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清华取消博士论文发表强制要求,让培养回归学术本位

  日前,清华大学公布了新修订的《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提出“博士生在学期间学术创新成果达到所在学科要求,方可提出学位申请”,在学期间,学术论文不再作为获得学位的唯一依据。

  据校方介绍,新规旨在鼓励依据学位论文以及多元化的学术创新成果评价博士生学术水平,激励博士生开展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另一方面,由各学科制定学术创新成果要求,不再设立学校层面的统一要求,尊重学科特点和差异。

640.webp.jpg

  4月19日,清华大学完善学术评价制度工作推进会现场。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该规定的修订稿发布之后,

不但引起了高等教育系统内部的相关讨论,

还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

  timg (2).jpg

资料图,来源网络

  【新京报社论:清华取消博士论文发表强制要求,让大学教育摆脱功利】

  近年来,很多高校师生发表的论文数快速增加,有些大学也因论文成就突出,而在各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表现优异,但是,这却没赢得舆论的一致喝彩,反而有不少质疑,包括过分追求论文发表(数量与期刊档次),而忽视人才培养,并让学术研究变得急功近利。一些高校接连发生的学术不端,都被指与过于强调数量的、不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有关。

  要求在读博士生,甚至硕士生,必须撰写并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才能进行学位论文答辩,就是典型的例子。很多世界一流大学也没有这种规定,硕士生甚至连毕业论文也不要求。对于博士生,主要关注博士学位论文质量,对于硕士生则强调每门课程的质量把关。国内很多大学要求在读研究生必须发表论文,一个理由是有的导师对学生要求不严,提出发表论文要求,可以“保障”研究生培养质量;而另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是,通过要求博士生发表论文,提高学校论文发表数量——这是学校办学的重要业绩。

  而从现实看,对研究生提出发表论文的要求,并没有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反而诱发学术不端。一个刚进校不久,还没有接受系统学术训练的学生,就被要求写论文,这样的论文会有多大的价值,值得怀疑。而为了完成任务,就可能会炮制论文、造假、抄袭,以及请人代写。反之,也有真才实学者,却被这种硬性要求卡在学术门槛之外,更曾因此有过某著名教授因其所带博士研究生缺少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被大学拒绝授予学位而辞去博士生导师的真实故事。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胡卫建议修订《学位条例》有关学位授予的相关规定,对“研究生发表论文才能毕业”进行合法性审查,规范研究生毕业考核程序等,让研究生教育的重心回归于人才培养,而不仅是发表论文。

  在学校层面不对博士生发表论文设置统一要求,是改革的第一步。而如果校方继续以论文指标考核学院、学科点,学院层面就有可能继续对本学院的博士生提出发表论文的要求。与此同时,如果学校、学院,不推进教师评价改革,引导教师投入人才培养,花时间指导学生,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过程管理,社会舆论又会质疑取消论文强制要求会让研究生培养质量更得不到保障。

  因此,取消研究生发表论文要求,绝不只是一个单项改革措施,而是一个系统改革,需要改革对大学、学院办学、学科发展的评价,对教师教育教学、学术研究的评价,建立学术共同体,破除功利教育观、学术观,从重视数量转向重视质量,让大学的教育和学术摆脱功利,这才能培养一流人才、出一流水平的研究成果。

  【红网:取消博士生发文指标,期待此举开风气之先】

  说起“读博”期间的发文指标,相信不少博士同学都要“老泪纵横”——太难了。不过,从明年起,清华大学的新一届博士生们就可从这样的“苦海”中解脱出来了。无他,清华大学取消了发表论文的硬性指标。

  此新闻一出,引起热议并造成观点分化。普通大众基于对我国高等教育培养质量的责任感,认为此举或许过于激进,不利于从严把控博士毕业生质量。有过博士求学经历的人则大多发出“于我心有戚戚焉”的赞同,特别是那些即将入学清华的新博士恐怕要开怀大笑了。

  笔者认为,读博发文指标的作用在实践中发生了异化,给学生们增添了不少麻烦。至于其所谓的“提高学习质量”的设想,只能说是“看上去很美”。

  一方面,在读博士发文章确实非常艰难,人文社会学科尤其如此。绝大多数高校在给博士们制定论文指标时,可不是随随便便划个范围,而是盯准了核心期刊,特别是公认的“南大核心”。可是此类期刊数量并不多,期刊社为了确保主办期刊的“质量”,通常也会保持较少的出刊期数和每期文章数。这为数不多的文章名额大致作如下划分:一部分向“学界大牛”约稿,一部分供教师学者群体争夺,只有剩下的极少部分可供全国博士生群体“觊觎”。可这仅有的部分通常还要投稿者“有职务、职称头衔”或“挂靠重大科研项目”。博士们发文的难度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发表论文”也已经部分偏离了指标制定的初衷。在博士培养方案的最初构想中,博士生在求学期间随着研究不断深入自然会衍生出连贯的“小论文”。此时鼓励博士们把这些小论文发表,既是对已有成果的尊重,也有利于“积少成多”最终奠定毕业论文的成果基础。然而,由于现实中发表论文难度大、周期长,博士不得不入学伊始就着手发表论文,这样发表出来的论文内容可能与毕业论文的研究方向并不相关。反倒因为小论文的撰写、修改、投递等事项牵扯了不少精力,最终影响到毕业论文的写作质量。

  由此可见,发文指标给博士们造成了很大困扰,分流了不少应有的“研究精力”。而不问内容只看期刊种类的考核方式,无助于对博士培养质量实施“过程管理”,反倒沦为了考核中的“形式主义”。

  有鉴于此,清华大学取消发文指标的要求,是勇于“吃螃蟹”,真正地开风气之先,值得鼓励。也希望更多的高校也能跟上,探索更为合理灵活的博士考核方式,摒弃“仅看发文指标”的“形式主义”考核理念。(文/王夙)

  来源:新京报、红网(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