑制改革是顺应自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所开始的欧洲封建化潮流而出现的,这就决定它所带来的只能是封建制度,而不是其他。美国历史学家汤普逊认为,封建制度具有公共权力地方化的特色,因此地方势力不断膨胀,而且在此期间几乎不受阻挠。从而为查理曼帝国分裂埋下了定时炸弹,一俟时机成熟,统一的帝国便会被地方利益炸得四分五裂。

  在政治法律方面,地方领主们所掌握到的权力最重要莫过于特许权了。它是由王室授予的免干涉权,本意是为了保护教会的财产在战乱中不受违法官员们的侵害,享有者可以在政治、经济和司法等诸多方面不受中央干涉。但是很快,地方贵族等大地主们嗅到了其中的巨大好处。早在墨洛温王朝晚期,他们便用诱劝和胁迫的手段普遍为自己争取到了特许权,特许权自此开始泛滥,中央在地方的权限也就大为缩减,这样导致的第一个主要后果便是世袭的盛行。采邑制改革原先规定所授予的土地不准世袭,但是到查理曼帝国晚期,世袭不仅普遍流行于地方贵族,职分地甚至恩地也开始世袭。另一个主要后果是司法权的地方化,它使得领主们有效的管理自己庄园的臣仆。最后便是私人武装的兴起,为领主们坚固的堡垒再加厚一层。

  在经济方面,地方领主们掌握了在自己土地上的赋税收取权。自西罗马帝国崩溃后,中央赋税体系一直没有恢复,许多原本来自于中央的税收变成了地方领主们的主要收入,比如土地税。并且还有各种花样繁多的苛捐杂税剥削着农民。大量税捐落入了领主们的私人腰包,他们却很少用来干些公共服务的事情,造成道路和桥梁的年久失修。而关税和商业税又阻碍着贸易的往来。于是自然经济进一步发展起来,每个领主的庄园都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和生产单位。就连王室也是依靠自己的直接领地生活,地方领主纳贡只占很小一部分。查理曼除了打仗以外,大部分时间在专注于自己的庄园,而不是管理帝国,这一点从他著名的《庄园诏令》可见一斑。

  三、结论

  汤普逊说过:“任何伟大历史性的制度,如果它不是反映时代的统治思想,如果它的组织不体现时代的惯例,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采邑制改革政策的顺应了封建化潮流的发展,从而成功地建立起封建制度,但是对于查理曼帝国的统一,它所起到的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作用。由于封建制度的产生,与统一强大的王权相悖,这个矛盾不解决,即使建立起来了帝国,也不过是一个仰仗领袖权威的“封建集合体”,内在的脆弱使它必然要在权威消逝后分裂成大小不等的领地。尽管查理曼号称“罗马人的皇帝”,要延续西罗马帝国的正统,但是到最后,只能是一个一人帝国。当时人可能也意识到这一点,汤普逊就提道:“只有少数失意的政客对帝国的瓦解,还感到伤心。”

  公元八世纪上叶,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推行采邑制改革,由此构建了实行近千年的封建制度,随之建立了查理曼帝国。但是,采邑制改革政策--作为一种实行于查理曼帝国时期的封建制度--反映的是公共权力地方化的封建潮流,这使得帝国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长期维持中央集权。

  一、采邑制改革政策的脆弱性

  从一开始,采邑制改革政策就从结构上存在着巨大的脆弱性。为了争取贵族和官员的支持,以便重建王权,查利马特一面剥夺大量教会地产,一面将履行军事义务与授予土地结合起来,用义务和契约构建了等级制下的保护关系网,其特点是:承认君主为全国的封君、最大地产所有者和上帝所承认的最高世俗权力所有者,依靠等级层层履行义务和接受采邑,“每个等级的领主都要为他的\'人\'负责,都要敦促他履行义务。”因此,采邑制改革政策是查理曼帝国的政治、经济和法律的基本制度,帝国的统一全依此得到维系。但是采邑制改革政策的推行,是因为领主们对帝国统一合法性的承认,这种合法性来自于教会的“君权神授”理论。因此,采邑制改革政策的结构关键在于帝国统一的合法性。义务是它的履行的手段,契约、忠诚和一系列监管体系则构成了它的保障体系。但是帝国统一的合法性相对于地方领主追求自身利益的行动,便显得不够坚固了。当它的授予者--教会,和它的实践者--地方贵族和王室附庸,都对它视而不见而专心扩充自己实力时,这种合法性自然就不再维持帝国的统一了。

  首先,教会的封建化使它为了自身利益而决定合法性的赋予成为可能。在这方面,汤普逊详细论证了教会的封建化过程,认为在查理曼帝国时期,教会被纳入到封建体系之中。教皇和主教们掌握着大量地产与农奴,甚至私人武装,从而与地方领主毫无区别。教会为了自身利益,当需要保障时,便将合法性的旗帜授给能保障它的人,支持他的统一,比如查理曼。随着实力的发展,教会有了自己的保障,当帝国的统一变得可有可无甚至阻碍教会的进一步扩充时,那么教会也完全有可能更改甚至毁灭帝国的合法性。事实上,在虔诚者路易那几个侄子的争位战中,就有教会的参与。而后来教会对路易、查理和罗退尔三人各自王位合法性的承认,无疑就是对帝国统一合法性的否认。

  其次,连接这套封建体系的义务和契约纽带在领主对自身利益的追求中逐渐被削弱。不仅原有的地方领主日渐专注于自身利益而不大理会对皇帝的忠诚义务,就连帝国的王室附庸也是如此。王室附庸是指在皇帝身边的封建军事集团,例如亲兵、中央官吏和伯爵等人,他们是采邑制改革的产物,因为支持查理曼帝国而被授予要职和土地,负责为帝国提供大部分兵员以及对地方领主的监督,堪称帝国的中坚力量。但是由于他们的附庸地位,使其可以跟地方领主一样,长期管理着一块土地,到后来更是可以世袭,这使得王室附庸们习惯于把这块土地视为自己所有而非王室的财产,因此很自然地,他们对王室的忠诚逐渐冷淡下来,代之以开始注重发展自身的经济政治实力。由于负担着帝国军备,因此一旦他们由帝国的支柱变成了分裂帝国的力量,对统一的破坏便格外的大。

  英国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认为,西方封建主义有三个结构性特点,其中之一便是“在整个封建依附等级制的顶点有着固有的模糊和动摇。”而采邑制改革政策的脆弱性恰恰便是在这里体现,皇帝统一帝国的合法性相对微薄,彼此维系得纽带又不够牢固。于是查理曼在世时,这套制度尚能依靠其影响力和地方势力相对于中央的弱小而得到维持。但是当查理曼去世后,此时地方势力已经足够强大,而新继承者宽厚儒弱,王权日趋衰落。面对动荡的政治局势和王室领地的巨大诱惑,贵族和教会为了各自的利益,于是相互勾结,支持诸王子的内战,从而牺牲了帝国的统一。

  二、帝国分裂的深层原因

  采邑制改革是顺应自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所开始的欧洲封建化潮流而出现的,这就决定它所带来的只能是封建制度,而不是其他。美国历史学家汤普逊认为,封建制度具有公共权力地方化的特色,因此地方势力不断膨胀,而且在此期间几乎不受阻挠。从而为查理曼帝国分裂埋下了定时炸弹,一俟时机成熟,统一的帝国便会被地方利益炸得四分五裂。

  在政治法律方面,地方领主们所掌握到的权力最重要莫过于特许权了。它是由王室授予的免干涉权,本意是为了保护教会的财产在战乱中不受违法官员们的侵害,享有者可以在政治、经济和司法等诸多方面不受中央干涉。但是很快,地方贵族等大地主们嗅到了其中的巨大好处。早在墨洛温王朝晚期,他们便用诱劝和胁迫的手段普遍为自己争取到了特许权,特许权自此开始泛滥,中央在地方的权限也就大为缩减,这样导致的第一个主要后果便是世袭的盛行。采邑制改革原先规定所授予的土地不准世袭,但是到查理曼帝国晚期,世袭不仅普遍流行于地方贵族,职分地甚至恩地也开始世袭。另一个主要后果是司法权的地方化,它使得领主们有效的管理自己庄园的臣仆。最后便是私人武装的兴起,为领主们坚固的堡垒再加厚一层。

  在经济方面,地方领主们掌握了在自己土地上的赋税收取权。自西罗马帝国崩溃后,中央赋税体系一直没有恢复,许多原本来自于中央的税收变成了地方领主们的主要收入,比如土地税。并且还有各种花样繁多的苛捐杂税剥削着农民。大量税捐落入了领主们的私人腰包,他们却很少用来干些公共服务的事情,造成道路和桥梁的年久失修。而关税和商业税又阻碍着贸易的往来。于是自然经济进一步发展起来,每个领主的庄园都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和生产单位。就连王室也是依靠自己的直接领地生活,地方领主纳贡只占很小一部分。查理曼除了打仗以外,大部分时间在专注于自己的庄园,而不是管理帝国,这一点从他著名的《庄园诏令》可见一斑。

  三、结论

  汤普逊说过:“任何伟大历史性的制度,如果它不是反映时代的统治思想,如果它的组织不体现时代的惯例,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采邑制改革政策的顺应了封建化潮流的发展,从而成功地建立起封建制度,但是对于查理曼帝国的统一,它所起到的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作用。由于封建制度的产生,与统一强大的王权相悖,这个矛盾不解决,即使建立起来了帝国,也不过是一个仰仗领袖权威的“封建集合体”,内在的脆弱使它必然要在权威消逝后分裂成大小不等的领地。尽管查理曼号称“罗马人的皇帝”,要延续西罗马帝国的正统,但是到最后,只能是一个一人帝国。当时人可能也意识到这一点,汤普逊就提道:“只有少数失意的政客对帝国的瓦解,还感到伤心。”

 
责任编辑: 魏燕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