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百花岭春来百花开,快来赴这场甜蜜花事!

 

黄婵。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图\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树木开花,谓之华。”由一盛开花朵的原始象形字演变而来,华夏民族的邦国之名可谓藏尽了对花的偏爱。即便是在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再多的清冷孤寂怕也抵不住“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盎然生机。

  顺应时令而生发,一树树深深浅浅的花蕊从枝头绽放,因“百花”成名的百花岭自是不甘落后。从半山下到谷底,再回环着往上,漫山遍野的花儿映着雨林、青天与春水,一路奔跑肆意打滚,仿佛是为了慷慨成全这场春天的盛宴。

  如此繁花似锦,也算得上不负“百花”之名。

扭子果花。

  清明一候桐始华

  百花岭又名“白花岭”,之所以得名,一说是遍山长满白花。若是清明谷雨时节上山,便知这话一点不假。

  驱车穿行在蜿蜒山道,一路满目青翠层层铺染,深深浅浅的绿意中,一簇簇白花兀自开得蓬勃酣畅,傍于沟谷,立在山野,将苍茫的天地渲染出几分清雅。下车后徒步靠近,发现白花朵朵如铜铃状挂在树梢,内里却透着淡淡的紫粉色。

  经随行的海南植物专家黄青良科普,方知此物唤作“木油桐花”。

  缀满枝桠的木油桐花盛放时,远看山林枝头如纷纷冬雪,炫烂得令人陶醉。只是它们往往生长于山野乡间,“满院桐花鸟雀喧”的景致,城里人难得一见。清明过后气温回暖,一阵阵和煦的春风吹过,木油桐花扑簌簌落下,就像是四月天里下了一场雪。

  信奉“天人合一”的古人,将清明节分为三候:一候桐始华;二候田鼠化为鹌;三候虹始见。桐始华,即是清明的第一花信,喻示着三春之景到清明绚烂至极致,但同时由盛转衰,既是春景最盛时,也是春逝的预示。

  清明一候桐始华,指的是泡桐的花朵。虽说与木油桐花既不同科也不同属,二者之花在外部形态及花期上却有诸多相似之处,因此把木油桐花当作百花岭自然时序的物候标记,也未尝不可。

  尽管花姿惹人醉,木油桐却并非“等闲之辈”。唐《本草拾遗》记载:“罂子桐,有大毒,压为油,毒鼠立死。”文中所提及的“罂子桐”,即指油桐。

  由此,木油桐花之美,远观即可。

野牡丹。

  花开花落时光流转

  百花岭的春分两色,蓬蓬勃勃的木油桐花独占一半,另一半则被竞相绽蕾盛放的百花抢了去。

  茫茫遍山的白色桐花中,偶尔夹杂着几树猩红,花朵宛如飞凤,有头有尾有翅有足,正是金凤花开。不似桐花清冷,金凤花树高达3米,花冠橙红色,边缘金黄色,如火焰蝴蝶般常年于枝头盛开,是热带地区最有价值的观赏树木之一。

  因花开满树同似火,常有人将金凤花与凤凰花弄混。细细辨认后还是能发现,凤凰花花瓣呈红色,花丝对比花瓣长度较短,而金凤花的花色到底平淡了些,却又凭着远伸出于花瓣外的花丝,更显俏丽。

  人们常说海南有土就长树,有树便开花。漫山遍野的热带雨林里,红的、紫的、黄的花儿,争相从枝桠间探出头,初见是含苞的娇羞,细看时眼前便是大片的彤彤如霞。别看当下开得热闹,但凡碰上一场稍大些的风雨,只需一夕,眼前的绚烂立刻凋零。

  伫立于百花岭半山腰的一树树木棉花便是如此。早春二月,红艳艳的木棉雀跃地开满枝头,阳光透下来,一地碎碎跳动的光影。若论花论果,木棉算不得多么特别,只是被赋予“英雄花”的深意后,便能引人思绪万千。

  百花争春之中,一朵一枝各具风情。四时流转更替,一树树的花开花落里浓缩万物衰荣,同样也载满人们的愁思与欢愉。

  百花岭春来百花开

 

华山姜。

  红花酢浆草。

 

草豆蔻。

  行至百花岭瀑布,栈道旁郁郁葱葱的草木间突兀伸出一朵白花,惹得黄青良一声尖叫:“是海南木莲!”

  伫足,只见一株乔木从沟谷中直直向上,淡灰褐色的茂密枝桠间,几朵白色小花零星点缀,花蕊似一颗小小蘑菇,顶端呈绿色,根柄微微泛红。这样单独一树并不引人注目,只因树种足够稀少珍贵,生出的花儿也显得格外动人起来。

大沙叶。

罗志藤。

  以花入歌入黎锦

  虽说南国终年花开不断,但让人念念不忘的花事依旧还是在春日。

  “花朝月夜动春心,谁忍相思不相见。”春分过后,万物相随而出,古人专择吉日为百花庆生,也如十里春风般汇合成踏青、采青的欢喜队伍。聚居于百花岭地区的黎族男女不过“花朝节”,却也在每年农历三月三从四面八方汇集,头顶绿叶蔽天,脚下“叶毯”铺地,或祭拜始祖,或三五成群相会、对歌、跳舞。

  “一朵鲜花长悬崖,唯有雄鹰能飞来”“睡吧我的儿,睡吧芒花开,蚕豆开花了,白藤已结果,摘给我儿玩……”踏青于野,宴席之上的歌舞以山川河流、日月星辰为灵感,林中的花儿亦成了常见的题材之一。

  对于没有文字的黎族,所着服饰同样是一种文化符号。生活于山林地区的黎族妇女们,将林中开花的树或几束野花纷纷入锦,是为花卉纹,也构成了原始的图腾崇拜标志。

  春风拂过,所经之处繁花肆意,顺势引得蜂蝶环绕、鸟虫啾鸣。采得百花酿成蜜,也是一桩甜蜜花事。

  对于生活在百花岭的山民而言,花里蕴藏的趣味,从来都是触手可及。

  百花岭赋

  华夏之南,南海之滨,琼岛腹地,百花圣境,丛林茂密,仙气笼罩,而或花香鸟语,如临仙境,一条玉带从天而降,清泉流响,一阵惬意。花之清香,水之清澈,乃天公神造,孕育黎苗,滋润海岛,堪称传奇,无与争娆。赋予其名,增其内涵,呵护其身,雕琢其真,扬其美名,播撒众爱,展其伟岸,抒写华章,时以溪流畅想,雨淋密境,仙子陪伴,人生何以尽欢?静以养生,抚琴一曲,诗书论道,怎奈人生苦短,不枉此生,拼搏实干,让琼浆玉液洒满天堂。

  ——栗太强

原标题:百花岭春来百花开

责任编辑:邓丽

海南文体

娱乐文体活色生鲜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