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为谣言所困,为什么要对技术抱有希望?

  明星一直是受谣言伤害的最大群体。仅仅在近日,就有“李亚鹏重病躺床”“周迅离婚”“李晨天价面馆”等谣言。尽管这些明星及其团队在第一时间辟谣,但是仍然无法弥补谣言带来的名誉损失。

  一些基于谣言的评论,对明星造成二次伤害。更多时候,人们不是根据事实发表评论,而只根据社交媒体呈现的所谓“事实”表达立场。

  杜撰别人的观点,树立一个稻草人,再开枪射击,总归不太公平。

  这样的造谣,我们见得太多了。有些谣言,早已被辟谣多次,却依然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再传一回。

  譬如白岩松的“语录”、张国立的“豪宅”,以及金庸老先生“去世”。金庸一年“被死亡”20多次,白岩松语录的更新速度超乎了人们想象。至于张国立的豪宅,也与时俱进地被勤奋的造谣者不断抬升房价。李开复各种被假托的语录也可以跟白岩松一争高下。

  这是颇为怪异的现象,却又有着符合大众心理的产生土壤。诚如美国人类学家斯图瓦德所说:“谣言之所以流行,正是因为它们迎合了人们的偏见和期望。”即便在媒体不发达的时代,也时或会有席卷全国的谣言产生。在当下这个人人皆媒体的时代,谣言更如长了翅膀,以各种花样翻新的方式在社交媒体流传。

  但换个角度,某种意义上,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其实应该是史上谣言治理最好的时代,因为大数据和算法已经给我们甄别谣言提供了技术基础,如果社交媒体平台肯在此发力——如同他们追逐流量一样追逐信息的真实性,我们的信息环境会比现在好很多。

  赫拉利在他的现象级图书《人类简史》中,认为智人在进化过程中的胜出,得益于“我们的语言发展成了一种八卦的工具”,它促进了社会合作,让部落的规模不断扩大。按照这个说法,则“八卦”可以看作是人类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进化心理,至今仍留存在我们内心。

  “谣言”在某种意义上是“八卦”的一种极端体现。如果说在语言产生早期,各种不靠谱的传言还发挥着一定程度促进智人合作的正面作用,但社会进化到今天,我们其实更需要一种正向的“八卦”,把“谣言”排挤出舆论空间。既满足我们八卦的进化初心,也符合人类合作的真实性基础。

  谣言有其自身的危害性,很多普通人也深受其害。大家抱怨自媒体时代加速了谣言的传播。但我更愿意把这种现象的产生归之于社交媒体的某种不作为。现在的机器识别,已经可以将绝大部分谣言屏蔽在众人的视野之外——包括那些反复出现的谣言帖。

  “谣言之所以流行,正是因为它们迎合了人们的偏见和期望。”所以在个人层面,很容易被谣言所欺骗。但技术给了我们规制谣言的基础,只是目前社交媒体平台尚缺乏足够的动力和外在压力解决这个问题。在讨论谣言的传播与治理时,或许我们的关注点,也应更多从个人转向社交媒体平台的技术规制空间。

责任编辑:韩慧

文娱批判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