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海南长臂猿大调查·寻猿日记丨周江:婴猿状态很好,独猿是个单身汉

  背景:

  海南长臂猿是海南热带雨林的旗舰物种,也是标志性物种,中国特有种,海南长臂猿仅在霸王岭地区有分布,虽然目前已经恢复到5个族群约33只,但仍处于极度濒危状态,被我国列为国家一级保护物种,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皮书列为“全球最濒危灵长类动物”。

  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2020年2000万科研项目主要用于海南长臂猿研究,摸清海南长臂猿的种群情况及海南长臂猿的栖息地情况,是开展海南长臂猿保护研究,帮助长臂猿种群快速恢复的最基础性工作。本次海南长臂猿大调查由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原国家濒科委常务副主任蒋志刚担任总负责人,共有来自海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黎母山分局、鹦哥岭分局,海南大学,海南师范大学,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中山大学,贵州师范大学,中国林业科学院,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市海淀区陆桥生态中心,大理白族自治州云山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等单位共70余人参加此次大调查。

  本次大调查是首次由国内科研机构及管理当局组织,由国内知名专家担任总负责人,国内各高校及科研机构、公益组织广泛参与的一次大规模海南长臂猿调查工作。本次大调查采用监听、录音、观察记录等调查手段,同时辅以无人机空中监测等技术手段。

  通过本次大调查,主要达到以下几个目的:全面系统地了解海南长臂猿种群和栖息地的基本情况,以便进一步制定更加科学、有效的海南长臂猿保护研究方案;加强对海南长臂猿种群和栖息地的监测,以人工监测为主实施各类监测技术综合体系的预演示和开发;利用此次调查,培养和锻炼一支稳定的野外海南长臂猿监测队伍。

  11月20日 天气:晴 星期五

  因为气候原因,本该结束的海南长臂猿大调查又往后延了几日,我赶过来做了后面的补充调查,今天下山来了。想来,从2002到现在,我一直在从事着海南长臂猿的学术研究,这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与海南长臂猿缘起于2002年的一次“徒步穿越五指山”的活动,那时我还是刚入门的一位动物学工作者,对海南长臂猿这一群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坚持做了下来,初心仍在。

  (海南长臂猿,成年雌性。照片由刘国琪提供)

  今年出生的那只婴猿

  状态很好

  本次上山,我赶往东五。但在此之前,我的两个学生,从8月到现在在霸王岭做海南长臂猿研究。包括本年8月28日出生的婴猿,8月29日被这两位学生首先监测到,后面被《海南日报》报道。如今,这只备受关注的婴猿,仍在它的爸爸妈妈的呵护下,茁壮成长。它出生于一个新组建的家庭,是它们的长子。婴猿现在还不会鸣啼,目前我们还收录不到它的叫声。

  局域资源竞争

  导致“一夫多妻”

  特别的是,它的父亲只有一个“太太”,那就是它的妈妈。这个家庭里面目前不存在“一夫二妻”的现象。海南长臂猿存在的“一夫二妻”婚配制度,很容易通过局域资源竞争性假说上很容易解释。这和栖息地质量很有关系。实际就理论生态学而言,该现象的产生,是由于局域资源竞争所导致的。由于个体资源竞争加速,当某个区域的资源不充足的时候,动物就倾向于“一夫多妻”。

  (海南长臂猿,成年雄性。照片由刘国琪提供)

  独猿,是个单身汉

  娶妻的创业阶段

  这次监测到的独猿,粗略估计,大概是2015年离开家庭的,8-9岁的亚成青年雄性个体。据海南长臂猿监测员介绍,它的鸣叫依然不合格,它还不能像它爸爸那样鸣叫,所以一直无法吸引母猿。推测,这位“单身汉”已经单身了4年了。4年它可没闲着,练习鸣叫,清点果子,哪个地方会结果子,哪些地方结了果子,除了果子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找吃的?都要做到家产有数。鸣叫是海南长臂猿的重要资产,为了组建家庭,它在生命中的1/5的时间里,会反复练习发音这件事情。这种执着令人感动。

  情深义重

  会哀悼同伴的离去

  曾经我见到一个特别的现象,海南长臂猿在家族行动时,若有家庭成员落单,它们会停下来等落后的长臂猿,包括领队的雄性长臂猿会赶回来找寻落后的长臂猿。不会抛弃家庭成员而独自前进的海南长臂猿,是十分有爱的。并且,每当群体里有长臂猿去世,整个家族的群体会纷纷赶回,蹲守在离去的长臂猿的树上,久久不会离去。它们在长达4-5个小时的时间里,待在树上以静默的方式,悼念离去的同伴。这是它们之间的“哀悼”。

  近亲系数0.0509

  遗传多样性低不单是海南长臂猿的问题

  据我的研究数据,海南长臂猿的近交系数大概是0.0509,小于1,这代表着海南长臂猿不存在近亲繁殖,这样的危险是很低的。目前从遗传学的角度,或者从整个遗传学背景上来说,海南长臂猿现在唯一面临的问题就是遗传多样性的问题。海南长臂猿的遗传多样性较低,它是很多小种群,脊椎动物,都面临的这样的一个困境。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并不是海南长臂猿特有的独具的问题。

  (仙境与海南长臂猿。周江摄)

  山上三日,收获颇多,非只言片语能够说清。如今调查结束,明日我将回到贵阳,接下来是一大堆数据的分析。身在雨林之巅,浮云浩渺不可见,放眼是海南长臂猿穿行的“仙境”,我举起手机定格:这无尽的世间,唯有来日方长。

  (宫池采访整理)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王焕焕

原创报道

精彩海南 新闻早知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