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社会
字号:

故宫博物院院长:保护《更路簿》 我们愿提供帮助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金昌波 时间:2016-03-10 07:43:00   

点击更多相关视频

罗盘与《更路簿》。本报记者于伟慧摄

  海南日报特派记者金昌波

  今年两会期间,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在京城传开:海南日报社决定出资100万元人民币,用于保护南海珍贵文化遗存——《更路簿》。消息一出,立马引起与会代表委员,尤其是文物保护研究相关领域代表委员们的关注。

  今天下午,海南日报记者在北京会议中心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邀请他就《更路簿》保护支招。

  得知海南日报社设立了百万保护基金,专门用于《更路簿》抢救性发掘,单霁翔连连点头,表示十分欣慰。“《更路簿》已经到了抢救性保护地步,如果海南有需要,故宫博物院愿意就《更路簿》保护研究提供帮助。”

  加强《更路簿》收集整理

  据了解,《更路簿》是海南岛渔民在积累了前人航海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集体创作的结果,记载了从文昌清澜港、琼海潭门港起,航行至西沙、南沙群岛各岛礁的航海航向和航程。随着科技水平不断提升,海南的新生代渔民对《更路簿》等流传数百年的传统航海知识几乎已一无所知,“南海天书”更是被当做老人的遗物,掩埋或焚烧,现存数量不多。

  “情况已十分严峻,要尽快开展对《更路簿》的抢救性保护,首先就是要加强收集整理工作。”单霁翔说。基于此,海南可以以文昌、琼海两市为重点,兼及万宁、陵水、三亚、临高等市县,摸清省内渔民藏本情况,集中收集整理。

  “此外,如果纸张已经损坏,就必须进行修复,还有的蛀食成洞,就要采取杀虫措施,通过一系列技术性修复工艺,尽量使其恢复本来的面貌和得到一定强度的加固以便于保存。”单霁翔说。“民间保存风险太大,建议让《更路簿》进入博物馆馆藏。”

  数字化保护是当前趋势

  “不过,还必须注意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更路簿》是纸质文物,搜集之后,如何保存是一个重大课题。”

  在单霁翔看来,纸质文物保护,数字化是当前趋势。记者在故宫官方网站看到,用户不仅可以使用数字资料馆获知展览信息,还可以通过“藏品总目”看到超过60万件藏品。此外,故宫博物院还推出了“微故宫”和“掌上故宫”智能导览应用,为文博爱好者与游客提供文化信息、导览讲解、推荐路线等服务。

  单霁翔表示,故宫博物院的多媒体技术、数字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状态,对数字作品的研发已有十多年。“通过建设数字化信息平台,可以将传统、枯燥的宣传方式向现代、活泼的教育方式转变,让古老的传统文化时尚起来。”

  “海南是文物大省,近年来,洋浦古盐田、海口骑楼老街、火山口周边的古村落不断引起人们关注,还有大量的水下文物,少数民族方面的黎族村寨、船型屋等等,对这些文物展开研究有一个担忧就是可能会对文物本体造成伤害。”单霁翔说。“海南比较潮湿,《更路簿》这种纸质文物的保护任务艰巨。通过数字化形式就可以很好解决了这一问题,博物馆在数字、影像内容基础上进行开发研究,不会对文物本体产生伤害。”

  尽快开展口述史调研

  据了解,《更路簿》产生于帆船时代,新中国成立后,机动船开始替代帆船,其使用价值开始逐渐减弱,而随着海上卫星定位系统投入使用,《更路簿》开始淡出历史舞台。

  帆船时代渔民的生产生活,只能通过老渔民的讲述才能逐步清晰。然而,目前,省内80岁以上渔民的人数日益减少。

  在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所所长高之国就透露出担忧:“我们计划对《更路簿》的研究还没有做,而那些口头传承人却大都年事已高。去年我们约了一个人,在海南澄迈县,但我们赶过去时,这位老人已经去世了。时间再拖,可能就找不到人了。”

  对此,单霁翔建议海南应加强对《更路簿》的口述史整理。“口述史是一种研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新办法,它能够供给一种调查本学科开展的新视角。沿海的渔民可能语言、文化,表述方式都与现在不同,所以,进行口述史整理是非常重要的。”

  “经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自述或问答式访谈等办法,由访谈者以录音、笔记、拍照等手法,把健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对文化遗产的回忆、心得体会记载和保存下来,这些都是珍贵的史料。”单霁翔表示,海南可以在沿海地区启动《更路簿》口述史调研,组织专人前往沿海渔村,访问老渔民,充实搜集口述史料。

  展开多学科研究

  当前,学界对《更路簿》尤为关注,然而除了对南海地名有过系统研究外,其它研究成果并不显著。其中,就《更路簿》产生的年代,一直争论不休,至于其所涉及的洋流、中外交通、南海渔场和海洋生物等诸多领域的研究,几乎为空白。

  “保护之后,就要启动对《更路簿》的价值研究。”单霁翔认为,由于《更路簿》的特殊性,对其研究也应该是多学科。以文物价值为例,作为文化形态而存在的《更路簿》,是渔民祖祖辈辈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南海作业指南,也是海南渔民集体的智慧结晶,其文物价值因此而凸显。

  此外,在学术价值方面,现存各抄本《更路簿》记录国内航线,对南海诸岛生物、气象、地形地貌等方面研究提供资料支持。通过对渔民命名系统的研究,可以发现我国渔民对南海诸岛的开发和利用。此外,《更路簿》文本中经济、民俗等内容有待进一步挖掘;而在维护南海主权价值方面,《更路簿》更是民间自发开发南海、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重要实物证据。

  “如果海南有需要,可以向故宫博物院寻求帮助,我们十分愿意就《更路簿》保护研究方面,尽力而为地提供帮助。”单霁翔表示。(海南日报北京3月9日电)

责任编辑:王丽娜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