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九旬“最美奋斗者”郑学勤:为采集野生橡胶新种质,我曾在亚马孙热带雨林“原始生活”两个月

  >>点击图片查看专题<<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美好。为此,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开设“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70个动人故事,通过光影世界的“时光机”,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

  前言:

  9月26日下午,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首席顾问、92岁高龄的郑学勤研究员刚刚回到海口,他当选全国“最美奋斗者”,从北京捧回了奖章与证书。从领到奖章与证书的那一刻起,郑老拒绝随行人员的帮忙,一直自己拿着,不离身。

  南海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中国热科院,见到郑老时,首先为他与手中红彤彤的证书合影。一路奔波的郑老略显疲惫,他坐在那里,怀抱沉甸甸的荣誉,看着记者的镜头,不苟言笑。

  全国“最美奋斗者”官方发布的个人介绍中,特别提到郑老亲赴“亚马孙河原始森林采集野生橡胶新种质900个”。南海网记者请郑老对这段30多年前的经历,进行了回忆。

  9月26日下午,郑学勤从北京刚刚回到热科院,向记者展示获奖证书。南海网首席记者 康景林 摄                    

  34小时飞越太平洋

  我叫郑学勤,1952年,我从北京大学毕业,跟随王震将军到海南工作。在这里,我研究了一辈子橡胶,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38年前,深入巴西亚马孙原始森林的日日夜夜。那年,我代表国家参加国际联合考察队,在那里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天然橡胶考察。

  亚马孙原始大森林是橡胶树的故乡,面积347万平方公里,约有100个海南岛那么大,蕴藏着人类宝贵的财富。1980年,我与“两院”同事们曾到亚马孙考察。

  郑学勤在巴西乘小飞机前往原始森林前留影。讲述人供图

  1981年初,国际橡胶研究和发展委员会经多次研究,决定组成国际联合考察队,深入亚马孙河上游,在靠近秘鲁、玻利维亚边界一带,进行野生橡胶考察,并采集高产树的芽条和种子作为新的种质资源。当年1月,我获准参加国际联合考察队。

  1981年1月30日,我再次踏上前往西半球的征途,那是一条新航线,取道东京,经太平洋飞抵巴西里约热内卢。这次是我独自出国执行任务,任重道远。临行前,各级领导都给予我鼓励与支持。

  一月的北京,正值深冬,我披上厚厚的冬衣,由首都机场踏上太平洋上的新航线,重返亚马孙。

  自1月30日9时由北京起飞算起,至巴西里约热内卢落地,共花去34个小时,一天之差,巴西已是炎热的夏季。

  进入原始森林前的准备

  国际橡胶研究和发展委员会共派出8名专家,分别来自法国、尼日利亚、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中国和巴西。当年2月2日,我们在巴西利亚首次会议上,明确了任务和注意事项。2月3日乘飞机前往巴西橡胶研究中心的所在地一一马瑙斯。

  飞往马瑙斯,大约2000公里,相当于广州至北京的行程。一路上从机窗望去,除巴西利亚500公里以内是热带高原稀树草地外,其余一直到马瑙斯的1500公里,都是一望无边的森林地带。

  亚马孙河考察时,每天都要与蚊虫做斗争。讲述人供图

  到达马瑙斯市的巴西橡胶研究中心,我们与巴西方面的专家会合编队,并召开了入林预备会议。会议提醒每个成员要在精神上做好充分的准备,要对进入森林后的各种困难有估计,当时是亚马孙河流域多雨季节,洪水泛滥,加上毒蛇猛兽,极可能发生意外无法完成任务。会议强调,如果这次考察采种失败,将于同年8月份再组织一次。

  晚上,回到旅馆,我几乎忘了那天是中国旧历年的除夕。次日清晨,许多外国专家向我祝贺中国新年。异国他乡,收到这么多温暖的关怀,格外感动。

  当天,再次召开会议,对进入森林后的种种技术问题作了统一规定。会后,我根据“轻装前进”的原则,携带了吊床、蚊帐、考察用具,加上背囊共20公斤,怀着激动的心情,整装待发。

  就这样,我和来自另外6个国家的专家们一起,在那人烟罕见的亚马孙上游的密林深处,开始了近2个月的“原始生活”,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甚至几次遇险。

  在北京大学生物系读书时的郑学勤。讲述人供图

  进入原始大森林

  2月8日上午,三个考察队集中在一起,分别命名为阿里克队、郞多尼亚队、马妥格罗梭队。每队6个人,由4名专家和2名采集工组成,我被分配在马妥格罗梭队。

  1981年2月8日,中国农历正月初四,我随大部队乘一架波音737,沿亚马孙河上游一路向西飞行,靠近玻利维亚时,我们下了飞机。我队决定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深入森林。次日,我队包乘两架小型客机,每机3人,飞抵第一营地。

  当我们走下飞机时,瞬间有成千上万的黑色飞虫向我们袭来,这种比蚊子稍小的虫子非常凶狠,扑上来满脸满手地叮咬,咬一口就一个血泡,周围红肿。到了晚上,大家的脸和手都肿了起来,又痛又痒,还有些发烧。大家统计了一下,每平方厘米都有15-20个伤口,每只手都有上千个伤口!

  次日我们都全部武装起来,带上白纱面罩和头盔,穿上厚厚的长袖衫和长裤,戴上手套,脚穿皮靴。虽然热不可挡,但也无可奈何。

  郑学勤(左二)与考察队员们合影留念。讲述人供图

  那天清早,我们装载了够10天使用的干粮食品、考察采集用具、枪支弹药,以及野营露宿物资,登上一只小摩托船,沿河向北继续往第二营地进发。

  这里的2月份与海南相反,正是强雨季节,经常下着大暴雨,河床水位上升,漫进森林。幸好由于河床比较小,水流不急。在航行途中,经常可以看到两岸高大的野生橡胶树,屹立于林海之中。这一整天,我们航行了约100公里,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唯有森林、河水、白鹭、鳄鱼。当天,我们就发现了5棵高产树,每割次的产胶乳都在2000毫升以上,多则4000-5000毫升,面对如此大的产量,队员们格外兴奋。

  傍晚,我队到达第二营地,大家挂上吊床休息。天亮了,大家背上背包,行进河岸边,穿插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

  野生胶树王和“奇迹橡胶树”

  据巴西方面的统计,亚马孙森林的野生巴西橡胶树约5000万株以上,用于割野生胶的只有一半左右,年总产干胶2万-2.5万吨。

  我们选用的是14个胶杯盛胶水的高产树,每割次产胶乳为4000-5000毫升,这类高产树被称为“奇迹橡胶树”,树皮通常呈深褐色,厚2-2.5厘米。当地的这种概念与我国从形态上观察鉴定母树的传统概念是相吻合的。

  我队发现的野生胶树最大的茎围为4米,两个人也合抱不住。虽然这株树没有被入选,但引人入胜,因为这是在所有队员的经历中见到的最大的一株野生胶树,我们称它为“野生胶树王”。我们鉴定优良母树的观点倾向于茎围小而产量高,所以在我们入选的胶树中也有茎围只有1.5米而每割次产胶乳超过2000毫升的。

  38年前的考察条件十分艰苦,危险重重。图为郑学勤带领队员们前行。讲述人供图

  按马瑙斯会议规定,为避免种子的来源过于单纯,除采集高产树附近的种子外,也可以较广泛地收集种子。我们3个队共鉴定出野生高产优良母树294株,获得种子64256粒,原计划采种4万粒,已超额完成任务。我队选出母树49株,收获种子8908粒。

  在近两个月的考察中,我与队友们乘坐的小飞机无法飞出雨区,差点撞山;我们需要忍受饥饿,喝生水,经历了高热、高温、高湿的身体极限考验;我们不仅要时刻防御野兽,更可怕的还有蚊虫,被叮咬后伤口过敏性反应令人无法入睡。我从国内随身携带的中药片,一路上给大家服用,颇为灵验,国外同行赞叹中国对野生植物资源的巧妙利用,真诚地为中国中医药点赞。

  3月底,我们离开原始森林,返回巴西利亚。在总结大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这次考察采种基本摸清了亚马孙河上游三个州的野生橡胶树种质资源,超额完成了原定采种任务。国际橡胶研究和发展委员会官员认为,“这次考察是在极其艰苦和危险的条件下进行的,是各国专家们的密切合作、坚韧不拔的科学事业心的结晶。”

  郑学勤与同事们出国考察。讲述者供图

  1981年4月初,我飞离橡胶树的故乡城,再一次鸟瞰亚马孙这块纵横数千公里浩瀚的原始森林。

  转眼38年过去了。

  70年前,当我们得知“无胶则无国防,无胶则无国威”时,毅然投身橡胶科研;今天,在新中国70岁生日前夕,我很欣慰,我与“两院”老一辈橡胶专家们无愧于新中国的橡胶事业,无愧于伟大的祖国。

  讲述人:郑学勤(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首席顾问 )

  讲述时间:2019年9月26日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9月27日讯 南海网首席记者 康景林

附投稿方式:

  一、微信投稿

  关注南海网官方微信(hinews0898),带上关键字“70周年老照片”将您的“老照片+照片简介+联系方式+名字”通过微信私信给我们,即可参与。

  二、邮箱投稿

  将您的“老照片+照片简介”发送至活动官方电子邮箱nhw0898@163.com,邮件命名方式为“投稿+名字+电话”。

  三、南海网客户端投稿

  下载并打开南海网客户端,点击右上角,进入留言反馈页面写下您的照片简介以及“名字+电话”,并将照片上传给我们,提交后即可成功投稿。

  新闻多一点>>>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 | 南海网推出“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 征集你的独家记忆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一对九旬老华侨的家国情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他镜头里的海口今昔对比,你能看出变化吗?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蔡葩:海口骑楼老街,沧海百年的文化传承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南“灯痴”老人的“痴心壮志”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一把酸枝算盘开启我40余年的银行生涯 幸与海南产业共成长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1977年冬季里的高考 一段挥之不去的特殊记忆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航第一代广播员:那时不仅要用普通话和英文,还要用海南话广播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那年初到海师:担黄泥修校道挑灯夜读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纪实摄影家黄一鸣 故乡海南的忠实记录者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54岁儋州乡村教师黄奕尚:教育的进步是社会最大的进步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外教艾迪·米尔斯:在海南工作26年,推荐近百名外国专家来琼,我感觉非常骄傲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南省民族博物馆馆长李华权:我与博物馆不得不说的缘分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文大桥的建设者们:今年中秋,你们也在遥望家乡的天空吗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67岁摄影师吴文生:执着创作41载,用镜头定格时代的美好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阿见:与美好新海南共同成长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放射科医生黄华芳:曾用30多种化学原料自制医用X光胶片 同行都惊呆了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口滨海渔村变身“城市RBD”,这段玉沙往事你听过吗?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转业军人何辉:我与五指山市革命根据地纪念园共成长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三亚市民游必生:面朝天涯海角吃“旅游饭” 背着相机初心依旧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儋州调声传承人唐宝山:盼调声唱入课堂唱上春晚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海南机场建设者邱宏富:精心呵护全省多个机场“茁壮成长”,深感荣幸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我的父亲刘松泉:为了那片橡胶林 他在海南奋斗贡献了一生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许灿:30年前为海南省首部电视剧《天涯丽人》拍剧照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我的父亲林德光:解决了生物统计世界难题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周玉敏

原创报道

精彩海南 新闻早知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