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导演回应演员表演、剧情凌乱等质疑

  由张一山主演的新版《鹿鼎记》自11月15日开播以来争议不断,同时豆瓣出现2.6分“最低金庸剧”的评价,日前,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该剧导演马进。

  争议

  “做导演20年头一次被黑粉叩门谩骂”

  新京报:预料到剧集会引起这么多争议吗?

  马进:当了20年导演,被叩门谩骂还是第一次。很偶然地打开微博,看到有人在艾特自己的小伙伴,“导演微博在这里,快来爆破!”于是,有人开始出言不逊……

  有人说,某评分网站对《鹿鼎记》一边倒的结论有点简单粗暴。但我认为,观众有权利在一部作品的任何节点上给出自己的评价,哪怕是开场的第一个镜头。对所有的网评,我持开放与包容的态度。也希望在批评中获得新的发现和检讨,这是自己进步的一个重要途径。

  1983年汪禹版电影《鹿鼎记》。

  1992年周星驰版电影《鹿鼎记》。

  2000年张卫健版电视剧《小宝与康熙》。

  2014年韩栋版电视剧《鹿鼎记》。

  1984年梁朝伟版电视剧《鹿鼎记》。

  1998年陈小春版电视剧《鹿鼎记》。

  2008年黄晓明版电视剧《鹿鼎记》。

  重拍

  “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解构江湖”

  新京报:《鹿鼎记》在很多人心中都是经典的存在,迄今为止影视剧改编了不下十个版本,大家对于故事和人物都很熟悉了。这一次拍摄新版《鹿鼎记》,你希望带给大家一些什么不同的东西?

  马进:首先,我非常感谢出品人的诚意和信任。之前我曾婉拒了三次,非我傲娇,因为我一直没找到接拍它的理由,即导演教科书所说的一个导演拍摄一部作品的“现实意义”和“最高任务”是什么?我必须找到答案才能说服自己。

  首先,我与许多人一样,在青年时代的某个时刻沉迷于金庸小说,也是茶饭不思的死忠粉。而作为导演再看《鹿鼎记》,一晃已是三十年后。

  我觉得80后、70后、60后的观众群都有属于自己代际的韦小宝和《鹿鼎记》,我没有必要向谁致敬向谁看齐,甚至机械复刻。所以,各个影视版本的《鹿鼎记》我从未看过,属故意回避。

  如果不能以新的维度去阐述作品,翻拍将毫无意义。尽管这么做有风险,但我对风险向来无所畏惧。所以,当主创和演员问我,“导演,我们这一版《鹿鼎记》的受众是谁?”我坦白地说,“是00后和10后”。当然,85后陪着10后一起看,我也很开心。我们更希望《鹿鼎记》的老粉能够接受它、喜欢它,这才是圆满和完美。

  有人说《鹿鼎记》是悲剧,有人说是喜剧,也有人说是正剧,我恰恰觉得它是个闹剧,这是基于对韦小宝人生际遇的高度抽象。于是,“解构江湖、解构神功”便成为这一版《鹿鼎记》的核心诉求。由此,解构的路径与画风渐渐成形——以基本写实的场景氛围、以红配绿的清代LOGO级配色、以卡通画风的表演特质,完成这一次双重解构的探险之旅。当然,这种画风也可以被理解为新表现主义。

  首先,“解构江湖”需要明确何谓江湖?江湖,庙堂的对标物,在朝与在野的天壤之别。

  江湖,是一个以内斗和内耗为基本标识的民间名利场。自欺欺人,是江湖存续的内在逻辑。这一点,在天某会和各大门派的蝇营狗苟间,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我们的表达。解构江湖,其实也是金庸先生赋予韦小宝的人文使命。每个版本的《鹿鼎记》是否完成了这一命题的充分表达,也是衡量其创作层级的一把标尺。

  “解构神功”,则是以“牛顿画风”表现冷兵器时代人类生理极限内的格斗厮杀,以及热兵器对各种神功的无情终结,这与“解构江湖”形成互为表里的呼应关照。

  2013年,中国嫦娥三号探测器抵达月球,并没有发现嫦娥吴刚和小白兔。马斯克在构筑“星链”的同时已经开售太空之旅的VIP门票。在人类已经步入AI时代的情境下,再去拍摄飞檐走壁花拳绣腿,再去狂点哑穴笑穴就显得十分滑稽和低幼,对当代观众的智商缺乏基本尊重。

  至于如何解构的,我不便剧透,请各位看官慢慢欣赏和体会。拍摄《鹿鼎记》的第一件事就是献给大家一份快乐,这是我和全体演员的共同心愿!

  张一山主演的《鹿鼎记》开播后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张一山

  “他是韦小宝的不二人选”

  新京报:作为韦小宝的扮演者,张一山在剧中的演技受到了不少质疑,很多网友觉得看到的不是机灵搞笑的韦小宝,而是浮夸到像猴子的韦小宝。这一版的韦小宝有什么特质?当时选择张一山饰演韦小宝的考虑是什么?作为导演,怎么看待张一山在剧中的表演?

  马进:说一山像猴子,是一种形容。但把猴子的图片跟一山的头像摆在一起叫骂,则是典型的伤害与暴力了。

  韦小宝是相当极致和特殊的人物,在青楼出生,见惯世间暗黑,不知父亲是谁,心理阴影巨大,但他依旧善良达观。他酒色财气样样精通,旧中国臭男人的劣根性全部集齐。但心中有家国,做人讲道义。

  坦率地说,张一山是这个年龄段里演技最好的男演员之一,当之无愧的演技扛把子,他是韦小宝的不二人选,不仅领悟力和表现力强,也非常敬业,并常常给导演惊喜。论演技,在迄今为止所有版本的韦小宝序列中,一山也是顶级。

  这部剧的整体风格是强喜剧特质,用欢脱无厘头的人物互动和爆笑台词,以及夸张的表演打造了整体的角色状貌。就角色创作而言,一山完成得非常好,他就是我期待的韦小宝!

  而且,每一版的韦小宝都有自己的表情包,我相信一山这一版贡献得最多最可爱,因为这一版的画风就是卡通风。

  如果一定说他有问题,那也是我的问题,与演员无关!

  像一山这样的演员,因为观众特别喜爱他,觉得他应该演得好,预期值爆表实属正常。

  杀青的时候他哭了,八个半月的连续拍摄无论身体透支还是心理压力终于让他在那一刻卸下了、得到了释放……

  和一山合作是导演的幸运,我们默契合作了两次,第三次将很快到来!

  苏荃(朱珠饰)

  双儿(杨祺如饰)

  阿珂(郭泱饰)

  建宁公主(唐艺昕饰)

  方怡(王祉萱饰)

  曾柔(钟丽丽饰)

  沐剑屏(关芯饰)

  老婆团

  “最大限度淡化‘七女同框’”

  新京报:在人物关系上,目前看来建宁公主成了女一号,其他六位夫人是配角,是否在这几位夫人的戏份上做了调整?讲一个男人和七个女人有没有顾虑?

  马进:一部剧中,角色的戏份有轻有重,演员排位也立足于此。建宁公主戏份最多,当然是女一。剧中每个人物的出现和桥段与原著大体一致,大家无需多虑。

  说到《鹿鼎记》,大家的第一反应恐怕就是韦小宝和七个老婆,但在当今受众结构与文化语境下,大肆渲染“一夫多妻”显然不合时宜,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对女生和女人的公然冒犯。所以,“一拖七”是一个两难的表达,但又是整个故事无法剥离的重要内容。等着七个老婆粉墨登场来一一的对比吐槽,是《鹿鼎记》观众的经典乐趣。这一版我们要做的是最大限度地淡化“七女同框”。但是,用五道杠的标准来要求韦小宝是荒诞的,也为金庸迷所不齿。

  唐艺昕饰演的建宁公主成了女主角。

  女演员

  “符合角色气质与人设”

  新京报:剧中几位女演员的选择上,除了唐艺昕、朱珠之外,大部分女演员观众都不是很熟悉,有的网友觉得女演员们颜值和辨识度都不是很高。能谈谈大致的选择标准吗?

  马进:大家觉得唐艺昕有存在感,是因为熟悉她,她的建宁完成得如何,N个版本都在网上挂着,大家会得到自己的答案。其他几个女演员中,除了人气超高的朱珠,大多是新人甚至素人,她们也正是将要通过这部剧让大家了解。选择的标准很简单:符合角色气质与人设。请观众莫急,她们正在陆续登场,看完了欢迎品评。

  节奏凌乱

  “不能完全呈现很遗憾”

  新京报:这部剧的剧情进展得非常快,有网友总结:一分钟茅十八被抓,五分钟就遇到海公公,十分钟就遇到皇帝,二十分钟就去找四十二章经,这种快节奏的叙事,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马进:无法否认前两集确实非常凌乱,不说是对不起大家的!因为剧组所有工作人员都很心疼,几百人努力工作的成果不能百分之百地呈现给观众,真的非常遗憾!所以,大家有意见特别理解,对不起了!

  真诚地希望《鹿鼎记》继续给大家带去更多的欢乐!谢谢!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原标题:《鹿鼎记》导演回应演员表演、剧情凌乱等质疑

责任编辑:王思畅

电影

透过电影触碰世界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