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2日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海南新闻  >  海南经济
字号:

海南周刊 | 黄皮好像“火”了!述说南国佳果黄皮为何“有名”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周晓梦 时间:2017-07-17 11:31:00   

  一位游客在儋州百年黄皮园手捧黄皮,喜上眉梢。海南日报记者苏晓杰摄

  黄皮属于芸香科黄皮属的植物,算起来,它还是橘子家的“表亲”,因为柑橘属也同是芸香科的植物。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周晓梦

  这个夏天,黄皮好像“火”了。

  “火”的迹象是今年黄皮的价格似乎比往年要高一些,有吃货最早发现了这一变化,虽然一边感叹涨价花钱肉疼,但一边还是禁不住黄皮的酸甜诱惑,遇到了就买买买,啖着过夏天,清清爽爽。

  至于价格为什么高?说法有多种,海南周刊物种·月历专栏也想找到答案,但估计黄皮自己内心也挂着问号。

  房前屋后的黄皮

  “给你称两斤,甜的,不信你试试。”吴小梅夫妇在琼山区石塔村附近有一水果摊,摊位上果品不多,两人倒是热情,捻下五六颗黄皮,递过去,让顾客尽管尝了再买。

  当下也是火龙果的季节,摊位上大果子小果子相互作伴,红黄搭配,把色彩饱和度调到最高,互不谦让。“火龙果是批发的,黄皮是自己家种的,捆扎得不好看,果相也差了点,卖7元一斤,比很多地方都便宜。”吴小梅的丈夫说,今年他们家门前的八棵黄皮树挂果时间晚,量也不多,摘了以后就顺便拿一些放在摊位上售卖。

  “现在很多地方都卖12到13元一斤,比去年贵多了,去年一般顶多也就六七元一斤。”吴小梅一边完成手中的生意,一边回过头补充道,今年黄皮上市又慢又少,往年的话端午节前后就有挂果了。

  开花结果和产量不稳定,可能与天气、黄皮树自身都有一定的关系。吴小梅夫妇对此也没有太多困扰,因为家里这几棵树平时很少管理,大都自然生长、自然开花结果,所以他们觉得“看天吧,有的话就多摘一些,少的话就等明年”。

  在各个市县不同地方,都能找到黄皮树的身影,连片种植的不多,多零散生长于房前屋后,是普通常见的树种。这种小乔木能长到几米高,遮荫纳凉,绑吊床,各项被开发的“实用技能”在夏天最受欢迎。黄皮树也容易攀爬,果实成熟后,孩童最喜欢上树,从这枝桠荡到那枝桠,扯下一簇不用洗不剥皮,直接往嘴里送,就如同那闯入蟠桃园的孙大圣,清风旭日,确实有几分逍遥。

  黄皮属于芸香科黄皮属的植物,算起来,它还是橘子家的“表亲”,因为柑橘属也同是芸香科的植物。《中国植物志》记载,黄皮的花期是4-5月,果期为7-8月,在海南花果期一般提早1-2个月。而且,黄皮品种甚多,以果味分有甜黄皮和酸黄皮两大类;以果形分有圆黄皮、鸡心黄皮、牛肾黄皮等。早熟品种多属酸黄皮,迟熟的多属甜黄皮。

  南吉村的黄皮

  在海南,最有名的黄皮产地之一在南吉村。

  正所谓“海南黄皮看儋州,儋州黄皮看大成,大成黄皮看南吉”,南吉村现存百年树龄以上的黄皮树有160多棵,有着“海南黄皮王”之称的黄皮树也生长在这个背倚南吉岭的村子里。

  “我们村子不大,全村36户,黄皮有150多亩,其中有10亩是百年黄皮园。”南吉村黄皮协会理事长符在明说,南吉村种植黄皮历史悠久,多为自然生长,在百年黄皮园里还有一株“残树”,树干仿佛被劈过,又扁又薄,但依然会开花结果。

  6月下旬,南吉村的黄皮逐渐褪去青涩,一颗颗果实,由骨骼瘦络稀疏转向丰满饱实,颗粒之间的空隙慢慢被填满,堆得团团簇簇,挂在枝头;有些黄皮果树甚至被压弯了腰,犹如一老妪。这黄皮应时成熟的光景,恰是古人描绘的“碧树历历金弹垂,膏凝甘露嚼来奇”。

  如今南吉村因黄皮出了名,每到黄皮季节,村里就会迎来一批批的采摘游客。南吉村黄皮被喜爱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人是“理性分析派”,分析这里的黄皮因为长在红壤上,受气温、降水等自然条件共同影响,所以结出的黄皮果实粒大颗圆,汁多味甜籽少;有人则是“直接感受派”,认为南吉村的黄皮大多天然生长,就像野生的一样;还有的人是“浪漫主义派”,觉着从生长了上百年的树上摘下新鲜的果实,这种奇妙经历,仿佛看到了时空轮转……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颗黄皮对于不同的吃货亦可同理。只不过理由再多,喜或不喜欢终归是简单明辨的。

  符在明介绍说,南吉村有5200多棵黄皮树,这些黄皮树为村子带来了名气和人气。在采摘季的周末,慕名而来的游客一批接着一批,去年黄皮采摘季到村子入园采摘总人数约有1.2万人,今年预计会达1.8万至2万人。

  籍籍无名的黄皮

  虽然南吉村的黄皮近几年名声渐响,但换一个角度看,在热带水果大军中,黄皮大概是最为籍籍无名的。且不说与芒果、菠萝等相比如同个“小透明”,就连在水果店中也很少能看到黄皮的身影。

  在古人的诗词曲赋里,黄皮的身影更是不多见。荔枝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对橙子橘子,诗词也曾如是记录过“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可是,关于黄皮的诗词曲赋,实属零落稀少。

  或许在古人看来,黄皮并不能称之为严格上的水果。因此对其的记载多零碎见于各种草木、医药典籍之中。

  清代赵其光的《本草求原》和姚可成的《食物本草》是其中的代表。以中医药理的眼光看,黄皮果树全身上下皆可入药。丑陋斑驳的黄果树皮“消风肿,去疳积,散热积。煲酒服,通小便”,黄皮果“消食,化气,除暑热”,“主呕逆痰水,脚膈满痛,蛔虫上攻,心下痛”。

  《中国植物志》中记载,黄皮有消食、顺气、除暑热功效。根、叶及果核(即种子)有行气、消滞、解表、散热、止痛、化痰功效,能治腹痛、胃痛、感冒发热等症。

  所以,古谚曰:“饥食荔枝,饱食黄皮。”实则是根据其消食、化气的功效而来。实际上,黄皮有众多相似的别名,如《齐民要术》中记载:“越王祭太乙,坛边有此果,无知其名,因见声处,遂名王坛。”这便是黄皮另外一个名字“王坛”的由来;还有古籍将其唤作“黄檀子”“黄弹子”“金弹子”……版本多得就像手机系列。

  如此说来,黄皮的名气实在是难以评断。

责任编辑:郭微微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每日焦点
热度点击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