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人间百态
字号:

岂止教育焦虑,“30+”群体焦虑进行时

来源: 光明网 作者:吴晋娜 时间:2017-09-14 11:45:14  
关键词:父母 支付宝 教育机构 房贷 张连
[提要]  近日,“两个硕士教不了一个小学生”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同样生活在北京的刘芳,焦虑的问题也是房子,但与尹学信焦虑的又有点不同。为了缓解自己的对于父母养老的焦虑,孔蓝现在已经做了很多准备。

  光明网记者 吴晋娜

  近日,“两个硕士教不了一个小学生”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高价培训班、疯狂择校风、盲目游学潮……年轻父母们的教育焦虑愈演愈烈。实际上,现实中让这个群体烦恼的,岂止是教育焦虑。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房贷,背后还跟着一票硕士生,不敢死,不敢病啊。”微信朋友圈中,一位不到35位的高校副教授发出这样的感慨,自嘲中带着无奈。

  作为30岁刚出头,正在“奔四”的这一代青年群体,他们曾经是家人眼中叛逆的“80后”,如今却成了焦虑的“30+”。在城市生活的压力下,子女的教育焦虑、家庭的置业焦虑、父母的养老焦虑、自身的职场焦虑,还有“被剩下”的单身者的婚恋焦虑,让这一代人感到越来越喘不过气来。记者采访了几位步入“30+”焦虑群体的人,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

   教育焦虑:别人的孩子都在学,自己的孩子也要学

图片来自网络

  “在我们班,钢琴八级都算不上什么特长,谁没有个全国三等奖。”家住武汉的魏荷被亲戚家一个孩子的这番话震惊到。1984年出生的她回忆,当年自己读小学、初中的时候,班上只有极个别的同学有绘画、音乐或者舞蹈方面的特长,得一个区级或者市级的奖项,就可以全家人骄傲好久。

  作为一个四岁孩子的妈妈,她一直顶着家人的压力,努力坚持对孩子采取放养,不让他过早地学东学西,除非遇到孩子自己非常感兴趣的东西。然而,她也经常有对自己的做法产生怀疑的时候,这种怀疑也让她感到很焦虑、很纠结。“因为周围朋友和邻居的孩子都在学这个、学那个。我总觉得不让孩子学一些东西,会让他输在起跑线上,将来他一定会怨恨我。”

  让魏荷惊讶的是,现在周围朋友的教育焦虑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在她的微信朋友圈,有很多妈妈朋友,三天两头就可以看到妈妈们为孩子转发各种网络课程的链接或者二维码。

  在这些课程中,有动辄一个月三、五千的早教课程,也有各种收费颇高的特长班。其中有些让她感到不能理解,最夸张的是一个英语培训班,竟然还有专门针对不到1岁婴儿的课程,半个多小时课程要100多块。课程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带着小朋友看图学英语,可是这么大的孩子有的连爸爸妈妈根本都还说不好,号称要抓住孩子的语言敏感期。

  “小区附近过去有一个休闲会所,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的,最近忽然改成了一个五层的培训中心,现在那里每天都是人头躜动,带动周围餐饮业都火了起来。”魏荷说的这个培训中心,每层都有好几家不同的教育机构入驻,各种新式课程多有,有教孩子玩机器人的、玩乐高的,还有一些科学发明课程、奥数课程、心算课程,反而是普通的绘画、音乐这些普通相关课程没那么多。

  虽然魏荷还在坚持让孩子尽量晚点接触课业内容,但她还是会让孩子在快上小学的时候学一些东西,因为她自己属意的那所小学非常注重孩子的特长要求,为了提高排位入学的几率,不管怎样也要学一点东西。

  买房焦虑:举全家之力买房,房贷压力大如山

图片来自网络

  “这辈子最对不起父母的,就是为了给我买房子,他们卖了自己的房子。”在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的尹学信,今年35岁。四年前,为了给他在北京买房子让他结婚用,父母不仅拿出了几乎所有积蓄,还卖了家里的一套楼房,老两口住回了破旧的单位公房。再加上他工作几年攒的钱,终于举全家之力,一起凑够了在北京买房的首付。

  买房之后,压力并没有减少。每月接近8000元的房贷,让尹学信感到喘不过气来。每个月一万多的收入,一半都要用于还房贷。妻子的单位效益也不景气,养家的重任都落在他的肩上。

  “我经常说,自己是不敢生病,不敢请假。生不起病,请不起假。”因为请假就要扣工资,就要影响项目进度,进而影响年底的奖金等。他感慨,这样的日子,自己要过到60岁,房贷才能还清,想想活着真的好累。

  同样生活在北京的刘芳,焦虑的问题也是房子,但与尹学信焦虑的又有点不同。10年前,当时北京的房价还没有这么高,刘芳的第一套房子也是婚房,当时两人结婚时完全没有考虑未来孩子的上学问题,就在丰台四环附近买了一套90多平的房子。

  “眼看孩子就要上小学了,周围的朋友都在惦记学区房的事情,自己也就心动了。”让刘芳后悔的是,想换房子的念头前两三年就有了,可是因为犹豫了太久,好的学区房价格越来越高。

  “这样的生活怎么能不焦虑?刚刚还清第一套房子的房贷,卖了也就只够付学区房的首付,又要背上几百万的房贷。”虽然刘芳对未来的生活感到无奈,但为了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她又认为自己和丈夫现在的付出是值得的。

  养老焦虑:父母老了病了,自己却不在身边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家里发生的一件事情,至今让孔蓝感到后怕。年初,父亲心脏不适急诊入院,当即发现有三根血管堵塞程度偏高,必须尽快做心脏支架手术。

  “等到我知道的时候,我爸已经手术做完了。”孔蓝工作在天津,老家在河南。后来,她追问父母为什么当时不马上告诉她,父母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怕耽误她的工作,认为手术也不复杂,就算她赶回去也手术也做完了,就想着做完了手术再告诉她。

  孔蓝能理解父母的担忧,一切都是为了她好,然而她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从大学出来读书十几年了,自己成家了,父母也老了。作为家里的独生女,一年到头,她与父母相处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几乎都是电话或者微信联系。

  这些年,她越来越发现父母老了,感到父母对她的需要开始增强。有一次晚上打电话,妈妈说家里停电了,忘记了买电。当时正值11月,家里还没有通暖气,不开空调冷得发抖。她研究了一番,发现家里的电表早就是智能电表,通过支付宝就可以充值,可是父母不会操作,也不知道还有这么方便的途径。不到十分钟,她就帮父母解决了电费的问题。

  “这些年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记性也不好了,甚至生活的技能也下降了,生活中遇到的一些简单的生活骗局都分不清,我能强烈地感觉到她们需要我。”孔蓝总是担忧,如果有一天父母真的生了大病,需要自己24小时照顾,甚至需要辞职,自己现在的基础能不能承受这样的生活压力。

  为了缓解自己的对于父母养老的焦虑,孔蓝现在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比如,为父母买了商业重疾的保险,减轻未来的经济压力。又比如,经常关注国家医保异地就医的一些政策,想着以后父母生病的话,把他们带到天津治疗。

  然而,新的问题还会出现,首先是父母愿不愿意背井离乡投靠她;其次是就算来天津,能不能适应天津的生活;还有,父母存款不多,未来的养老看病,压力都在她身上,自己不知能否承受。

  职场焦虑:缺乏安全感,缺乏认同感

  

  

图片来自网络

  “终于知道当初毕业的时候,为什么我妈死活让我考个公务员或者到国企工作了,他们觉得最次也要去当个老师。”张连其在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今年34岁,硕士毕业后就一直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中间换了一家公司,差不多十年了。缺乏安全感,缺乏认同感,是他现在对工作最大的焦虑。

  尤其是这几年,张连其感觉特别强烈,公司里同年龄的同事越来越少,最近几年入职的基本上都是“90后”。五年前一起进公司的七、八个同事,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另外一位已经升到了公司中层,其他的全部辞职了,要么跳槽,要么自己创业去了。

  在张连其现在看来,在公务员或者国企的体制内,没有明显的动荡感,没有那种随时要被谁取代的感觉,即使一路小科员混到老,也没什么奇怪。然而,他感觉,现在的互联网企业发展越来越快,稍微跟不上步伐,就可能被淘汰。

  “私企可不养闲人,更不养不能干的人。”张连其说,在公司,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加不完的班。他感慨,“很难想象,到了40岁,公司还愿意请我,到时我可能也不太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了。到了40岁,还没有升到公司中层,每天和‘90后’‘00后’的同事打交道,这样的未来太可怕了。”

  自己的职业未来将怎么转型?转向哪里?自己对自己的能力是否有清晰的认识?自己能否承受创业的压力和可能存在的风险?这些问题,都是张连其每天在反复考虑的,也是在反复纠结与焦虑的。

  “如果当初听爸妈的话,考个公务员,现在即使没有一官半职,也不用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这两年,来自职业选择的压力,让张连其越发苦恼。快35岁了,他认为,这是自己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坎儿。“自己不推着自己往前走,早晚一天要被淘汰,这就是现实,必须要尽快找到明确的方向,尽快做出选择。”

  婚恋焦虑:外表的洒脱很容易,内心的平静却很难

  

  

图片来自网络

  “前几天,网上有一个段子说孤独的十个层次,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唱KTV、一个人吃火锅……最高层次是一个人去医院做手术。我目前就差最后这个层次了,那是因为目前还没有机会做手术。”略带自嘲的言语背后,李芳更多的是酸楚。

  今年刚刚步入32岁,李芳在北京已经飘了快10年。中间谈了两个男朋友,但都时间不长,主要是觉得不合适,本着绝不凑合的原则,两次都是她提的分手。“前几年,周围还有同事亲戚积极地帮我张罗,天天问我有没有时间,让我去相亲,当时特别反感,一次都没有去过。这两年,明显感觉越来越少有人和我提这个事儿了,才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大龄女青年。”

  不久前,看到一则讲述北京公园“相亲角”的新闻,大爷大妈们罗列出自己想要的条件,替自己的子女征婚。这则新闻让李芳颇为感慨,“按那些大爷大妈的标准,我恐怕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了。在北京,我没户口、没房子、不是海归,也没有年薪几十万,存款也不太多。最重要的是,在他们看来,我已经不年轻了,还不结婚,一定是有什么问题。”

  李芳说,过去几年,单身焦虑主要来自于父母,总是催促,让她每次回趟家都不痛快,打了电话都尽量三分钟内解决问题,怕时间长了被念叨。那些年,她尽管也想谈恋爱,但完全不着急,甚至一度觉得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因为不需要迁就任何人。

  这几年,她感觉到自己也开始焦虑了。这个焦虑来自于,周围人都结婚了,同学的孩子都上幼儿园和小学了。就连和闺蜜聊天,也觉得越来越没有话题,别人一开腔就是“妈妈经”,自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最主要的是,自己觉得自己并不比其他人条件差很多,也并没有他过分挑剔,为什么就是遇不到合适的人。

  “可能还是做不到内心像外表一样洒脱吧,平时可以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但还是会避开情人节、七夕节这些日子,宁愿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上网。”尽管在别人眼里,她已经步入大龄女青年行列,尽管自己也着急焦虑,但李芳还是认为自己的情感观没有错,在感情面前,不将就,不违心,宁缺毋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海岚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度点击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