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为什么牛郎被人说成是渣男?

  据海报集团全媒体理论评论中心

  部编版小学语文五年级上册《牛郎织女》课文中的牛郎被指“荒唐猥琐,调戏女性”?近日,有自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称在课文中,牛郎偷窥织女洗澡,并偷走她的衣服借机搭讪博取好感,引发网友的热议。

  记者找到了这篇课文,关于牛郎织女的故事,课文其中一段是这样表述的。老牛说:“明天黄昏时候,你翻过右边那座山,山那边是一片树林……那时候会有些仙女在湖里洗澡。她们的衣裳放在草地上,你要捡起那件粉红色的纱衣,跑到树林里等着,跟你要衣裳的那个仙女就是你的妻子。这个好机会你可别错过了。”

timg (1).jpg

  资料图,来源网络

  对此,网友发表了不同的观点。有网友认为,“拿人家衣服确实不对。这个行为不应该宣传。”不过,也有网友认为,“我们以前也学过这篇文章,怎么没这么想过呢?为什么不弘扬正能量,展望美好未来呢?”

  【为什么牛郎 被人说成是渣男?】

  七夕是个复杂的日子。在北方老家的时候,我从来只知道七夕是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完全不知道居然还是个节日,当然也就没听说过有任何的与节日相关的习俗和活动。倒是几天之后的农历七月十二日,是个美食节,嫩羊肉出栏,新茄子上市,在这一天要尝新,故有“七月十二,羊肉茄儿”的说法。闲言少叙,再说回七夕,来到广州之后,却发现七夕是个影响不小的节,曰“乞巧节”,是少女展示才艺的节日。作为传统的节日,女士的才艺自然不是当下的吹拉弹唱,而是女红,这是他们在过去年代安身立命之本。

  可见,作为节日的七夕,似乎有关牛郎织女之间感情故事的色彩并不那么浓厚,似有似无,若即若离。然而到了当下,关于七夕这个节日,牛郎织女成了绝对的主角,成为一个关于感情的节日,并被冠以“中国情人节”的噱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被商业制造出来的新节日,跟传统的七夕关系不大了。商业的确有非常巨大的能量,可以按照资本的意愿制造出各种节日。如果说“中国情人节”还略有所本的话,“双十二”之类可以说是完全凭空制造出来的。在商业逻辑之中,节日的起源各有各的不同,但节日的目标总是相同的,那就是通过节日催生消费的欲望,商家从节日的狂欢中,实现资本赢利的狂欢。显而易见,利用情感刺激消费欲望,无疑是最为有效的。商家选择七夕,可以说是慧眼独具。

  这样一个以消费为目的制造出来,却以感情为主题的节日,不可避免地让感情也充满了消费的意味,或者直截了当地说,把感情变成了一种消费品,乃至是快速消费品。“中国情人节”这个名义,本身就充满了暧昧和欲望,而与爱情至少有银河那么宽的距离。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所谓“中国情人节”必须要利用牛郎织女的故事,但节日卖点中的那些暧昧、轻佻,却与牛郎织女原本的爱情故事格格不入。

  从简单的消费理论来看,消费需求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但也无法凭空制造,必须要有一定的基础。所谓的以刺激消费为目的的“中国情人节”之所以被制造成功,也存在着社会的基础,即诸多现代人对感情的认识。比如说,对于牛郎织女的故事,一些人为了让这个故事符合自己的感情逻辑,对其重新进行了诠释,把牛郎织女“拉下水”就成了很顺理成章的事情,因为自己不相信爱情了,所以牛郎织女的故事也必须不是爱情故事。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流传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新编。比如牛郎“渣男论”,牛郎偷看女人洗澡,偷女人衣服,胁迫织女就范,听起来确实很渣。但问题在于,牛郎织女之所以成为千古佳话,不在于故事的开端,而在于故事的结局:那就是对爱情千年不渝的坚守。实际上这也是爱情的真谛,爱情是怎么开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长相厮守。

  这个年代,获得一个异性的身体越来越容易,获得一份快餐式的感情越来越容易,甚至进入婚姻也越来越容易,容易到连结婚证也都电子化了。然而越是如此,也就意味着真正爱情的稀缺。这是时代的症候,对此,人们大多数时候都无能为力。但在内心深处,至少还应该对爱情有那么一份憧憬。在每一个七夕,在“中国情人节”式的狂欢之余,对牛郎织女永永相续的爱情故事,还是应该有那么一份敬意。(羊城晚报 周云)

  【“牛郎变渣郎”,民间故事也要经得起考验】

  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回应称,“这是叶圣陶先生改编的民间故事”,“不要把很多猥琐的东西转嫁到美好的爱情故事上。”出版社不认可自媒体的观点,认为是网友想多了。不过,既然是公开发表的文章,又是被纳入教材里的,就需要接受读者的各种解读,哪怕是所谓的“负面理解”。毕竟,在一千个读者心里,就有一千个牛郎织女,即使是流传千年的民间故事,也要经得起时代的检验,才能继续流传下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牛郎织女的故事流传千古,寄托人们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历史上牛郎织女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最初只是一段简短的神话,其后不断演绎,增加了很多细节,不同版本的内容也有很大差异。后来,为了戏剧效果,牛郎从天上的神,变成了地下的放牛娃,又添加了偷窥织女洗澡、偷衣服等情节。

  如今,教材里选用的《牛郎织女》故事,实际上也是演变过的版本,并非最初的故事,这跟历史上很多神话、民间故事的演变过程一样,都是在口口相传、文人渲染、戏剧改造的过程中,增删了许多内容。按照艺术创作来讲,就是一种改编技法,根据时代的特征和需求,进行的再加工、再创作。

  显然,在教材《牛郎织女》的内容里,依照当下的社会道德标准和法律来评判,牛郎偷窥、偷衣服等行为,确实不妥当。考虑到教材的教化效用,选用该版本的《牛郎织女》确实不太好,会给处于成长期的小学生,做出不良的暗示。倒不如选用其它版本,或者将该版的《牛郎织女》进一步删改,去掉这些不适宜的内容,以适应新时代的道德和法律标准。

  继承传统文化的原则是保留精华、去除糟铂,叶圣陶所处的时代,与当下的社会环境有很大差异,其改编的《牛郎织女》适合当时,却未必符合当下社会。因此,不要迷信和崇拜大家,应支持网友的思辨性和质疑权威精神,对有争议的教材内容展开广泛的辩论,乃是好事,唯有如此,才能让教材更具时代性,更能起到教育和引导的效用。(天府评论 江德斌)

  【说“牛郎偷窥织女洗澡”猥琐,是现代思维闯入前现代传说】

  牛郎被扣上“猥琐”的帽子冤不冤?依我看,还真有些冤——在课文原文中,牛郎确有拿走衣服的行为,因为他的牛跟他说:“明天黄昏时候,你翻过右边那座山,山那边是一片树林……那时候会有些仙女在湖里洗澡。她们的衣裳放在草地上,你要捡起那件粉红色的纱衣,跑到树林里等着,跟你要衣裳的那个仙女就是你的妻子。这个好机会你可别错过了。”

  但结合文意看,这应该是为二人相识做铺垫,为他们结缘赋予“冥冥中自有天意”的意味。把原文里意境朦胧的情节,用知音体简单概括为“牛郎偷窥织女洗澡,并偷走衣服借机搭讪”,本就有些离谱。更何况,在神话凭着其超脱现实性隐去了逻辑周延细节的情况下,依托成人化思维脑补出蓄意“偷窥洗澡”的窥伺狂变态狂剧情,还联想到有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这也算是自己给牛郎“加戏”,也难免落得个“心有所想,目有所见”的口实。

  值得一提的是,《一千零一夜》里“巴索拉银匠哈桑的故事”中,也有银匠哈桑爱上仙女瑟诺玉后,偷走她的羽毛衣服最后让她嫁给自己的桥段。此处“省掉一万字”,跟直白地点出偷窥、裸身等字眼并加以突出,给人的观感判若天壤。有人说,民国初年流行的京剧《天河配》里,织女就有“像这样赤身露体,岂不被人耻笑”的台词,但这是按通俗小说套路重新编排的低俗剧,并非这则神话流传数千年来的主流版本。以昔日之词度今日之文,未必妥当。

  本质上,很多人抠着文内细节去鞭挞牛郎“耍流氓”,是用现实主义逻辑嫁接在神话情节上,也是“现代”思维闯入了“前现代”语境。

  跟后羿“蹚河射日”只是用字不当不太一样,说“牛郎偷窥织女洗澡”者质疑箭头对准的,更多的是该故事倡导的价值观。质疑可以,问题是,不能用现实中你我吃喝拉撒的凡常行为逻辑,去填充神话中“留白”的部分,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明明牛郎星和织女星永远无法相见——它们看似是一“河”之隔实则差了16.4光年,但神话里他们还能一年一遇。

  秉持女权主义视角评判牛郎的行为举止,则是明显的拿现代思维去评判古人。《牛郎织女》本意是赞颂二人冲破束缚、追求真爱,有审美意蕴在其中。据说叶圣陶改编时,也体现出了超前想法,“捡起粉红色纱衣”情节虽然大胆,但无关色情,意在突破当时条条框框下的观念禁忌,以其时眼光看这也够“现代”。

  先用现实逻辑补全了神话中的“逻辑断链”,再用现在的眼光看牛郎跟织女的结识方式,有些罔顾上下文语境和基本立意,也跟指责商鞅变法落伍了应该直接搞工业革命一样,有些太穿越了些。

  说到底,对于牛郎织女的故事,没必要为了解构而进行“水煮”式戏说和上纲上线式批判。不是牛郎太猥琐,许是很多人想太多。(新京报 侃人)

c995d143ad4bd1135c2f30f856afa40f4afb051d.jpg

  你怎么看?

  来源:羊城晚报、天府评论、新京报(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