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 基层女干部拒绝升官遭处理 冤不冤?

  近日,云南绥江县财政局两名女干部因不愿接受组织提拔受到党纪处分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原来在去年8月,云南绥江县委启动了干部考察工作,该县会仪镇财政所科员钟尚敏和县财政局企业统评股股长宛辛勤在被考察干部中分列第一、二名,县委拟将二人提拔为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组织谈话过程中,钟尚敏和宛辛勤先后拒绝接受组织工作安排。

  钟尚敏的理由是到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而宛辛勤的解释则是自己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的工作岗位。

  绥江县纪委监委对此事定性为:钟尚敏、宛辛勤两名同志以个人利益为重,不服从组织人事安排,借口个人家庭、身体等原因,向组织讨价还价,损害了组织威信,违反了党的组织纪律。经绥江县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钟尚敏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宛辛勤全县通报问责,并建议县政府将其调离县财政局。

  1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工作安排不容挑肥拣瘦》为题进行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反响,网友们唇枪舌剑、议论纷纷;有人为此叫好,也不乏网友认为这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

部分观点支持对拒绝提拔行为进行处分

↓↓↓

  服从组织决定是党员干部应尽义务

  钟尚敏、宛辛勤二人计较个人得失,同组织讨价还价,对工作挑肥拣瘦,缺乏责任心、进取心,丢失了艰苦奋斗、勇于担当的精神,折射出个别党员干部党性意识薄弱、组织观念淡漠、规矩意识淡化的问题,不仅与自身党员干部的身份不相符,还严重损害党组织的威信,应依规依纪从严处理。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拒不执行党组织的分配、调动、交流等决定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条例》为各级党员干部划出了“带电高压线”,戴上了思想“紧箍”。

  人无规矩则废,党无规矩则乱。党的组织纪律是处理各级党组织之间以及党组织和党员之间关系的规范,是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保持党的战斗力的基本条件,是全党在思想上、行动上高度一致的重要保证。党的组织纪律作为党的“六大纪律”之一,核心要义是要求全体党员同志自觉做到“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这“四个服从”。

  不可否认,组织决定有时会同个人利益产生矛盾、发生碰撞,在这个时候,能不能自觉做到服从组织决定,是对党员干部党性和组织纪律性的有力检验。当前,还存在着一些党员干部对组织决定不服从,或者不完全服从,甚至有选择性地服从,只服从对自己有利、有益的,否则就不服从,严重损害了党的纪律的严肃性、权威性。

  党员干部要把服从组织决定作为应尽义务,把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集体摆在更高位置,始终保持干事创业激情,勤勉履职才能不愧对组织培养。对于违反组织纪律的行为,就应依规依纪从严处理,决不姑息,唯有这样,才能维护组织权威,确保党的事业持续健康发展。

  党员干部要坚守精神家园,经常清理思想“灰尘”,正确看待个人荣辱得失,自觉摒弃头脑中的“小我”,不断提升党性修养,在个人得失面前保持清醒,永远把党的事业和人民利益放在心里、摆在首位,始终与党同心同德、同向而行。

  党员干部要涵养清廉本色,始终敬畏组织、敬畏纪法、敬畏人民,时刻牢记党章党规党纪,强化党员的身份意识和责任意识,克服私心杂念,正确对待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处处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接受组织安排和纪律约束,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罗义系绥江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代主任)

  因怕担责拒绝提拔,被问责一点也不冤

  最近,某地两名干部因拒绝组织提拔而被严肃处理的新闻,引发舆论广泛讨论。按理说,工作上有成绩,单位同事和群众认可,组织器重决心培养,得到提拔晋升。对大部分人而言,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好事,既能到更大舞台锻造能力,又能为群众办事发挥更多作用。乍看“拒绝提拔”,不仅当事考察组表示“第一次见”,就连公众也纷纷表示“颠覆三观”、感到惊愕。

  当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拒绝提拔并非无中生有的“不解之谜”。正如媒体披露所言,该两名干部本是县直单位工作人员,此次提拔是到基层乡镇搞领导班子,一来害怕照顾不到家庭、二来害怕乡镇工作压力大。说到这里,是非曲直、事情始末一切清楚。

  原来,拒绝提拔是畏惧担当、恐惧挑战的“软骨病”作祟,所以“以退为进”、安于守成。说白了,习惯了以往简单轻松、安逸舒适的工作节奏,宁愿不提拔、不揽权,为的是不干事、不担责,本质上与“不干事不出事”混日子的太平官没什么两样。足见,党性意识退化、政治观念弱化,能作出“拒绝提拔”的决定就不足为怪。由此,被组织严肃问责处理也就顺其自然、一点也不冤。

  如果说,有的人挤破脑袋、想方设法、拉线托请,或“搞自己路线设计”是崇拜权力的扭曲价值,这种现象要坚决遏制;那么萎靡不振、消极懈怠、委曲求全的“拒绝提拔”,同样要出重拳打击。为何,因为无论是跑官要官、还是排斥“当官”,根本上都是从自己出发、为一己之私的个人主义,忽视了党员干部身份的特殊使命和宗旨理念。此风一旦滋长,势必引发更多的庸官懒官争相效仿,沾染吃苦狠干、不辞艰辛的本色作风。

  无规矩不成方圆。说到底,党员干部是组织的战士、人民的公仆,服从组织领导与安排是起码的要求和天职。何况,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决不容一丝践踏和违犯。《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二条明文规定,“拒不执行党组织的分配、调动、交流等决定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所以说,“拒绝提拔”不是个人意愿的问题,而是不执行命令的问题。

  此外,不得不说“生才贵适用,慎勿多苛求”,作为组织为干事创业、服务群众挖掘人才、培养干部固然值得肯定,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要因人而用、量才而取。毕竟把合适的人提拔到合适岗位,才能发挥最大效用、造福地方群众。所以从反面来看,为了减少“拒绝提拔”的类似尴尬,除了要加强对党员干部党性教育外,还须组织提拔前多方位了解干部,摸清干部优劣和想法,确保人得其位、人尽其才。

  不过话回正题,拒绝提拔意味着拒绝一次自我提升、自我革新的机会,也意味着拒绝执行组织的指令、拒绝遵守规矩和纪律。权利可以放弃,责任必须承担,挨了处分就得好好反思己过。(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段官敬)

  “拒绝组织提拔” 不要拿基层当借口

  古语有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能够得到组织认可、被组织提拔,本是件特别高兴的事。然而,这两位女干部却打起来自己的小算盘,先后以各种理由拖延、不配合,最后干脆拒绝。这样的答复让组织惊愕,更让其他人想不明白。而且,她们共同的理由都有基层工作繁重,不能顾家。

  诚然,基层工作相对比较复杂,涉及到的方面也比较多,这就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基层的苦与累,不必过多赘述。但是基层可以更好地磨砺和锻炼干部,是干部成长不可多得的训练场。像这样提拔去基层工作的机会,是别人盼都盼不来的。其实,与其过分关注基层工作这个借口,不如好好分析下这两位同志的责任心。能够在县里工作出色,难道到基层就不能好好干工作了?说白了,主要是自身工作态度不端正,不敢担当,更不想作为。只图现在的安心,没有上进心。

  在县城生活条件、工作环境要比基层好上几个档次,离家也近,照顾孩子也方便,身体也不会出问题。如此安逸,才能好好工作?身为公职人员,为人民服务,如此下去真的就变成了为自己服务。如果想安逸,就不要选择这个职业。党员干部是哪里需要去哪里,而不是自己选择在哪里。只有定位准确,才能谈及为人民服务,才可能做到好好工作。

  此外,这件事也从侧面反映了基层工作的艰苦。在为党组织从严处罚“不想提拔”干部点赞的同时,我们也希望当地党组织既认真落实党中央为基层“减负”的有关指示精神,切实减轻基层的负担,把基层干部从繁琐的负担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干事创业工作中来;也关心关爱基层干部,千方百计为基层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让基层干部安心在基层履职尽责。(东北新闻网 郭静)

部分观点认为拒绝提拔“有理”

↓↓↓

  拒绝提拔,未必就是“不想作为”

  当干部,有人朝思暮想“全力以赴,不断前进”,步步高升;也有人乐意“随遇而安、知足常乐”,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而后者观念虽有些“落后”,却并不违背相关规定。

  因此,从表面看来,这两名干部的选择,虽让众人“出乎意料”,但人各有志,不是不能理解;而该县却以“不想作为”为名,对其“上纲上线”,执纪问责,对其进行“纪律处分”,还真有点让人费解。

  作为党的干部,虽应当不怕担“重任”,要勇于“作为”,但“担当与作为”并不一定就要当“官”,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同样能够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照样能够为人民服务,发挥出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来。

  现实中,上至国家机关,下至乡镇基层机关,总有一大批普通干部,头上并没官职,然他们依然立足于本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发挥聪明才智,通过自己辛勤劳动,让党和国家政策落地生根,带领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

  这两名“拒绝提拔”的干部,虽经组织考察,认为其工作成效显著,能担此大任;但能否担此重任,也不可“一厢情愿”,征求个人意原本是干部提拔过程中,不可缺失的环节,且应当在考察之前,就将个人意愿了然于心。

  虽说,这两名干部面对提拔“理由虽有些牵强”,多少带有“拈轻怕重”的味道;但换一个角度则是“知难而退”,心忧给党的事业带来损失,又何尝不可呢?!与其“强人所难”,倒不如另选他人前往,也许更能促进当地工作。

  因不接受“组织提拔”,就给其带上“担当与作为”帽子,从表面看来,是在强化党的组织纪律性,增强党的凝聚力;而冷静思之,是不是曲解了“担当与作为”的本意?

  “拒提拔”,就给处分,看似有理有据,为促进干部“担当、作为”实则是“歪嘴和尚念歪了经”,折射出的依然是权力“任性”。(红网 尚凡)

部分观点认为拒绝提拔与基层环境有关

↓↓↓

  感受拒绝提拔背后的基层艰辛

  该新闻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少热议,褒贬不一,既有认同当地处罚处理的,也有为这两位干部抱不平的,不管是家庭因素也好,身体无法适应也罢,种种“理由”背后,“基层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加班也很多,这个领导可不好当”或许才是两人拒绝提拔背后真正的因素。在此,我们暂不说当地纪检部门的处罚是否妥当,是否符合关心关爱干部的要求,单凭两人对基层工作的正确认知而产生的畏惧感,我们不难感受基层工作的艰辛。

  说到“提拔”“任用”,都会与“高兴”“祝贺”挂上钩,就像钟、宛两人周围的同事一样,听到两人要被提拔,无不送上真诚的祝福。但是对钟、宛二人来说,被提拔,而且提拔到乡镇任职,可不是一件好差事。正如钟某认识到的:“感觉干部身份的同时也意味着更重的责任还有更多的工作。”换言之,基层工作,哪怕是领导干部岗位,也并不是看看文件、签签字、开开会那么简单,除了经常性的加班加点,更重要的是责任担当。基层工作的确不是想的那么简单,“这个领导可不好当”也是推心置腹的大实话。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有什么理由可以丢下舒适的环境、熟悉的工作和相对轻松的责任,而去选择条件相对较差的乡镇、陌生的工作内容和重大的工作责任呢?即便是在待遇上有所提升,但对于家庭经济条件不拮据的普通干部来说,也是无法取代的。现实中,也存在不少乡镇干部削减脑袋想往县级机关挤的现象,工作内容单一,工作、生活条件相对较好,对上也只服从行业部门管理。这些在基层恰恰都是相反的,“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基层干部不管是对上,还是对下,工作局面和形势都是县级机关干部无法比拟的。

  当领导都不愿意?很多人都会为之错愕,但对真正在基层工作的干部来说,或许也在情理之中。该案例并不多见,从中反映出基层工作的艰辛,以及干部对基层工作的畏惧不可小觑,越是如此,越是应该加强对基层干部的关心关爱。基层干部人才难引进、难留住、难干久,越是说明需要提升基层干部薪酬待遇。特别是对愿意扎根基层、奉献基层的干部,在培训培养和选拔任用上,应该着重考虑。如果说基层岗位没有吸引力,那么就应该把提拔任用的重点放到熟悉基层、深谙基层、热爱基层的基层干部上。

  不是所有的领导干部岗位都是“香饽饽”,乡镇岗位不仅责任大、任务重,而且工作千头万绪,正视基层工作现状,重视基层工作艰辛,才能在干部选用上找准重点和方向,才能提升基层干部的荣誉感、幸福感和归宿感。(作者系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

来看侠客岛的深度解析

↓↓↓

  基层女干部拒绝升官遭处理 冤不冤?

  近日,云南绥江县两名党员干部因拒绝组织提拔而被严肃处理一事,引起了各方热议。

  去年8月,绥江县委启动干部考察工作,会仪镇财政所科员钟尚敏和县财政局企业统评股股长宛辛勤,因考察成绩位列前两名,拟被县委提拔为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但在考察阶段,二人则分别以身体和家庭缘故拒绝了组织工作安排,因而受到党纪处分。

  给了“上进”的机会,干部却冒着违反组织纪律的风险拒绝被“升官”?罕见剧情外,这事也提供了观察基层官场的一扇窗——

  党员干部拒绝提拔遭处理,究竟有啥难言之隐?

  选拔

  从组织和干部工作的角度看,党政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

  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的制度化水平越来越高,这突出地表现在程序规范化上。据2019年3月份通过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干部的选拔任用一般包括五个环节:

  先是分析研判和动议。在这个阶段,组织部门要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进行分析研判,就选拔任用的职位、条件、范围、方式、程序和人选意向等提出初步建议,并向党委主要领导汇报。

  以岛叔的调研经历来观,体制内的人都觉得被提拔不容易;但站在组织部门的角度,要配齐班子、找到合适的干部,也绝非易事。

  对班子而言,年龄、性别都是重要考量因素,诸多条件一框定,选择范围并不大。绥江县的情况,按常理推测,应该是组织部门出于对专业背景、年龄、甚至性别的种种考虑,财政局的年轻女干部才被纳入视野。

  第二步是民主推荐。主要通过谈话调研推荐或会议推荐,差额提出推荐人选。两名女干部这次获得了民主推荐的第一和第二名,说明他们的工作业绩和为人处事本身是获得本单位大多数同志的认可的。

  第三个环节是考察,也是此次“干部拒绝升任”的事发环节。

  经由民主推荐,有相关权限的党委再综合其他因素确定考察对象、进行考察。这中间,组织部门需要审核档案和个人事项报告,还要征求纪委等相关部门的意见。

  从组织程序看,考察对象的确定是极为关键的一步:如果不出意外,提拔是没什么问题的;故而绥江县的两个女干部被列为考察对象时,她们的同志就已表达了恭喜之意;但二人也恰恰就是在这个阶段和组织部门说明不愿被提拔。

  一位是在谈话开始时就告知其真实想法,另一位则在回答考察组提问过程中闪烁其词、迟迟不交个人事项报告,最后以短信通知不想被提拔。

  如果没出“意外”的话,这两名被考察对象还要经过“讨论决定”和“任职”两个后续程序。

  后面的程序也一样严格。如两位女干部,要提拔为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得经过县人事工作小组(由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酝酿讨论,县委常委会或全委会通过,还要公示;如果是要担任政府领导职务,还要进一步走法律程序。

  但无论如何,当事女干部终因“到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 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工作岗位”的意愿表达,不仅无缘于仕途升迁,还遭到了“真格”的处理。

  责任

  据当地纪委通报,绥江县财政局职工钟尚敏、宛辛勤“二名同志以个人利益为重,不服从组织人事安排,借口个人家庭、身体等原因,向组织讨价还价,损害了组织威信,违反了党的组织纪律”。

  经绥江县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给予钟尚敏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宛辛勤全县通报问责;而两人被严肃处理,也在通报中被称为“咎由自取”。

  如此“重创”,错处在谁?

  两位女干部自身当然逃不过。至少,她们对“党管干部”原则缺乏认识,也欠缺“四个服从”的意识。一个比较妥善的处理方法是,在率先坚定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的立场的同时,再向组织表达自己的困难、请其充分考虑家庭和个人的实际情况。

  在这个意义上,在考察环节以拖延个人事项报告、短信回应相推脱的、“遮遮掩掩、轻视组织”的行为,确应予以第一时间处理,遏制“讨价还价”之风。

  而在更严重意义上,绥江县出的这个事,也说明了相关组织部门在平衡组织意图与个人意愿结合的问题上,存在相当的工作不力。

  首先,应该打组织部门的板子。组织工作非常严肃,个人服从组织和干部任用坚持“事业为上”的原则——以事择人而非以人择事,这都没问题。但党员干部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其现实的生活困难和职业规划,也是属于“人岗结合”“人事相宜”的重要的“人”的因素。

  故而,组织部门在选拔任用领导干部的过程中,还是要在坚持组织原则的基础上充分考虑干部的个人意愿。

  据绥江县会仪镇财政所一名工作人员的说法,涉事干部钟尚敏曾在财政所待过。2006年,绥江县实行“乡财县管”模式,财政所的人仍在镇上工作,但编制和工资均由绥江县财政局管理和发放;直到2012年,接到通知要求“财政下放”,镇财政所人员的编制和工资才由镇上管理。

  上述工作人员称,钟尚敏在此期间,岗位还特意进行过调动,没有回到镇财政所工作,2008、2009年左右,调任绥江县财政局会计管理中心, 2012年财政下放时,其人事材料就留在了绥江县财政局——这也印证了通报中“钟尚敏的理由是到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的表述。

  另有媒体报道,相关女干部居于县城,不愿接受提拔,是因“生完二胎刚休完产假,不想离孩子太远。”

  据岛叔在云南的同事,绥江县位于云南省东北缘,该县境内山多坝少、沟壑起伏,离县去镇的这几十公里山高路远,令已有家室的女干部考量再三,也是情理可解。

  而在程序上,组织的干部考察,不是党组织分配、调动、交流的“决定”,考察材料属于“决策参考”,对考察过程中干部的“态度表示”进行“超前”处罚,又是否是在准确理解和执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最后,初始提名人选单位的板子也必须打下——绥江财政局这次被追责一点都不冤枉:如此重大的事情,局党委竟然不了解自己干部的真实意愿,并且两个被考察干部还同时出了问题。

  这也说明,局党委领导平常和下属交流谈心不多。甚至于对提拔任用这个事,也只将其视为可机械执行的程序性工作。对于执行过程中的调研的缺位,其也应负首要责任。

  方向

  从绥江县的“惊天”剧情放大来讲,组织意图和个人意愿之间到底该如何匹配?

  一方面,从组织工作的严肃性和干部任用的基本原则上看,组织确有“不考虑”个人意愿的可能。

  岛叔这些年在基层调研,地方提拔任用党员领导干部,就少有征求意见这个环节。绝大多数被提拔的基层干部,没到最后一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到哪个岗位任职。这说明,“个人服从组织”的原则在党员干部的选拔任用过程中仍为首位。

  但是,基层程序上没有提供个人意愿的表达渠道,并不意味着个人意愿就没有表达的机会。比如现在基层比较常见的一个现象是,有些党员干部或因个人原因、或为保护“隐私”,主动退出提拔的竞争。尤其是考察环节中的个人事项报告与公示制度,其实很能约束人。

  那在什么时候表达自己的意愿比较合适?

  在实践中,最好是在民主推荐阶段就予以说明。只是这也需要艺术——如果公开向同事说自己不想被推荐,不仅有“自作多情”的风险,还违反组织纪律。

  一般而言,可以以谈心的形式向单位领导表达自己的意愿。领导在和组织部门沟通时,自然会表达其意见,或者在民主推荐阶段就可有一定的倾向性。这样一来,组织部门就不至于将那些不求“上进”的党员干部列入被考察名单,也不影响干部的后续提拔任用。

  这次绥江县的事,倒也在无意间揭示了一个事实。现如今,年轻干部对官僚体制有了全新的认识。简单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干部将“干部”当作一份稳定而有保障的“职业”。

  绥江县的两位在财政系统上班的女干部,其职位其实也没多大权力,不见得有什么“实权”。她们之所以不愿意提拔,主要还是出于家庭和个人原因,不想走仕途。

  近些年里,基层治理生态发生了很大改变。一方面,基层干部晋升慢慢呈现出“努力就有机会”的制度环境,“能力”和“态度”成了基层单位选人用人的重要导向和原则。

  但与此同时,用人者也需明白,干部的选拔任用,终究还是为了做好工作——能者上、庸者下,为基层岗位找到匹配的人选固然好;但暂时“不能”者,也不能硬上,更不可一朝“赶鸭子上架”不得,就动了“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有句网友问得好,能在全县干部中名列前二,那真能是“做老爷、享清福”“忘了初心”的主儿?

  着急扣帽子之前,很多事情,本可考虑得更“稳”些。(微信公号“侠客岛” 作者吕德文系武汉大学社会学院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东北新闻网、红网、天府评论、“侠客岛”(有删减)

责任编辑:韩慧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