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新闻 > 军事历史 
字号:

极端武装塔利班崛起之地: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1)

来源: 中华网军事 作者: 时间:2014-12-05 13:38:19

  这是2001年11月1日,几名塔利班士兵站在开往坎大哈的坦克上。新华社发

  (摘自:《塔利班》 重庆出版社 作者:【巴基斯坦】艾哈迈德拉希德)

  穆罕默德·哈桑·拉赫曼尼(Mohammed Hassan Rehmani)有个让人烦心的怪癖。这位塔利班政权驻坎大哈的地方首长习惯用仅存的一条腿把身前的桌子推来推去。一场采访下来,桌子能绕着主人的座位转十来个圈。也许出于某种心理暗示,也许只是无意识的抽搐,总之,哈桑健全的那条腿一直动个不停。

  哈桑的另外一条腿就是一根木头桩子,和《金银岛》(Treasure Island)里约翰·西尔佛(John Silver)的那条木腿如出一辙,旧得已经脱了漆,木腿上遍布着的抓痕和碎木屑无疑是主人办公据点外的崎岖山路留下的痕迹。哈桑当年四十出头,资历很高,曾经亲身参与过抗苏战争,这一点在塔利班中可不多见。他是塔利班的创始元老之一,在组织中的地位仅次于老战友奥马尔,位居第二。

  1989年坎大哈前线的一次战斗让哈桑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腿,当时正值苏联军队撤出阿富汗之际。如今,阿富汗境内的数百万名截肢者已经用上了国际援助的假肢,不过哈桑还是更喜欢那根木桩。除去腿脚不便,哈桑还被苏军火炮夺去了一根手指。塔利班有着世界上残疾率最高的领导层,这一点真叫人哭笑不得。其中,奥马尔因为1989年的一次火箭袭击而右眼失明,法务部长努鲁丁·图拉比(Nuruddin Turabi)和外交部长穆罕默德·高斯(Mohammed Ghaus)也都只剩下一只眼睛可用。而喀布尔市长阿卜杜尔·马吉德(Abdul Majid)则失去了一条腿和两根手指。至于其他的领导人,包括那些军事指挥官,也都留下了类似的残疾。

  塔利班领导层的肢体残疾都源于阿富汗20年来持续不停的战事。这一系列战事让150多万人丧生,整个国家因此满目疮痍。当年,苏联方面为了剿灭圣战组织,每年都要向阿富汗战场投入近50亿美元的资金。最后,苏联虽然付出了450亿美元的代价,战争却以失败告终。同样在1980到1992年间,美国政府向圣战组织提供了40-50亿美元的援助。而沙特阿拉伯也紧跟盟友的脚步,为圣战组织慷慨解囊,西欧以及许多伊斯兰国家也是纷纷跟进,提供援助。圣战组织收到的援助总额超过100亿美元。这笔钱的绝大部分都以致命的现代武器的形式出现在许多普通农民的手中,并发挥了极大的破坏力。

  20世纪80年代坎大哈地区附近战斗的残酷性,反映在了塔利班领导者们的肢体残疾上。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西方阵营向阿富汗各地的圣战组织提供了大量军事、经济和药品等战略物资。坎大哈及阿富汗南部一带的杜兰尼部普什图人(Durrani Pushtuns)获助甚微,而居住在阿富汗东部和喀布尔附近的吉尔扎伊部(Ghilzai Pushtuns)才是大力扶持的对象。负责分配西方援助的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对杜兰尼部存有戒心,多次敷衍坎大哈方面的求援。结果,坎大哈方面的伤兵必须跨过边境到巴基斯坦一侧的奎达(Quetta)才能接受治疗,一路上要在骆驼背上颠簸两天。时至今日,塔利班所拥有的急救物资也少得可怜,医生寥寥无几,前线的外科大夫更是没有。

  事实上,阿富汗境内仅有的几个医疗从业者只存在于国际红十字会(ICRC)开办的医院之中。

  1979年12月,笔者正好身处坎大哈,有机会目睹了第一批苏军坦克的闯入。苏联人从位于中亚的苏联土库曼斯坦加盟共和国一路南下,途中经过赫拉特,踏着20世纪60年代苏联援建的公路来到坎大哈,整个行程不过两天。那些苏联士兵不过十几岁大,其中不少是中亚人。他们钻出坦克,拂去制服上的尘土,涌向附近的小摊讨茶喝。绿茶不加糖是中亚人的主食,对于阿富汗居民同样不可或缺。当时集市里的阿富汗居民,只是默默观望着中亚邻居的一举一动。12月27日,苏军特种部队(Spetsnatz)攻入哈菲佐拉·阿明(Hafizullah Amin)位于喀布尔的官邸,杀死了这位阿富汗总统。喀布尔被苏军完全控制,而巴布拉克·卡尔迈勒(Babrak Karmal)则成了傀儡政府的头头。

  坎大哈附近的反苏起义最初是由杜兰尼部族人组织起来的。究其性质而言,将其定性为伊斯兰极端分子领导的宗教圣战,不如说是由部落长老和教士(Ulema,乌里玛,资深宗教学者)们掀起的部族斗争。当时,在白沙瓦受到巴基斯坦政府确认的七个圣战组织,无一由杜兰尼部的人领导。这七路人马不但受到西方支持,在坎大哈也各自拥有一批追随者。不过,阿富汗南部最有势力的派系,还是那些依靠部落血缘组织起来的武装,比如莫拉维·穆罕默德·纳比·穆罕默迪(Maulvi Mohammed Nabi Mohammedi)领导的伊斯兰革命运动(Harakat-e-Inquilab Islami)以及莫拉维·尤尼斯·哈里斯(MaulviYounis Khalis)旗下的伊斯兰党(Hizb-e-Islami)。这两位领袖都是有名的地方豪强,战前也都开办着各自的伊斯兰宗教学校(madrassas)(有资料指出“madrassa”泛指一切学校,并非宗教学堂的专称,但本书习惯用这个单词指代专门的宗教学校)。

  阿富汗南方豪强之所以效忠白沙瓦,是因为后者手中有钱有枪。奥马尔加入了伊斯兰党,而哈桑则成了伊斯兰革命运动组织的一员。哈桑说:“我和奥马尔很熟识,但打仗的时候我们常常各为其主。当然,我们也有处在同一战壕的时候。”

  艾哈迈德·盖拉尼(Pir Sayed Ahmad Gailani)领导的国家伊斯兰阵线也吸引了大批人马,“Pir”为伊斯兰苏菲派宗教头衔,意为“长者”。盖拉尼主张迎回老国王査希尔·沙阿作为抗击外敌的领袖。他的提议遭到了美国和巴基斯坦方面的强烈反对。

  査希尔·沙阿当时生活在罗马,他的威信仍然很高,在坎大哈广受爱戴。坎大哈的父老乡亲都希望査希尔·沙阿的归来能重塑杜兰尼部的领导地位。随着战争的推进,普什图圣战组织内部各部族之间的争权夺利也趋于白热化。伊斯兰教士阶层标榜伊斯兰教建立初期的种种文化和价值,同时,他们也很尊重以支尔格会议(Jirga)为代表的阿富汗部落传统。相较于其他势力,教士们对于非普什图裔人也有一份包容心。伊斯兰极端分子对部落传统非议很多,他们的意识形态追求十分极端,那就是在阿富汗掀起一场伊斯兰革命。对于其他民族,伊斯兰极端分子主张排斥政策。这也引发了非普什图裔阿富汗人的反感。

  伊斯兰革命运动组织并没有严格的组织结构,完全靠武装分子和部族首领之间的松散联盟加以维系。许多成员只在宗教学校上过几年学,远算不上宗教事务专家。不过,相对来说希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党行动隐秘、权力集中,参政的激情也更高。伊斯兰党的干部都是普什图人,他们来自城市地区,也受过教育。战争爆发之前,伊斯兰主义者在阿富汗社会里缺乏根基。不过,美金、武器源源不断而来,再加上来自巴基斯坦某些势力的鼎力支持,极端分子不但有了自己的根基,而且力量猛增。1994年之前,传统派和极端派之间争端不断。结果两败俱伤,一个更极端的武装派别--塔利班接管了坎大哈的权力真空。

  坎大哈是阿富汗第二大城市,苏军入侵之前,该市约有人口25万。如今已经下降到不足一半。特殊的地位,让坎大哈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公元前500年,坎大哈古城便有人类居住。不过,距坎大哈35英里的蒙迪加克(Mundigak)历史更为悠久,这个小村子早在公元前3000年的青铜时代便已经成形,是印度河文明的一部分。从坎大哈东去,穿过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波伦山口(BolanPass)便能到达巴基斯坦的信德省,近而来到阿拉伯海边上,直通印度,而从此地一路西行,则可以去到赫拉特省和伊朗。凭借贯通东西的地利,当地人有着杰出的经商才能。坎大哈不但是印度和伊朗之间重要的商业驿站,也是两地艺术、文化和手工艺品的交流之处。城中有着无数的集市,其中很多都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著名老店。

  艾哈迈德·沙阿·杜兰尼(Ahmad Shah Durrani)是杜兰尼王朝的开国君主,也是坎大哈新城的奠基者。自1761年落成以来,坎大哈新城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杜兰尼王朝延续了300年,奠定了现代阿富汗的基础。因此,坎大哈在普什图人的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阿富汗历代君王对家乡父老特别体恤,在他们的统治之下,坎大哈居民享有免服兵役的特权。艾哈迈德·沙阿的陵寝位于坎大哈中心,正处在中央集市的旁边。时至今日,仍有几千名阿富汗人来到沙阿长眠的地方进行拜祭,纪念这位阿富汗的国父。

  紧邻沙阿陵寝的地方,矗立着一座清真寺。那里是阿富汗的宗教圣地,先知的披风(Shrine of cloak of Prophet)便收藏于此。不过,平日里的朝拜者无缘见到披风的真面目。只有当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披风才会适时亮相。历史上,这种情况只发生过寥寥数次,比如1929年,当时的国王阿曼诺拉·汗(Amanullah Khan)正处于团结各大部落的紧要关头;以及1935年坎大哈爆发霍乱的危机时刻。1996年,先知的披风再次现身。这一次是因为奥马尔的缘故。塔利班领袖向他的战士们展示了这件披风,很快便被手下拥戴为“信徒的领袖”(Amir-ul Momineen)。

  不过,坎大哈最著名的特产是各种水果。作为一个绿洲上的城市,坎大哈和灼热干旱的沙漠完全绝缘。这里有的是成片的绿地、荫凉的果园,出产的葡萄、甜瓜、桑葚、蜜桃、石榴、无花果享誉伊朗和印度。其中,坎大哈的石榴最是闻名。1 000多年前,波斯人便在文献中称赞坎大哈石榴的甘美。上个世纪,英属印度的总督大人习惯用它来款待宾客。20世纪初,由于司机们的作用,坎大哈的优质水果一路远销,甚至出现在孟买和加尔各答的市场上,坎大哈的卡车司机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后来,从事走私的司机阶层成了塔利班最大的资金来源。

  在坎大哈,果园曾经有着丰沛的水源,灌溉系统良好。不过,这一切已经成为往事。苏军和圣战组织之间的混战让昔日的田野变成了地雷区,大批农村人口逃往巴基斯坦。果园纷纷荒废。如今的坎大哈是世界上地雷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坎大哈地势平坦,不易隐蔽。但是圣战组织的战士还是在果园和水渠中找到了庇护所,并很快控制了农村地区。苏军部队只能困守城市。为了扫荡圣战组织,苏联方面砍掉了成千株果树,将灌溉系统全部毁坏。所以,1990年难民们重归故园的时候,这片土地已经不适合发展水果种植了。但是,人们很快找到了替代作物,那就是罂粟。由此带来的鸦片贸易,很快变成了塔利班的财源。

  摘自《塔利班》中文版

  这是2001年11月1日,几名塔利班士兵站在开往坎大哈的坦克上。新华社发

  (摘自:《塔利班》 重庆出版社 作者:【巴基斯坦】艾哈迈德拉希德)

  穆罕默德·哈桑·拉赫曼尼(Mohammed Hassan Rehmani)有个让人烦心的怪癖。这位塔利班政权驻坎大哈的地方首长习惯用仅存的一条腿把身前的桌子推来推去。一场采访下来,桌子能绕着主人的座位转十来个圈。也许出于某种心理暗示,也许只是无意识的抽搐,总之,哈桑健全的那条腿一直动个不停。

  哈桑的另外一条腿就是一根木头桩子,和《金银岛》(Treasure Island)里约翰·西尔佛(John Silver)的那条木腿如出一辙,旧得已经脱了漆,木腿上遍布着的抓痕和碎木屑无疑是主人办公据点外的崎岖山路留下的痕迹。哈桑当年四十出头,资历很高,曾经亲身参与过抗苏战争,这一点在塔利班中可不多见。他是塔利班的创始元老之一,在组织中的地位仅次于老战友奥马尔,位居第二。

  1989年坎大哈前线的一次战斗让哈桑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腿,当时正值苏联军队撤出阿富汗之际。如今,阿富汗境内的数百万名截肢者已经用上了国际援助的假肢,不过哈桑还是更喜欢那根木桩。除去腿脚不便,哈桑还被苏军火炮夺去了一根手指。塔利班有着世界上残疾率最高的领导层,这一点真叫人哭笑不得。其中,奥马尔因为1989年的一次火箭袭击而右眼失明,法务部长努鲁丁·图拉比(Nuruddin Turabi)和外交部长穆罕默德·高斯(Mohammed Ghaus)也都只剩下一只眼睛可用。而喀布尔市长阿卜杜尔·马吉德(Abdul Majid)则失去了一条腿和两根手指。至于其他的领导人,包括那些军事指挥官,也都留下了类似的残疾。

  塔利班领导层的肢体残疾都源于阿富汗20年来持续不停的战事。这一系列战事让150多万人丧生,整个国家因此满目疮痍。当年,苏联方面为了剿灭圣战组织,每年都要向阿富汗战场投入近50亿美元的资金。最后,苏联虽然付出了450亿美元的代价,战争却以失败告终。同样在1980到1992年间,美国政府向圣战组织提供了40-50亿美元的援助。而沙特阿拉伯也紧跟盟友的脚步,为圣战组织慷慨解囊,西欧以及许多伊斯兰国家也是纷纷跟进,提供援助。圣战组织收到的援助总额超过100亿美元。这笔钱的绝大部分都以致命的现代武器的形式出现在许多普通农民的手中,并发挥了极大的破坏力。

  20世纪80年代坎大哈地区附近战斗的残酷性,反映在了塔利班领导者们的肢体残疾上。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西方阵营向阿富汗各地的圣战组织提供了大量军事、经济和药品等战略物资。坎大哈及阿富汗南部一带的杜兰尼部普什图人(Durrani Pushtuns)获助甚微,而居住在阿富汗东部和喀布尔附近的吉尔扎伊部(Ghilzai Pushtuns)才是大力扶持的对象。负责分配西方援助的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对杜兰尼部存有戒心,多次敷衍坎大哈方面的求援。结果,坎大哈方面的伤兵必须跨过边境到巴基斯坦一侧的奎达(Quetta)才能接受治疗,一路上要在骆驼背上颠簸两天。时至今日,塔利班所拥有的急救物资也少得可怜,医生寥寥无几,前线的外科大夫更是没有。

  事实上,阿富汗境内仅有的几个医疗从业者只存在于国际红十字会(ICRC)开办的医院之中。

  1979年12月,笔者正好身处坎大哈,有机会目睹了第一批苏军坦克的闯入。苏联人从位于中亚的苏联土库曼斯坦加盟共和国一路南下,途中经过赫拉特,踏着20世纪60年代苏联援建的公路来到坎大哈,整个行程不过两天。那些苏联士兵不过十几岁大,其中不少是中亚人。他们钻出坦克,拂去制服上的尘土,涌向附近的小摊讨茶喝。绿茶不加糖是中亚人的主食,对于阿富汗居民同样不可或缺。当时集市里的阿富汗居民,只是默默观望着中亚邻居的一举一动。12月27日,苏军特种部队(Spetsnatz)攻入哈菲佐拉·阿明(Hafizullah Amin)位于喀布尔的官邸,杀死了这位阿富汗总统。喀布尔被苏军完全控制,而巴布拉克·卡尔迈勒(Babrak Karmal)则成了傀儡政府的头头。

  坎大哈附近的反苏起义最初是由杜兰尼部族人组织起来的。究其性质而言,将其定性为伊斯兰极端分子领导的宗教圣战,不如说是由部落长老和教士(Ulema,乌里玛,资深宗教学者)们掀起的部族斗争。当时,在白沙瓦受到巴基斯坦政府确认的七个圣战组织,无一由杜兰尼部的人领导。这七路人马不但受到西方支持,在坎大哈也各自拥有一批追随者。不过,阿富汗南部最有势力的派系,还是那些依靠部落血缘组织起来的武装,比如莫拉维·穆罕默德·纳比·穆罕默迪(Maulvi Mohammed Nabi Mohammedi)领导的伊斯兰革命运动(Harakat-e-Inquilab Islami)以及莫拉维·尤尼斯·哈里斯(MaulviYounis Khalis)旗下的伊斯兰党(Hizb-e-Islami)。这两位领袖都是有名的地方豪强,战前也都开办着各自的伊斯兰宗教学校(madrassas)(有资料指出“madrassa”泛指一切学校,并非宗教学堂的专称,但本书习惯用这个单词指代专门的宗教学校)。

  阿富汗南方豪强之所以效忠白沙瓦,是因为后者手中有钱有枪。奥马尔加入了伊斯兰党,而哈桑则成了伊斯兰革命运动组织的一员。哈桑说:“我和奥马尔很熟识,但打仗的时候我们常常各为其主。当然,我们也有处在同一战壕的时候。”

  艾哈迈德·盖拉尼(Pir Sayed Ahmad Gailani)领导的国家伊斯兰阵线也吸引了大批人马,“Pir”为伊斯兰苏菲派宗教头衔,意为“长者”。盖拉尼主张迎回老国王査希尔·沙阿作为抗击外敌的领袖。他的提议遭到了美国和巴基斯坦方面的强烈反对。

  査希尔·沙阿当时生活在罗马,他的威信仍然很高,在坎大哈广受爱戴。坎大哈的父老乡亲都希望査希尔·沙阿的归来能重塑杜兰尼部的领导地位。随着战争的推进,普什图圣战组织内部各部族之间的争权夺利也趋于白热化。伊斯兰教士阶层标榜伊斯兰教建立初期的种种文化和价值,同时,他们也很尊重以支尔格会议(Jirga)为代表的阿富汗部落传统。相较于其他势力,教士们对于非普什图裔人也有一份包容心。伊斯兰极端分子对部落传统非议很多,他们的意识形态追求十分极端,那就是在阿富汗掀起一场伊斯兰革命。对于其他民族,伊斯兰极端分子主张排斥政策。这也引发了非普什图裔阿富汗人的反感。

  伊斯兰革命运动组织并没有严格的组织结构,完全靠武装分子和部族首领之间的松散联盟加以维系。许多成员只在宗教学校上过几年学,远算不上宗教事务专家。不过,相对来说希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党行动隐秘、权力集中,参政的激情也更高。伊斯兰党的干部都是普什图人,他们来自城市地区,也受过教育。战争爆发之前,伊斯兰主义者在阿富汗社会里缺乏根基。不过,美金、武器源源不断而来,再加上来自巴基斯坦某些势力的鼎力支持,极端分子不但有了自己的根基,而且力量猛增。1994年之前,传统派和极端派之间争端不断。结果两败俱伤,一个更极端的武装派别--塔利班接管了坎大哈的权力真空。

  坎大哈是阿富汗第二大城市,苏军入侵之前,该市约有人口25万。如今已经下降到不足一半。特殊的地位,让坎大哈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公元前500年,坎大哈古城便有人类居住。不过,距坎大哈35英里的蒙迪加克(Mundigak)历史更为悠久,这个小村子早在公元前3000年的青铜时代便已经成形,是印度河文明的一部分。从坎大哈东去,穿过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波伦山口(BolanPass)便能到达巴基斯坦的信德省,近而来到阿拉伯海边上,直通印度,而从此地一路西行,则可以去到赫拉特省和伊朗。凭借贯通东西的地利,当地人有着杰出的经商才能。坎大哈不但是印度和伊朗之间重要的商业驿站,也是两地艺术、文化和手工艺品的交流之处。城中有着无数的集市,其中很多都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著名老店。

  艾哈迈德·沙阿·杜兰尼(Ahmad Shah Durrani)是杜兰尼王朝的开国君主,也是坎大哈新城的奠基者。自1761年落成以来,坎大哈新城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杜兰尼王朝延续了300年,奠定了现代阿富汗的基础。因此,坎大哈在普什图人的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阿富汗历代君王对家乡父老特别体恤,在他们的统治之下,坎大哈居民享有免服兵役的特权。艾哈迈德·沙阿的陵寝位于坎大哈中心,正处在中央集市的旁边。时至今日,仍有几千名阿富汗人来到沙阿长眠的地方进行拜祭,纪念这位阿富汗的国父。

  紧邻沙阿陵寝的地方,矗立着一座清真寺。那里是阿富汗的宗教圣地,先知的披风(Shrine of cloak of Prophet)便收藏于此。不过,平日里的朝拜者无缘见到披风的真面目。只有当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披风才会适时亮相。历史上,这种情况只发生过寥寥数次,比如1929年,当时的国王阿曼诺拉·汗(Amanullah Khan)正处于团结各大部落的紧要关头;以及1935年坎大哈爆发霍乱的危机时刻。1996年,先知的披风再次现身。这一次是因为奥马尔的缘故。塔利班领袖向他的战士们展示了这件披风,很快便被手下拥戴为“信徒的领袖”(Amir-ul Momineen)。

  不过,坎大哈最著名的特产是各种水果。作为一个绿洲上的城市,坎大哈和灼热干旱的沙漠完全绝缘。这里有的是成片的绿地、荫凉的果园,出产的葡萄、甜瓜、桑葚、蜜桃、石榴、无花果享誉伊朗和印度。其中,坎大哈的石榴最是闻名。1 000多年前,波斯人便在文献中称赞坎大哈石榴的甘美。上个世纪,英属印度的总督大人习惯用它来款待宾客。20世纪初,由于司机们的作用,坎大哈的优质水果一路远销,甚至出现在孟买和加尔各答的市场上,坎大哈的卡车司机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后来,从事走私的司机阶层成了塔利班最大的资金来源。

  在坎大哈,果园曾经有着丰沛的水源,灌溉系统良好。不过,这一切已经成为往事。苏军和圣战组织之间的混战让昔日的田野变成了地雷区,大批农村人口逃往巴基斯坦。果园纷纷荒废。如今的坎大哈是世界上地雷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坎大哈地势平坦,不易隐蔽。但是圣战组织的战士还是在果园和水渠中找到了庇护所,并很快控制了农村地区。苏军部队只能困守城市。为了扫荡圣战组织,苏联方面砍掉了成千株果树,将灌溉系统全部毁坏。所以,1990年难民们重归故园的时候,这片土地已经不适合发展水果种植了。但是,人们很快找到了替代作物,那就是罂粟。由此带来的鸦片贸易,很快变成了塔利班的财源。

  摘自《塔利班》中文版

 
责任编辑: 魏燕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