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评丨 “马屁论文”上核心期刊 恶搞还是媚俗

  这几日,一篇发表于2013年的生态经济学论文,引来舆论热议。

640.webp (1).jpg

  论文围绕“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展开讨论,被质疑与科研内容、期刊定位不符。事后,期刊发出声明,“决定撤稿”;期刊主编,也是论文中提及的导师回应,“申请引咎辞职”;期刊主管部门表态,“认真调查相关问题,切实做好处理、整改工作”。

640.webp.jpg

  【科研如何更崇高?学术何以更优美?】

  从发酵到回应,一篇论文引致关于学术研究的讨论,让人们接受了一次规范性与严谨性的教育。不过,很多人同时想知道:这样的论文如何能被录用刊发?期刊的审稿采编规范何在?学术“把关人”在哪里?面对类似事件,能否从被动回应,变成严格审核、不再出现?带着这些疑问,人们应该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规范、科研责任。

  学术研究应该是有品格的事。从人类文明到浩瀚星空,从细胞生物到自然规律,无论是人文社科还是科学技术,揭开真理的面纱,拓展人类的智识,是无数学人的崇高追求。在这个过程中,有无数失败也有无数成功,学术研究非但不是凭空产生的,更形成了一套有共识的规范、标准乃至伦理。人们之所以能不断将认知边界往前推进、不断开辟科学应用于实践的疆土,很大程度上基于对科研规范的尊重,这也是前人成果能为后人所用、当下研究能造福后人的一个重要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学术研究都应恪守基本的学术规范,更不能偏离严肃、认真、负责的科学轨道。

  一篇学术论文,何尝不是科研成果、学人品格的载体与呈现?拿冰川冻土为例,中国有大面积的冰川冻土地貌,许多科学与工程人员在严寒艰苦地区做科研、做贡献。修建青藏铁路时,冻土如何“保冻”难题被成功破解,为高原天路的修建打下牢固的“地基”。时至今日,冻土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都是重大课题,这不仅是理论也是实践,少不了包括所谓“集成思想”在内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无数像冰川冻土这样的科学研究,等待人们接力研究、挖掘、深潜。学有责、术有道,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才能真正彰显科研的崇高感与奉献的优美感。

  从学术成果到学人品格,从研究者到把关人,科研也从来不是一件“私事”。对研究者而言,学术论文一经刊发就有了公共性,不再仅仅是“文责自负”;对期刊而言,无论是编者还是把关者,都应把科学性、严肃性放在第一位,以规范、标准与责任的标尺严格衡量每一篇稿件,让权威期刊成为更有公信力的“公共产品”;对科研共同体而言,最好的褒奖不是几句夸赞,而要以研究为本、拿成果说话,在反复交流与激荡中推动科研进步。一篇引来质疑的论文警示我们,科研非小事,只有研究者、平台与把关人、科研共同体一起筑牢学术责任、涵养公共意识,才能浇灌出科学研究的永不凋零之花。

  同样是在这几日,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举行。用算盘“造出”核潜艇的黄旭华、矢志不渝“算计”天气的曾庆存,荣获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科学家们也被网友誉为中国发展的“顶级流量”。如此对比,崇高就在眼前,优美不必赘言。我们相信,只要严以律己,遵守学术规范,把好质量关;板凳坐得十年冷,潜心钻研、不务虚名,越过功利关;尊重治学规律,守好治学良心,带头净化学风,让人情难过关,攀登科学研究高峰的路上,纵有再坚硬的“冰川冻土”,都一定能被征服。(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 梁言品)

  【“马屁论文”上核心期刊 恶搞还是媚俗】

  “导师上海人,国栋之名实,手持倚天剑,学海驾云涛;师娘慈溪女,容德美如玉,守着芙蓉剑,厨房舞翩跹。”这样的内容能作为专业论文刊发在中文核心期刊上,无疑严重亵渎了学术期刊的严肃性。被网络曝光后,该期刊对论文进行撤稿处理,无疑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对学术界来说,“谈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不能仅当一个笑话看,也不应简单视为作者“学术不端”。

  这类恶搞或媚俗此前已有先例。据报道,国外有学者用论文生成器炮制了几篇“胡说八道”的论文,以动画片中的角色为作者名,向《计算机智能》和《纳米技术》等期刊投稿,结果竟被接受并刊登。还有一名神经学家把《星球大战》中的“纤原体”理论一本正经地写成论文,竟然有4家期刊上当。《冰川冻土》发表的上述“神论文”,结构完整,有摘要和参考文献,文中还有专门制作的图表,跟网上流传的“红烧肉博士论文”之类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作者不是存心“恶搞”,很难理解他为何要花精力写这样的几千字论文。

  但与“红烧肉博士论文”及外国科学家撰写的“恶搞”论文有些不同的是,《冰川冻土》上这两篇论文的作者,并非只是撰写搞笑论文发在网上逗乐,也不是投给完全陌生的期刊。其文中提到的“导师”,是该期刊的主编程某某。主编能让谈自己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发表,只能有两个解释:一是程某某对称赞、吹捧自己的文章很“受用”;二是发表什么文章完全由他说了算,期刊就是其个人“地盘”,而不论从哪个方面反映出的都是荒唐。

  上述“神论文”发表于2013年,六七年后才被网友曝光,说明我们专业期刊上的“学术论文”可能并没什么人去看。这些年,各级高校和科研机构都很重视论文,比如规定研究生发表几篇论文才能毕业,教学、科研人员每年必须发表多少论文,还引入了高科技手段对论文进行查重。据相关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学者发表的论文数量已跃居世界第一,当年发表论文高达42万篇。而在这么多的论文当中,有多少是“垃圾论文”甚至“神论文”就无从得知了。

  但愿“谈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能成为引起有关方面重视、对学术界乱象进行整治的一个契机。(北京青年报 李清)

  来源: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北京青年报(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韩慧

最热评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