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8日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南海时评  >  独家评论
字号:

莫让“城市末梢”只能靠黑车出行

来源: 南海网 作者:邓海建 时间:2017-03-31 08:55:00   

  悄无声息却引发平地惊雷。3月29日,滴滴出行宣布4月1日起停止向全北京地区(包括六环外)非京牌网约车进行派单。北京成为继上海之后,又一座被滴滴出行全面清退外牌车的城市。距离北京网约车新政正式实施不足两个月,清退外牌车、非京籍司机成为各个网约车平台的重要工作。(3月30日北京商报)

  没有本地户口的网约车,再也不能在京沪两地愉快玩耍了。

  国字号网约车新政开了一扇窗,属地版网约车新政连门都关上。户籍、拍照、车型……政策的口子在地方越收越紧,难住的未必是网约车平台,而是新经济业态、出行难之民生。当滴滴在派单选项上按下“删除键”,非京沪牌网约车转瞬消失在合法平台之后,带来的诸多问题也是可以想见的。此前有数据称,滴滴北京注册司机数量110万,其中只有10.7%符合京籍规定,大约2万人。如果以车牌为限划出“生死线”,很多“阵痛”需要公共服务来回应:比如这些司机们的生计与职业,比如束手无策了的这部分出行刚需。

  一个道理显而易见:有地铁或公交可乘的时候,市民大抵是不会叫网约车的。说得再直白一些,网约车承担的,是“城市末梢”的出行难题。某种意义上说,它甚至是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贴心小伙伴”。

  还是数字最有发言权:根据滴滴出行此前发布的《2015-2016移动出行便民服务报告》,以北京公交服务覆盖情况和网约车订单起点分布对比来看,很多订单处于公交服务覆盖不足的区域,如昌平、燕郊、房山、新国展附近等。而在上海,滴滴快车去年3月推出的“沪郊快车”服务,几个月测试下来,外环外订单占比接近三成,相比年初增长了将近一倍,其中,早高峰近21%为地铁站订单,明显高于市区的9%。事实上,网约车不仅解决了天高地远的难题,甚至已成为“最后一公里”的摆渡人。如今,非京沪车牌打回原地,这部分出行需求,段时间内还有更好的“替代服务”吗?

  几个月前,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判决称,Uber和出租车是不同类型的服务,因此可以对两者采取不同的监管方式。这样意味着,类似芝加哥的城市可以对Uber和出租车制定不同的监管规则,而出租车可能需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市议会,也在去年以27:15的票数通过了一个“专车新政”——《多伦多市雇用车管理规定》。这个新政的意思,基本亦是民意的胜利。

  如果有心做个比对,中外属地版网约车新政的“微表情”是天壤之别的:比如国外只对车辆安全性能做限制,而国内城市则附加很多“奢华”的要求;又比如国外对网约车司机只有最低年龄限制,而国内城市则设置了“最高年龄限制”;再比如国外网约车与平台方劳动关系灵活,而国内城市更多要求固化雇佣关系……这些差异,简言之,一个是“宽而有度”、一个是“严而失格”。

  解读“外牌网约车之死”的寓言,起码能读懂两个道理:相较于中央新规,属地新政“加码”过重;比之于国际惯例,地方规矩“限权”过狠。安全考量,这是网约车属地管理的基本与底线。当户籍改革向左的时候,与网约车相关的车籍新政却“出门右拐”——这种籍贯依附下的权益歧视,无异于“一颗蛀牙则满口拔牙”。打车贵、打车难,难了这么多年。当一种新业态提供了解颐之方时,它是鸡蛋里的刺还是前行中的光,是该好好算笔账了。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韩慧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