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 “25人的班23人是班干部” 评论区很热闹

开学季,家长充满了焦虑。

刚成为小学生的圆圆不但座位被安排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角落,

班上25个学生23个班干部,

圆圆还成为没入选的之二。

圆圆妈妈说:

“我和她爸都是985毕业,

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很崩溃。”

通过与老师沟通,

圆圆也成了班干部,

圆圆妈妈心里才轻松了,

“比自己升职加薪还开心。”

  来看热闹的评论区  

  【25人的班23人是班干部有何不可?】

  不能否认,在这件事中老师、家长的做法都有不妥之处,老师只让班里的两位同学成为“平民”其余是干部这并没有考虑到两位同学的内心感受。而家长主动找老师要官更非对孩子的正确指引。可尽管如此,笔者仍然以为班级里大多数人甚至全部是干部的这一管理方法还是值得认可,借鉴的。

  按常理来说,班干部应该由班级里寥寥几个成绩优异、乖巧懂事的“好学生”来担任,不可能人人都当官。这乍一看并没有问题,但细想想你就会发现这样做其实是把大多数普通同学排除在了班级管理之外,这无论对于“班干部”还是对于普通同学的未来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首先对于班干部来说,由于班干部本身的“稀缺性”,相比于普通同学,他们会得到老师学校社会的格外关照与垂青。如今,是否担任过班干部早已成为一些用人单位或者重点中学的“敲门砖”,这样一来会导致部分班干部产生骄傲自满的情绪以及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班干部“官架子颇大”“颐指气使”的事情近些年屡有发生便是证明。二来也会使成为班干部变得更加功利化,彻底背离了当初“服务大家”的宗旨,更带坏了学校的风气。

  其次对于占大多数普通同学来说,长期以来,他们是无法得到为班级服务的机会,也无法得到锻炼自我、展示自我的平台的,这不仅会打击他们的自信心,挫伤工作、学习的积极性,更不利于培养他们的集体责任感、合作精神以及领导能力。甚至到最后,整个班级会陷入到一种“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死循环中,新的教育不公也由此产生。

  可相反如果能像这所民办小学一样在班级里,大多数人都能有一定的岗位与职责,让每一个学生都参与到班级的日常管理上来的话,那么不仅有助于同学们锻炼自身的能力,发挥个人价值,而且“当官”的思想也许会慢慢地在他们的脑海里淡漠,更多的同学或许会脚踏实地地追寻为大家服务这个最初的宗旨。

  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大力提倡“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所谓以人为本当然不能只以少数好学生为本,而应当以大多数普通学生为本,这就需要我们一方面保障他们享受均等化的教育权利,另一方面也要留给大多数普通学生一个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展示自我的平台,让他们创造出自己的精彩。(红网 王紫暄)

  【25人的班23人是班干部,折射了什么?】

  按说,一个班级里担任班干部的学生毕竟是少数,不可能有近半的学生,甚至全班同学人人担任班干部,这是不现实的。那么,“一个班级25人23人是班干部”,这究竟是谁造就了这么多的“官”孩子呢?

  笔者想,这些“官”孩子自己恐怕并没有这么大的“官瘾”吧?正如新闻中“平民”之一的“985学霸”父母,这其实就是家长的“官本位”意识在作祟吗?

  不是吗?一些家长认为,孩子在学校里能谋上一官半职,就有机会评上“优秀班干部”或“三好学生”,这对孩子今后的升学就有了一块分量较重的敲门砖,毕业后还能有更多的“好处”在等候着。正因为家长们的过度关注,使得有些学校的班干部竞选被功利化了。以至于一些孩子刚上幼儿园就当上“官”,甚至在校园里竟也出现了买官卖官的不和谐的现象。许多孩子还稚气未脱,就摆起了“官架子”,在其他同学面前俨然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动辄以“一把手”的口气吩咐其他同学做这干那。试想,如此培养出来的“官孩子”,今后走上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一旦失去了“官位”,或一旦没有达到“做上官”的目的,那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

  “一个班级25人23是班干部”,看似是一件小事,实则折射了我们成人世界的庸俗和功利。笔者以为,作为家长,应正确引导孩子的“为官”意识,不应片面地强调“官位”,更不应让孩子从小养成把“做官”作为唯一的追求目标。而作为学校和老师,更应担负起教书育人的职责和义务,要在学生中强调人人都是班级管理者,让每一位同学都有机会在各种岗位上进行锻炼,或许这才是我们学校设置班干部职位的应有之义。同时,学校也应担当起引领社会风气的责任,杜绝社会上的那些视“官位”至上的不正之风,还校园一个清新、纯洁的良好氛围。

  但愿“一个班级25人23人是班干部”只是一个“个案”,不会成为一股歪风而“吹”坏了孩子们纯洁的思想。(红网 叶金福)

  【“25个学生23个班干没自家孩子”,你能不慌吗?】

  人仰马翻的开学季,花样百出的大秀场。“25个学生23个班干没自家孩子,985毕业家长崩溃要官”,删繁就简的叙事,远不能概括当事人在其间纠葛的心路历程:“圆圆在老师眼里是不是就是差生?”“其他的家长们是不是都有活动?”而在孩子终于当上班干部后,妈妈心里一下子松快了许多,“比自己升职加薪还开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永远在敏感、不安,纠结、忐忑之中切换犹疑。戏太多的家长们,总是在自寻烦恼,又总是在抱怨心累。“25个学生23个班干没自家孩子”,又会怎样?自己是985毕业的学霸,又能如何?太多的家长,总是习惯与“别人家”的孩子比照,认为别人有的自己的孩子也该有;总是习惯与自己比照,认为自己优秀孩子也该天生优秀……孩子的成长是一场长跑,但很多时候,我们对于所谓“不输在起跑线”太过在意,对于细枝末节的得失太过在意。久而久之,自己疲惫不堪,孩子也同样不胜其烦。

  985毕业的家长,去找老师沟通给孩子要“官”。这一幕,很喜感,很唏嘘。家长们总是很烦,总是很忙,但这其中有多少是“自讨苦吃”,又有多少是缘木求鱼呢?(封面新闻 蒋璟璟)

   【“25个学生23个班干部”有必要吗?】

  不可否认,孩子在学习成长过程中确实需要有一定的激励机制,让孩子当班干部,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起到激励和鞭策作用。但是,一个班级人人都是班干部正常吗?且不说对学生在能力提升方面没有可比性,单就班干部的突出性和作用性也很难显现。

  不难想象,在班上大家都一样,谁还能想到自己身份特殊,给不是班干的同学树标杆、作表率呢?更为重要的是,班上还有一位不是班干的同学,其自卑心理又有谁来疏解?尤其是在小学启蒙阶段,孩子就如同一张白纸,我们成人如何引领和教导?确实显得至关重要。

  所以,笔者认为,“25个学生23个班干部”实在没必要。老师选班干部一方面要坚持“少而优、少而精”,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下,竞争上岗;另一方面,对没选上班干部的同学也要耐心细致地做好心理疏导,不让有心思的学生边缘化。

  与此同时,家长也要积极配合老师做好孩子思想工作,让其增强自信心和学习力,把主要的心思和精力投入到提升自己能力和水平上去。要知道,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既不是家长的一厢情愿,也不是孩子们的“羡慕嫉妒恨”,而是要靠自己厚积薄发的真实能力和水平。否则,你的孩子永远都赶不上趟,输在起跑线上。(天府评论 张维)

  【25个学生23个班干部,先别急着大惊小怪】

  “一个班级25个人23个班干部”的事情甫一传出,旋即引爆舆情。网友们纷纷指责这种人人皆“官”的做法有悖“立德树人”之本意,认为如此教书育人太荒唐。

  值得追问的是,一个班级25个学生,真的会有23个班干部吗?根据现有的报道,这个事情其实有待推敲。比如,“985学霸”的孩子经过“活动”后当上了领读员,“领读员”能算班干部吗?通常情况下,班干部应该是班长、副班长及学习委员、文娱委员等“大员”,小组长、课代表、寝室长都不能算在内。也就是说,所谓的“23个班干部”,恐怕有些言过其实。如果其中大部分是“领读员”“护花员”之类的岗位,或许正好彰显“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的理念,理应予以肯定。

  退一步讲,即便真的有“23个班干部”,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笔者在担任班主任工作时,通常都会组建三到四套“班子”。班长、团支书由竞选产生,而后各自“组阁”,每一套“班子”轮流“执政”一周。如此算下来,一个班级也有一大半学生是正儿八经的班干部。再加上寝室长、小组长、课代表等等,基本上也可以算是人人皆“官”了。

  这样做目的有三:

  一是为更多的同学创锻炼的机会;

  二是减轻班干部的管理压力;

  三是形成能上能下的氛围,打破“官本位”思想。

  综上所述,如果没搞清楚“23个班干部”的真实情况,不知道老师这样做的真实意图,就急于指责批评,很可能只是一场大惊小怪而已。一旦错怪了,还会严重伤害老师的积极性。

  当然,如果确有其事,这种大肆“封官许愿”的做法,绝不能等闲视之。求学何为,学为人而已。本应立德树人,却让孩子们争先恐后“立官”,这样的价值引导,将会严重玷污孩子们纯洁的心灵,其后果足以令人不寒而栗。如果只是一个班级这样做,学校不应该放任这种“创新”,要及时干预纠偏;如果全校都已经蔚然成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则应该切实履行监管职责,严肃规范其教育行为。

  姑且不论“23个班干部”究竟是啥情况,透过个案,也应该看到社会对教育的高度关注。尤其是学生干部问题,从小学到大学,近年来时有“摆官威”之类的事件发生,公众对此极为感冒。因此,班干部的安排和使用问题,绝不能随心所欲,任性而为。即便是贯彻落实“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的理念,也不能安排了23个,却偏偏剩下两位。不管是不是有意“遗漏”,都难免会让当事孩子和家长有想法,极为不妥。

  教育无小事,旁观者在真相未明之前,固然不宜动辄大惊小怪乃至横加指责,担负教书育人神圣职责的老师,更应该秉承立德树人的宗旨,严格规范自己的教育教学行为。(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胡欣红) 

因材施教

教无定法

愿每一个孩子都能被温柔以待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红网、封面新闻、天府评论、红星新闻(文章稍有删减)

责任编辑:韩慧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