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肉夹馍协会道歉后:钱未退、案未撤

  虽发布了道歉信,“潼关肉夹馍”仍然风波未了。

  11月26日,潼关肉夹馍协会发布致歉信称,此前给广大肉夹馍经营者带来了严重的困扰和麻烦。协会已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错误并深感自责、诚恳致歉。协会表示,立即停止对全国潼关肉夹馍经营者的维权行为,将积极妥善处理前期维权的相关事宜。

  “看到道歉信的时候,我高兴坏了,终于等到协会承认错误。没想到,找不到协会的人。”被诉河南商户李静说,本以为能顺利拿回7000多元的侵权费,但协会的委托律师告诉她,其代理工作已结束,退费需要联系协会。律师还说,协会对侵权商标的商户提起诉讼没有错,且舆论不能代表法律的适用。

  李静感到心累。按照她店里的营业情况,得卖两三个月的馍,才能挣回7000多元。

  河南商户沈悦也败诉了,但她没将赔款转给对方。因为母亲住院需要医药费,她手里没钱。“判决书已经生效了,案子没结,我会不会成老赖啊?”她担心地说道。

  而协会会员张楠得知协会委托的律师跟商户讨价还价后,对九派新闻表示,侵权费没有规范化,这可能是个人行为,而不是协会的行为,“我们绝对不会这样”。被问及这些赔付款的去向与用途时,张楠表示,“我也不清楚。”

  内蒙古振义律师事务所于刚律师建议,商户要把案子的进程拉下来,一审败诉要继续上诉,二审维持原判的话,需用再审的纠错机制。已经赔钱给协会的,建议跟协会协商。由于协会需要大规模地调解退款,商户要做好不能退全款的准备。如果协商不行的话,只能另行起诉协会。

  被诉商家没换招牌之前的店面

  【1】河南“李氏老潼关肉夹馍”的李女士:怕被拉黑不敢再找对方律师

  看到道歉信的时候,我高兴坏了,终于等到协会承认错误,第一时间就转发给了对方律师(潼关肉夹馍协会委托的律师)。我11月12号刚转给了对方律师7775元,我想着,国家都出面给我们伸冤,说我们不侵权,那我赔的钱应该退给我。

  律师一直不理我,我发了好几次消息,他回了一句:我的代理工作已结束,退费需要您联系协会。可我想办法都联系不上协会,就找对方律师要协会的联系方式,心想他是这次案子的代理人,也是中间的传话人。没想到,他说我在打扰他,就把我拉黑。这一下把我震住了,我的转账凭证还在我俩的聊天记录上。

  三年前,我的孩子上小学没人照顾,我就到县城里边卖肉夹馍边带孩子。开店时,好多卖冷冻饼胚的人来店里,或者在网上问我要不要买饼胚。可我没买,我会手工做馍,在快手看小视频学的。

  今年9月2日,收到传票时,我吓傻了,我没学问,看到法院传票就只知道,“完了,我怎么犯法了”。我打电话去质问我老公,是不是在外面犯事了。他听了也不懂,我俩都是干体力活的人。

  我在县城同行里打听才知道,是用了“潼关”这个字被告了,就四处找免费律师打听。律师费得四五千,我也没请。9月17日开庭,法庭上,对方律师要3.5万元的侵权费。他和法官说的,我一句都没听懂,问我我也答不上来,一问三不知。

  10月2日,我突然收到我败诉的判决书,我不知道该怎么上诉和交诉讼费,二审也败诉了,判决生效,判我赔偿七千多的侵权费和承担对方诉讼费。之后,律师一直催我交钱,语气很强势,他说,不然法院强制,还要付高额利息。转钱给他之前,我打了三分多钟的电话求他通融,能不能少点。转钱之后,他让我把去掉“潼关”两字后的工商执照拍给他。招牌换掉“潼关”后,顾客以为换了老板,生意也明显变淡。

  现在,我怕被拉黑不敢再找对方律师。找不到协会的人,诉讼也结案了。这七千多块钱我交得后悔。我一个人照顾孩子开个店,一天营业额才200多元,七千我得挣好几个月才能挣回啊。

  被诉商家李女士和协会委托律师的聊天记录。受访者供图

  【2】河南“沈记潼关肉夹馍”的沈女士:最大心愿就是再审

  直到道歉信发布的前一天,对方律师还在催我付赔款。败诉后,我母亲摔伤住院急需医药费,我就一直没付赔款,但我也没有因此庆幸,也高兴不起来。

  毕竟我的案子判决书已经生效,我担心影响我孩子上大学考公务员,会不会把我弄成老赖啊?问题没解决,协会道歉也许只是表面行为。

  我们县是这样,孩子要想在县城上学,要么买房要么做生意。两年前我接过这个店铺的时候,就带了潼关这两个字,招牌和菜单我都没有另花钱再去换。

  当时接到传票,我很害怕,那两天都睡不着觉。在庭审上,我跟法官说,我招牌也改了,我也不想干了,准备把店面转让,能不能私下和解,赔两三千块钱。本来我用潼关肉夹馍这个牌子生意也不是多火爆,多赚钱,没赚到钱还惹上官司。

  庭审结束我就直接回店里,在门口贴上了:门面转让。过了半个月,我收到败诉的判决书,我一看要赔那么多钱,吓得赶紧关门不干了。

  这两天我已经看到了再审胜诉的案例,我还给审判长打电话说,我的案子能不能再审。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审,驳回那份生效的判决书。我们被诉商户的群这两天也很乱,大家都提心吊胆,觉得这个事儿还不算完。

  现在我找了一份卖房的工作,更介意征信问题了。如果没有这场官司,我估计我现在店还开着。撑不死饿不着,赚大钱没有,但也能够个孩子零花钱。

  【3】河南的店主陈先生:靠个人的举证能力很难扳回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文那一天,我兄弟的店收到了胜诉的判决书,我也在同一天收到了对方撤诉的消息。

  我跟兄弟的店名是一模一样的。我兄弟收到传票后,请了当地的律师,一审败诉。后来,我们通过全国被诉商户的“团结群”,认识了内蒙古一商户,他是群主,他的律师于刚手里有同样情况的胜诉案例。我兄弟二审就请了内蒙古的于律师,提交了新证据。我也无法简单归因,胜诉是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文还是什么原因。

  二审胜诉对于我们来说,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说,二审在市级法院,官司越往上胜算越大,他们接触这类案件也多一些。县级人民法院法官也直白地跟我说过,知识产权这类案子接触得少,都是模棱两可的状况。

  但意料之外是知道,这类案件打到最高院几率太小了,民事案件而且调解金额不多,就算官司打赢了,也只有几千块钱。

  一审时,我们采用别的地方胜诉案例,一模一样的证言与证据,把别处商家胜诉的判决书也给了我们当地的法官,但依然没被采用。如果败诉,那情况就很难办,本地其他类似商户也都会一起败诉,靠个人的举证能力是很难扳回的。

  律师说他手里面掌握了十几个省的商户被诉案例,协会其实主要诉讼对象是县城的店铺和小商贩。首先这些商贩不懂法,其次是没钱请律师,那协会胜诉可能性就很大。

  虽然我们胜诉了,但这个官司真的给我们小商贩带来了很多麻烦,有可能花一大笔钱请律师了,也不一定能赢,最后付了律师费,还得赔侵权费。

  我兄弟胜诉的案例开了头,可能未来驳回和胜诉的案例也会变多。就像我的店铺“潼关”两字摘下后,顾客以为换了老板,都不来吃,现在大家都知道原由,生意又恢复往常。

  【4】潼关县“潼关当地肉夹馍”店主吴先生:肯定不会买协会的速冻饼

  我知道外面(潼关县以外)因这件事,对潼关肉夹馍印象变差,对这个地名变得敏感。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毕竟我又不出去,我就在县城做小生意。

  其实,对于外面馍打得不正宗的,我也认为不该挂“潼关”的牌子。我做这一行的才知道,有些人可能吃的不正宗,就在打游戏时或者直播里说“潼关的馍不好”,我看到心里也会不是滋味。

  我做肉夹馍有10多年了,当时跟姨夫学的,想着年轻人学个手艺,学成后摆摊卖。现在我开了店,成了家,有了小孩,靠卖肉夹馍养着家。店铺虽然在巷子里,但生意也能从中午饭点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左右,一天大概卖500张饼。

  这两年潼关肉夹馍名气大一点,全国各地来潼关学打馍的人也变多了。政府设立免费学做肉夹馍的项目,县里有私营的肉夹馍培训学校。之前我在贴吧发帖交流,后来建了群,也有借此来找我学的人,最远有从河南开封来店里找我。干过面食的人,上手就简单一点,有人学10天就能出师,有人学1个月,打的馍才看着像了样。

  来当地一家家地吃,自己觉得哪家味道不错,就决定在哪家学,这也是比较常见的学法。

  我也是潼关餐饮协会的成员,但我没加入肉夹馍协会。本身同行之间就很少沟通,各干各的生意。加上协会主要做加盟,推广冷冻饼,发往全国各地。而我们只开自己的小店,手工打馍,做潼关本地人的生意。县城基本上没店铺用速冻饼,肯定不会买协会的速冻饼,走的不是同条路。

  有些外地商家会选择速冻饼,是因为成本低,这样店里就只用请一个烤馍师傅。而手工馍得请打馍师傅,那付的工资会高一截。

原标题:潼关肉夹馍协会道歉后:钱未退、案未撤

责任编辑:许海若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看天下

读懂中国放眼全球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