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 | 横滩村见证军民鱼水情 一斗种子救伤员

  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琼崖英雄

  横滩村见证军民鱼水情

  一斗种子救伤员

  蔡笃富。 海南日报记者 李磊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磊 通讯员 张泰群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块布,送去做军装……”这首在战争年代广为传唱的民谣,是军民团结的生动体现。71年前的春夏之交,在革命老区村庄澄迈县中兴镇横滩村里,老区人民用行动印证了这句民谣——为了救治12名琼崖纵队伤员,村民们倾其所有,甚至将晚造的稻种拿出,为养伤的子弟兵补充营养。

  长期以来,这段历史鲜为人知,直到海南省老区建设促进会的工作人员在走访革命老区村庄时,才渐渐发掘了这一老区人民当年的义举。近日,海南日报记者找到了当年才15岁的亲历者蔡笃富,他向记者回忆讲述了这段往事。

  照顾琼纵伤员是家常便饭

  蔡笃富今年虽然已86岁,仍耳聪目明、声音洪亮、思维敏捷,身体健壮硬朗,依旧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当年村民合力救治在村中养伤的琼纵伤员的整个过程。他说,那是他一生难以忘怀的记忆。

  横滩村地处澄迈县六芹山革命根据地附近,海南解放前夕,琼纵主力部队撤出根据地外围后,根据地只有小分队、地方少数人员以及伤病员留守。为了开展游击战牵制敌人,小分队将伤病员安置在根据地的各个村庄里。

  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根据地成千上万的老百姓照顾琼纵战士伤员是家常便饭。在蔡笃富的记忆里,1949年春季后,这一年安置到他们村的伤病员特别多,往往是送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最多的一次是三月初的一天,一下子送来了12位伤员。

  蔡笃富说,当时这批伤员被安排在村口一间破庙里,整个房子都睡满了。村民们和地方的几位同志轮流照顾,他们给伤病员抓药、熬药、敷药、喂药,还要煮饭、喂饭。几天后,村里遇到了一个难题,为伤员准备的粮食全部吃完了。

  “负责照顾伤员的村民去找地下交通员蔡笃中商量,蔡笃中马上召开全村骨干群众会议,发动群众献粮食。” 蔡笃富回忆,村民你一把我一口攒着,给伤病员送去了为数不多的粮食。当时正值初夏,离收获季节还有一个多月,大家都很困难,决定各户三、五日轮流照顾,直到吃完最后一粒米。

  献完口粮献晚造种子

  战士们由于在战场上失血过多,加上风餐露宿,个个面黄肌瘦,几天后,营养不良的他们又都得了“水胀病”。

  蔡笃中经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召集村民一起商量对策,他说,只要用米熬粥喝,或者多喝米汤,就能治好战士们的“水胀病”。

  “可是那个时候,乡亲们已经在家里吞野菜、吃番薯叶,该吃的都吃完了,怎么办?” 蔡笃富还记得,当时蔡笃中号召大家:家家户户不是还有晚造的种子吗?乡亲们,到了晚造再想办法,现在救命要紧,有一斗的借半斗,有两升的借一升。

  到了晚上,乡亲们纷纷拎来了不多的种子,有的3升,有的2升,大家将种子集中起来,舂米为战士们做饭。有了大米吃的伤病员,第二天就开始消肿了。

  蔡笃富还记得,那时正在养伤的战士们端起饭碗,看着碗中的米粥,都流下感动的泪水,“当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伤员说,等到革命胜利,他们一定回来,报答父老乡亲们的救命之恩!”

  一个多月后,12名伤员中有8位战士伤愈重返前线,但剩下的4位战士伤势越来越严重了。村民们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也没有治好他们的伤,最终四位伤员还是牺牲了。

  蔡笃富回忆,当时村民在破庙附近挖一个大坑,把四位烈士遗体一一清洗干净,还有村民把家里仅有的两张草席献出,小心翼翼地裹着这四位烈士的遗体下葬。

  在蔡笃富和省老区建设促进会的工作人员带领下,海南日报记者在村口一片茂密的橡胶林里,找到当年埋葬四名战士的地方,不远处的密林里,还残留着一段段墙基。蔡笃富说,那些墙基便是当年伤员们养伤的破庙后来倒塌残留下来的。70多年来,村民们知道这里是英雄埋骨处,一直没有人在这里开垦,每年定期清理杂草,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那些71年前为海南解放事业而献出生命的英雄们。

责任编辑:王思畅

海南社会

社会民生包罗万象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