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千年石刻遭非法拓印:文物保护怎能“野生”

  近日,一群大学生在未向当地文物部门申请的情况下,非法拓印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朝齐梁时期帝王陵墓石刻群。这一幕被游客拍摄上传朋友圈,引发关注。

微信图片_20191010160245.gif

南朝齐梁时期帝王陵墓石刻群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江苏省丹阳市。

  当地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劝离人员并报警。

  据工作人员观察,共有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石刻、梁武帝萧衍修陵石刻和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的三处石兽被擅自拓印。被拓印的石刻本体及附近,留有少许黑色污点,疑似盗拓时留下的痕迹。

微信图片_20191010160158.jpg

  10月8日,丹阳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回应,涉事的某大学带队老师已经来到丹阳,其解释称是课堂结合野外进行“游学”,将南朝石刻拓片用于学习研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违法”,对此感到抱歉。

  消息传开后仍引发公众热议。

  ↓

  【国宝遭损 文物保护怎能“野生”】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北朝时期的石刻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被盗拓的石刻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照理说,这样珍贵的文物应该得到最好的呵护。但是,通过这次盗拓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些野外文物并没有保护到位。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经是国家文物局对不可移动文物所核定的最高保护级别。但是,即使是在最高级别的保护下,这些位置相对偏僻的文物缺乏妥善的看管,很多时候都是事发之后才会有优化的“保护方案”。一些地方对文物保护工作并没有做到尽心尽力,甚至因为需要保护的文物过多,投入过大,存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

  面对这样的现状,在民间出现了很多“野生”文物爱好者和保护者。比如,近年来,出现了许多民间自发组织的“走陵人”团队,所谓走陵,就是对有历史价值的古代陵寝进行寻访,考察陵寝的神道、神兽、残存石刻等遗迹。此前,咸阳唐崇陵就发生过一次走陵活动,这一活动的目的,就是收集石刻残件,统一放到唐崇陵白虎门的监控摄像头下,他们认为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文物。其实,随意改变文物的摆放位置,也是对文物的破坏。

  其情可悯,其行却该罚。文物保护作为一门大有学问的学科,非专业人士不可为之,贸然行动甚至可能涉嫌违法。我国《文物复制拓印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复制、拓印文物,应当依法履行审批手续。依据相关法律,未经许可私拓违法,可以处2万元以下罚款,如果对文物造成损坏,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所以,无论历史爱好者的初衷是什么,在陵区内搬动石刻残件的做法肯定是不合适的。而类似新闻时有发生,凸显了很多历史文物爱好者想保护文物,却方式不当的情况。面对文物保护的窘境,加强文物保护的宣传教育工作迫在眉睫。

  央视有一档很火的节目叫作《国家宝藏》,每集都会甄选几件国家文物来进行介绍,每件“宝藏”都拥有自己的明星“国宝守护人”,他们讲述“大国重器”们的前世今生,解读中华文化的基因密码。这档节目播出之后口碑与收视齐飞,拥有了许多年轻人的收视群体,红极一时。

  这样的节目就是做好文物宣传的榜样之一,用轻松愉快的方式向群众传达文物的重要性和民族的传统文化。是一种宣传,也是一种更有价值的传承,除了传达思想,还能创造经济价值,带动旅游,实乃一举多得之策。

  所以,一边加强管理,一边加强宣传,这两点完全可以并行不悖。而通过文物的附加价值创造出来的旅游、文化、影视等产业,都可以作为文物保护的投入资金,形成良性循环,从而实现在把正确文物保护观念传达给民众的同时,夯实保护文物的“经济基础”。

  历史文物见证山河、历经岁月,是我国灿烂璀璨的历史文明积淀的精华,保护这些文物就是保护我国传统文化的根源脉络。所以,还是希望历史文物爱好者们对于田野文物应该只看不碰,非专业考古,尽量收敛自己的喜爱之情。否则,不管你爱不爱,带来的都是一种伤害。(中国青年报 陈禹潜)

  【千年石刻遭盗拓折射文保困境】

  1500年的南朝石刻遭非法拓印,令人痛惜。从现场视频可以看到,涉事师生在非法拓印时,击打石刻发出很大的“当当当”响声,这都可能对石刻本体造成损害,致使表皮脱落,而非法拓印可能将墨汁渗入石刻内部,导致石刻图案无法辨识。

  值得注意的是,南朝石刻并非第一次遭到非法拓印,早在2014年,位于南京栖霞区的国家文物南朝萧景、萧憺陵墓石刻也曾遭非法拓印。而此次大学生非法拓印事件,如果不是凑巧有文物爱好者看到并拍下现场视频发到微信群,这一非法拓印行为或许还不会被发现,这也不由让人怀疑,是否还有其他人非法拓印而没有被发现呢?不能让“国宝”石刻被非法拓印所毁。

  1500余年的“国宝级”文物,屡屡遭受非法拓印的破坏,折射的是文物保护面临的困境。我国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文明古国,地上、地下的历史文化遗产都极为丰富。很多文物散布于民间,保护难度不小,而一些地方在文物保护方面,又陷于人力、财力捉襟见肘的窘境,这些都让文物保护陷入困境。

  而对于很多公众甚至是一些“文物爱好者”来说,都普遍欠缺文物保护意识与相应素养,就如此次进行非法拓印的,是来自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师生,居然是大学老师带着学生堂而皇之进行非法拓印,他们连国家级文物“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基本常识都不懂,甚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违法。本应“最有素质”的群体却做出了“最不文明”的行为,也折射了全社会文物保护意识的普遍欠缺。

  对于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者、管理者来说,更应担起保护责任,对历史文化遗产要小心呵护与保护。比如丹阳的南朝石刻屡屡遭受非法拓印,除了这些南朝石刻散布野外,保护难度大的原因外,与文保相关单位保护不力也有较大关系。对于当地相关部门来说,需要尽快制订行之有效的保护规划方案,解决好南朝石刻的保护问题。比如加大人力、财力的投入,采取对文保单位加装高清摄像头,加强对文保单位的巡查力量等措施,对文保单位尤其是南朝石刻这样的“国宝级”文物,实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保护。这样就能避免非法拓印等行为对文物造成伤害的事件重演。

  要保护好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历史文化遗产,是相关部门及全社会所有人的共同责任。而对于破坏文物的相关责任人,不管是普通公民还是相关部门,都要严厉追责,要增加他们的违法成本,要为文物保护划好不可逾越的红线与雷区,织牢“保护网”。从每位公民到相关部门也都要以敬畏之心来守护历史文化遗产,这样才能守护好我们共同的文化之根。(北京青年报 戴先任)

  【给野外文物 多加几道 “安全防护网”】

  回头梳理丹阳南朝石刻被盗拓的过程,不难发现,尽管丹阳文保部门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给南朝石刻加装了高清监控探头,并明确了片区专管文保员,为文保员配备了可直接连接监控、随时查看现场的手机,但监管和保护仍存在很多漏洞。

  南朝石刻属于野外文物,没有玻璃罩、防护亭等物理隔离保护设施,处于开放状态。文保员并不驻场管理,文保员不在场时,仅凭监控,管理约束的力量是很薄弱的,人人都可以接近石刻、触摸石刻甚至拓印石刻、损坏石刻。实际上,是网友发现了涉事高校师生的非法拓印行为,并向丹阳文保部门举报,文保员及其他监管人员才陆续赶到现场采取了处置措施。

  最新的进展显示,丹阳文保部门将聘请有相关资质的单位和专业人员处理残存的墨痕、墨迹,没收非法拓印的拓片,并对涉事高校师生启动行政处罚。无疑,这是对文物的积极善后保护,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能产生一定的惩戒、震慑和教育作用。

  但是,事后的保护是被动的,是一种下策。针对处于开放状态的野外文物,加强事前预防、事中防护才是上策,文保部门有必要给野外文物多加几道“安全防护网”。(南方日报 李英锋)

u=1301412042,1110294706&fm=26&gp=0.jpg

保护文物,人人有责

欠缺的文保知识当借热点补回

  来源: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南方日报(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