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夫妻债务就当以“共借”“共享”来判定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25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对于社会高度关注的夫妻共同债务问题,草案吸收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相关司法解释,增加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二审稿同时明确: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u=138782450,570989592&fm=26&gp=0.jpg

资料图,来源网络

夫妻共同债务范围

拟在民法典中明确

引起舆论热议

且看大家怎么说

  【夫妻债务就当以“共借”“共享”来判定】

  从生活质量的角度而言,婚姻的确是“第二次投胎”,所以结婚选错对象的代价很大。然而,这代价并不包括离婚后还要承担不知情的巨额债务,因此,法律对相关条文的细化与明确,既是对各方权利的保护,也是对情理的再次重申。

  此前的争议焦点在于,即使夫妻一方不知情、未获益,也可能因另一方的举债而承担责任。因为婚姻法第24条的存在,嫁(娶)错人的代价会被无限放大,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配偶可能会背着你借多少钱。即使离婚,仍然不离债,这显然很不公平。

  2018年1月最高法出台的司法解释,在这方面有了很大进步。首先,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条自然毫无争议;其次,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共同债务。诸如买房、买车的贷款,应属此类,也合情合理;最后,夫妻一方在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这意味着,一方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举债,债权人除非能证明另一方知情同意或从债务中获利,否则不担责。

  以上条款,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都全部予以吸收采纳。过去,已经离婚的一方为了表明自己不知情,需要证明当时约定为个人债务或夫妻财产AA制,又或者是债务并未用于共同生活,其难度可想而知,想要证明一件事情没发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举证责任放到了债权人身上,无疑更加合情合理——既然要让没签字的一方还钱,起码得证明人家知情同意或用了你的钱吧?

  当然,也存在另一种情况,即夫妻双方通过假离婚来转移财产以逃避债务。这意味着,债权人须事先明确借债人的婚姻情况——已婚就必须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目前来看,由于婚姻信息尚未全国联网,债权人存在误判的可能。这就要求,债权人更加审慎,并在“夫妻共享”方面承担举证责任。这方面,对于陌生人之间的借贷会产生影响,当然对打击高利贷行为也有正面作用。

  从婚姻法为“二十四条”引发的争议,到最高法相关司法解释的进一步明确,再到如今民法典草案的再次重申,科学平衡了各方利益和责任,无疑更加公平合理——共同债务就要“有难同当”,但绝不包括吃哑巴亏。现实情况复杂多变,事先明确风险,其实对各方都有利。(齐鲁晚报 宋鹏伟)

  【夫妻债务“共债共签”,可有效防止“被负债”】

  现实生活中,有的夫妻其中一方因染上了赌博、吸毒等瘾,不计后果举债,不仅把家毁了,而且搞得另一方平时还不得不省吃俭用,为其还债。即使离了婚,有的也以这是夫妻双方共同债务为由,逼着另一方为其还债。有的夫妻其中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让另一方为其共同“负担”。

  这样,不但使没过错的一方没能得到有错的一方的补偿,而且要为有错的一方背起原本不应该背的债务,如果不还或者无法还,有可能被判定为“老赖”,真是比窦娥还冤。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不仅与夫妻双方的财产权利息息相关,也直接影响债权人利益的实现和交易秩序的构建。从“民法典”这些条款来看,通俗地讲,夫妻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家里要举债,那必须夫妻双方签字确认。如果没有签字,也必须拿出共同举债、用于家庭日常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共同意思表示的相关证据。否则,离异后,另一方不再承担这些债务,有效防止另一方“被负债”。同时,也提醒每个家庭在举债时,要更加谨慎,由夫妻共同协商决定,“共债共签”,避免事后引发各种纷争。(新京报评论 胡建兵)

  【“夫妻共同债务”被科学认定是司法进步】

  本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就将为那些债务与自己无关的夫妻一方,提供了自证清白的机会。因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确定了夫妻共同债务的“共债共签”原则,既有“双方签字”,还有“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这一条,可谓自证清白的“双保险”。  

  以前,夫妻一方作为债务人,通过离婚的方式,或通过夫妻财产约定的方式,把财产转移给未举债的另一方,由另一方来承担债务履行的案件层出不穷,给“无辜”一方造成了极大痛苦,也引发了巨大争议。而这一切,均是由于对“夫妻共同债务”划分不清造成的。全社会对进一步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呼声越来越高,而本次终于迎来转机,着实令人欣慰。  

  从“夫妻债务”模糊不清,到即将被科学认定,这是一个很大的司法进步。与时俱进地完善法律,查缺补漏,就是在回归婚姻法的本质,是朝着“公正司法”迈出的坚实一步;正义彰显,才能使更多人心情舒畅。对于之前由于第24条导致离婚后莫名背上巨额债务的夫妻一方,更是一个特大喜讯。(东方网 刘天放)

  【夫妻共债共签,也要防假离婚躲债】

  此番民法典草案,吸收了该司法解释的规定,由此也赢得了社会好评。那些因为遇人不淑而莫名背债的婚姻不幸者,将成为受益者。

  只不过,我们不仅要关心那些看得见的,也要关心那些暂时还看不见的。不可否认的是,日常生活中,相比夫妻一方串通外人来骗配偶,夫妻双方合起伙来骗债权人,概率与可能性仍要大得多。把举证责任完全甩给债权人,不能举证就必须承担不利后果,其实难言公平。受骗的妻子之前至少还有追偿权,受骗的债权人却将一无所有。

  这与民法对善意第三人合理信赖利益的保护原则实有抵牾之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是普遍的原则,比如《合法企业法》就规定,合伙企业对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以及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权利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试想,难道婚姻关系的亲密度,还不如企业合伙吗?为什么对合伙关系,第三人尚可信赖,对于婚姻关系,却不能信赖?

  欠债还钱,本属天经地义,可一旦触及家庭,规则就有所不同;只要有这种“特权”在,就必须防止被滥用,通过净身出户的假离婚,让家庭成为事实上的逼债港湾。新规将夫妻共同债务限定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可这是个难以量化界定的概念。更何况,债权人需要证明的是别人的“家庭日常生活”,只要人家夫妻默契一口咬定,几乎无法举证。

  今后要想确保借贷安全,恐怕只能要求夫妻双方共同签字。问题是,普通债权人如何判定对方是否已婚?要求债务人开具未婚证明,算不算奇葩证明?婚姻信息并未全国联网,若是证明未婚却实际已婚,责任又该谁负?凡此种种,都是要解决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借钱给自然人的风险将因此增大,这对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交易发生,提高交易安全,都不会是好事。既要防止婚内坑配偶的恶意举债,也要堵上通过假离婚当老赖的通道;惟其如此,才不会刚刚禁绝了一种奇葩案例,又让另一种奇葩案例已经在路上。(红网 舒圣祥)

下载.jpg

不让夫妻一方“被负债”

为司法进步点赞!

来源:齐鲁晚报、新京报评论、东方网、红网(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