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恋爱课“爆火” 主讲教授:看了热搜才知道来了这么多人

最近,很多人一定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张照片:武大学子纷纷“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去听一堂恋爱课。阶梯教室里坐得满满当当,连台阶、过道上都是人,甚至教室的窗台上、窗外都“挂”满了武大学生。

武汉大学的“恋爱心理学”课程爆火,窗台上、窗外都挤满了学生。图/武汉大学微信公众号

武汉大学的“恋爱心理学”课近日“火爆”全网。

有人表示“非常羡慕”,“想去学习怎么谈恋爱”;也有人发出疑问,“谈恋爱还用教?”

面对各种各样的声音,新京报记者对话开课老师——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心理学系教授、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喻丰,谈谈武大“爆火”恋爱课背后的故事。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心理学系教授、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喻丰。受访者供图

谈“恋爱心理学”课

没想到如此火爆,课后还有学生继续追问

新京报:上课当天,现场“火爆”到什么程度?

喻丰:“恋爱心理学”这个课程是10月17日在武大的一个阶梯教室进行的,在一楼,本来预计是当晚6:30-8:30进行。我那天大概晚上5:45到的教室,当时就看到教室后面已经站满了学生,教室门都被堵住了,我和协助的老师挤了半天才挤进教室。接着教室里的学生越来越多,大家陆陆续续开始坐在地上,而且把讲台周边也坐满了。后来觉得学生太多了,我就提前开始了。

讲着讲着,发现教室窗户外面翻进来了一个同学,后来又从窗外翻进来了一个女同学,还带进来一个小板凳,出于安全考虑,我提醒了一下“别再翻窗户进教室了”,协助的老师也在帮我维持现场秩序。

我讲课的时候,也没太关注窗外到底有多少人,是下课回去之后看到了热搜,看到了外面拍的视频和照片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天来了这么多人。

新京报:之前有想到这门恋爱心理学课会如此“火爆”吗?

喻丰:完全没有,最开始根本不知道现场会来多少学生。我有想到可能会有不少学生来听,但没想到那天会到处“挂”满学生。

新京报:主要是哪些学生来听?

喻丰:本科生、研究生应该都有。据我观察,当天既有情侣,也有单身的学生来听课,单身的学生相对较多。从男女来看的话,大致是均衡分布,但直观感觉男生相对较多一点。

新京报:课上你主要讲授了哪些方面的知识?

喻丰:课上我主要讲了心理学中关于恋爱的一些基本理论,包括斯腾伯格的爱情三元论、依恋理论、爱情的分类,以及一些类似PUA(原指“Pick-up Artist”,此处大意为情感操纵)这样的不良恋爱关系。此外还谈了跟什么样的人谈恋爱、人格特征、恋爱关系的整个过程等,其实都是比较浅显易懂的介绍。

新京报:武大公众号中提到,在你的课程里,有层出不穷的新鲜名词搭配逗趣好玩的图像,比如“白璧微瑕的艺术”“关系的末日四骑士”“恋爱地图”等,能否讲讲这些爱情理论都是什么?

喻丰:课上讲的一些理论,有一些是前人的观点,也有一些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白璧微瑕的艺术”这个词是我“编”的,意思就是说,给对方展示自己的形象时,不要过于完美。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极度完美的形象”并没有比“适度完美,但有一些‘破绽’的形象”讨人喜欢。

“关系的末日四骑士”是约翰·戈特曼的理论。他在《幸福的婚姻》一书中使用“末日四骑士”来隐喻婚姻关系中极具破坏性的消极相处模式。戈特曼认为,末日四骑士分别是批评、鄙视、辩护和冷战。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如果这四位骑士频繁光顾,那这段关系便仿佛被施了魔咒,难逃末日审判。

“恋爱地图”我也不确定有没有其他学者提出,指的是形成一段亲密关系,需要双方对彼此非常了解,是一种无论是价值观还是生活琐事上事无巨细的了解。

新京报:课程结束后,学生的反响如何?

喻丰:凭我直观感觉还算不错,课程结束之后学生们还非常热情,很多都留下来继续问问题。比如,有一些同学问我该不该表白,我就会问他具体的一些情况,给一些建议。我会建议,表白不是单方面情绪唤起了就要去做的,表白前应该确定对方也有同样的情绪和情感,得确定对方对你有好感,才去表白。

还有的同学会问一些个人化的问题,比如没办法从上一段恋情中走出来,我就会跟他好好聊一聊到底出了哪些问题。

武大“恋爱心理学”讲座现场。图/武汉大学微信公众号

谈初衷和目的

希望能最大程度帮助学生识别不良恋爱关系

新京报:为什么设置了一门“恋爱心理学”的课程?

喻丰:它实际上不像网上说的是门课程,而是一堂讲座,一次学生活动。去年我也做过一次关于“积极沟通”主题的讲座,今年再次邀请我的时候,就想着做一次“恋爱心理学”主题的讲座。

之所以讲“恋爱心理学”这个主题,一方面,我本身在研究积极心理学,而恋爱、人际沟通等是积极心理学的一部分,正好是我研究的领域之一。

另一方面,最开始定主题的时候,我在考虑什么样的主题是学生非常关注、感兴趣的,当时就猜想可能“恋爱”这一话题大家会比较感兴趣。我们在日常工作中也发现,很多学生心理出现问题多半是跟人际交往相关的,而恋爱是人际关系的其中一环,希望借助这一话题促进学生心理健康的发展,所以最后就敲定了“恋爱心理学”这一主题。

新京报:武大官微曾调侃“武大学生对爱情如此向往”,你觉得是这样吗?为什么涉及恋爱的课程这么受学生和社会的关注?

喻丰:其实在我看来,不光是武大学生对爱情如此向往,似乎所有的大学生对爱情都是如此向往的。这次讲座之所以被大家这么关注,不就是说明了大家都对爱情非常向往吗?

我觉得,当代年轻学生对爱情向往是一件好事,应该被赞赏,不应该被嘲笑。如果大家都不向往爱情的话,那这个社会就出现问题了。

新京报:通过这次讲座,你希望对学生谈恋爱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喻丰:实际上,听几个小时的讲座就能了解该怎么谈恋爱是不可能的。通过这次讲座,我希望学生们知道,心理学对于爱情、人际关系等是有一套经过科学检验的成熟理论的,学生们可以在这样的理论引导下,建立一种对待爱情的正确价值观,进而借助价值观去引导自己的恋爱行为。

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我希望通过这次讲座,能最大程度地让学生在谈恋爱的过程中识别不良的恋爱关系,比如PUA关系等,避免进入不良情感关系。

谈“火爆”全网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希望大家更多关注心理学”

新京报:讲座火了之后也引发了一些关于恋爱课的讨论,对此你怎么看?

喻丰:我看到一些评论在讨论开这门课的必要性,觉得“谈恋爱还需要别人教吗?”其实在我个人看来,我觉得还是需要教的。作为专业的老师不教授相关理论的话,很多学生可能也不会知道原来心理学有这么多关于恋爱的相关理论。与此同时,如果我们不讲的话,这个阵地可能就会被那些图谋不轨、传播PUA等不良手段的人占领。

此外,通过老师的讲授,从立德树人的方向来看,可以一定程度为学生在谈恋爱方面树立比较好的价值观。

新京报:在你看来,学校开设一门跟恋爱有关的课程,有什么重要意义?其他学校是否应该效仿?

喻丰:其实现在有很多高校都设置了跟婚恋有关的课程和讲座,这不是一件罕见的事情。我觉得这未来应该成为一个发展的方向,我也希望通过这次大家的关注,能够一定程度上推动婚恋教育课在高校的进展。

不光是跟婚恋相关的课程,与学生日常生活相关的领域,都值得在高校中教授,这些都会影响学生未来的方方面面。

像我所研究的积极和道德心理学领域,就是希望将心理学应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培养学生的坚毅品格,让他们找到人生的优势、生活得更加幸福。

武大“恋爱心理学”讲座外站满了听课的学生。图/武汉大学微信公众号

新京报:这次“火”了之后,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吗?

喻丰:对我个人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无非就是相关的信息变得多了。

新京报:你曾几次在公共平台上说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为什么会这么说?

喻丰:我本身确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心理学老师,大家可以不用太关注我这个个体,更希望大家能够关注武汉大学,关注武汉大学其他非常优秀的老师,关注武汉大学心理学系,以及心理学这个学科。

我觉得这次大家如此关注这件事,也说明了心理学这个学科有待于更大程度的宣传和推广。心理学学科是非常贴近生活的,有很多值得大家关注的理论。

谈大学生恋爱

应该谈、要好好谈、拒绝不良恋爱关系

新京报:在你看来,大学期间的学生应该谈恋爱吗?

喻丰:我觉得应该,而且这是我一直支持的一个观点。

从现在这一代学生来看,我们既往秉承的一些观念其实非常奇怪:高中的时候不让孩子谈恋爱,但恨不得大学一毕业就让孩子立刻结婚。

实际上,从恋爱到结婚,这不是一个“全”或“无”、0到1的关系,而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很多研究都证明,拥有一段亲密关系的人生比没有亲密关系的人生,幸福感要更强一些。而恋爱关系是一种非常稳定的社会支持关系,当一个人遇到困境、不高兴、不舒服等情况时,恋爱关系可以提供一种非常好的心理帮助或者缓冲。

与此同时,大学生的年纪处于成年早期,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一个人的关键性目的除了学习之外,还有就是要建立一段亲密关系。如果在这个时间段不去谈恋爱,那等到30岁、40岁的时候就不早了,中年人又有中年人的发展目标。所以,我建议大学期间的学生应该谈恋爱。

新京报:大学生应该如何权衡谈恋爱和学业之间的关系?

喻丰:我虽然建议大学期间要谈恋爱,但是大家应该把握一条原则,大学的主业应该是学习。当恋爱和学习需要权衡的时候,应该学业放在恋爱之前,在保障学习的基础上,好好谈恋爱。在我看来,大学生实际上完全可以权衡好学业和恋爱的关系,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能在各式各样的社团活动中进行选择,丰富自己的大学生活。

新京报:大学期间的恋爱,双方应该保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喻丰:首先,双方应该保持一种比较平等的关系,这个主要是指信息上的平等,比如你知道我在干什么、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其次,双方应该持有相似的价值观,比如双方都一致认为学业很重要;最后,双方应该互相迁就,比如双方因为某件事生气,但大家都明白生气并不代表恋爱关系的结束,矛盾是可以调和的,人生永远不是我们想要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的,人生是要互相适应、互相迁就的,在这样的相互磨合中,两人才能形成一段相对稳固的关系。

新京报:大学期间的恋爱与未来步入社会的恋爱,有什么相似和不同?

喻丰:在我看来,大学期间的恋爱可能会比他们之后遇到的恋爱关系更加纯洁和纯粹,因为本身大学生不会面对那么多功利的情况。在成人世界的恋爱,可能存在“因为我需要一段恋爱才去恋爱”、“因为我需要一段婚姻才去结婚”的情况,可能还要考量更多物质方面的条件。而在大学期间的恋爱,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功利因素,而更多就是因为“喜欢这个人”才谈恋爱。某种程度来看,我觉得大学期间的恋爱很美好、很值得。

新京报:近几年,大学生因感情造成的极端事件偶有发生,对此你怎么看?

喻丰:识别、避免和拒绝不良恋爱关系实际上也是我讲座的核心内容之一。这种不良的恋爱关系有很多特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一个人自尊的操控。

社会上一些因情产生的恶性事件,部分便是来源于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自尊的极度捧杀,捧杀之后可能会形成一种反转关系,开始打击另外一个人的自尊心,进而达到操控一个人的目的。

在此我想提醒大家,当在情感关系中被对方持续打击自尊心时,就应该要格外注意,好好识别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种不良的恋爱关系。

新京报:你能否在恋爱方面给在校大学生一些建议?

喻丰:首先,一定要识别和拒绝消极的、不良的恋爱关系,像PUA这样的关系一定要注意识别,不要把某一特定的人当作你唯一的社会支持。

其次,要保持恋爱关系中相互的了解,双方的沟通应该是实质性的沟通,应该是通达的。当我们对对方的一切“了如指掌”时,就是双方关系成熟和稳定的象征。

最后,我想对还没有谈恋爱的大学生提一点建议,就是千万不能心急,不要“乱投医”。最好的方法应该是拓宽自己人际交往的圈层和范围,去找到自己心仪的那个人,进而拓展成一段良性的恋爱关系。

原标题:武大恋爱课“爆火” 主讲教授:看了热搜才知道来了这么多人

责任编辑:杨子薇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看天下

读懂中国放眼全球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