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一个知名歌唱演员都要向台长行贿?

  11月3日上午9时,由安徽省淮南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张苏洲涉嫌贪污、受贿案,在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向张苏洲送予钱财的包括总政歌舞团歌唱演员吴娜和阿鲁阿卓,她俩均是近年来国内颇受欢迎的歌唱演员,均曾在全国青歌赛中斩获大奖,阿鲁阿卓还是曾流行大江南北的《遇上你是我的缘》的演唱者。(澎湃新闻网11月3日)

  据报道,经张苏洲安排,2009年至2012年,安徽(广播)电视台多次邀请阿鲁阿卓参加安徽卫视春晚等节目的演出。为感谢关照,阿鲁阿卓3次共送6万元给张苏洲。参加春晚先送钱在一些地方已成潜规则,与先送钱后被邀请相比,阿鲁阿卓只不过是先被邀请后送钱。

  阿鲁阿卓曾获第14届全国青歌赛流行唱法金奖,以及第7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唱法金奖,可谓实力不俗;一个颇有来头的歌手——阿鲁阿卓毕业于军艺,后入总政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在权力面前仍然败下阵来,仍然用钱表达心意,这说明了什么?

  屡获大奖且有代表作,意味着阿鲁阿卓有足够能力在地方春晚上演出,为何受到邀请后还送钱?是不是在她眼里,她不配邀请,不表示表示就有愧疚之感?如果连有实力的知名歌手,参加地方春晚都要送钱,那么那些实力不够的歌手呢?向张苏洲送过钱的除了吴娜和阿鲁阿卓,还有哪些歌手?

  反腐没有禁区,也没有盲区,文艺界当然不会被排除在反腐目标之外。北大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文艺从业者往往是社会公众人物,拥有一些拥趸和模仿者,他们的一言一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们的消费取向、行为取向和价值取向。当阿鲁阿卓被爆出送钱后,她的粉丝情何以堪?再听她演唱的歌时会不会别扭?

  或许没必要将板子完全打在阿鲁阿卓身上,更该追问谁导致了她们送钱?张苏洲如果没有权力,如果在决定谁上当地春晚上没有拍板权,阿鲁阿卓会送钱吗?当然,如果张苏洲换成了李苏洲,只要把控地方春晚大权,照样有机会收钱——掌握权力的面孔是变化的,权力本身是固定的。

  法国学者福柯提出过“权力的毛细管作用”这一概念,大意是不能只注意权力在大的、公开的场面的展示,还应注意到权力在微小的、隐秘的、日常生活空间中的作用。诚然,像阿鲁阿卓送的钱不多,进安徽春晚演唱也不是多么大的公开场面,如果没人关注,也就罢了。问题是,权力的贪婪之处在于,它不仅收大钱,也收小钱。

  以张苏洲为例,他收的钱从数万元至上百万元不等。他的贪污事实包括,在安徽(广播)电视台超标准领取公杂费和零花钱共计0.07万欧元和0.5725万美元,侵吞公款4.2237万元。0.07万欧元,也就几千元人民币,不是照样贪污吗?如果没有权,会领取到公杂费吗?

  张苏洲的腐败史再次证明,手握权力就太容易变现。而权力缺乏足够监督,变现的机会就很多,大钱可收,小钱可收,名人的钱可收,非名人的钱也可收。于此而言,别惊讶于阿鲁阿卓送钱,而应追问如何让张苏洲们不敢收钱、阿鲁阿卓们不必送钱。(王石川)

责任编辑:郭祖莹

文娱批判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