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7日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中国动态 
字号:

呼格案平反将满1年 对办案人追责仍未见结果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时间:2015-11-28 09:12:27

呼格案平反将满一年 追责仍未见结果

呼格吉勒图骨灰迁入新墓。11月12日,李三仁、尚爱云夫妇前来祭奠儿子 供图/新华

还有17天,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平反就整一年了。平反之初,内蒙古公检法三部门先后宣布成立调查组,对铸成错案负有责任的办案人员进行调查。截至发稿,内蒙古政法系统尚未公布追责结果。

曾被告知,公检法三家调查已完成,结果已递交至上级部门。两位老人说,为平反等了18年,为追责又等了一年,期待调查结果尽快公布。

呼格父母

要追责到底 也让以后少出冤案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此时距当事人被执行死刑已有18年。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18岁青年工人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女厕奸杀案凶手。案发61天后,当地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女厕杀人案。真凶再现,令呼格吉勒图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去年12月,内蒙古公检法三部门各自成立调查组,对当年所有参加办案人员进行调查。时任内蒙古高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受访时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已责成有关部门成立调查组对错案责任问题进行调查。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下旬,呼格父母也向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材料,控告错案背后的所有办案人员,包括“4·9女尸案”专案组侦查阶段的专案组警员、出庭支持公诉的呼市检察院检察官和呼格案一审、二审的所有合议庭法官、书记员。

呼格的母亲尚爱云告诉北青报记者,她跟老伴儿几乎每月都会去呼和浩特市中院、内蒙古自治区高院、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询问调查进展。今年8月份时,他们就被告知,自治区公检法三家的调查均已完成,报告已经提交到上一级主管部门等待批示。

但至昨天,他们仍只能焦灼等待。

据了解,呼格案启动追责至今,目前明确被追责的仅有当时的专案组组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2014年12月17日下午,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带走接受调查。不过,冯志明所涉犯罪是否与呼格案有直接关系,官方并未透露更多信息。

“该谁承担的责任,谁就一定要去承担。这也是为了让以后的办案人员不再犯错。”尚爱云说,对于当年的办案人员,他们的态度很明确:追责到底。

11月12日,呼格骨灰被迁入距市区30公里的一处陵园内安葬。尚爱云念叨着,原来孩子被草草葬在荒郊,孤零零的。现在好了,迁入的新墓地很大,对他们也算是一个心理安慰。

著名法学家江平亲自为呼格撰写墓志铭:“呼格吉勒图18岁时,蒙冤而死。呼格其生也短,其命也悲。然以生命警示手持司法权柄者,应重证据,不臆断。重人权,不擅权,不为一时政治之权益而弃法治与公正。”

自呼格骨灰迁坟后,等一个追责结果成为两位老人对儿子最后的念想。据媒体此前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对于呼格冤案,“公检法三家的责任人都跑不了”。

尚爱云说,内心的创伤是一辈子无法抹除的,每次看到呼格同龄人的孩子都快跟呼格当年一般大了,她的心里就会特别难受。他们期待,错案追责早日有个结果。

昨日下午,内蒙古高院办公室宋建波主任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他还不了解相关情况。但据他所知,追责调查正按相关程序进行。呼格案社会关注度很高,一旦结论确定,相关部门会在第一时间向全社会公开。

错案梳理

追责进展 多数不明确

北青报记者梳理近年来平反、曾被社会高度关注的部分冤错案发现,在追责问题上,多数没了下文。

近年来,河南赵作海案、湖北佘祥林案、安徽于英生案、浙江叔侄案、萧山五青年抢劫杀人案、福建念斌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贵州杨明案、福建陈夏影案等均被纠错。

公开报道中,启动追责的案件中,赵作海案的追责“动静”最大,处理最为“利索”:1999年赵作海因被认定杀死同村人而获死缓。2010年,当年“死者”出现,同年5月河南高院宣告其无罪,当年该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审判员胡选民、代理审判员魏新生停职接受调查。2012年6月,刑讯逼供赵作海的6名警察中5人获刑。

由于追责未设时限,不少案件处于追责结果没下文的状态,如1996年12月2日,安徽蚌埠市民韩露在家中遇害,其丈夫于英生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2013年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宣告于英生无罪。安徽省检察院今年1月发布消息,称已成立调查组,就错案责任展开调查,依法依纪依程序开展执法过错责任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对外公布。

截至昨日,该案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更多如陈夏影案、念斌案、杨明案等,均未见到启动追责的公开报道。

“你说得上几起追责真有结果的?”今年5月底,陈夏影重获自由后,被问及是否追责的问题时,他如此反问记者。他说,担心强调追责,会对其他冤案的平反形成阻力,况且重获自由的他们也耗不起。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在这个问题上却表现强硬,丝毫不愿让步。此前见面时,她告诉北青报记者,为念斌的案子奔波8年,尽管身心俱疲,也渴望早日开始新的生活,但追责和国家赔偿的事一天不落定,她便一天无法走出阴影。

另据了解,浙江叔侄案、萧山五青年抢劫案,均为内部追责,处理结果未对外公开。如前者,浙江省政法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此案相关责任人已经进行了组织内部追责,但对于具体追责了哪些人、追责措施等细节不便透露。公众关注的“女神探”聂海芬(该案审核人),曾还被传出晋升的消息。

专家说法

责任能查清楚的 结果应公布

对于冤错案追责难的现实,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认为,这与过去的办案机制有关系。原来的体制存在问题,并非谁办案谁负责,很多是审委会集体讨论通过的或者判决是由多级法院核准的。一旦确定为错案,要倒追谁是决定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责任人就比较困难。所以,现在的司法责任制改革中,强调谁办案谁负责,从源头预防冤假错案。

宋英辉还强调,是否追责也要区分办案人员是否存在主观故意或重大过失,据此确定一个合适的追责范围,不宜扩大化,因为错案有时是受条件、认知限制,办案人员本身可能确实没有过错。但刑讯逼供造成冤错案,办案人员肯定是有责任的。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最高法下发《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明确错案追责划分和不作为错案追责范畴的几类情形。

此前,有种声音认为,过度强调追责会对以后的错案平反形成阻力。对此,宋英辉教授认为,错案平反难有综合原因,主要还是证据方面的问题,追责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不是决定性的。

宋教授最后强调,如果错案责任能调查清楚,应该将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满足公众知情权;如果难以查清、不太好对外披露,也要妥善处理,“追责如果追错了,形成新的错案,也不合适”。

文/本报记者 孙静

 
责任编辑: 陈虹羽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