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周刊 | 寒梅俏开椰城春

琼台书院盛放的梅花与彩蝶。(资料图)

■ 吴辰

梅花是冬季的风物,所谓“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一片雪景当中,只要有了几树梅花,冰雪就变得灵动起来,梅花雪景交相辉映,便使严冬变得生机勃勃,人们在赏梅的同时,也在期盼着春天的来临。

梅花的高洁和顽强像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也引得无数华人对其喜爱有加,海南人民也不例外,这一点单从许多地名、人名中的“梅”字便可得知。只可惜万物皆有定所,海南本无梅树,若将其移植入岛,枝繁叶茂倒也不成问题,可要是想赏花,却是万难。然而,或许真的像诗中所说:“沧海何曾断地脉”,海南还真的有梅花,而且这一开就开了三百多年。

梅花香自抱珥山

梅花总在雪后绽放并非是因为喜雪,而是因为盼春。梅花其实并不像松柏那么耐寒,它原产于我国温带地区,四季变化分明,其开花前需要有一个“春化”的过程,严酷的环境提醒着梅树要努力地生存,并延续自己的种群,于是,适应了严寒之后,梅花便争先恐后地开放。唐代黄櫱禅师的名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正是这个道理。梅树可以自花授粉,所以即使在冬季没有什么蜜蜂昆虫,一到春天,梅子照样挂满枝头。在梅花傲雪盛放的背后,不仅仅是高洁的精神,更有顽强的意志。

正是由于梅花盛放需要低温春化,使得梅花成为了物候学上非常有代表性的指示植物。因而海南有梅花,令人惊异。

传说海南岛整个就是一只巨大的鳌龟,而龟的脑袋就是海口府城一带的抱珥山,这里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琼台福地”,坐落在抱珥山附近的五公祠和琼台书院是海南千年文脉之所在,胜境自然钟灵毓秀,在五公祠和琼台书院,都种有梅花,并且年年开放。

闻名遐迩的五公祠是一组古建筑群,其中最为宏伟的当属五公祠和两伏波祠,而这两处都种有梅花。每年冬季,两处梅花同时盛放,隔着院墙都能闻到香气。五公祠号称“海南第一楼”,在楼前,一株梅树已经长到与二层平齐,在春夏秋三季,这株梅树在周边高大的热带植物中显得平淡无奇,只要一到冬季,别的热带植物依旧保持着原样,而梅树却将绿叶蜕尽,换上了白色的花朵,显示出其与众不同的一面。五公祠中立有“五公”塑像,当梅花开放,片片飘落在五公身边,让人颇感沧桑。五公皆为唐宋之际因言获罪被贬来海南的忠臣名士,虽背井离乡,但铁骨铮铮,气节不改;而五公祠前的梅花也如五公一样,虽然身处他乡,但是依然保持着冬季迎寒开花的品性。正如五公祠中楹联所说:“五公英烈气,千古海南潮”,五公祠中的梅花正是五公精神的化身。两伏波祠就在五公祠的旁边,祠堂正前也种着两株梅树,这两株梅树比五公祠门前的一株要更古老,大约均已有160年左右的树龄,这两株梅树虽不如五公祠门前的高大,但却极为遒劲,枝干曲折如同海涛般波澜壮阔,两株古梅象征着渡海而来的两位伏波将军,虽时过境迁,但是其声名仍万古流芳。五公祠和两伏波祠中的三树梅花虽同为白梅,却一文两武,形状风度迥然不同,每到花季,引得游人无数。

五公祠的梅树。吴辰 摄

琼台有梅映人文

若说海南文脉,怎么绕也绕不开琼台书院,自康熙年间陕西人焦映汉出资六百两白银修建书院开始,海南的文人墨客多多少少都与这所书院有些关联。琼台书院地处抱珥山麓,正是修建书院的好地方,在琼台书院里,也有两株梅树,由于整日沐浴在琅琅书声之中,有人戏称其为“海南人文第一树”。

琼台书院中的两株梅树一株古老、一株年轻;一株在书院内、一株在院门外;一株身世有迹可查、一株则神秘莫测,两棵梅树相互照应,共同守护着这所既古老又年轻的琼岛名校。未进琼台书院的大门,右侧便有一株梅树,这株梅树虽然高大,但却年轻,据说是四十多年前学校花工姚炳贵用书院内老梅树的枝条培育的。虽说只是四十余年树龄,这棵梅树却高大健壮,一花一叶间都显示出琼台人对它的爱护。

而书院庭中的梅树则身世神秘,任谁也能看出它的苍老来,经过二三百年的风吹日晒,这棵梅树的主干早已朽坏过半,但新枝却顽强地生长,并在每年冬季开出洁白的花朵。而这株梅树由谁人所植,又是何时所植,则至今不为人知,有人说是琼台书院的修造者焦映汉,也有人说是曾经执教于此的海南大儒张岳崧。或许种梅者另有他人,但无论是谁,其种梅树的意图是明显的,就是希望琼台学子能够像梅花一样,铁骨铮铮,不畏严寒,保持心中的一份气节。

无论这株梅树何人所植,琼台有梅,而且自开山以来就有梅,这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琼台书院掌学名为山长,书院的第二任山长即是在粤剧《搜书院》中伸张正义、主持公道的谢宝。谢宝就曾经为书院中的梅花题诗,诗云:“树老花偏嫩,春融枝亦樛,客窗幽静处,明月已绸缪。”至今,“树老花偏嫩,春融枝亦樛”两句诗被写成楹联悬挂在书院主体建筑魁星楼上,而楼外庭内则是一株古梅,只是不知庭内之梅是否正是诗中之梅。若真是诗中之梅,那么琼台书院的梅树年龄恐怕要比现在推测的还要古老,毕竟,在谢宝的时代它就已经是一株老树了。

如今,原本森严的书院山门也向群众敞开了,为这株梅树写诗的人也多了起来。文史专家梁统兴曾有诗,“此花本是谢公栽,最爱清幽对月开。书院生徒歌傲骨,英风习习秀琼台。”不仅写书院内梅树来历,更写琼台学子品格,三百年书院琅琅书声延绵至今,乃是琼州幸事。书法家刘胜角也有诗云:“雨后侧身古学宫,琼酥焕发约春风。冰肌素面嫌尘涴,玉骨清名恶秽融。筑梦常因新绿叶,怡神但得老枝丛。芳馨总忆搜书院,正气尤钦谢宝公。”在他眼里,这株古梅正是琼州文人精气神的体现,在这新的时代里,海南正像这株古梅一样,焕发着新的勃勃生机。

琼台书院的白梅。(资料图)

海南有花亦称梅

在海南,虽然正宗的梅花稀少,但是由于人们对梅花的喜爱,也有不少的植物以梅命名。

万宁石梅湾闻名遐迩,而石梅本身就是附近山上生长的一种热带植物。石梅学名青皮,是重要的热带木材资源,其叶子和花神似梅树,故而人们称之“石梅”。由于被过度砍伐,现在石梅的分布区域较之以前已经大大缩小,而石梅湾正是中国最大的一片石梅纯林。

在海南的街边路角,常摆放有虎刺梅的盆栽。虎刺梅原产非洲,是一种大戟科的植物,这种植物长得非常容易辨认,铁锈色的主干直立提拔且长满尖刺,上方是几片绿色的叶子,叶子簇拥之下,是粉红色的小花。虎刺梅对地形丝毫不挑剔,即使是在火山岩的缝隙中也能茁壮生长。

与虎刺梅同为非洲老乡的还有大名鼎鼎的三角梅。三角梅本名叶子花,看上去像花瓣的部分其实只是它的叶片,那些包裹在红色叶片当中的白色小花才是它的“本体”。三角梅深受海南人喜爱,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都能看到它的踪迹,它不仅是海南省的省花,还是海口和三亚的市花。三角梅落地生根,只要有一小段枝条,便很快能长出一盆漂亮的花,平易和顽强为三角梅赢得了大量的粉丝。春节将至,人们都喜欢摆一盆三角梅在家中,用红色的花朵期盼着来年的兴旺。

原标题:寒梅俏开椰城春

责任编辑:邓洁仪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海南文体

娱乐文体活色生鲜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