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社会 
字号:

日军侵入海南岛始末:陆海军协同“甲作战”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张兴吉 时间:2015-07-13 09:32:34   

张兴吉供图

  

  文\本刊特约撰稿张兴吉

  日本对海南岛的侵占,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日军首先是希望通过占领海南岛,从切断中国抗战的海上运输线入手,达到其扼杀中国抗战的目的;其次日军也企图通过掠夺海南岛的热带及矿产资源,达到其“以战养战”的目的;同时,日军也力求通过其对海南岛的经营,使其成为日军进一步“南进”的战略基地。基于上述的这些原因,日军对海南岛的侵占策划时间很长,侵入海南岛后,对其控制、“经营”也就煞费苦心,正因为如此,日军对海南岛的侵占,对当时的中国的抗战,乃至后来的国际形势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日军对占领海南岛的策划

  日本军队自1938年10月下旬占领了武汉、广州之后,由于其军事力量的不足和国际政治上的空前孤立,被迫开始转入对华的持久战争。日军占领广州以后,日军方面通过情报获知,中国政府仍然通过香港、九龙、澳门、汕头、广州湾的南海沿岸以及越南等地进口大量的抗战物资,为此日军的大本营,在1938年冬和1939年春先后对驻广州的日军第21军下达了设法切断我国沿海的近海交通要道的命令。根据这项指示,日军第21军开始确定在中国南部沿海作战活动的主要目标,即攻占海南岛、汕头、江门及九龙以北的深圳等地区,以强化对中国海疆的全面封锁。

  同时在日军侵占广州之后,日本军方认为:国际上援助蒋介石政权的运输通道已经转向了河内方向、缅甸方向,鉴于日军陆军还只是在广东中部,想要切断上述的两个交通通道,只能采用空军打击的办法,当时日军可以对中国华南地区进行空中打击的基地,只有台湾和三灶岛两个基地,这两个基地距离中国的广西、云南路途遥远,显然无法实现日军全面封锁中国华南地区交通的目标。因此日本军方设想,如能占领海南岛,并进而在海南岛建设航空基地,则航空作战可进一步延伸,甚至切断中国和缅甸之间的联系。为此日本海军为了获得新的对上述两条交通要道发动进攻的航空基地,强烈希望占领海南岛,并开始着眼于策划对海南岛的占领。

  可以认为日军对海南岛的进攻以及占领的活动,实际上是日本军队占领广州后,力图全面封锁中国大陆的对外交通,彻底切断中国所需抗战物资的运输通道行动的第一个步骤。同时随着日本势力在亚洲扩张的不断扩大,日本受到来自欧美各国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日本在国际上的处境日益困难,其物资的来源相应的也越来越困难,由于日本是一个缺乏自然资源的岛国,日本要想支持长期战争,就必须扩大其资源的范围,占领海南岛的目的,正是基于这个岛屿是属于亚热带地带而且矿产资源相当丰富的原因。

  由于海南岛的特殊地位,日本军方虽急于想占领这一地区,实际上在日军策划攻占广东时,当时的日本海军省已提出应同时攻占海南岛,不过,由于遭到了日本陆军的反对(因日本陆军在华南的兵力不足)而没有进行;但是在1938年9月10日在决定攻占广东的日本大本营御前会议上,日本海军方面指出:日本海军“正在考虑将来何时攻占海南岛”;由于日本政府担心对海南岛的进攻,会触及到英国、法国在这个地区的殖民地的利益,直接影响到日本的对外政策,因此日军大本营在进攻海南岛方面的工作上还是十分慎重。在1939年1月13日13时,日本的御前会议决定进攻海南岛。但是一直到1月19日才向驻广州的日军第21军下达了和海军协同攻占海南岛的命令。

  日军军事行动的准备

  实际上在此之前,日本军队在强化对我国沿海地区的封锁的同时就已经着眼于海南岛的占领,在1937年的10月20日日本海军的第三舰队、第四舰队编成“中国方面舰队”,1938年8月新成立的日军第五舰队也编入了“中国方面舰队”,实施对我国南海沿岸的封锁。日本海军第五舰队1938年9月7日占领了北部湾的涠洲岛(广西北海以南28约海里),在此之前,在1938年6月24日日本海军18艘军舰曾抵达海南岛的海口,企图登陆。法国军舰10艘前往监视。法国外交部发言人称:如果日本违反日法1907年条约中关于海南岛的规定,法国将进行干涉。在1939年1月15日日军为准备攻占海南岛,在涠洲岛修建航空基地,2月1日完成。1938年11月19日日军大本营命令将日军华中方面军的饭田支队编入第21军,该支队于12月7日抵达广州,1939年1月25日,日军大本营命令将该支队改编成台湾混成旅团(这支部队最早在台湾编成,并长期驻扎在台湾,所以以此定名,但其军人都是日本人,而不是我国的台湾人),30日命令将该旅团编入21军战斗序列,准备把这支部队投入海南岛方面的进攻。

  日本军队把海南岛进攻作战,陆军方面称之为“登号作战”,海军方面称之为“Y作战”。陆海军协同对海口方向的进攻作战称之为“甲作战”,海军单独对三亚、榆林的进攻作战称之为“乙作战”。日军进攻计划如下:(一)陆军的台湾混成旅团,由珠江口的虎门出海,经万山群岛向西至海南岛北部澄迈湾附近登陆,然后向东迂回攻占海口、琼山以及文昌、定安和清澜港。(二)海军的攻击部队,由雷州半岛南部的竹山海岸附近经海南岛以西的海域至该岛南部的榆林、三亚附近登陆,攻占榆林、三亚、崖县。(三)预定作战开始时间:台湾混成旅团于2月10日拂晓前在澄迈湾登陆;海军的攻击部队于2月14日拂晓在三亚登陆。日本军队攻占海南岛的作战部队的编制如下:指挥官: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将(陆军);第五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海军)。日军的兵力编制:在陆军方面,由台湾混成旅团组成;台湾混成旅团,旅团长饭田祥二郎少将,下辖台湾步兵第一联队(联队长石本真贞大佐);台湾步兵第二联队(联队长平田正判大佐);台湾山炮兵联队(联队长中岛要吉中佐)。海军方面:中国方面舰队第五舰队:实际上还为第五舰队增加了航空部队、驱逐舰编成了对海南岛作战的护卫舰队,司令官近藤信竹中将(第五舰队司令长官),下辖:海南岛“甲作战”(海口方面)护卫舰队:下辖主要部队:妙高号(旗舰,重巡洋舰,排水量13000吨)。护卫队:司令官河濑四郎少将(第5水雷战队司令官)。下面管辖:直接护卫队:(长良号、名取号2艘轻巡洋舰,第23驱逐舰队,第45驱逐舰队);先遣部队:第28驱逐舰队、第12扫雷艇队。在“甲作战”中,日本海军的主要任务是担任台湾混成旅团(步兵六个步兵大队为基干)进行登陆的护卫工作。另外还有海军基地部队(即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太田泰治少将);航空兵方面:第一航空部队:第三联合航空队、神川丸、第二防备队、附属舰艇,第二航空部队:第一航空战队(司令部、赤城、疾风;千代田),主要负责空中轰炸和侦察活动。附属部队:香久丸、广东派遣飞行艇队、甲谷陀丸。

  在进攻海南岛南部的“乙作战”中,主队、护卫舰队和“甲作战”相同。但陆战部队方面有所变化,完全由日本海军的人员组成。陆战部队(指挥官,第四根据地队司令官太田泰治少将):舰船联合陆战队(第9陆战队、第1航空战队、第5水雷战队、第45驱逐队);葛城丸(来自上海的横须贺镇守府第四特别陆战队,司令加藤英吉中佐、约860名)、衣笠丸(吴港镇守府第六特别陆战队,司令大田实大佐、约730名)、广德丸(佐世保镇守府第八特别陆战队,司令井上左马二中佐、约860名)、万光丸(第四根据地队司令部、五防及其它)、神详丸(五防航空根据地队部队)、香久丸(第一航空战队陆战队);北方部队(指挥官,第三联合航空队司令官):第一航空部队,与“甲作战”相同;北部根据地队(第五防备队、十二扫、附属舰船);第二航空部队,与“甲作战”相同。

  在日本军队进攻海南岛之前,日本军方通过各方面的调查,主要通过来自日本驻香港总领事的报告,收集到了中国军队在海南岛驻防情况:当时驻扎在海南岛的中国军队的正规军,约一个半师约15000人,已经撤退到大陆。1938年11月23日、24日,第62军长兼第9区行政督察专员张达,命令所属陈章的152师及其它全部正规军利用黑夜分乘10余只帆船离开海南岛,逐次进驻广东的西江地区。而当时岛上的守备部队和兵力,仅有海南岛守备司令兼第5旅长王毅的两个团,保安第1团长文华胄指挥有三个营,约900人,保安第2团长龙驹指挥有约700人,共产党领导的自卫独立大队冯白驹以下约300人,新编守备部队七个大队,约有1750人(由壮丁编成,一个大队约250人),另外有海口的秀英炮台守备部队约250人,总计约有3900人。据有关材料记载:日军的每个标准旅团大约有7800人(主要下辖2个步兵联队;共6个步兵大队;1个炮兵联队)。上面的数字就能发现,进攻海南岛的日本军队不仅在质量上高于中国军队在海南岛守备部队,而仅仅在数量上就远远超过他们。

  日军在海南岛的登陆

  海南岛的北部海面冬季里经常有雾,日本军队为了展开军事行动,事前对其水域的情况进行了周密的调查,特别是水深状况,在作战一个月前,即已开始现地侦察和在琼州海峡隐密测量设标。2月1日在涠洲岛的日军航空兵临时降落场设置完成后,2月3日日军的护卫舰队集结于万山泊地(香港西南约12海里),同日其先遣部队进入琼州海峡。7日台湾混成旅团所乘的运输船队,从虎门泊地向万山泊地移动,8日18时船队及护卫舰队从万山泊地出发。2月9日23时停泊澄迈湾。周密的安排之后,日本海陆军开始了对海南岛的进攻,据日本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在1939年2月10日下午召开的日本众议院预算总会上的报告,他说:“报告战况,我陆海军精锐部队协同,于十日午前二时五十分(东京时间)在海南岛北部的一角敢行敌前登陆,取得了完全成功,此次作战完全是乘敌之虚,仅受到敌人若干机枪的射击,我方丝毫无损,登陆部队正在奋勇前进”。

  日本军队实际上在1939年2月9日夜间集结于澄迈湾一带,陆军分成左右两翼,正面间隔一千五百米,左翼部队在凌晨3时50分开始在天尾港一带登陆,右翼部队在4时5分开始登陆;海军方面,日军在其航空兵的掩护下,开始扫清通行往海口的水道;其板垣部队(第五防备队,海军大佐板垣盛所指挥,此板垣为当时日本陆相板垣征四郎之弟)在正午12时在琼海关前登陆。日军航空兵及海上的舰队在上午11时45分对海口西部的秀英炮台进行了压制性炮击,虽遭到中方炮台的还击,但没有给日军造成损失。日军分左、右两翼展开攻势,其右翼的台湾步兵笫一联队采用迂回战术凌晨4时40分从澄达湾的登陆地点出发,在午前11时45分攻占海南岛的首府琼山(府城),左翼的台湾步兵第二联队同日12时40分攻占第一大城市海口,下午5时两部分部队在海口会合。

  由于日本军队在“甲作战”中比较顺利地实现了其战略目标,因此,针对海南岛南部的“乙作战”提前两天进行,也就是在1939年2月12日开始了“乙作战”。“乙作战”的作战部队在2月13日1时从琼州海峡北部的深尾湾出发,在14日凌晨进入三亚湾,然后在6时45分开始了登陆。因为没有遭到特别激烈的防抗,日本军队大田部队在7时45分击退少数保安队的阻击后,占领了三亚街,井上部队9时50分占领三亚港市,右翼的太田部队在午后2时30分占领榆林,日军左翼中濑、加藤、大岛、外山等部队向西进攻,在14日深夜12时攻占崖州。

  为配合日本军队在海口一带的登陆活动,从2月10日开始日军就对海南岛北部的若干城市如文昌、清澜、金江、塔市等地进行轰炸。为确保日本军队对海口地区的占领,日本军队攻占海口、琼山的部队,在2月19日向定安县发动进攻,22日日军野野木部队攻占了文昌的县城文城镇,同部23日进入清澜港,3月30日占领定安以南的雷鸣,31日占领了龙塘,4月12日占领甲子,4月15日攻占加积,4月16日占领新英港,4月18日占领儋县县城新州镇。日本军队攻占海南岛的首轮作战到此结束。

  日本军队完成了攻占海南岛的作战之后,开始不断巩固和发展扩大其占领地区,在1939年4月1日,日军驻扎三亚地区的海军部队吴港镇守府第六特别陆战队改为第六防备队,4月3日日军从三亚向陵水县城发动进攻,4月21日占领了陵水全境。7月3日日军在黄流附近的海岸再次登陆,占领了佛罗、莺歌海、岭头。1940年初,日本军队攻占乐安城(当时的乐东县城),稍后又占领了大安、志仲、三平、万冲等地。1939年7月日军向昌感县发动进攻,7月8日占领八所、墩头,15日占领北黎。在1939年7月下旬日军第21军编组了海南岛派遣部队(由日军第一独立步兵队组成,部队长马渊久之助大佐,以步兵四个大队、山炮一个大队为基干)接替台湾混成旅团的警备工作,台湾混成旅团被调回广州,担任佛山附近的警备。

  台湾混成旅团撤离后,日军陆军在海南岛的总兵力虽有所减弱,但是日军在整个海南岛的进攻并没有因此减弱。1939年9月25日,日军千余人在临高县的新盈港登陆,先后攻占新盈、波莲、临城。1940年3月15日,日军占领石碌。1940年3月15日日军分成两个方向,从陵水和藤桥方向对保亭进攻,在7月16日占领了保亭县城。至此日军己侵占了海南岛的大部分领土,包括全部沿海地带和一部分内陆。

  此后,海南岛派遣部队也调离海南岛,日本海军的势力实际控制了海南岛,共有五只海军陆战队长期驻扎在海南,直至日本投降前,日本海军在海南岛的一线作战兵力一直保持在一万人以上,加上日军机构以及辅助兵力,其总兵力一直在二万人以上。

  日军侵占海南岛作战略图。(划线部分为未占领区)张兴吉供图

  日军登陆艇在扩卫舰掩护下,在海口长堤码头登陆

  1939年2月14日正午,侵琼日军攻占榆林。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在进攻海南岛南部的“乙作战”中,主队、护卫舰队和“甲作战”相同。但陆战部队方面有所变化,完全由日本海军的人员组成。陆战部队(指挥官,第四根据地队司令官太田泰治少将):舰船联合陆战队(第9陆战队、第1航空战队、第5水雷战队、第45驱逐队);葛城丸(来自上海的横须贺镇守府第四特别陆战队,司令加藤英吉中佐、约860名)、衣笠丸(吴港镇守府第六特别陆战队,司令大田实大佐、约730名)、广德丸(佐世保镇守府第八特别陆战队,司令井上左马二中佐、约860名)、万光丸(第四根据地队司令部、五防及其它)、神详丸(五防航空根据地队部队)、香久丸(第一航空战队陆战队);北方部队(指挥官,第三联合航空队司令官):第一航空部队,与“甲作战”相同;北部根据地队(第五防备队、十二扫、附属舰船);第二航空部队,与“甲作战”相同。

  在日本军队进攻海南岛之前,日本军方通过各方面的调查,主要通过来自日本驻香港总领事的报告,收集到了中国军队在海南岛驻防情况:当时驻扎在海南岛的中国军队的正规军,约一个半师约15000人,已经撤退到大陆。1938年11月23日、24日,第62军长兼第9区行政督察专员张达,命令所属陈章的152师及其它全部正规军利用黑夜分乘10余只帆船离开海南岛,逐次进驻广东的西江地区。而当时岛上的守备部队和兵力,仅有海南岛守备司令兼第5旅长王毅的两个团,保安第1团长文华胄指挥有三个营,约900人,保安第2团长龙驹指挥有约700人,共产党领导的自卫独立大队冯白驹以下约300人,新编守备部队七个大队,约有1750人(由壮丁编成,一个大队约250人),另外有海口的秀英炮台守备部队约250人,总计约有3900人。据有关材料记载:日军的每个标准旅团大约有7800人(主要下辖2个步兵联队;共6个步兵大队;1个炮兵联队)。上面的数字就能发现,进攻海南岛的日本军队不仅在质量上高于中国军队在海南岛守备部队,而仅仅在数量上就远远超过他们。

  日军海南岛进攻作战

  陆军:“登号作战”

  海军:“Y作战”

  陆海军协同对海口方向进攻:“甲作战”

  海军单独对三亚、榆林的进攻作战:“乙作战”。

  日军进攻计划

  (一)陆军的台湾混成旅团 ,由珠江口的虎门出海,经万山群岛向西至海南岛北部澄迈湾附近登陆,然后向东迂回攻占海口、琼山以及文昌、定安和清澜港。

  (二)海军的攻击部队,由雷州半岛南部的竹山海岸附近经海南岛以西的海域至该岛南部的榆林、三亚附近登陆,攻占榆林、三亚、崖县。

  (三)预定作战开始时间:台湾混成旅团于2月10日拂晓前在澄迈湾登陆;海军的攻击部队于2月14日拂晓在三亚登陆。

  日军登陆时兵力对比

  日军:

  超过1.2万人

  驻琼守军:

  约3900人(非正规军)

  制图/杨薇

责任编辑: 陈珏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