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发展应与劳动力需求相匹配

  作者: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唐科莉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经合组织”)近期发布《教育概览2019》指出,人们对于高等教育的需求持续高涨,但是高等教育的进一步扩张必须确保毕业生供给与劳动力市场需求匹配,并给予学生未来所需的技能,否则其扩张将不可持续。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在法国巴黎发布这份报告时特别表示,“现在,年轻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需要学习在不可预测和不断变化的世界生存所需的知识和技能”,他呼吁各国政府“必须扩大教育机会,并确保教育与未来技能需求建立更强联系,保证每名学生在社会上找到他们的位置,并实现他们的全部潜力”。

  《教育概览2019》是经合组织发起的“我是工作的未来”运动的一部分,因此特别关注高等教育的就业成效。报告指出,许多高等院校目前都在改革,以满足不断变化的就业市场需求,如灵活的入学路径,平衡学术与职业技能的培养,与雇主、产业及培训机构密切合作等,他们还必须在入学率提高与成本控制之间寻求平衡,并保证所提供课程的适切性与质量。该报告有以下重要发现:

  尽管大学毕业生数量不断增加,但人们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仍然强劲

  报告显示,2018年,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有44%的25—34岁年轻人拥有大学学历,而10年前(2008年)这一比例为35%。受过高等教育的25—34岁人口比例提高了9个百分点,而未完成高中教育的比例从19%降低至15%。

  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与受过高中教育的年轻人相比,就业优势在过去10年一直保持相对恒定。2018年,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长期失业率为29%,而只受过高中教育的则为36%。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就业率比只受过高中教育的成年人就业率高9%,收入高57%。他们的优势随着年龄增长而提高,受过高等教育的25—34岁年轻人收入比只受过高中教育的同龄人高出38%,而在45—54岁人群中,则高出70%。完成高等教育的成年人通常会参与更多文化或体育活动。超过90%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经常参与文体活动,而只受过高中教育的成年人中这一比例不到60%。

  各国一直在扩大高等教育机会,但是差距仍然存在

  各国都在强化财政支持机制,确保高等教育更容易获得。在学费最高的国家,超过70%的学生受益于助学金或者贷款。

  据统计,硕士或博士学位的投资回报更有吸引力,在超过一半经合组织成员国,攻读这些学位的年成本与攻读学士学位一样,毕业后收入却平均高出32%。但是,继续攻读硕士或者博士学位的成年人比例10年来基本保持不变。

  另外,一些领域仍然在努力寻找他们所需的技能工人。例如,尽管工程学、制造及建筑学、信息与通信技术是劳动力市场产出最高的两个领域,但在2017年,只有14%的毕业生获得工程学、制造与建筑学学位,只有4%的毕业生获得信息与通讯技术转移学位。其中,女性占比尤其少,在经合组织成员国,这两个领域招收的新生中平均只有不到25%是女性,在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中收入的性别差距仍然很大,大学毕业女性收入低于男性,即使他们毕业于相同专业。

  高中教育后的升学机制以及大学招生制度影响人们继续接受教育

  在几乎一半经合组织成员国中,超过40%的19—20岁年轻人注册高等教育课程,就读本科课程的平均年龄从日本的18岁到瑞士的25岁不等。平均大约有1/6的15—24岁年轻人学习职业教育课程。受过高等教育的25—34岁年轻人与受过高中教育的占比差距趋于缩小。2018年,受过高中教育或者获得中学后非高等教育资格证书年轻人比例为41%,几乎与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比例(44%)相当。

  在超过一半的经合组织成员国中,高等教育入学是开放性的,而其余的国家则使用筛选指标如学业成绩、考试来挑选学生。平均有17%的大学新生学习短期课程,本科层次学习短期课程的学生比例为76%,硕士层次这一比例为7%。平均有12%的本科生在第二年开始时离开高等教育体系。只有39%就读本科课程的人在规定时间内毕业,有28%推迟3年毕业。男性和职业高中毕业的学生一般不太可能上大学并完成大学学业。高等教育在人们的终身学习过程中正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超过3/4的30—39岁人口在攻读大学课程。

  高中毕业率在过去10年持续提高

  在几乎一半的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平均大约有70%的17—18岁年轻人就读高中,超过40%的19—20岁年轻人就读于大学。2005—2017年间,高中毕业率平均提高了6%,不过2018年,仍然有15%的25—34岁年轻人没有接受高中教育。在一些国家,职业课程在高中阶段非常受欢迎。2017年,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有40%的高中毕业生获得职业资格证书。在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超过66%的高中毕业生获得职业资格证书。报告预测,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有86%的人将在一生中完成高中教育,81%将在25岁之前完成高中教育。

  不过,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有14.3%的18—24岁年轻人属于既没有就业、也没有接受教育和培训的“尼特族”(NEET),在巴西、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意大利、南非和土耳其,这一比例高达25%。

  其他重要发现包括:

  第一,2016年,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用国内生产总值的3.5%资助小学、中学及中等后非高等教育机构,这一阶段的公共教育支出自2005年以来增长了18%。缩小班级规模及提高教师工资是造成教育支出增加的主要原因。在2005—2017年间,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初中阶段平均班级规模下降了6%,而教师工资增幅达8%。从小学到高等教育机构的生均支出平均为1.05万美元,其中高等教育阶段的平均生均支出比其他教育阶段高出1.7倍。在各级教育阶段,教育支出增幅持续高于入学人数的增幅,特别是在2010—2016年间,非高等教育阶段生均支出平均增加了5%,而同期学生数量保持不变;而在高等教育阶段,生均支出增加了9%,而同期学生数量只增长了3%。2016年,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小学至高等教育阶段总的公共教育支出占政府对所有服务机构总支出的比例为11%,从意大利的6.3%到智利的17%不等。

  第二,教师队伍仍然在努力吸引新的人才。在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50—59岁小学和初中教师的比例都超过25—34岁教师的占比,这已经引发人们对未来教师短缺的担忧。只有大约10%的小学和初中教师年龄在30岁以下。教师职业也仍然由女性占据,女教师占教师总数的70%。教师平均工资随着教育阶段的上升而持续增长,但教师收入仍然介于其他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收入的78%—93%之间。相反,中小学校长收入至少比受过高等教育的同龄人高25%。

  第三,在几乎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中,4—5岁儿童的学前教育注册率在2017年超过90%,超过1/3的3岁以下儿童接受了学前教育与保育服务,比2010年提高了7%。经合组织成员国与伙伴经济体学生在小学及初中教育阶段平均获得了7590个小时的必修课学习,匈牙利为5973个小时,澳大利亚为1.1万个小时,丹麦为1.096万个小时。

  第四,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小学阶段专用于数学的必修课程占比从丹麦的12%到墨西哥的27%不等;在初中阶段,数学必修课程课时占比从匈牙利、爱尔兰和韩国的11%到智利、拉脱维亚和俄罗斯的16%不等,意大利达到20%。小学阶段平均生师比为15,初中阶段为13。小学阶段平均班级规模为21人,初中阶段为23人。

原标题:高等教育发展应与劳动力需求相匹配

责任编辑:韩慧

新知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