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时政 
字号:

两年多迁坟11.2万座 乐东奇迹破解“天下第一难事”

来源: 南国都市报 作者:敖坤 林方岱 洪坚鹏 时间:2015-07-08 07:46:58   

  乐东两年多迁坟11.2万座,18天完成西环铁征地拆迁,8天完成中线高速征地……

  天下第一难事怎么办成的?

  卧龙岭仙乐园公墓已集中安葬大量迁坟。

  黄流商贸城棚户区改造蓝图。

  周边坟墓的搬迁为西南部电厂建设助力。

  迁坟、征地、拆迁,有人说是“天下第一难事”。可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却顺利推进。自2012年10月以来,乐东力全面推进殡葬改革,两年多共搬迁坟墓11.2万座。这在“宁拆一座房,不迁一座坟”的乐东,就是一个奇迹。18天,乐东顺利完成西环高铁征地拆迁,创造了全省闻名的“乐东速度”。中线高速乐东段,71公里、7100多亩征地拆迁,8天,乐东宣告全面完成,刷新“乐东速度”。

  □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 林方岱 洪坚鹏/文刘孙谋/图

  殡葬改革

  偏远落后的黑眉村饭桌上,第一次坐了县委书记

  时间回到2012年6月。

  乐东黎族自治县尖峰镇黑眉村,反对国电西南部电厂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谣言在村里传开:电厂污染空气,污染环境;村里要是建了电厂,土地就不长庄稼,女人也不会怀孕。村党支部书记邢孔明一筹莫展:“我们拦都拦不住,村民都不听我们的。工作无法开展。”

  一时间,黑眉村成了一个大难点。也是在这个时候,林北川临危受命。

  “林书记下午3点到乐东报到,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就来我们村。”在邢孔明的记忆中,作为革命老区的黑眉村偏远、落后。“林北川是第一个来看望村民,跟村民谈心的县委书记。”邢孔明说,那天是端午节,邢孔明邀请林书记和其他村民代表一起到家里过节。饭桌上,林北川问:“国电落地,西环项目征地,涉及迁坟、征地,你们村民什么意见?”邢孔明硬着头皮说:“群众工作我来做。”坐在一旁的村党支部副书记邢福光面露难色,他知道:征地也许还好说,可迁坟可是难上加难。“谁说迁坟就是跟整个家族作对。老人会把你赶出来,死后都不让进祖公墓地,进不了家族。”

  迁坟,在这就是天下第一难的事情。

  林北川在饭桌上跟村民代表们聊着,陈说利弊、拉家常。林北川的亲民务实让邢孔明觉得:这个领导不一般,事情一定能做好,乐东一定会大变样。

  果然,奇迹发生了。

  “如今的乐东大变样了。我们村建起了小洋楼,迁坟这最难的事办成了,征地也完成了。”邢孔明说出了这3年的感受:“领导亲民、务实,工作就一定能开展下去。我们解决问题,关键还是看领导,领导有方法,我们就有做法,就能做事。”

  背着家族“叛徒”的骂名,民政局长第一个迁了坟

  迁坟不是天下第一难事吗?那我就第一个迁。乐东县民政局局长邢琼尧带头表率。

  2011年11月,乐东启动殡葬改革试点,九所、利国、黄流、莺歌海、佛罗、尖峰等沿海地区为试点区域。民政局局长邢琼尧老家就在莺歌海。

  莺歌海的村民都认识邢琼尧,“民政局长是我们村的,这下要回来迁坟,谁都看着他,看他能不能迁下来。”

  莺歌海镇靠近海边的海防林里就像个大坟场。很多村民习惯将先人葬在海边,希望这些在海上漂了一辈子的人死后也能听着大海的声音,能保佑出海打渔的后人。“当时听说迁坟都觉得是开玩笑。”最早看到通知的时候,莺歌海新村村民吴卫红不相信,“这在莺歌海可是难以办成的事情。谁敢动,说不定就要拼命的。”

  2012年3月,邢琼尧背着“叛徒”的骂名,忍受着长辈们的痛骂,成了莺歌海第一个迁坟的人。他将自己家11座祖坟“请”到了卧龙岭公墓。亲属责怪他:“以后先人再也听不到海的声音。以后家人出什么问题,都怪你。”

  “那时候为了做父辈和家族长辈的思想工作,着实让我伤透了脑筋。”如今的邢琼尧谈起自家迁坟的事,已经心平气和。他说:“我是民政局长,必须带好头,不然就没资格带领群众迁坟。”

  2013年2月,九所镇抱荀村附近的马鞍岭建起九所马鞍岭仙乐园公墓。这段时间恰逢春节,邢琼尧就在公墓和迁坟村民家的来回奔波中度过了春节。家里人不理解,好好的春节,竟然往墓地跑。邢琼尧心里却很明白:如果迁坟完成不了,莺歌海沿海区域的建设发展就要受阻。迁坟势在必行。

  村干部10几座祖坟说迁就迁,老人从反对到道歉

  邢琼尧的榜样作用影响着整个乐东,渐渐地,迁坟工作在莺歌海、黄流、佛罗一带逐步推开。

  黄流镇多一村书记吴为勇带头搬迁自家两座新坟及17座旧坟。受影响的群众纷纷自主迁坟,在多一村,仅35天就迁了1364座。

  黄流镇多一村紧靠乐东海湾,每逢傍晚,绚丽的晚霞将半边天烧得通红。吹着海风欣赏着漫天夜景,周边的村民和外来的游客都感到十分惬意。可与此美景不相衬的是,沿海一公里多长的沙滩上,有1400多座坟。这一怪状,成了乐东沿海资源开发的掣肘。

  “乐东最好的资源如果一直被祖先占用,太可惜了!不迁坟,乐东未来发展没有希望……”在村党支部会议和村民大会上,当吴为勇提到“迁坟”时,台下村民脸色大变,一些人甚至扭头就走。

  “神经病,要迁就迁你家的。”在一次又一次的骂声中,吴为勇在一户户村民家吃了“闭门羹”。

  在多一村,吴姓和孙姓两个家族是大姓。在村里素有威望的一名吴姓老人就曾拉着吴为勇来坟墓群附近说:“去世后安葬在海边,这个习俗100多年了,你也是我们吴家人,祖宗也同样埋在海边,如果你坚持要迁坟,“打扰”了祖先,你说大家怎么看你这个父母官。”可令老人意外的是,没过几天,吴为勇就把自己家的两座新坟,连同17座旧坟搬迁到了卧龙岭公墓。就这样,村民看到了表率,也慢慢理解了政府的良苦用心。

  现在,当初曾“教训”吴为勇的那个吴姓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心怀歉意:“我们当时错怪他了,把胡乱安葬的坟墓迁到公墓统一管理,让海边的环境好了很多,游客也越来越多,也给村民带来了不少商机。”

  “干部工作细致村民舒心”两年多迁11.2万座坟

  干部带头,起的是示范作用;而做好解释、服务则是让整个工作充满人情味,赢得了老百姓的赞扬。

  回顾整个殡葬改革历程,在民政局长邢琼尧的带领下,一批批干部纷纷带头迁坟。退休职工陈多史顶住压力及周边村民的不理解,动员家族迁坟82座;志仲镇志仲村党支部书记林德全第一个搬迁自家坟墓再动员其他群众搬迁坟墓;莺歌海镇莺三社区干部梁振斌率先在2013年清明节前发动家族人员迁坟6座……

  据统计,2013年3月以来,乐东搬迁坟墓11.2万座,为沿海开发整理78.4平方公里黄金用地。当地先后投入2.3亿资金,建成2个县级公益性公墓和7个镇级农村园林式公益公墓。不到二十天时间全部搬迁位于莺歌海北郊西南部电厂项目区内的149座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搬迁乐东县滨海大道项目区内15000多座坟。

  对于这样的“速度”,老百姓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也是经历了从反对到赞成的过程。”黑眉村村民邢孔清说,刚开始他担心迁坟会破坏风水,邢孔明带他去卧龙岭公墓参观,后来邢孔明主动迁出家里的8座祖坟,“干部带头,我怕什么?他能迁,我就能迁。”

  不仅如此,在迁坟过程中,干部还把迁坟工作做得细致入微。群众到公墓选福位,不管去几次,干部都不厌其烦地陪着;旧坟灵柩被移除后,群众临时决定次日再迁,干部便和家属一起为灵柩守夜……

  黑眉村村民李融说:“干部工作做得细致,我们村民心里也踏实、舒心,慢慢地都同意了。”

  西环铁在乐东九所的站点修建时也涉及到村民征地问题,最后得到妥善的解决。

  迁坟,就像是一次“练兵”,练好了乐东各基层干部的精气神。乐东九所镇罗马村委会书记曾其优说:“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习惯了跟群众打交道,敢于积极跟群众打交道。”正是有了这样一种精气神,在面对黄流商贸区改造、西环高铁征地拆迁、中线高速征地拆迁等难题时,乐东才得以创造一个又一个“乐东速度”。

  征地拆迁

  县委书记跟商户谈补偿“他没官架子,愿意为我们说话”

  乐东黄流商贸城棚户区改造是黄流地区居民的梦想,也是当地政府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由于使用年限太长,旧黄流市场污水横流、乱搭乱建随处可见,环境卫生状况严峻、消防安全隐患大。

  早在2012年,乐东县委县政府就要求黄流镇提前开展调查摸底工作,全面摸清当地群众诉求,提前谋划过渡安置、招商引资等各种可行性。

  68岁的吴海藏居住在乐东黄流市场几十年,看着通道因为违法建筑挤占越来越小,盼政府拆迁改造盼了很多年。他第一个举手同意改造。

  2014年9月,乐东作出正式启动黄流商贸城棚户区项目改造拆迁这一重大决策。县委书记林北川承诺,会让农民有更好的卖菜平台,让被拆迁户有更好的房子。可是,让改造工作组始料不及的是,原先第一户同意拆迁的居民吴海藏突然反悔了。

  因为赔偿数额问题,吴海藏与工作组一度陷入僵持状态。吴海藏说:“当时我的房屋面积比较大,经过评估,我发现原来政府计划赔偿的110万元根本不够我按照原来的规模建造新房。”

  就在僵持中,一名“不速之客”的到来让这个难题迎刃而解。说起当时的场景,吴海藏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几次都谈不下来,我情绪激动,声音也大,没想到对方脸上一直都是乐呵呵的,耐心听我讲完话。”

  这个人正是县委书记林北川。经过调查,他认为这些钱确实不够吴海藏按原规模盖新房,最后按照规定把赔偿标准提高到160万元。过了不久,吴海藏合理的诉求得到支持,他打听后才得知林北川的真实身份。

  这件事情过了没多久,吴海藏主动联系拆迁工作组,率先将自家房子拆除。

  “感觉他没有官架子,心里装着老百姓,愿意为我们说话。”这让吴海藏记住了县委书记林北川。

  曾经流传的“黄流人精明、难缠,拆迁旧市场绝不可能”的谣言不攻自破。仅用了35天,黄流商贸区改造项目的拆迁工作圆满完成。其中,涉及个体户和城镇(村)居民2146户5235人,其中私人宅基地住户110户;涉及土地162宗,房屋建筑总面积85768㎡,其中商业铺面621间。

  含泪砍掉1600株芒果树 73岁老支书带头支持征地

  刚刚过去的中线高速征地拆迁,乐东又创造了一个奇迹:仅用8天时间就完成了71公里,7100多亩项目用地的征地拆迁。

  就在今年6月,乐东千家镇永益村出现了这样一幕。

  “老支书,你真的想好了要这么做吗?”这天,烈日当空,千家镇永益村的村道上,一名头带草帽,右手提着一把柴刀的白发老人慢慢地走着。他的周围,几名村民话语急促,显得很焦急。有人想伸手阻拦老人,却被轻轻地推开。

  绕过阻拦自己的村民,老人来到一处山坡上,看着眼前大片的芒果林,他轻轻摸了摸一颗刚挂果的芒果树,定了定神后,缓慢举起手中的刀,一发狠就往树上砍去。

  老人叫容成秀,现年73岁,曾是永益村的党支部书记。今年6月,在和镇里的征地工作组交谈中,容成秀得知,中线高速公路要通过永益村,涉及213户人家的征地补偿。他家那块经营了25年,面积36亩的芒果园,要被征用。这让他犯了难,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靠这些芒果,怎么办?

  “我们的房子都盖了好多年了,现在突然要拆,让我们去哪住。”不只是容成秀,征地范围内的其他村民也都犯了难。

  “起初不愿意砍掉这1600株芒果树,毕竟是一家人辛辛苦苦种的,但后来一想,中线高速公路将为我们的交通和出行带来方便,路通财通,我知道这个理。”容成秀静坐了一夜,第二天,他带着柴刀走向了自家的芒果地。

  说起亲手砍掉芒果树,容成秀忍不住落泪了,“种了20多年的芒果,一开始谁舍得呢。但是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国家建设,以后高速路建好了,村子肯定会发展起来的。我是村干部,必须带头,这样才能带动群众。”

  “村民们见老支书家拆了,其他人也就跟着拆了。”永益村村民陈发说,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村干部、镇干部、县干部就深入各家各户做工作。起初只得到少数村民的支持。可大家看到老支书“拿自己开刀”后,纷纷互相帮忙,把自家的房子或是果树都拆了、砍了,支持征地工作。

  拆迁后立马拿到补偿款 “即使住在窝棚心里也踏实”

  离荣成秀家不远,村民高平的房屋因中线高速建设被征用拆迁。

  “干部第一天来说,我们第二天就让拆了。”村民高平记得,那天天气很热,村里的干部来说完,他们就忙着搬东西。

  为什么一说就答应了?记者好奇。

  永益村党支部副书记纪平说:“其实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做过动员,给村民们陈说利弊,讲高速路建设的好处。”

  高平心里早已经明白,他说:“建高速路那是好事啊。路通了,以后我可以种瓜菜,可以发展生产,外地的客商直接就能到我家门口了。”

  7月6日,记者看见,高平一家人挤在一个用雨布搭的棚子里,旁边便是拆掉的房屋。虽然住在棚子里有诸多不便,但高平说他的心里踏实:“拆迁后,立马就拿到钱了。我马上又可以盖房子了。”

  “被征地农户大多生活比较困难,及时发放补偿款,让他们早日恢复生产盖新房,这关乎民生,也是取信于民,争取农户理解、支持和配合征地工作的保证。”千家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切实加强征地补偿款的兑付和管理,乐东政府部门减少资金拨付环节,在农户签订协议、核对无误后,根据征地补偿标准采取统一转账和支票发放的形式,直接送到农户手上。

  同样面临拆迁的村民阿海对记者说,没了地今后怎么生活他心里没底。但是,在拿到补偿款后,他心里就踏实了。他打算承包一块香蕉地,再做些别的生意,今后的生活肯定是有保障的。

  “我打算在这块地上盖一栋小楼,住得舒舒服服。”村民老孙说,他家的房子被征用了,镇政府给找了附近的一块地,给他们作宅基地。想到以后盖好小楼,透过窗户看着飞驰的汽车从村前的高速路上经过,他的心里就有按捺不住的兴奋。

责任编辑: 陈虹羽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