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网络诈捐被判全额退款,爱心不能透支

  11月6日,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

1573034922984471.jpg

  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水滴筹公司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u=830155214,2614367392&fm=26&gp=0.jpg

  【网友:最终伤害的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断点——这一行为真正伤害的还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岳子——虽然每次都是不多的捐赠,但也饱含着捐赠者的同情和鼓励,这是爱心的体现。毕竟,互不相识也愿意进行众筹救助是很难得的事情。可是,有些人偏偏要利用平台的某些漏洞,隐瞒欺骗捐赠钱款的善良民众,太不应该!因此,也希望各个众筹平台对每一个提出众筹申请的求助者进行认真审核,相关部门也应该实施有效监督。

  ——捐钱的个人被骗一次没什么,但如果一个真正需要帮助的家庭得不到帮助,将会多么令人心疼。

  @Touch——可以和个人征信挂钩,拉入社会信用黑名单。

  @别再误封我了——我只捐过一次,确实是比较了解之后才捐的。

  【全国首例网络众筹纠纷案: 莫因滴水恩,敢欺公道心】

  翻翻朋友圈就知道,目前国内有很多网络众筹平台,而在这些平台上因为各种缘由进行网络众筹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其中以个人或家庭成员遭遇意外或大病求助为主。但是因为这一领域目前仍旧缺乏必要的法律规范和制度约束,所以时不时就被曝光骗捐、诈捐事件。

  正因为如此,当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法院一审宣判时,马上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全国首例”的背后,也意味着网络个人求助过程中的违法行为,将从法律角度有了司法案例作为参考。因此,这一案件有着很强的警示意义和社会价值。

  虽然是全国首例网络大病筹款纠纷,但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并不复杂。被告莫先生儿子生病以后发起了网络众筹,但是在筹得十几万元善款以后,孩子仍旧病亡了,最终有人举报莫先生一方面把筹来的善款没有积极用于孩子的治疗;二是在发起筹款的时候,隐瞒了真实的家庭财产情况。

  这两条,都是违反水滴筹平台筹款规则的,因为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在发起人有虚假、伪造和隐瞒行为、求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时,水滴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的款项。

  此案中的被告人,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要全额退还所筹款项以及利息,同时还背上了“道德污名”。这件事也提醒我们,如果要网络筹款,一定要坚守社会诚信,遵守平台规则,严禁弄虚作假,骗捐、诈捐,否则必然会付出沉重的法律和道德代价。

  这一案例对众筹平台、监管部门乃至全社会也带来很多值得思考问题。从政府的角度来看,需要尽快完善立法、加强行业自律;构建募集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建立网络平台与医疗机构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实现筹集款扣划至医疗机构直接用于结算,切实加强爱心筹款的监督管理和使用,避免社会爱心受到伤害。(燕赵都市报 苑广阔)

  【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讼案的法治启示】

  近年来,各地不乏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因开假病历、捏造病情、挪用善款等行为引发争议纠纷的先例,但大多没有进入司法渠道解决。上述案例首次由法院裁决,法院还向民政部、大病众筹平台发出司法建议,这对于发起人、捐赠人、网络平台、主管部门等都有着启示意义。

  此案给人最大的启示是,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应该回到法治轨道。虽然这种新兴的社会求助方式已经帮助很多家庭筹到“救命钱”,但伴随的问题也不少,究其原因就在于,这种求助方式主要靠民间自律来维系,法律法规尚未对此作出规范,而自律的作用终究有限。

  网络个人大病求助从发起、捐赠到平台管理,都属于民间行为。去年,爱心筹、轻松筹和水滴筹三大平台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和《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对于规范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规范力度仍有不足。我国《慈善法》也没有将网络个人大病求助纳入规范范畴。民政部、工信部等四部门印发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对此作出了原则性规定,实际作用也不是很明显。

  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屡屡引发争议或纠纷,表明不仅一些发起人缺乏自律,存在隐瞒家庭财产信息、违反约定用途使用筹集款等情况,一些网络平台也审核把关不严。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诉讼中,假如不是发起人的妻子举报“筹款基本没用”,涉事网络平台几乎不可能发现问题,此事也几乎不会被曝光。

  这说明,仅靠民间自律很难规范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因此一方面发起人要继续加强自律,另一方面需要尽快完善相关立法。北京朝阳法院建议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门规章,促进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有序开展,这个意见值得认真听取。

  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已成为我国社会求助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规范行为会影响捐赠人对社会求助的信任,继而影响慈善事业。只有加强自律与完善法律双轮驱动,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才能尽快规范化,更多人才愿意加入到捐赠人队伍,更多不幸的家庭才能获得社会帮助。

  同时,规范发展的网络个人大病求助还能减轻其他社会救助基金压力和我国医保支付压力——如果没有网络大病众筹助力,恐怕医保基金的压力更大。截至2018年底,仅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三家大病网络众筹平台就帮助了373万多个家庭,筹款总额逾415亿元。假如没有这415亿筹款,大病医疗的压力只能由家庭和医保承担。

  网络个人大病求助不仅是民间行为,还涉及公共利益,不能只靠自律来规范网络个人大病求助,还需要健全法律——要么在现有法律法规中增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相关内容,要么为其“量身定制”专门法规。当然,主管部门的法定监管职责,也要增加监督管理网络个人大病求助的相关内容。(北京青年报 张海英)

1573089272364636.jpg

善良很珍贵,请别随意浪费!

  来源:燕赵都市报、北京青年报(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