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 | “绿色娘子军”陶凤交:28载海滩植树 硬把荒漠变绿洲

>>点击图片查看专题<<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美好。为此,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开设“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70个动人故事,通过光影世界的“时光机”,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

  什么是坚持?有人说坚持就是行走于沙漠中,看不到希望,没有回应,却还是一腔孤勇的前行,直到生命的尽头。

  我叫陶凤交,海南昌江人。今天我来说一个横跨28年的“海南故事”。

  “不能”与“能”

  几十年前的棋子湾是一片白茫茫的荒漠。讲述人供图

  一片白茫茫荒漠,昌江棋子湾,1996年。有一群工人戴着口罩,挽起袖子,挥着锄头、铲子埋头忙活,仔细一瞧会发现这些工人都是些女人。她们神情专注,小心翼翼地将小树苗放入装有红土的育苗杯中,海风卷起漫天尘土,她们便立即将小苗护在怀里。

  1998年的昌江棋子湾,种上了野菠萝和木麻黄小苗。讲述人供图

  “快看!那里有一个外国人!”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她们齐刷刷抬起头,顺着方向看了过去。在海滩不远处,有一人,金发碧眼,背着黑色双肩包,面朝大海。只见,他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捧沙,看着沙子从指间流走,然后摇了摇头,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突然间,这个“老外”朝着大家挥手大喊,这些女工基本没出过村子,更别提见过这样的场面,大家既紧张又好奇,推推搡搡,最后决定把“队长”推出去作为代表探查情况——那个队长就是我。

  我不知所措地走向前,只见这个“老外”眉头紧锁,一手拿着沙子,一边朝我摇手,嘴里还念叨着我听不懂的“外国话”。后来,他发现我听不懂外文,转而用夹生的中文跟我说:“这里不能种东西。”生怕我听不懂,他还顺手捡起一旁的树钗子,在海滩上写下“这里都是白沙子,不能种树!”这下,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4年来,这些话我已经听了太多遍,我都能猜到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当时,我突然心生一股劲儿,便从他手中接过树杈,一笔一画写下:“能!”

  他看了以后,低头沉默片刻,递给我一张白色的卡片,又嘀嘀咕咕说了些我听不懂的外文,然后转身离去。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张“白色卡片”叫“名片”,而那个外国人是一个享誉国际的德国专家。

  1999年,昌江棋子湾的小树苗。讲述人供图

  想起那张名片我有些怅然,2013年,超强台风“海燕”席卷海南,我家被淹了,那张名片也不知道被冲到何处了。想到这,我竟有些懊恼,一拍大腿叹道:“要是名片还在就好了!”

  是呀,要是那张名片还留着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打电话给当年那个德国专家,请他再回来看看如今的中国,如今的昌江棋子湾。在这里种树,成了!

  28载见证“海南故事”

  望着眼前这片熟悉的大海,我思绪万千。如今的昌江棋子湾,高端奢华酒店星罗棋布,原本泥泞的乡间小路已经水泥硬化,两三层的小洋房拔地而起,广场、公园里村民歌舞欢笑,恒大、恒盛元、新希望等大企业纷纷进驻。以前看到个“老外”是稀奇事,现在每当木棉花开,都能看到海内外游客纷至沓来。昌江,这个中国边陲海岛的小城镇,正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奋力向前,一切都欣欣向荣。

  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恍若隔世,这还是我当初认识的昌江吗?就拿这片曾被“宣判死刑”的棋子湾来说吧,28年间,这里种下了338万株、1.88万亩的木麻黄海防林,总面积约为1500个标准足球场,荒漠变成绿洲。昌江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和坚忍的意志,创造了一个绿色奇迹,谁又能说这不是一个生动的“海南故事”呢?

  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棋子湾大角处,陶凤交(左一)带领姐妹们顶着烈日植树造林。 廖传松 摄

  时针拨回1992年,当时昌江生态环境十分恶劣,一场台风侵袭棋子湾,由于缺乏海防林,昌化渔港里的渔船损失惨重。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一个外地老板承包了棋子湾段海防林的建造任务,雇当地村民去种树。当时,工人种树每天可以拿到7.5元,我早年丧夫想多赚点钱贴补家用,就加入了造林队伍。

  每天凌晨4、5点我们就起床了,6点就自带盒饭从家里步行一个小时到苗圃,每天在那里只能吃冷饭、喝冷水。我们都在太阳底下干活,面朝沙土背朝天,衣服、裤子被汗浸湿也来不及擦,好不容易到了午饭时间打开饭盒却发现饭已经馊掉了,有时还有不少蚂蚁,我们也顾不上了,用手把蚂蚁拨开就吃。

  陶凤交(中间)和姐妹们合影。讲述人供图

  种树是个体力活,那时候我们一天能喝20斤水,实在渴得受不了,牛、羊喝的水我们也舀来喝。天气热的时候,荒漠上的白沙被晒得滚烫,还没有大树遮阴,大家只好用手套套住脚一路小跑。为了节约时间,中午我们就在苗圃园里搭一个简易的棚子,铺上麻袋,小眯一会就算休息了。长此以往,不少工人的身体就吃不消了,患上肚子痛、发烧、感冒、红眼病等“毛病”。

  比起身体的折磨,棋子湾种树难的实际问题更让人无奈。棋子湾种树的成活率实在是太低了!我们试过野菠萝、木麻黄、桉树、台湾相思树……大多数树木的成活率都很低。那会儿,没有现成的水源,我们都要徒步往返2小时挑水,还要到昌化边上挑红土、黄土,把大约长15厘米的小苗放到装有红土或黄土的育苗袋里,等小苗长到60-70厘米就挑到山中种下。

  每个工人,一个小时才能挑一担土、一担水,一担树苗和红土的重量大约有130斤,担子把大家的手掌都磨出老茧,指甲肉也磨烂了,指甲盖里常年都是泥土。结果,大家辛辛苦苦地育苗、施肥、浇水,满心期待盼着小苗长大,可是有时候手还没来得及洗,刚栽好的树又死了。大家最失望的,莫过于心血付之东流。

  “我是一个罪人”

  如今的昌江棋子湾,防护林郁郁葱葱。讲述人供图

  大家伙当工人种树,都是为了讨生活,赚点钱补贴家用。可是,在棋子湾种树那么辛苦,几年过去了成活的树木寥寥无几,承包造林的老板无奈退出,不少人的信心也随之动摇。

  1996年,我开始自己种树,不为别的,我就不信这棋子湾种不成树!刚开始的造林队伍有100人,我精中选精,挑选了文敬春、陈开秋、钟应尾、文英娥等30多个姐妹一起种树,她们都很得力能干。当年10月份,我们在中国科学院专家的指导下探索出了新方法,在两排野菠萝中间种上木麻黄,从那时开始,植树的成功率提高至60%-80%。

  野菠萝的刺多,一不留神就被刺到皮肤。我的右腿上现在还有一条伤疤,那是1998年,我种树的时候被一根树枝插破小腿,当时在医院缝了几十针,我放心不下刚种好的树就提前出院,结果化脓感染又住院了。

  相比于身体的折磨,我心理上更有负罪感。现在有很多媒体记者想来采访我,说我是了不起的人,可是我却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带头种树,是一件得罪人的苦差事。我是队长,要负责监督大家伙种树,严格要求他们挖坑到30-40厘米深,因为种树时坑挖得浅,一起风就会把沙子吹走剩下光秃秃的根系,这样树苗就活不成了。可是,工人是按照栽树量计算工钱的,我的较真让他们很不理解,有时还会骂骂咧咧。

  昌江一个年轻人和母亲来探望陶凤交并合影。讲述人供图

  我能理解他们,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如果不是为了生存谁会愿意做这个苦差事呢?可是,种树这件事真的马虎不得。当小树苗长到60厘米时,我们要将树挪植到山上,有些工人会在育苗杯的底部偷偷挖个洞让红土流出来减轻重量,这样一次就能多搬几棵树苗多赚点钱了。我不允许,总会严格监督“作弊”,为此也没少挨骂。直到现在,还有同村的村民四处骂我,说我种树是为了占土地,满心委屈,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想继续种下去,现在只要有空我还会去找空地补种树苗。我很感谢昌江黎族自治县政府的领导让我有机会种树,让我有机会看到一片沙漠变成绿洲。时代洪流滚滚向前,比起那些有丰功伟绩的大人物,我实在是太不起眼,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人,没什么亮眼的。何其有幸,能够亲眼见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海南昌江棋子湾的“绿洲奇迹”。

  我做了一件事,只想完成了一个愿望,不为什么,就是做一行爱一行。未来很长,我还会跟姐妹们一起种下去,让这片防护林在我百年以后,继续守望这片土地。

  好了,我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如果你们有空可以来昌江棋子湾走走看看,现在这里真的很美。

  讲述人:陶凤交(海南昌江女工,人称“绿色娘子军”)

  讲述时间:2019年12月10日

  南海网记者 苏靓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王思畅

原创报道

精彩海南 新闻早知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