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3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社会
字号:

海南“光棍村”飞来爱情鸟 要“脱光”口袋脑袋都要富

来源:南国都市报 作者:杨金运 王燕珍 时间:2016-02-19 09:21:00   

  现象篇》》》有的村子四成适婚男性找不到对象;有的家庭几个男人都没娶妻……

  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金运 王燕珍 实习生 周丽/文 陈卫东/图

  2月18日下午,陵水文罗镇坡村一户人家,春节未过完,55岁的卓春河和他的4个侄子却都无精打采。他们至今一个也没能成家。就在离他家几十米的另一户人家,黄亚舟几兄弟也只有一人娶妻生子,其余的人对结婚已无信心。

  在日前召开的海南省两会上,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妻难问题引起了参会代表委员的热议,其中一份提案指出:在海南农村,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几乎每个村都有不少大龄未婚男青年,个别村甚至近几年都没有男青年结婚,成为真正的“光棍村”。

  17日,新华社一篇关于《海南存在不少“光棍村”》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注:文中单身男子为化名)

加仲园村,卓春河叔侄5人都没有娶到老婆。对于何时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他们一点信心都没有。

  一个村四成适婚单身汉

  盼村里开会帮“找老婆”

  陵水文罗镇坡村,一个以种植业为支撑,3120人的村子,却有着数量不少的光棍。说起此事,村委会主任王仁会愁眉不展。“在我们这里,二十五六岁娶不到老婆,以后基本就没机会了。”王仁会说,据不完全统计,村子里适龄男子找不到老婆的“光棍”有400多人,“占到全村所有人口八分之一,占适婚男性四成以上。”

  王仁会经常遭遇的状况是,他去开会的时候,路过村子,见到清一色的光棍。“开会开会,我们这些人娶不到老婆,也要开会帮我们解决一下,找个女人让我们安居乐业。”这样的话,王仁会不是第一次听到。每次,心里都很难受。

  村里的“光棍”现状,触目惊心。“他们家兄弟都没娶老婆呢,你找他们就对了。”当记者向坡村村委会加仲园村小卖部打听村里单身汉的情况时,妇女们突然指着一位过路的男子大声笑起来,男子闻讯快步往一旁的一间瓦房走去,神情窘迫。

  男子叫黄亚实,今年50岁,虽然家里建了两栋瓦房,但他和3个弟弟至今都还没结婚。“以前我们家真的很穷,瓦房又破又旧还漏雨,家里都是空荡荡的,只有用木板搭成的床,只能和父母挤着一起睡,那时候不会有姑娘愿意嫁到我们家的。”黄亚实感慨地说,自己年纪也大了,他现在对找老婆也没抱多大希望了,虽然想找年轻的生个孩子,可现实是,没人愿意嫁到他家。开始,黄亚实兄弟四个人考虑的是出外打工赚钱,也许可以找到老婆,他们当过渔民,或是干建筑工等苦工,“我每个月打工也就赚个一两千元,省吃俭用存个几百一千的,后来建房子也花光了。”

  黄亚实说,他有时候晚上躺床上,想起别人有老婆有孩子,自己兄弟几个仍孤家寡人,他心里也十分难受,“谁不想找个老婆呢,可现在太难了。”

  38岁的黄亚舟是几兄弟中最小的,他把一条水管绑在摩托车上,当时正准备出去给番茄地浇水。他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村民对他的印象是“老实”、“肯干”,然而,他对结婚这件事也没有任何信心。“伤心。”他有些害羞说,“乡下人就这样的了,没有办法。”

  黄亚舟发动摩托车,就像逃避一件伤心事:“你和我哥聊吧,唉。”

  一家叔侄5人“打光棍”

  说起“传宗接代”直摇头

  2月18日下午3时许,离黄亚实家几十米外的另一户人家,55岁村民卓春河正坐在家门口抽着用矿泉水瓶自制的水烟打发时间。看到家里一下来这么多人,他很是吃惊,屋内的侄子卓秋闻兄弟俩听到声音,探出头看了两眼,不好意思出来。

  这是一个没有女人的家庭。卓春河以及他的4个侄子两代人,至今单身。虽然已55岁,从卓春河的浓眉大眼和高鼻梁可看得出他年轻时应该长得不错。而和他一样在家呆着的4个侄子长相也很端正,他们年龄最大的45岁,最小的36岁,却和叔叔一样还没找到老婆。

  家里穷,卓春河家5个男人只读完了小学。早年一家人挤在一起住的破旧瓦房时常漏雨后来成了危房,卓秋闻等人没成年已经出外打工。没学历,只能做一些建筑工等苦工。他们兄弟辛苦打工挣钱一起建的瓦房有2个房间和一个客厅。卓春河提来一桶水冲洗门前台阶一角,台阶上露出了一行字:于2005年6月13日完工。

  房子虽建了,里外全是水泥的,可他们没有钱再继续装修了,客厅也只摆了一套旧家具,2间房共放了3张木板床,叔侄5人一起挤着睡。家里还种了4亩多的瓜菜,他们得每天一早出去干活。家里没活时,他们都去文昌等地打工。

  “我们打的都是苦工,那种地方也没什么女人,根本没机会接触女人,加上我们家又穷,没女孩愿意上门,只好努力打工赚钱,希望他们兄弟四人有一天能够找到老婆了。”卓春河说。

  兄弟四人之中,42岁的老二卓秋闻曾经谈过恋爱。说起那段往事,他不好意思地笑。他说,那是他20多岁的时候,和曾经的小学女同学处了一年半载,但后来由于自己家庭贫困,对方终究不愿意跟自己,选择了离开村子,嫁到外面去了。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和女性有过情感的往来。

  “没机会遇到女的。”卓秋闻一年年感觉,村里可供自己选择的女性越来越少,后来就“没了”,而外面的女孩,他想也不敢想。

  说起“传宗接代”问题,卓秋闻一脸忧郁,沉默了片刻。“这个,就看我哥哥了吧。”说完,卓秋闻转身往屋后走去。而比他年纪大的哥哥,在一旁发着呆。

  

加仲园村,卓家叔侄没事做的时候只能研究彩票打发时间。

  一个镇上难见适婚女

  村书记儿子也没对象

  陵水文罗镇坡村村委会并不是个例。“我们周边的村子,情况也差不多。”王仁会说。

  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在澄迈县仁兴镇吴案村委会,也有不少“光棍”,据村干部介绍,整个村委会仅下水村一个村420人,就有20多名30岁左右的单身汉。

  吴案村委会书记王澄章就是下水村人,他家小儿子小川今年33岁了也还没有结婚。王澄章说,儿子在另一个镇的木材厂打了五六年工,虽然每个月能赚个三四千元,但是工作的地方都是男孩子居多,没什么机会接触女孩。王家种了近20亩的瓜菜,还有一些橡胶树,家里情况还算是稍微好一点的。

  “4年前我刚来这里工作时,入村时还能看到一些年轻女孩子,现在入村看到的大多都是老人孩子或是单身汉了。”听了仁兴镇一名工作人员的话,王澄章也连连点头。王橙章的2个儿媳都不是本地人,一个是乐东人,另一个是澄迈中兴镇人。

  民革海南省委员会在《关于我省农村大龄男青年难娶问题的建议》提案中指出,近年来,农村大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已经成了社会老大难问题。

  民革海南省委员会专职副主任陈海平介绍,他们对口扶贫的琼中吊罗山乡就有不少“光棍村”,情况令人堪忧。

  大龄男思婚心切陷骗局

  澄迈定安等地多人上当

  农村大龄剩男结婚难、着急结婚,一些骗子瞄准了这点趁机诈骗。

  澄迈仁兴镇的阿平这个春节高兴不起来,他已经34岁了,婚姻问题一直没着落。一年前,阿平遇到了一个女孩,原本燃起了希望,谁知遇到的却是骗子。事情在阿平心里留下了阴影。

  阿平的父亲腿有残疾,耳朵也听不见。“家里穷,附近的人没有肯嫁过来的。”阿平说,在一个被称为伯母的人的撮合下,他跟在东方的“小燕”联系上了。对方相貌长得不错,也不嫌弃自己。2015年1月16日,阿平陪着“小燕母女”一起到昌江“拜公”,他心里计划着,等办了酒席就去领证。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竟是一个骗局。阿平把借来的1.28万元彩礼、红包及买东西的钱给了“未来岳母”操办,最终全数被骗。

  与阿平一样,阿星也是被同一个诈骗团伙诈骗的受害者之一。阿星在海口打工,在定安雷鸣一个村子的家中,他以及另外两名年纪更大的哥哥都没能找到老婆。

  2015年4月前后,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东方市公安局成功告破这起骗婚案,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他们分工协作,骗了多名大龄男子,涉案金额达33万多元。

  走访中,记者感受到,能娶上媳妇成个家,是许多“光棍村”村民最大的心愿。

  变化篇>>>“爱情鸟”来了曾经的定安“光棍村” 如今年年有喜事 村民种植瓜菜走上致富路

  南国都市报记者 敖坤/文 汪承贤/图

  定安县龙河镇西坡村委会高坡村,曾是远近闻名的“光棍村”。据当时媒体报道,截至2009年11月,村里有30多名大龄男青年找不到老婆。一时间,“光棍村”似乎成了高坡村的代名词。

  如今,6年过去了,高坡村早已经脱去了“光棍村”的帽子。村小组长陈学强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2015年,村里有两个年轻人带回了媳妇儿,如今都生娃了;2014年,有两个结婚;2013年,有一对……现在,村里年年都有喜事了。”

  哪怕现在依旧单身的村民陈泓昌,对于婚姻大事也是信心满满,“现在种瓜菜挣到了钱。日子一天天好了,娶媳妇就不愁。”

  曾经的光棍村如今终于“脱光”了,这变化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曾经的光棍村高坡村环境改善,村民勤劳致富,2008年嫁入高坡村的周左南带着孩子走在村里的水泥路上。

  名字变

  曾经远近闻名“光棍村” 如今是生态文明村

  2009年11月,媒体对于高坡村的描述惊人的一致。贫穷、落寞、偏僻是最常用的形容词。彼时,高坡村仅53户人家214人,可村里竟有30多名大龄男青年找不到老婆。村小组长陈学强说:“曾经的高坡村,交通闭塞。就是走进村都不容易,哪里还有人愿意嫁进来?”

  2012年9月,南国都市报记者再次走进高坡村,路通了、水通了、经济发展了,村民3年来娶进13个媳妇生了12个娃。曾经的“光棍村”引来八方“爱情鸟”。

  如今,又过去了3年,2月18日,记者再次回访“光棍村”。汽车从屯昌往定安方向行驶,大约15分钟不到,拐进一个岔路口,不多时便看见了一块硕大的火山石上红色的“高坡村”三个字。旁边一行小字写着:网友共建生态文明村。

  村口八九个人脸上带笑,正将一袋袋刚从田间摘出来的线椒、鸡爪椒过称,搬上收购车。村民陈香若一边清点着钞票,一边笑着说:“这里就是高坡村,可你如果找光棍村就走错路了。”

  如今,高坡村通过调整瓜菜种植结构,发展养殖等方式,很多村民都走上了富裕路。

  村民的生活、心态、村庄面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心态变

  村里青年勤劳肯干 娶到媳妇生活越来越好

  要说改变,47岁的吴清群最有发言权。“我以前也是找不到老婆的。”吴清群谈起当“光棍”的日子,笑了:“我2012年才跟老婆登记领证,当时都44岁了。”

  吴清群的妻子叫蒙海花,海口人。2009年,吴清群在海口开摩的,在府城租房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蒙海花。蒙海花相中了吴清群的踏实、肯干。两人确定关系后,回到了高坡村。

  2010年,夫妻俩共同买了台耕地机,不仅给其他种植户耕地挣钱,还将村里人抛荒的土地拿过来,自己耕种。最终翻耕出了40亩水稻田,连成一片。当时吴清群卖稻谷,一卖就是一两万斤,装满了好几辆大卡车。这个收入对于原本贫困的高坡村来说,已然可观。

  2012年,吴清群跟妻子商量后,买回了1500只鸭苗,在村边的加东河上养鸭子。2014年,吴清群饲养的2000只鸭子,一下就挣了好几万。今年,他计划再养5000只。身体虽然辛苦,可心却是暖的。他知道:“只要勤劳肯干,就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18日,在吴清群家的小院子里,抱着已经3岁的小女儿,蒙海花很开心,“当初没有看错人。”

  这或许就是高坡村人最大的改变,从“破罐破摔”的怠惰,到努力致富。

吴清群满脸幸福笑容,他娶妻生子,而且成了村里有名的种植养殖户。

  思路变

  单身汉不愁找不到媳妇 “发展高效农业努力挣钱”

  在高坡村,36岁的陈泓昌至今仍是单身。可现在,陈泓昌不像以前那样着急了,“只要生活好了,就一定能够找到媳妇儿。”陈泓昌说,自己改变了思路。

  2月18日下午,陈泓昌在瓜菜地里忙碌。他扛着一包水泥均匀地往地里撒。他说:“这块土地太贫瘠,要撒点水泥改善土质。这样接下来就能有个好收成。”他计划,明天就种上花生,到时用来榨油,“花生油也是20多元一斤呢。”

  从春节到现在,陈泓昌只在大年初一休息了一天。其余时间,他不是在瓜菜地里忙碌,就是在去卖瓜菜的路上。今年,瓜菜行情好,仅仅是春节这几天,他就挣了一两万元。

  陈泓昌家里一共有4亩瓜菜地,这两年他“调整了思路”,不仅种大白菜,也种辣椒、豆角、苦瓜、丝瓜,“总之哪个市场好,我就种哪个,这就是高效农业。”

  早在五六年前,陈泓昌便向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想做“高效农业”,可苦于没有资金、技术,总是处处碰壁。经过这两年的尝试,陈泓昌找到了思路。

  “以前,我们村穷,路也不通,思想也闭塞,不敢尝试新的东西。”陈泓昌说,“后来路通了,出去的机会多了,看到别的村种植其他瓜菜,我们也跟着种,渐渐的就学会了。就这样就走上了高效农业的路。”

  曾经在地里干活是越干越累。如今,在瓜菜地里干活,陈泓昌总是有使不完的劲。

  他给记者算账,“精品的鸡爪椒能够卖到20元一斤,一般的鸡爪椒也是8块,一袋100斤的辣椒,你说能卖多少?”

  谈起找媳妇儿,陈泓昌压低了声音说:“我现在正在相亲呢。已经跟姑娘见面了,我们都觉得挺好。她说要到村里来看看,我有信心,应该就能定下来了。”

  陈泓昌自言自语,要是这样发展5年,村里就能盖上楼房,那时候就不愁找不到媳妇儿了。

  地还是那块地,村还是那个村,可是人的思维方式改变了,一切就不一样了。

  面貌变

  如今村里种瓜菜建新房 村民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如今的高坡村焕然一新。

  记者沿着高坡村里的水泥路,一路走一路看到,小孩子们成群地围着,说说笑笑,一扫曾经的落寞。西坡村委会书记符祥峰说:“高坡村里的小孩粗略估计都有差不多20个,小女孩居多,个个都长得漂亮。是我们附近几个自然村最多的了。”

  不仅如此,高坡村还建起了新房。

  村民冯行花家的新房已经盖得差不多了。18日,她正用一个塑料桶将一块块砖头提到楼顶,准备建楼顶的护栏。十来个五六岁的小朋友围在新房旁,时不时还帮着她捡砖头。

  冯行花告诉记者,他的小孩陈秀龙2014年结婚,如今小孙子已经2岁多了。不过,大年初四,又带着儿媳妇出去打工了。

  陈秀龙找老婆是很顺利,没有碰到困难。冯行花特别开心地说:“以后生活越来越好,村里的年轻人找媳妇儿都不成问题了。”

  “才过来的时候,高坡村没有老家好。”2014年从定安富文镇嫁过来的陈益艳当时还有些后悔。可如今,她喜欢上了这里,“村里的人觉得落后,所以都努力干活种瓜菜,村里时常都是热热闹闹的,觉得挺好。”

  另一个可喜的现象是,曾经外出打工的青年也开始回到了村里。

  看着连片的瓜菜地,种菜效益好,曾经在海口打工的陈香若带着妻子回来了。如今,陈香若不仅自己种辣椒,而且还在村里收购辣椒。颇有商业头脑的他,将收购的辣椒运往镇上销售,收入不错。

  妻子许海桂也渐渐习惯了村里的生活,“以前村里很穷,家里一年到头肉都吃不上几回。现在,生活正变得越来越美好。”

  如今,整个高坡村还有13个人单身,可这已经不是问题了。村小队长陈学强说,“这些都是一些年龄较大的人,被曾经高坡村的贫困、偏僻耽误了的。”

  陈学强相信,从今往后,“光棍村”这样的情况再也不会在高坡村出现了。

  分析建议篇>>>大龄农村剩男结婚难的背后,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

  农村光棍要“脱光” 口袋脑袋都要富起来

  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金运 王燕珍 实习生 周丽/文 陈卫东/图

陵水加仲园村卓亚和叔侄5人都没娶到老婆,现在年纪越来越大,想找就更难了。

  “很多城里的特别是省外的朋友得知后惊讶问我,有这么严重吗?有。”民革海南省委员会专职副主任陈海平关注海南“光棍村”问题,已经不是一两年了。

  事实上,一些关注农村现状的人认为“光棍村”问题不是“新闻”。在他们的分析中,一方面指向客观上城乡发展的不均衡,大批女青年外出打工扎根他处导致农村男女比例失衡;另一方面,则指向主观上“光棍”自身的诸多局限和毛病。

  政府用组合拳解决这个问题的同时,专家也提出了建议。

  隐忧 “光棍村”问题带来社会隐患  

  海南省政协副秘书长房方分析认为,大量的农村单身男性没有家庭的温暖和约束,心理上受压抑且被歧视,经济上不宽裕又个性孤僻,势必导致这些青年自暴自弃,失去人生目标和追求,将赚来的血汗钱用于酗酒、聚众赌博、买私彩甚至嫖娼、吸毒。

  民革海南省委会的提案《关于我省农村大龄男青年难娶问题的建议》还指出,光棍们结不了婚,将来没有孩子赡养照顾,国家要承担很大的生活保障和养老压力。此外,农村男青年没有家,就没有责任,没有发家致富的欲望,这样一个庞大的人力资源浪费了,对生产力也是一种破坏,也将直接影响农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小康社会的建设。

  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江红义也指出,整个社会的和谐,和婚姻关系的和谐有很大关系,如果婚姻关系不和谐,特别是“光棍”扎堆,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

  对“光棍村”危害的感受,还体现在基层工作人员感受中。民革海南省委会对口扶贫的琼中吊罗山乡就有不少“光棍村”。一位曾在琼中吊罗山乡工作过近10年的一位老民警李贺(化名)说:“有的单身汉们还喜欢凑热闹,有人打架,他们就去围观,就等着跟着打赢的那一方蹭酒喝,尤其每逢过年过节,单身汉们一喝多还会打架闹事。”李贺坦言,单身汉们也成了当地警方的重点关注对象。

  客观原因 女孩外流导致农村男女失衡

  江红义认为,造成农村大龄男青年难找对象的一个客观原因是,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城乡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事实也说明,经济的发展,直接关系着当地青年找对象的难易度。对于许多大龄男子找不到老婆的问题,澄迈仁兴镇党委副书记陈世发感慨很深,以前橡胶行情好,一吨可以卖个一万多元,不少人靠种橡胶赚了点钱,很多姑娘愿意嫁过来。可现在橡胶行情不好,姑娘们都到大城市打工了,男孩子越来越难找到老婆。在陵水坡村村委会加仲园村,30多户中,只有7户盖了平房,其余都是瓦房。“两年前才硬底化了道路,以前连路都不通,坑坑洼洼的。”村民小组组长郑庆东说,村里以前比较落后闭塞,导致很多青年思想落后,不敢走出去,但女的却走出去了,留下的男的自然结婚难。

  海南省政协副秘书长房方分析,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农村人到城里打工,特别是女青年。这些外出的女性,大多不愿再嫁回农村,这便直接导致了留在农村的男青年找不到对象。

  民革海南省委会的提案指出,由于受“重男轻女”等封建思想影响,特别在我省的农村尤为明显,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据海南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根据2010年普查的情况,在海南农村,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28.13比100,也就是说,农村228人中,男的比女的平均多出了28个人。

  主观原因 留守男“不争气” 囿于贫困

  民革海南省委会的提案指出,近年来,随着国家废止农业税以及例如农机补贴、建房补贴、种苗补贴、生态补贴等惠农政策相继出台,还有我省“村村通公路”的基本实现,我省的农村经济取得长足发展,特别是山区有点胶林和槟榔园的农民只要勤劳,钱袋子都会逐渐丰满起来。我省的农村男青年由于观念和吃不了苦等原因,很少外出打工,眼界不够开阔。

  对此,坡村村委会主任王仁会深有感受。王仁会说,光棍好吃懒做的生活态度是最大的问题。基础差、再学习难度大的确是技术扶贫难的原因之一,但不少单身汉打一天零工挣100元便歇上两三天,花光了再接着谋活计,宁愿把地租出去赚租金也不愿亲手搞种养。“还有的在外面打工两三个月,又回来了,没有长远的眼光,局限在眼前。”

  在文罗镇,当地政府为发展打工经济,举办就业招聘会上,内地工厂急缺工人、保安,单身汉们报名却并不踊跃;村干部将扶贫办下拨的圣女果苗种到“光棍们”的田里,不少人没热情打理;免费开办的汽修班,报名者也寥寥无几。

  “城乡发展不均衡,农村人与人之间的发展也不均衡。”江红义说,个人素质跟不上去,直接影响到个人的发展,影响到这些农村大龄男性的婚姻状况。

  措施 加大扶贫力度和就业引导

  面对“光棍村”,海南在行动。海南省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光棍村”问题折射的是扶贫攻坚任务艰巨。扶贫先扶智,输血更要造血,教育是改变落后观念的有效举措。为让更多的农村孩子接受教育,海南于2005年在全国率先实施义务教育阶段“两免一补”,如今不少市县又推行免费高中教育,全省中职学校学费全免,贫困生还能获得生活补贴,农村学子只要肯学都有机会。

  海南省“十三五”规划提出“三年攻坚脱贫,两年巩固提升”的计划,通过特色产业、乡村旅游、劳务输出、文化教育、生态移民、社保兜底等十大举措全方位发力。

  上述负责人说,各市县将继续针对贫困户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推动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想方设法帮助贫困的单身汉在经济上脱贫,逐渐在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中转变落后思想,也有更多机会遇到合适的对象。

  文罗镇党委书记肖海山认为,解决“光棍”问题最为关键的,是要引导当地村民转变观念。肖海山介绍,近年来,我省在该镇的扶贫工作一步一步推进,极大地改善了当地面貌。扶贫有很多方面的内容,其中有产业扶持、教育扶持、生产方面的扶持等。“这是一个需要输血造血的复杂系统工程。”肖海山说。

  建议 让村民的口袋和脑袋富起来

  如何让光棍“脱光”?“一方面是青年自身的努力,发展自己。另一方面,整个社会要重视起来,给他们创造条件。村民的口袋和脑袋富起来,问题才能解决。”江红义说。

  民革海南省委员会专职副主任陈海平建议,我省各市县政府要把大龄男青年难娶的问题当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当做民心工程来抓,在人力、资金等方面倾斜和支持这个“民心工程”的顺利开展。“共青团、妇联和乡镇政府等要积极牵线搭桥,搭建农村未婚大龄青年婚介平台。”利用节假日农村女青年回家过节期间,多组织一些健康有益的文娱和社交活动,为他们提供认识和交流的机会;另外特别是通过各种渠道,与外省共青、妇等部门联合组织联谊活动。

  “要提升这些男青年的自身素质,让他们的生活富起来,这样才能吸引到女青年。”房方说。

  民革海南省委会在提案中建议,各地人力资源部门要积极与劳务输出部门协调组织大龄男青年到国内外就业、经商和从事他们力所能及的工作,尽可能地把农村未婚大龄青年推介出去。

  坡村村委会主任王仁会则建议首先要转变观念,坡村目前已计划每个自然村安装广播,宣传先进的观念,一方面,鼓励一部分人走出去,到外面去工作;另一方面,鼓励人们在当地就近抓取机会,通过种植和养殖等方式,富起来。

  

责任编辑:王丽娜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