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等丑化木兰形象表演发酵之后再道歉

  “唧唧复唧唧,木兰啃烧鸡”。近期,喜剧演员贾玲在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节目《木兰从军》小品中,身穿古装,嘴啃烧鸡走上舞台,将中国古代巾帼英雄花木兰,恶搞成贪吃、不孝、胸无大志、贪生怕死的傻大妞形象。节目播出后,立即引起众多网友和观众不满。随后,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刊发公开信,要求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栏目组以及主创人员,向社会公开道歉。(7月14日新华网)

  此事之前,对“经典人物”的娱乐化演绎,已经多次引发舆论风波。在批评者的口径中,这类行为往往被视作有害的“恶搞”。而在主创一方看来,这一切只是无害的“再创作”而已……一面是历史严肃主义下严词厉语,一面是现世戏谑逗趣的权利主张。于是乎,各有判断、各有立场的围观者,迅速分裂成两个阵营的力量。只是,看似热闹的意见对垒,即便有可能迫使对方就范,却很少可能会产生最终的共识。这是因为,个案背后,存在着某些根本性的认知分歧。

  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历来非议不断的恶搞式作品,反倒越发流行开来。在此过程中,一个最过明显的特征是,其渐渐从一种草根狂欢、边缘创作,转变成为现代娱乐产业所惯用的逗乐伎俩。很长时间以来,世俗的审美品位与流行文化的走向彼此影响,共同促成了戏谑、解构、胡闹浪潮的大行其道。就此而言,“恶搞”现象,可以说是民间社会、商业市场自发选择的结果,是一种期待被谅解、被正名的“平民趣味”。

  久而久之,很多人早已习惯,用“权利之说”来为恶搞行为辩解——对“花木兰故事”的彻底颠覆,似乎也可以用此逻辑回击质疑?然而怒气冲冲的反对者,显然不会认可这套说辞。他们言之凿凿,宣称贾玲此举,失去了对历史人物的起码尊重!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才是“起码的尊重”?什么才是“再演绎”的行为边界?要知道,娱乐精神爆棚的公众,对于那些一本正经的官方宣教,对于真真假假的民间故事,几乎全无兴趣和忌惮。

  围绕“恶搞”的话语纷争,其本质上实则映射了,发声者的知识结构、价值偏好等等。选择接受哪一种“叙事框架”,便会形成与之对应的是非判断……如今的格局是,在与娱乐产业的观念竞争中,正统、传统的历史观输出,越发处于下风。或许恰是看到其中厉害,诸如木兰文化研究中心一类的机构,方才会急于展现存在、阐明立场。然而令人存疑的是,其动辄摆出“大词”、大义压人的强势话语方式,当真能说服民众、谋取支持吗?

  恶搞花木兰,也许确有不妥。但,在你来我往的舆论交锋中,原本对错立现的事情,反倒变得面目模糊了。当然,不久之后,此事的风波终将散去,而真正值得思考的则是,正统的历史叙事,如何转换话语方式,从而能够让自身更具魅力与说服力,藉此构成对娱乐化世界的平衡与修复。

责任编辑:魏燕

网友视角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