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 | 父亲的酒

  父亲喜欢喝酒,这是我家人的共识和传统话题。那时家里穷,能喝上最好的白酒就是广东米酒了。广东米酒一元多一瓶,尽管如此,穷得叮当响的我家还是买不起,桔水酒因为便宜而成为父亲的最爱。而正在念小学的我常常跑步到三里之外的镇上给父亲买酒。

  桔水酒就是当时糖厂的副产品,是把甘蔗榨干后得到的酒,含有较多的工业酒精。桔水酒就像酱油一样,散装出售,每斤才两角5分钱。父亲后来患上癌症,逝世时年仅五十,成为我们永远的伤痛。

  父亲的桔水酒,已经永远消失,但父亲的酒风永远留在我的心头。

  父亲为什么爱喝这白酒,又为什么拼命地喝,当时恐怕只有母亲和奶奶才懂得。时间过去了几十年,现在才懂得,酒古往今来就有“消愁”之功效,所谓“借酒消愁”也,一杯下肚,所有的冤屈苦痛均消逝于飘飘然之中。

  那时父亲的脸永远是绷紧着的。他没有笑容,满脸的皱纹和时常不刮的胡须有点吓人,少时的我永远也不敢问,更不敢与之谈上几句掏心窝的话。但有一次,父亲笑了,那是谈到家庭经济时,他说我们家虽穷并不可怕,只要养多几只鸡下蛋,每天可以用鸡蛋下酒,那该多美!父亲说蛋论酒那一刻的快乐,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们家真的响应父亲的号召,大力养鸡,鸡的存栏量还真的达到几十只。

  古往今来,酒总与男人密不可分。爱喝酒的父亲的一生当然也多彩多姿。

  父亲从小十分聪明。8岁在村里私塾读书时,教书先生讲解一道数学题,父亲当面与之辩论,结果先生的方法不如父亲,弄得先生满脸通红,第二天先生便卷铺盖走人。弄得村里父老将父亲狠狠训了一场。父亲也因为这“私塾先生事件”而成为村里的小名人。那时村里人不少人都外出南洋谋生,父亲也同早年的爷爷一样,跟着大人坐上了下南洋的轮船。父亲去的是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等国,主要是打工谋生。父亲学习语言最拿手,不出数年就通晓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语言。抗日战争爆发后,作为热血青年的父亲投身黄埔军校,后来在广西认识了母亲,与母亲相爱相恋后终成眷属。抗战结束后,父亲便带着母亲回老家海南当教师,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六人。

  当我还在襁褓中,父亲就离开了我们到一个陌生的遥远的地方去了,以至小小的我们总是在问母亲和奶奶:爸爸在哪里?爸爸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爸爸总是不回来?……“父爱”于那时的我们而言,是一种“奢望”。记得那一年春节前夕,父亲给我们寄来一副扑克牌,我们真的好开心。

  父亲的为人,我们晚辈知晓并不多,但有一点是我们十分引为自豪的,那就是父亲的仗义疏财。奶奶老是说,父亲做教师时最爱学生,其时不少学生是穷家弟子,生活十分困难,父亲总是拿出自己的部分薪水接济最困难的学生,让其渡过对难关。时不时总有学生到家里吃饭。如今家里生活好了,什么酒都有,可我老觉得那酒远没有父亲最喜欢的广东米酒(或早已消失的桔水酒)那么庄重,那么香醇。

  父亲的酒,是一部充满沧桑的人生的书;父亲的酒,是一曲唱响在心头永不消逝的哀婉的歌。

责任编辑:胡雅澜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海南文体

娱乐文体活色生鲜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