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新闻 > 军事历史 
字号:

对越反击战:解放军同登歼灭战 歼敌五千余人(1)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时间:2015-02-27 16:51:12

  同登碉堡

  新华社广西边防前线三月十三日电我广西边防部队的自卫还击,首先在越南同登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毙俘敌军五千多人。

  同登,距离中越边境只有三四公里,与我友谊关遥遥相对,是谅山要塞的门户。驻扎在这里的有越军“王牌师”第三师第十二团、炮兵六十八团以及独立第二O五营和两个公安屯的兵力。其中第十二团曾被吹嘘为“英雄团”、“飞虎团”。我军发起自卫还击前,这里的敌军曾多次炮击我边境地区,并侵入我境杀害我边民。同登,已经被越南当局变成了对中国进行侵略扩张的一个前哨堡垒。我广西边防部队攻克同登,全歼守敌,给了挑衅的越军以应得的惩罚,并为我军挥师南下直取谅山,开辟了胜利进军的道路。

  为保卫边疆,开炮!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清晨自卫还击打响后,我边防部队英雄的的炮兵一马当先,百发百中的神炮手对准同登的越军,首先开炮。把成千上万发炮弹倾盆大雨般地倾泻到“飞虎团”的阵地上。

  在我炮火轰击下,越军在同登一带构筑的几十个主要地面火力点,顷刻之间土崩瓦解。当猖狂一时的敌人还晕头转向的时候,我英勇的步兵战士已经迅雷般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打得他们死的死,伤的伤。在中越铁路接轨点三孔桥上企图炸桥阻挡我军前进的一股越军,没有来得及引爆,就成了我军的第一批俘虏。

  我步兵发起冲锋后不久,记者在友谊关东侧见到一个惊魂未定的越军俘虏。他抖索着说:“你们的炮火打得真准啊,我们连只跑出来二、三十人,我们班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刀劈敌阵,斩关夺隘

  在我大炮向敌阵纵深猛轰的同时,从友谊关东西两侧同时杀出的我两支英雄的部队,就象两把锋利的钢刀,直劈敌阵。隆隆的坦克在前面开路。在怪石突起、荆棘丛生的山岗上,在明碉暗堡的火力封锁下,战士们边打边进,一路冲杀,只用四个半小时,就绕出同登,提前在同登以南胜利会师。同登战场上很快形成了我军关门聚歼敌军的态势。

  从中越边界到同登,沿途绵亘起伏的每一个大小头,都披覆着茂密的荆棘,布满奇形怪状的石洞。越南当局早就利用这些有利地形,长期经营构筑了许多野战工事。满山遍野的荆棘掩藏着明碉,山洞变成了暗堡,石罅缝隙也都有轻重机枪的射口,许多山坡和通道口还埋设了大片大片的地雷。我英勇的战士就是在这样的不利地形和火力封锁下猛打猛冲,斩关夺隘。

  当敌人暗堡喷出阵阵火舌的时候,专门对付这些“石壳壳”的突击队,敏捷地出现在敌堡下。正在扫射的敌机枪,被他们丛射口一把拖了出来;他们捅进敌堡里的爆破筒被推出来,战士们又硬顶着塞回去。在进军的道路上,我军涌现出一大批活着的黄继光、董存瑞式的英勇爆破手。

  勇士面前无阻挡。八连班长黄国仁,右脚掌被敌人的子弹打穿,血流如注。他撕团棉花往伤口里一塞,继续跟着部队向前冲。三连六班副班长杨玉成,在快速挺进中同迎面突然跑来的一个敌人几乎撞个满怀。眼明手快的小杨,拔开敌人的冲锋枪,扑上去用铁钳般的双手卡住敌人的脖子,把敌人卡死在路边稻田里。

  为了争取时间,关住“飞虎”,我英雄的坦克打出了顽强的战斗风格。被誉为“独胆英雄”的坦克七连连长李德贵,驾驶着“710”号英雄战车,三闯同登以南敌人重点设防的探某。在黑夜中,李德贵发现哪有火光,就向哪里射击。后来,炮弹打完了,他驾驶着铁骑在敌炮阵地上纵横驰骋,见到敌人就压,碰到炮车就撞,把敌阵地打得稀烂。

  坦克八连的四辆战车,开足马力边战斗边开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预定位置。这时,两股同登守敌正要从铁路和公路南逃,八连的英雄坦克手一顿炮火,把他们歼灭了。

  黎笋集团苦心经营多年的侵华前哨堡垒同登,就这样很快被我军分割得不成战斗体系了。

  英雄锁“飞虎”

  一场新的激战,在合围地同登南面的探垄展开。

  探垄四面都是高高低低的山包,中间一片洼地,通往谅山的铁路和公路就在这里交叉。它地势险要,是同登和谅山间南赤北往的咽喉。

  十七日,我广西边防部队某部攻打同登的时候,另一支英勇善战的尖刀部队已插到探某,迅速占领周围的制高点,准备迎击敌人反扑。

  傍晚,夕阳还挂在山尖,探垄一带的群山间响起了闷雷似的炮声和密集的枪声。敌人从谅山方向开来。大批援军,对探垄我阵地发起了轮番攻击,妄图打开一条通路,把“飞虎团”和其他被围的越军营救出去。

  敌人漫山遍野地冲上来了,我炮兵立即组织拦阻射击,一阵炮弹,打得敌人尸横遍野,剩下的残兵败卒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战士们高兴得跳起来欢呼:“打得好,再来一炮!”又是一阵炮弹,第二批敌人又被炸得飞上了天。

  在炮火的支援下,我步兵健儿一次又一次地跃出阵地,同敌人短兵相接地撕杀着,把反扑的敌军一次又一次压下山去。

  同登越军又从侧后攻来,妄图突围南逃,探垄一线阵地上的我军,处于两面作战之中。在这关键时刻,亲临火线的我军一些老战士,都挺立在枪林弹雨中。同年轻战士一起扼守阵地。跟三营一路穿插到探垄的某部副部队长、战斗英雄李万余,在阵地上亲自指挥三营干部不断调整兵力部署,注意积蓄力量,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敌情。当敌人的反冲击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时候,副团长梁亚尾,三次从营指挥所前移到七连阵地,指挥八二炮干掉敌人三个机枪火力点,带领战士三次打退敌人的反冲击。

  为了扼守探垄,卡住“飞虎”的脖子,英勇的战士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篇章。有一次,敌人没等炮火停下,就拼命冲了上来,七连六班的阵地被七个敌人突破了,情况十分危急。只见六班长张春才跃出堑壕,抱起一挺轻机枪,向着突破口猛扫,打死了两个敌人。子弹打完了,张春才正要换弹盘,敌人发狂似地向他冲来。张春才抡起机枪“呼”地扫去,又击倒一个敌人。四个敌人蜂涌而上,把张春才死死抱住。张春才向战友一声怒吼:“快向我扔手榴弹!”战友们冲上去消灭了敌人,张春才也身负重伤。

  在连续两昼夜的探垄激战中,英勇的战士没有让增援的敌人前进半步。仅三营就打退敌人几十次反冲击,毙敌七百九十余名。“飞虎团”被铁与火锁在笼中等待着灭亡。

  砸碎碉堡,聚歼顽敌

  同登守敌步步退却,最后龟缩到了以火车站的永久性工事与枢纽,包括三三九高地和探某在内的几个据点里,钻在地下继续顽抗。

  这个永久性工事,是当年法国人修的炮楼,以后日本侵略军又进行了加固。当年法军据守时,日军用了四十五天没有能攻下来,最近几年河内当局进一步把它扩建成一座坚固的地堡群,并与有十多个山头工事的探某和能用火力控制探某的三三九高地相通,可以互为进退,彼此救援。同登的军政要员都集中在这里,妄想依靠这里的坚固工事和重兵保住性命,“飞虎团”的指挥所也设在下面的洞室里。

  记者战后来到这里,看到这炮楼长八十米,宽六十米,用钢筋混凝土浇灌的四壁厚度达一点五米。上面四角各有一个碉堡,每个碉堡各有三层火力;四面布满了暗堡,又是一层层的火力点。地下的坑道指挥所,有地道相连,四通八达。现在,炮台已被炸的东倒西歪,炸塌的工事里到处是散发着臭气的敌尸体。此情此景,不难想到当时战斗的激烈和我军的威力。

  一些参加同登战斗的英雄连队,在自己的连史上都写下了这场地堡群歼灭战的光辉一页。在连续几心昼夜的激战中,战士们机智勇敢两战炮楼,三打探某,勇夺三三九高地。敌人的地堡刚一发火,我军更加猛烈的火力马上压制它,封锁它;突击队随即飞一样冲上去,炸药包、火箭筒、喷火器大显神威。

  在会攻炮楼的战斗中,某团九连一排负责拔掉一个重机枪火力点。班长王金盛首先扑了上去,敌人打来的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震聋了他的耳朵。接着,敌人的机枪子弹又在四周冒火,使他进不得,撤不出,情况危急。只见他就地一滚,滚到炮楼大门边的一个死角处,向敌射击,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一支有机枪手、火箭筒手、爆炸手参加的十人战斗小组,立即抓住战机冲了过去。副班长麦钟明越过堑壕,爬到火力点顶部,向射口里塞进两枚手榴弹,一阵沉闷的爆炸声,敲掉了这个重机枪火力点。十人战斗小组只有一人负轻伤,人人荣立战功。

  在三打探某的战斗中,某部五连连长周远生带领三名战士,利用夜色的掩护闯入敌阵,发现前面工事里的敌人,正摇着三七高炮向我步兵平射。他把两颗手榴弹绑在一起扔过去,几个敌人当场丧了命,另外的敌人也乱作一团,我后续部队赶上来,占领了这个阵地。

  有一支英雄的连队,在副连长陈学度带领下,完成自己的战斗任务后,主动要求参加攻打炮楼的战斗。勇士们乘着漫天大雾,悄悄地通过一片洼地,接近到炮楼敌人的眼皮底下。当我们的炮火一轰击,他们立即和兄弟连队的战友们一起跃身冲上,用机枪、冲锋枪封锁住敌人的各个火力点和坑道口。

  枪声渐渐稀疏。越军同登的“永久性”工事的各个射口,都被我封锁住了。战士们扛来了大量炸药。“轰”、“轰”、“轰”,三声地动山摇的巨响,这座被称为“摧不垮”的大碉堡,变成了一堆水泥渣。

  同登之战胜利结束了,敌“飞虎团”及其附属部队终于遭到了覆灭的下场。(新华社记者阎吾、熊铮彦、周寿祥)

  笔者注:同登之战主力为163师487、488、489团,其中489团出击地就是现在距离友谊关西面约10公里的弄绕关口左侧山岭。487团攻击法国炮楼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163师战前驻地为汕头揭阳。

  同登碉堡

  新华社广西边防前线三月十三日电我广西边防部队的自卫还击,首先在越南同登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毙俘敌军五千多人。

  同登,距离中越边境只有三四公里,与我友谊关遥遥相对,是谅山要塞的门户。驻扎在这里的有越军“王牌师”第三师第十二团、炮兵六十八团以及独立第二O五营和两个公安屯的兵力。其中第十二团曾被吹嘘为“英雄团”、“飞虎团”。我军发起自卫还击前,这里的敌军曾多次炮击我边境地区,并侵入我境杀害我边民。同登,已经被越南当局变成了对中国进行侵略扩张的一个前哨堡垒。我广西边防部队攻克同登,全歼守敌,给了挑衅的越军以应得的惩罚,并为我军挥师南下直取谅山,开辟了胜利进军的道路。

  为保卫边疆,开炮!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清晨自卫还击打响后,我边防部队英雄的的炮兵一马当先,百发百中的神炮手对准同登的越军,首先开炮。把成千上万发炮弹倾盆大雨般地倾泻到“飞虎团”的阵地上。

  在我炮火轰击下,越军在同登一带构筑的几十个主要地面火力点,顷刻之间土崩瓦解。当猖狂一时的敌人还晕头转向的时候,我英勇的步兵战士已经迅雷般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打得他们死的死,伤的伤。在中越铁路接轨点三孔桥上企图炸桥阻挡我军前进的一股越军,没有来得及引爆,就成了我军的第一批俘虏。

  我步兵发起冲锋后不久,记者在友谊关东侧见到一个惊魂未定的越军俘虏。他抖索着说:“你们的炮火打得真准啊,我们连只跑出来二、三十人,我们班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刀劈敌阵,斩关夺隘

  在我大炮向敌阵纵深猛轰的同时,从友谊关东西两侧同时杀出的我两支英雄的部队,就象两把锋利的钢刀,直劈敌阵。隆隆的坦克在前面开路。在怪石突起、荆棘丛生的山岗上,在明碉暗堡的火力封锁下,战士们边打边进,一路冲杀,只用四个半小时,就绕出同登,提前在同登以南胜利会师。同登战场上很快形成了我军关门聚歼敌军的态势。

  从中越边界到同登,沿途绵亘起伏的每一个大小头,都披覆着茂密的荆棘,布满奇形怪状的石洞。越南当局早就利用这些有利地形,长期经营构筑了许多野战工事。满山遍野的荆棘掩藏着明碉,山洞变成了暗堡,石罅缝隙也都有轻重机枪的射口,许多山坡和通道口还埋设了大片大片的地雷。我英勇的战士就是在这样的不利地形和火力封锁下猛打猛冲,斩关夺隘。

  当敌人暗堡喷出阵阵火舌的时候,专门对付这些“石壳壳”的突击队,敏捷地出现在敌堡下。正在扫射的敌机枪,被他们丛射口一把拖了出来;他们捅进敌堡里的爆破筒被推出来,战士们又硬顶着塞回去。在进军的道路上,我军涌现出一大批活着的黄继光、董存瑞式的英勇爆破手。

  勇士面前无阻挡。八连班长黄国仁,右脚掌被敌人的子弹打穿,血流如注。他撕团棉花往伤口里一塞,继续跟着部队向前冲。三连六班副班长杨玉成,在快速挺进中同迎面突然跑来的一个敌人几乎撞个满怀。眼明手快的小杨,拔开敌人的冲锋枪,扑上去用铁钳般的双手卡住敌人的脖子,把敌人卡死在路边稻田里。

  为了争取时间,关住“飞虎”,我英雄的坦克打出了顽强的战斗风格。被誉为“独胆英雄”的坦克七连连长李德贵,驾驶着“710”号英雄战车,三闯同登以南敌人重点设防的探某。在黑夜中,李德贵发现哪有火光,就向哪里射击。后来,炮弹打完了,他驾驶着铁骑在敌炮阵地上纵横驰骋,见到敌人就压,碰到炮车就撞,把敌阵地打得稀烂。

  坦克八连的四辆战车,开足马力边战斗边开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预定位置。这时,两股同登守敌正要从铁路和公路南逃,八连的英雄坦克手一顿炮火,把他们歼灭了。

  黎笋集团苦心经营多年的侵华前哨堡垒同登,就这样很快被我军分割得不成战斗体系了。

  英雄锁“飞虎”

  一场新的激战,在合围地同登南面的探垄展开。

  探垄四面都是高高低低的山包,中间一片洼地,通往谅山的铁路和公路就在这里交叉。它地势险要,是同登和谅山间南赤北往的咽喉。

  十七日,我广西边防部队某部攻打同登的时候,另一支英勇善战的尖刀部队已插到探某,迅速占领周围的制高点,准备迎击敌人反扑。

  傍晚,夕阳还挂在山尖,探垄一带的群山间响起了闷雷似的炮声和密集的枪声。敌人从谅山方向开来。大批援军,对探垄我阵地发起了轮番攻击,妄图打开一条通路,把“飞虎团”和其他被围的越军营救出去。

  敌人漫山遍野地冲上来了,我炮兵立即组织拦阻射击,一阵炮弹,打得敌人尸横遍野,剩下的残兵败卒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战士们高兴得跳起来欢呼:“打得好,再来一炮!”又是一阵炮弹,第二批敌人又被炸得飞上了天。

  在炮火的支援下,我步兵健儿一次又一次地跃出阵地,同敌人短兵相接地撕杀着,把反扑的敌军一次又一次压下山去。

  同登越军又从侧后攻来,妄图突围南逃,探垄一线阵地上的我军,处于两面作战之中。在这关键时刻,亲临火线的我军一些老战士,都挺立在枪林弹雨中。同年轻战士一起扼守阵地。跟三营一路穿插到探垄的某部副部队长、战斗英雄李万余,在阵地上亲自指挥三营干部不断调整兵力部署,注意积蓄力量,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敌情。当敌人的反冲击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时候,副团长梁亚尾,三次从营指挥所前移到七连阵地,指挥八二炮干掉敌人三个机枪火力点,带领战士三次打退敌人的反冲击。

  为了扼守探垄,卡住“飞虎”的脖子,英勇的战士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篇章。有一次,敌人没等炮火停下,就拼命冲了上来,七连六班的阵地被七个敌人突破了,情况十分危急。只见六班长张春才跃出堑壕,抱起一挺轻机枪,向着突破口猛扫,打死了两个敌人。子弹打完了,张春才正要换弹盘,敌人发狂似地向他冲来。张春才抡起机枪“呼”地扫去,又击倒一个敌人。四个敌人蜂涌而上,把张春才死死抱住。张春才向战友一声怒吼:“快向我扔手榴弹!”战友们冲上去消灭了敌人,张春才也身负重伤。

  在连续两昼夜的探垄激战中,英勇的战士没有让增援的敌人前进半步。仅三营就打退敌人几十次反冲击,毙敌七百九十余名。“飞虎团”被铁与火锁在笼中等待着灭亡。

  砸碎碉堡,聚歼顽敌

  同登守敌步步退却,最后龟缩到了以火车站的永久性工事与枢纽,包括三三九高地和探某在内的几个据点里,钻在地下继续顽抗。

  这个永久性工事,是当年法国人修的炮楼,以后日本侵略军又进行了加固。当年法军据守时,日军用了四十五天没有能攻下来,最近几年河内当局进一步把它扩建成一座坚固的地堡群,并与有十多个山头工事的探某和能用火力控制探某的三三九高地相通,可以互为进退,彼此救援。同登的军政要员都集中在这里,妄想依靠这里的坚固工事和重兵保住性命,“飞虎团”的指挥所也设在下面的洞室里。

  记者战后来到这里,看到这炮楼长八十米,宽六十米,用钢筋混凝土浇灌的四壁厚度达一点五米。上面四角各有一个碉堡,每个碉堡各有三层火力;四面布满了暗堡,又是一层层的火力点。地下的坑道指挥所,有地道相连,四通八达。现在,炮台已被炸的东倒西歪,炸塌的工事里到处是散发着臭气的敌尸体。此情此景,不难想到当时战斗的激烈和我军的威力。

  一些参加同登战斗的英雄连队,在自己的连史上都写下了这场地堡群歼灭战的光辉一页。在连续几心昼夜的激战中,战士们机智勇敢两战炮楼,三打探某,勇夺三三九高地。敌人的地堡刚一发火,我军更加猛烈的火力马上压制它,封锁它;突击队随即飞一样冲上去,炸药包、火箭筒、喷火器大显神威。

  在会攻炮楼的战斗中,某团九连一排负责拔掉一个重机枪火力点。班长王金盛首先扑了上去,敌人打来的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震聋了他的耳朵。接着,敌人的机枪子弹又在四周冒火,使他进不得,撤不出,情况危急。只见他就地一滚,滚到炮楼大门边的一个死角处,向敌射击,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一支有机枪手、火箭筒手、爆炸手参加的十人战斗小组,立即抓住战机冲了过去。副班长麦钟明越过堑壕,爬到火力点顶部,向射口里塞进两枚手榴弹,一阵沉闷的爆炸声,敲掉了这个重机枪火力点。十人战斗小组只有一人负轻伤,人人荣立战功。

  在三打探某的战斗中,某部五连连长周远生带领三名战士,利用夜色的掩护闯入敌阵,发现前面工事里的敌人,正摇着三七高炮向我步兵平射。他把两颗手榴弹绑在一起扔过去,几个敌人当场丧了命,另外的敌人也乱作一团,我后续部队赶上来,占领了这个阵地。

  有一支英雄的连队,在副连长陈学度带领下,完成自己的战斗任务后,主动要求参加攻打炮楼的战斗。勇士们乘着漫天大雾,悄悄地通过一片洼地,接近到炮楼敌人的眼皮底下。当我们的炮火一轰击,他们立即和兄弟连队的战友们一起跃身冲上,用机枪、冲锋枪封锁住敌人的各个火力点和坑道口。

  枪声渐渐稀疏。越军同登的“永久性”工事的各个射口,都被我封锁住了。战士们扛来了大量炸药。“轰”、“轰”、“轰”,三声地动山摇的巨响,这座被称为“摧不垮”的大碉堡,变成了一堆水泥渣。

  同登之战胜利结束了,敌“飞虎团”及其附属部队终于遭到了覆灭的下场。(新华社记者阎吾、熊铮彦、周寿祥)

  笔者注:同登之战主力为163师487、488、489团,其中489团出击地就是现在距离友谊关西面约10公里的弄绕关口左侧山岭。487团攻击法国炮楼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163师战前驻地为汕头揭阳。

 
责任编辑: 魏燕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