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红色娘子军研究者庞启江:与时间赛跑 研究记录红色娘子军文化

>>点击图片查看专题<<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 美好。为此,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开设“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70个动人故事,通过光影世 界的“时光机”,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

  我叫庞启江,自1970年起,我研究、传播红色娘子军文化已经近50载。今年68岁的我,从红色娘子军的批判者到传播者、记录者,有幸见证了红色娘子军文化的发展历程,也希望那些黑白照片上的历史资料,在我的笔下变得鲜活生动,让后人了解真正的红色娘子军,了解那些在时代洪流下为了革命信仰奋不顾身的年轻生命。

红色娘子军陈振梅向军旗敬礼。讲述人供图

  我和红色娘子军的渊源由来已久,我出生于红色娘子军的起源地——琼海市阳江镇,是红色娘子军民兵连第一任连长庞琼花的后人,当时,不少红色娘子军都是我的邻居、同乡。

  曾经有一段时间,社会上传言“红色娘子军是叛徒”,1967年我还在读初中,在那样的大环境下,我也跟着批斗红色娘子军。高中毕业后,我就回乡在学校任教当老师,有一次,学校请来老红军冯金莲和几位革命战士讲述红色故事。当时,聆听革命前辈动情地讲述亲身经历,我被深深地触动了,才发现自己并未了解那一段历史。

庞启江采访红色娘子军符月雅。讲述人供图

  我想深入地了解真正的红色娘子军。于是,我跟随内心的想法,挨家挨户走访140位红色娘子军,希望听她们讲述红色故事,感受红色娘子军的精神品格。

  我对红色娘子军有执着而深切的感情。1975年,我调入阳江镇镇政府,同时担任阳江公社党校校长、文化站站长等职位。期间,我利用周末、放假等业余时间,骑着摩托车去定安、陵水、万宁等地寻找娘子军,甚至横跨好几个省市,到广西甚至远赴新加坡去寻找。

1999年,庞启江采访潘先英。讲述人供图

  我知道自己在跟时间赛跑,因为不少娘子军已经年迈,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有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了娘子军的住址,却发现她们已经去世,我就只好找她们的家属、后人讲述当年的历史,了解娘子军的战斗历史、生活方式。如果红色娘子军的后代或亲戚送来她们的纪念照或遗照,我都会一一致谢、报答。

  当年,红色娘子军们在深山中坚持斗争,条件非常恶劣。在老人们的讲述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娘子军们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利用身边一切能利用的物资来为部队传递军情的故事。她们会利用山葵叶来传递情报。当年,娘子军将山葵叶砍下,几天后,山葵的汁液会变成白色,其他红色娘子军看到就知道部队曾从这里经过。甚至连生理期用的简陋“麻布”她们也不浪费,机智的娘子军用它们来吸引蚂蟥,作为暗号传递给其他部队,如果麻布上有“蚂蚱窝”了,就说明前面部队至少撤离十天半个月了。

2002年,庞启江采访红色娘子军王运梅(右1)和陈振梅(左2)。讲述人供图

  山里的条件艰苦,到处都能看到腐烂的尸体和山蚂蟥,娘子军依然能在恶劣的环境里坚持斗争,承担起保卫三大机关的重要任务。

  这些鲜活的战斗故事并未载入史册,但在一次次与老人们面对面的交流后,我明白了,这些鲜为人知的战斗故事也是红色娘子军灵魂精髓的一部分,值得后人铭记。所以,我从未放弃过追寻、记载这段历史,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我走村串户被狗咬了6次,打了两次狂犬病疫苗,我自己也记不清单车、摩托车在途中链断、胎爆多少次了,但无论过程如何艰难,我都从未想过放弃。

  当年,我的行为不被人理解,也遭遇过不少质疑。有领导指责我不务正业,他说:“这是党史办的工作,跟你有什么关系?”有一次,我牵头组织38名妇女干部开展“重走红色娘子军革命路”活动,带领她们从阳江镇出发,沿着琼海万泉河、定安母瑞山、马岭等地,感受红色娘子军的战斗精神。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红色娘子军,我和相关景区(点)负责人商量,在沿途放置碑石介绍红色娘子军的英勇事迹,当时不少人误以为我是借此“圈钱”。

庞启江骑着摩托车到各地采访红色娘子军。讲述人供图

  可是,我心里头知道,每一次和娘子军的访谈带给自己心灵的激荡和震撼,我敬仰娘子军战士们的顽强斗志,越是深入了解就越发觉得,红色娘子军文化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应该深入挖掘、传播,她们不该被历史遗忘、埋没。所以,在访谈的过程中,我为娘子军拍摄了几千张照片,用影像记录、保存了十多位娘子军的晚年生活。

红色娘子军陈忠琪编蓑衣。讲述人供图

娘子军符月雅晚年很爱护、保存种子。讲述人供图

  退休后,我就将红色娘子军资料进行仔细地收集、整理、编排,出版了6、7本关于红色娘子军的著作。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纪实文学《红色娘子军传》,该著作获得2016年海南省文学奖三等奖。1969年8月组织开设当代红色娘子军展览馆;2001年开始,我又开始设计红色娘子军的群雕;2010年我组织开设阳江镇革命斗争史展览馆,包括琼崖革命和红色娘子军展览馆;2015年我创作了长2.2米、宽2.9米的巨幅红色娘子军战斗系列宣传画;2018年起,我为90位有遗像的红色娘子军镌刻了人物印章。

红色娘子军龚金英的女儿为妈妈佩戴红军章。讲述人供图

庞启江为红色娘子军绘画宣传画。讲述人供图

  我想抓住红色娘子军留下的精神记忆。在研究的过程中,我和不少娘子军及其家属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有老人过世了,她家里人就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赶去主理她的丧事,追悼词、哀读等。有好几位娘子军的追悼会都是我主持的,如王振花、陈忠琪、王运梅、许时容、潘先英等。

节日期间,红色娘子军符月雅思念战友。讲述人供图

  我想竭尽自己毕生所能,倾尽全力,送别这些坚强而勇敢的女战士,我希望她们离开时不觉得孤单,因为有人记得她们,记得她们的牺牲和奉献,她们的名字有人知晓,她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我是红色娘子军的研究者,但希望不是最后一位。所谓研究就是拨开模糊不清的迷雾,向前小心翼翼地放下一块小石头,让后来人踩着它,继续向前。

红色娘子军潘先英敬军礼。讲述人供图

  讲述时间:2019年11月1日

  讲述人:庞启江

  南海网记者 苏靓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林芳羽

原创报道

精彩海南 新闻早知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